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裴紅三女無不帶著興奮和期待。整裝待發。

    連雷刀都是早早出關,背著那比他還高的大刀,耐心等待。

    今天,是個大ri子!

    jing銳比武大會真正開啟的大ri子!

    儘管出戰的並非三女,但比起林風,三女顯然更要緊張許多。裴紅坐立不安。不斷瞟向練武廳這邊,焦急踱步,不時皺皺眉頭,看著時間。

    「嘩!」沉重的大門被推開,林風帶著淡然笑容,徐徐步出。

    望著早已是整裝待發的眾人,尤其是裴紅臉上那急迫的神se,林風不由嘩然失笑。

    「走!」林風將燼魔槍插入槍鞘之中,輕輕點頭。





    群雄匯聚!

    九龍鬥武場。熱鬧非凡。

    偌大的底層被擠的水泄不通,許多早已進場的武者暗道僥倖。

    林風卻不需要和其它人擠在一起,參賽選手自有特殊通道口,便是裴紅裴青這些『同門』,亦有優待,能隨著林風『沾光』進入。穿過長長的通道,很快

    眾人便來到『6號區』。

    「真巧,上次也是『6號區』。」裴青淡笑道。

    裴紅面se微紅。卻是想起去年自己慘敗那一幕,目光倏地望向林風。見的他好似沒事人一般,坐在椅子上怡然自得。

    「第一次參加,你都不緊張么?」裴紅氣結道,卻是人比人氣死人,她第一次參加時坐立不安,整個人都感覺不對勁。結果一上場實力完全不能發揮,慘敗!


    「緊張什麼?」林風好奇道。

    「你!!」裴紅頓感啞然無語。

    林風倏然一笑,淡然微笑的打量著四周。

    這裡是參賽選手的休息區域,此時武者已經有相當不少。

    有一些談笑風生,也有一些緊張的如坐針毯。反應各自不一。

    他們每一個人都肩負著巨大壓力,代表著各自宗門勢力,卻是許勝不許敗。進入百強,進入三十二強,進入十強,每一個突破對自身也好,對宗門勢力也好,都有極大好處。

    要想在這競爭激烈的綠煙城生存,必須過人一等!

    而此時

    一股龐然霸氣倏地出現在前方。

    林風輕訝一聲,目光望去,只見得裴紅三女面se已是頓變。

    那是一個身高超出兩米的壯漢,肌肉橫生彷彿快爆裂般。黝黑的皮膚,血紅的雙眼,整個人就好似一頭髮怒的公牛。在他身後,許多極是相似的魁梧壯漢緊隨,氣焰煞是驚人。

    染指成婚:老公請溫柔 ,屠夫!

    「你做什麼,屠夫!」裴紅咬牙喝道。

    「沒什麼。」屠夫咧嘴一笑,笑容中帶著分狂然,目光瞥過裴紅裴青,最後落到林風身上。眯了眯眼便是走上前,裴紅想要擋住,卻是被一股巨力一把推開,差點沒跌倒。

    「你就是那個林文?」屠夫居高臨下,冷笑道。

    輕輕閉上眼睛,林風雙手環胸,嘴角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淡笑。

    「聽說你壓了150斗靈幣買自己贏?」屠夫眼眸倏地寒光四she,冰冷徹骨。

    林風依然不動如山,並不理會。

    「我在和你說話,聽見沒有小子!!!」屠夫猛然怒喝道,粗大的嗓門頓時惹得整個休息區域的武者無不望眼看來。

    蓬!一股狂霸的氣息頓時蔓延開來,霎那間

    戕!!!巨刀抽出,發出鏗鏘驚鳴之聲,惹得周圍眾人一陣驚呼,裴紅三女更是被那股狂然的氣息嚇的面se一白,但林風卻依然好似老僧入定般,別說動彈半分,就是連半點表情都是沒有。

    「媽的,孬種一個!」屠夫吐了口痰,一臉鄙夷之se。

    「還以為有多了不起,果然是廢材宗,我們走!」屠夫大手一揮,帶著皿刀門眾人狂然離去。



    (第二更~~昨天欠的一章小小會儘快補上。)(未完待續。) ()「好快的速度!」林風雙眸灼灼,心中一緊。

    這短髮少女的速度,比起丁洪更要快好幾倍之多。


    最重要的是,這…似乎並非她的全力!

    「好強。」林風心中微凜,不止是這短髮少女,站在她身旁的藍瞳青年,危險xing甚至更勝一籌!

    「這兩人,不知是哪個門派的強者。」林風暗忖。..

    而這,同樣是周圍所有人的想法。


    事出突然,誰也沒想到短髮少女竟會突然發難!

    快如疾風閃電,更是說變臉就變臉,完全不留半分餘地。

    李良滿臉通紅,完全能感受到脖子上那抹涼意,只要這短髮少女勁力一吐,等待他的

    將是死亡!

    「我,我……」李良結結巴巴,說不出半句完整話來。

    額頭上冷汗直流,那張難看的馬臉顯的醜陋萬分,雙腿莫名哆嗦,他從未感覺死亡離他如此之近!

