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要是聖宗把這些玄仙境強者聯合起來,簡直太恐怖了,

    想想聖宗的實力,拓跋野都有些不寒而慄,

    他這次來聖宗的地盤,絕對是來對了,要不然不知道聖宗的底蘊,

    聖宗是聖仙界最強大的宗派,絕對不是浪得虛名的,

    之前對付天器城和天丹城,要不是聖宗顧忌其他五大宗派,沒敢派出太多強者,恐怕天器城和天丹城很難留存下來,

    聖宗為什麼要在每座城池留下玄仙境強者,也耐人尋味,

    反正,拓跋野充滿了好奇心,但他沒有妄動,免得打草驚蛇,

    以天宇盟如今的實力,跟聖宗相比差距實在太大,就算能夠藉助五大宗派的力量,也不一定對付得了聖宗,他不敢打妄動,現在惹怒了聖宗,對天宇盟發展是沒有好處的,

    進入聖宗的地盤之後,一路上很平靜,他們再也沒有遇到麻煩,很順利地進入了聖城,

    聖城是聖宗的老巢,至少聖宗對外是這樣宣稱的,


    聖城很大、很繁華,絕對是聖仙界當之無愧的最大的城池之一,足以跟天器城和天丹城相比,

    據傳,聖城隨時都保持有上億人口,流動人口很多,

    聖城是開放的城池,裡面商家雲集、強者簇擁,而且環境非常好,沒有打鬥,沒有人敢隨意欺壓外來人,

    這樣的城池,絕對是商家嚮往之地,也容易賺到仙晶,

    不光商家願意來聖城,連冒險者、散修強者也都願意在聖城呆著,賺取仙晶的門路很多,而且還有機會成為聖宗的外圍弟子,

    一旦成為聖宗的外圍弟子,那就是一步登天了,

    拓跋野到了聖城之後,先進入了聖城,找到了住處,

    聖城馬上有年輕強者交流會這樣的盛事,如今更是人滿為患,

    要是不早點把住處落實,到了後面很難找到住的地方,


    找到住處之後,他四處閑逛,熟悉聖城的環境,

    到了聖城,拓跋野格外小心謹慎,再也沒有用神念之力大範圍查探情況,怕被聖宗的厲害人物發現,

    至於影門強者,他是在城外就放出來了,讓那些人分頭進城,

    走在街道上,天仙境強者隨處可見,不時還能見到玄仙境強者,

    「聖城真是不錯,玄仙境強者都不算什麼了,」拓跋野暗嘆,

    街道兩邊商鋪林立,街道上同樣是密密麻麻的地攤,

    吆喝聲隨處可聞,熱鬧非凡,

    拓跋野沒有心思購買寶物,他只是胡云峰的隨從,要是大肆購買寶物,惹人懷疑,

    他暫時沒有發現什麼人盯著他,一旦他有什麼舉動,肯定會有人盯上他的,

    他從不懷疑聖宗的實力,在他看來,聖城有五分之一的人恐怕都是聖宗的弟子,

    這些人都是聖宗的眼線,任何事情都逃不開聖宗的監視,

    他盡量低調,沒有輕舉妄動,

    兩天之後,胡云峰、胡云翼、雲雨菲三人一起進入了聖城,因為是拓跋野安排的住處,他們住在了同一個地方,而且都住的獨院,

    「杜隊長,你幹得不錯,沿途你為我開路,掃清障礙,辛苦了,」胡云峰說道,

    胡云翼笑道:「五師弟,真是要恭喜你,招攬到了一名不錯的手下,」

    他看似在讚揚拓跋野,實際上是羞辱他,在雲雨菲面前羞辱他,

    拓跋野能夠感覺到胡云翼的敵意,卻絲毫沒有在意,

    「兩位公子真是過獎了,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拓跋野平淡道,

    雲雨菲看拓跋野的目光有些惋惜,說道:「杜大哥,有時間去我那裡,我想跟你聊聊,」

    「妹子放心,我抽空一定會去的,」拓跋野笑道,

    胡云翼就算城府再深,眼裡還是閃過了一絲寒芒,

    拓跋野一直留意胡云翼,發現了這一情況,

    他不動聲色,決定以後要更加小心防備胡云翼此人,

    胡云翼追求雲雨菲,目的肯定不單純,

    雲雨菲也來參加聖宗舉辦的年輕強者交流會,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她的身份地位不比胡云翼、胡云峰差,

    胡云翼要是能夠跟雲雨菲結成雙修伴侶,對他好處多多,足以讓他在繼承人的競爭中取得優勝,

    要是拓跋野敢壞他的事情,他肯定是不會放過拓跋野的,

    胡云峰精明無比,當然知道胡云翼的想法,

    進入自己的獨院之後,胡云峰說道:「杜隊長,我聽說是你先認識雲雨菲的,而且雲雨菲一直對你有好感,你為什麼不去追求雲雨菲,」

    他讓拓跋野去追求雲雨菲,當然是破壞胡云翼的如意算盤,讓胡云翼無法拉攏雲雨菲這樣一股勢力,


    這些核心弟子,真是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拓跋野苦笑道:「胡公子,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跟雲小姐走到一起,要是我去追求她,不光會害了她,也會害了我自己,不過,胡云翼追求她目的不單純,我懷疑他沒有真心喜歡她,我一定要想辦法,讓她看清楚這一點,」

