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被貴賓間另一位神秘人給拍走了。一場盛會也就此宣告結束了。雖然說沒搞到傳說中的靈丹,還有那一套符殺陣,內心頗有些遺憾。

    但有了太陰玄雷爐,先天水靈液這兩樣寶貝到手,李元道也感到心滿意足了。

    「夜熏姑娘,那我兄弟二人就先行告退了。他日有緣再會。」

    「呵呵,小侯爺,道一公子嚴重了。或許要不了多久,你我還會再見,奴家等候著你們。「夜熏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

    「夜熏姑娘,你的意思是……」聞言,李元道略微一驚,從這性感女人話語之中,他似乎聽出了一些弦外之音。最終在夜熏陪送下,李元道一行人離開了。而在他們離去之後,九寶軒高樓上,卻有幾道目光死死盯著他們。

    「雲飛,道一!哼哼,敢從我手裡頭奪食,我倒要看看你們還能夠玩出什麼花樣?」

    高樓上錦衣男子冷笑,閃爍寒光,旋即他大手一揮,便率眾部下離去了。

    另一邊李元道等人此時卻渾然不知曉,在暗中已經有幾道勢力將目光鎖定在了他們身上。此時李元道,秦然等人正受邀,一起進入侯爺府。

    一個時辰后,侯爺府內迎來了一批新客人。浩大的宮殿樓闕延綿,侯爺府氣派非凡。李元道等人一進入便受到了小侯爺熱情接待。

    隨後一番酒宴之後,便各自散去。深夜,侯爺府邸,李元道旁坐床榻內,渾身散發著淡淡的光澤。這時候他手掌一揮,一道熾烈的紫光暴掠而出,赫然便是那太陰雷火爐。

    「終於將這東西給弄到手了,接下來也該試試這東西的威力了。」李元道自語,眸子之中掠過一抹火熱。

    當下大手一揮,一團熾烈的光芒徒然暴掠而出,化為一座數丈大小的爐子。

    「冰靈訣,封!」雷火爐浮現的剎那,李元道手印一變,冰魄之力打出,撐起一片朦朧光幕,將雷火爐包裹在內。同時在他掌心間一縷縷紫色玄雷之氣釋放,猶如一條條絲線般,向著火爐纏繞過去。

    「轟隆!」在這股玄雷之氣滋養下,原先那道雷火爐徒然一震,劇烈震動起來了。整個爐子上一道道紫色紋路浮現,閃爍奇異光澤。劇烈的轟鳴聲不斷響起,彷彿驚雷一般。

    「好傢夥,不愧為靈階法寶。剛復甦一點就有如此大威力。」感受著廂房內越發暴戾的雷氣,李元道眸光更加熾熱了。

    這時候他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那玄雷之力不斷被吸走,隱隱間連他一身本命真元都被吞食掉了。

    「糟糕,這雷火爐不簡單啊。在這座寶爐深處居然還隱藏有一絲器靈意念。現在它正在藉助你的力量想要重生。」

    這時候天麟戰矛的聲音驟然響起,充滿了一絲焦急。當下李元道丹田深處一道幽藍色光芒暴掠而出,瞬息間也沒入了雷火爐內。

    「哐當!」雷火爐猛烈搖動,鏗鏘之音不斷,寶爐內天麟戰矛顯出一絲意念,想要強行以力量斬斷掉那一絲雷火器靈。

    但僅僅半響過後,一道悶哼聲響起,雷火爐光芒大盛,一縷縷玄雷之力爆發,覆蓋在寶爐之上,將天麟戰矛一舉給崩飛出來。

    「該死的,玄雷之氣!這傢伙居然挪用玄雷力量來對付本座,實在客氣。」半空中天麟戰矛猛烈顫動,一道道玄雷之力纏繞在它矛體上,讓它狼狽不堪。看到這一幕,李元道目瞪口呆。