    「千千。」藍瞳青年輕聲開口。

    「哼。」短髮少女輕一哼,似是有點不甘願的移開匕首,反手插入鞘中。..

    眾人一陣竊竊私語,李良的表情更是不斷變幻,一陣青白交加,感到無比恥辱,厲聲道,「你,你是哪個門……」

    「滾!」藍瞳青年沉眉道。

    聲音如鐘鳴般洪亮,沉穩低重。

    那雙藍se的瞳孔閃爍著璀璨妖芒,彷彿死神的雙眸般。

    李良只覺全身汗毛直立,打從心底里發涼。周圍一切詭異扭轉,其餘再也看不到,眼前只剩下那藍se妖異的雙瞳,讓他感到心底深處靈魂深深的顫慄。

    太可怕!

    快穿之男配歸我 。神se驚懼的不斷後退。

    瞬時間右腳一軟,跌倒在地上,整個人一陣恍神,眼前的畫面瞬時清晰,恢復知覺。

    周圍傳來陣陣笑聲,李良面紅耳赤。手腳並用的爬起身來。卻是完全不敢看藍瞳青年和短髮少女,顫聲道,「走,我們走!」說罷,半秒都不敢多呆,彷如一隻落水狗般狼狽而逃。

    笑聲轟然,眾人一陣竊竊私語聲,熱議著剛才畫面,不時發出嗤笑的聲音。

    毫無疑問。李良這一次可謂丟盡臉面。

    「又見面了。」藍瞳青年望著林風,倏地冒出一句令眾人都發愣的話。

    「是的。」林風微然一笑。

    剛才短暫一瞥,卻沒想到這藍瞳青年竟將自己記住。

    「咦?師兄,你認識他?」短髮少女訝異的望著藍瞳青年,旋即又好奇的打量著林風。

    藍瞳青年並未答話,只是微笑的伸出右手,「我叫紀夏。」

    「林文。」林風伸手相握,倒是很『適應』自己的新名字。

    「我叫秦千千。」短髮少女迫不及待的自我介紹道。極是活潑,望著林風好奇道。「林文,你怎麼認識我師兄的?還有,你很厲害么?為什麼我感覺你只是星河級七階?哦對了,你手上的『橘若桃』賣給我,好想念那甜甜酸酸的感覺……」

    一連串的話語好像海浪般撲來,讓的林風嘩然一笑。


    這看起來跟自己妹妹年紀差不多的『秦千千』。相當的活潑,人來熟。

    尚未反應過來,眼前已是出現一片淡淡光芒,周圍眾人無不長吸了一口氣,面se驚然。

    秦千千竟真的取出一塊碩大的『斗靈幣』。並非那圓形的小光點,而是厚厚如銅板一般,彷彿無數斗靈幣匯聚而成。

    「橘若桃市價在130斗靈幣左右,這裡是150斗靈幣,我不佔你便宜哦。」秦千千的聲音清脆如黃鶯,卻是讓的所有人目瞪口呆,隨手便能拿得出如此多的斗靈幣,富裕極是驚人!

    「好。」林風淡然一笑。

    這株『橘若桃』自己本來就打算賣,能多賣一點也算是意外收穫。

    交易很快就完成,秦千千手捧『橘若桃』,帶著滿足的笑容。而林風手中則多了150斗靈幣,看的周圍武者直流口水,便是裴紅三人都是大眼瞪小眼,被嚇蒙了。

    她們,做夢都沒見過如此多的錢。

    「好了,千千,我們走。」藍瞳青年『紀夏』淡淡道。

    「嗯,師兄。」秦千千傾然一笑。

    「林文,我們『jing銳比武大會』見。」紀夏點點頭,目光深然。

    「好。」林風微然一笑,望著這如金童玉女般的兩人消失,雙眸仍是閃爍著粼粼光澤。綠煙城卧虎藏龍,jing銳比武大會,更是比自己想像中更要強許多,神秘許多!

    「難怪去年風揚谷四個名額,沒有一人進入前一百強。」林風暗忖道。

    「jing銳比武大會,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林風洒然而笑,感到一分期待。

    能和這樣的強者對戰,讓自己心之雀動。

    無論是秦千千還是紀夏,都是一個絕佳的對手!





    「原來是這樣,難怪那李良怨氣如此之重。」林風恍然大悟。

    回來的路途中,在小璐這『大嘴巴』的解釋下,自己終於得知前因後果。

    敢情是『因愛成恨』,倒也難怪。

    「都看我幹什麼!」裴紅臉紅的嗔道,「難道非逼著我嫁給他么,是他自己小心眼,想不開!」

    「其實嫁給他也不錯,姐姐,李家在綠煙城有權有勢,不好么?」裴青掩嘴輕笑道,霎時間惹得裴紅氣結嬌嗔,「你怎麼不嫁,臭丫頭,連姐姐你都敢調戲!」

    裴青笑道,「我也想,可人家喜歡的是姐姐你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