    「杜隊長,我看得出雲雨菲對你還是有感情的,只要你出手,要破壞胡云翼的陰謀很簡單,」胡云峰說道,

    拓跋野搖頭道:「胡公子,我也想過這個問題,我不想傷害雲雨菲小姐,更加不想自己陷入巨大的麻煩之中,我會想其他辦法,一樣能夠達到目的,」

    「好吧,此事你必須認真對待,不能讓胡云翼得逞,」胡云峰說道,

    看得出來,他比拓跋野更加上心,

    「胡公子放心,我明天就去見雲雨菲小姐,先摸清楚情況再說,」拓跋野點頭道,

    第二天,拓跋野一早就去拜見雲雨菲了,

    「杜大哥,你這段時間過得好嗎,」雲雨菲很關心他,看得出她是真情流露,

    拓跋野笑著說道:「妹子,你放心吧,我過得非常不錯,為胡云峰立下幾次大功,很受他的倚重,已經成為飛狐幫內門弟子,」

    「杜大哥那麼厲害,不管走到什麼地方,都能夠發光的,」雲雨菲露出了笑臉,

    拓跋野問道:「妹子,你跟胡云翼的關係怎麼樣了,」

    「我也不知道,」雲雨菲搖頭:「這次,胡云翼親自到了雲霞山莊,還拜會了我的父母,提出了聯姻的意思,看我父母的意思,沒有拒絕,」

    「妹子,我是想知道你的真實想法,胡云翼是不是真的喜歡你,我也說不準,但我可以肯定,他一開始追求你就帶著目的,那就是要藉助雲霞山莊的力量,來壯大他自身的勢力,想要在繼承人競爭中脫穎而出,」拓跋野說道,

    「我也知道,所以我一直猶豫不決,」雲雨菲說道,

    「妹子,作為大哥,我還是想勸你一句,千萬要三思而行,不要輕易做出決定,更不要輕易投入感情,那樣你會受傷的,」拓跋野說道,


    「小妹謹記大哥的話,」雲雨菲說道,

    她頓了頓,問道:「大哥,你說有什麼辦法能夠試探出胡云翼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歡我,」

    「胡云翼城府很深,我閱人無數,也看不透他,想要試探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倒有一個辦法,能夠知道胡云翼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拓跋野淡然道,

    「杜大哥快說,」雲雨菲迫不及待想知道,

    拓跋野笑道:「等,」

    「等,」

    「不錯,就是不急於投入感情,等飛狐幫繼承人確定下來,就能夠知道他是真心,還是假意了,要是他真心喜歡你,不管是否成為繼承人,肯定還是會對你用心的,要是他不喜歡你,那麼繼承人確定之後,他恐怕不會搭理你,」拓跋野說道,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卻是非常不錯的辦法,

    雲雨菲似懂非懂,點了點頭:「杜大哥,我會記住你的話,不會輕易把自己陷進去,」

    「妹子,我覺得胡云翼很可能從你的父母長輩下手,你也要有心理準備,」拓跋野說道,

    修仙世界跟世俗界一樣,為了利益聯姻是常見的事情,

    很多父母,為了利益,甚至為出賣自己的女兒,

    「杜大哥,你放心吧,只要我不願意,沒有人能夠強迫我,」雲雨菲語氣堅定, 情話一輪接一輪,甜到骨髓里,實實在在的感受,輕輕挽著她的髮絲,面容羞澀,習俊梟盯著她無比燦爛的模樣,深深吸引著自己,很純凈很天然,並無半點虛假,雛雯雯細膩的聲線,說道:「嗯,對了,我是不是有東西落在你那裡?」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筆記本,當她想把最近的點點滴滴記錄下來的時候,才發現不見了,最後一次見到筆記本的時候是準備去他家。習俊梟俯在她耳邊輕輕地說:「我已經看完了,一字不漏,你會生氣嗎?」

    雛雯雯從未想過會有人看到,那是直擊她的內心世界和情感的地方,非常**的東西,可是她一點兒都不生氣,反而覺得習俊梟分享了她的喜怒哀樂,這幾年來,他都清楚她過得怎樣,耳邊細細私語,讓她耳根痒痒的,長長的氣息吐在她耳邊,不自覺地縮著脖子,溫柔如水,「不生氣。」

    習俊梟已經無法控制自己,內心翻滾沸騰,某處都蓄勢待發,他們分離太久太久,兩人熱乎乎,真實可感的溫度,他低吼聲傳來,真是夠了,理智都抵不住她的誘惑,就算她靜靜不說話,一言一行,輕微一笑都可以觸碰他的神經,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他邪魅徹骨的聲音問道:「雯雯,giveme,AreyouOK?」