    他實在沒想到這太陰雷火爐破損的這般嚴重,居然還能爆發出這麼強的威力。實在有些超乎他的預料。

    「天殺的,氣死本座了。若非本尊被封,即便是這座破爐子恢復巔峰姿態,也傷不了本座一絲一毫。」天麟戰矛痛叫,好不容易才擺脫玄雷之力的束縛。

    「臭小子,別愣著啊。趕緊將玄雷之力凝聚起來,千萬別被那東西全部吸走了,不然你麻煩可就大了。」聽到天麟戰矛那氣急敗壞的吼聲,李元道這才反應過來。 轟隆!廂房內,雷氣轟鳴,一座寶爐懸空光芒閃爍,氣勢越發強橫。此時火爐當空一震,緩緩壓塌下來,竟然開始將李元道緩緩籠罩在內。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心頭猛然一縮,感覺到了一股危機感。當下他身軀一震,體內強行壓制住體內那暴動的爆陰玄雷。同時他御龍訣功法運轉起來。

    轟隆!淡金色的手掌轟出,關鍵時刻李元道擒龍手出,化為一道大手印狠狠拍在了那寶爐之上,發出了一道鏗鏘之音。

    通過天麟戰矛的提點,他已經知曉。眼下這一切都是那寶爐內東西在作怪!這座太陰雷火爐破損的這般厲害,裡頭居然還有一絲器靈意念未滅。

    這對於李元道也是一個好消息。現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徹底降服它!