    他一口流利的英文, 腹黑萌寶:追我媽咪別心急 ,眼睛布滿紅血絲,隱忍著是最為非人的痛苦,雛雯雯想了10秒,給了他一個肯定的回應,習俊梟餓狼撲食的樣子,襲擊她。

    空氣中氤氳著奇妙的氣息,突感窗外的夜景寧謐靜人,雛雯雯心跳漏了一拍,緊張萬分,多久沒有這麼緊張的時候,任由習俊梟擺布,她有點羞於啟齒,緊閉雙眼,不敢看,就像一隻坐以待斃的小白兔,臉上泛著紅光,他的睿眸一亮,想要她看著這個時刻,噬啃她的肩,她顫抖地聳聳肩,習俊梟這才說道:「相信我,睜開眼睛。」雛雯雯聽著這番有魔力的話,不由自主地聽從,堅定不移的眼神,習俊梟無比興奮,彼此擁有彼此,彷彿這就是他們的世界,很久沒有過,彼此都不太適應,深深可以體會到這些年來,他們的堅定和真誠,雛雯雯的緊緻告訴他,她只有他一個,而他的抽搐告訴她,他確確實實也守身如玉,彼此越來越愛,這個夜晚,開啟他們心與心,身與身的接觸,在燈光的襯托下有種朦朧美,隨著樹葉颯颯作響,譜寫一副美妙絕倫的畫冊。

    隨著清晨的到來,雨露打在葉子上,特別清澈和清晰,陽光灑落,特別明媚,習俊梟早早起來,一晚上的舒經活骨,幸福洋溢的神情,疼惜地看著身下的人兒,蜷縮在他懷裡,睡得特別安逸,梨渦淺笑,他寵溺地親著她的額頭,發自肺腑地說:「雯雯,只許你在我懷裡笑得這麼甜。」

    看著陽光曬進來,迅速把她的衣物穿好,輕輕放下她,看來是自己太過粗魯了,害她一直沉睡,或許也是太累了。她身上全是自己的傑作,他忍俊不禁,沒想到自己還有這麼幼稚的一面,突然盼盼從房間出來,人未到聲音先到:「媽咪,我餓了。」

    他睜著惺忪的眼睛,找尋雛雯雯的足跡, 胡椒粉與幸運 ,奇了怪了,習俊梟抓緊時間將最後一個紐扣扭好,轉而看向門口,盼盼正朝他走來,踢踏踢踏的鞋子打在地上,來勢洶洶。

    他張開長臂迎接盼盼,容光煥發,凌亂的頭髮不加以修飾,也不害怕盼盼會驚訝,他探頭探腦,小小的身板走在他面前,似乎有一絲不妥,他問道:「我媽咪在裡面嗎?」

    冰冷女總裁戀上我 ,「嗯,噓,別打擾她,讓她睡個好覺。」

    盼盼覺得有貓膩,心想:他們難道就像電視劇裡頭擦出火花,酒後亂性?

    他好奇地問道:「你為什麼從這裡出來?」

    習俊梟翻了翻白眼,平常見他還蠻醒目的,今兒個怎麼就糊裡糊塗的?他說:「當然是一起睡了,小孩子別懂得太多,來,跟爸爸去做頓好吃的犒勞你媽媽。」

    盼盼被他拉走,他正控訴習俊梟的不對,「沒想到你是這種人,我要看媽咪。」

    他撕心裂肺地喊著,用生命去說話,雛雯雯一下被驚醒,恍如隔世,她醒來,身上的衣物完好無損,習俊梟已經不在身邊,聽到外面你爭我吵的聲音,立刻站起身走過去,剛踏出兩步,腳都麻木不仁,根部有點酸痛,天,差點下不來了,沒注意身上的異樣,便吃力地一步一步走去,兩父子在那裡吵吵鬧鬧,爭論些什麼,渾然忘記了要穿鞋子。

    她跨出門口的同時,習俊梟和盼盼跑過來,盼盼像看怪物一樣,盯著她的脖子,星星點點的紅色印跡,不同大小不同程度的展現,她還不知道,習俊梟焦慮地說:「怎麼這麼早起來,昨晚你累壞了,而且還不穿鞋子,該打。」

    說時遲那時快,他的手早已落在她的翹臀上,力度不大,帶著嬉戲的口吻,雛雯雯羞紅了臉,兒子還在了,他還做著這麼大膽的舉動,盼盼已經略知一二,果然是這麼回事,看來,生米煮成熟飯,他們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他也衷心替媽咪開心。

    習俊梟一把橫抱起她,將她塞回原地,溫柔地指責她:「別逞強,你明明走不了,還要起來,今天一切我來包,我體會下你的日常生活,你就像個大爺一樣享受好了。」

    他對她的愛,充斥了整個房間,盼盼嘟著小嘴,走在她身邊,情緒來了,嚎啕大哭:「哇哇哇…媽咪不愛我了…哇哇哇…」

    雛雯雯感到莫名其妙,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怎麼可能不愛了?

    急忙問道:「怎麼了都,媽咪愛你。」

    盼盼一手抹著淚水,一手指著習俊梟,「你昨晚陪他睡,不陪我,你變心了,你說過只陪我一個人睡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