    轟隆隆!剛猛的大手印不拍出,轟擊在寶爐上,李元道渾身血氣涌動,一邊抵禦著寶爐內那股詭異吸引力,另一邊他也在竭力轟擊那寶爐。

    「小子,別在這磨嘰。這雷火爐乃是靈階法寶,堅固不朽。別在這耗蠻力了,趕緊以神識力量融入裡面,去鎮壓那一絲器靈。」天麟戰矛吼道。

    這老妖孽雖然是絕世凶兵,但在被封印狀態下,去對抗雷火爐天生就要被壓制一頭。眼下這雷爐更是融合了一部分玄雷之氣。

    這等狀態下的他,根本就不是對手。

    「神識變!」在天麟戰矛指引下,李元道心念一動,眉心處開始放光,旋即一道熾烈的光芒驟然暴掠而出,眨眼間便沒入了雷火爐內。

    轟轟轟!當李元道這團神識力量剛一進入雷火爐內部空間之際,便感受到一陣天旋地轉,這是一片紫色天地,天際雷電洶湧,地下火焰沸騰。雷與火的力量爆發,極其恐怖。

    即便是李元道也感覺到一陣發毛。

    「我勒個去,這那像是一件嚴重破損的法寶,這等威勢,即便是比起那些准靈階法寶,也不遑多讓了。」李元道眼皮一陣跳動,通體發光。

    此時的他不過是由純碎的神識力量凝聚而成。

    轟隆!就在這時候,天際上空無數雷雲洶湧,眨眼間一道紫色雷龍浮現,俯衝而下劈殺向他。

    「好熟悉的氣息,這是……我自己的玄雷之力。」看到這條雷龍的剎那,李元道變色。這時候他感受到了一股同宗同源的氣息。這些玄雷之力明明就是李元道自己的。

    現在卻被雷火爐內那傢伙給利用了,反過來對付李元道。

    「魔龍掌!」此時李元道避無可避,也只能夠硬抗了。當下施展武技,強橫的神識力量爆發,橫掃而出,與那條雷龍碰撞在一起。

    在一股滔天的雷雲氣浪下,李元道這個神識體差點被轟碎。

    「好強橫的玄雷之力,竟然被我運用的時候,還要強橫。」李元道吃驚。剛才交手的剎那,讓他差點吃了一個暴虧。這時候他也不敢有絲毫大意了。

    嗤嗤!而就在這時候,李元道身後,一道巨大的赤色虎影浮現,繚繞火焰。旋即張開大嘴,朝著李元道狠狠咬來。

    「該死,這是火元之力。天地間最暴戾,最霸道的兩種力量都凝聚在一起。這煉製太陰雷火爐的傢伙,還真是一個極品。」

    李元道咒罵一聲,當下腳踩波瀾步,化為一道殘影,艱難避開了那焰虎攻殺。

    「這下難辦了,雷龍,焰火這兩傢伙可都不是好對付的。難道說真要在這血拚一場。」在這等環境下,李元道心頭也有一些沉重。

    「吼吼!」就在這時候,天際上空,那紫色雷龍與那赤色焰虎同時大吼,驟然撲殺向了李元道,氣勢駭人。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臉色也綠了。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天麟戰矛那老妖孽方才為何會吃癟了。這雷火爐內還真是夠恐怖,若是他本尊在此,或許還能夠應付。

    但現在單憑神識力量,被這些天雷,地火給圍攻。那就很不妙了,隨時可都會有崩潰的危機。

    嗡!而就在這時候,李元道神識體輕顫,一枚巴掌大小的淡金色光團浮現,散發著濃烈的神識氣息。

    剛一出現,神識種子便徒然爆發出一股驚人氣勢,一下子將紫色雷龍,赤色焰火給壓制住了。

    隨後在李元道震撼性的目光下,紫色雷龍,赤色焰虎都自動消散了,化為一紫一紅兩縷細小的絲線。

    「雷火爐器靈意念!」李元道驚呼,剛想要出手,此時卻被神識種子搶先一步,一股無形的神識風暴席捲下,這兩條雷火爐器靈,驟然被吸納過去。

    旋即徹底融入了神識種子內。

    「不會吧!這東西就這樣被那神識種子給吃了?」望著這一幕李元道一陣發獃。他實在沒有想到這神識種子居然這麼極品?

    「小子,還傻愣著幹嘛。趕緊集中精神煉化神識種子內那一縷意念,那傢伙沒這麼簡單消散的!」天麟戰矛意念聲音再次在李元道心頭響起。

    後者不敢大意,手掌一招將那一枚神識種子抓在手心。強橫的神識力量不斷洶湧,將那枚神識種子層層包裹。

    嗤嗤!在李元道精氣神高度集中下,神識種子不斷顫動,一絲絲金色霧氣冒出,最終盡數被沒入了李元道神識體內。

    「好小子居然真的成功了。真是運氣啊,這神識種子本就是一位宗師圓滿境高手所遺留下來的一縷神識烙印,更是吞食了有一位青雀宗主的一半的神識本源力。若真能夠被你煉化,那你的神識之力必將會產生一種質變。」

    天麟戰矛驚嘆,連它都未曾料到事情居然會出現如此戲劇性的轉變。


    轟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李元道神識體強行煉化神識種子,一絲絲金色霧靄越發濃烈。而此時神識種子彷彿感應到了強烈危機,不斷震動。

    最終轟隆一聲化為一團熾烈的金色火焰四散開來。

    「額啊!」李元道神識體首當其衝,被那金色火焰給包裹,發出了一聲慘叫。


    「小子挺住,那可是真正的神識之火,唯獨宗師級高手方才能夠凝聚的。趕緊運轉你神識內那魂訣力量,將之一一吸收。」


    天麟戰矛提醒道。同時打出了一道道冰魄之光。

    轟!李元道神識體震動,在金色霧靄包裹的剎那,就被震散了。旋即在一團更加璀璨的神魂光芒籠罩下,他神識體又重新凝聚。

    毀滅與新生,在如此反覆淬鍊下,李元道神識體不斷強大。神識體越發凝練,隱隱間已經將要達到一個實質化階段了。

    「神識合一!」最終李元道一聲大吼,將所有神識力量凝聚起來,徹底將那些金色霧靄給吸收了,此時在他身軀上浮現出了一團濃烈的金色火焰。那是神識之火!

    「神識力量即將大圓滿,只差最後一線了。」李元道自語,此時他能夠清醒感應到自身神識體驚人變化,單論神識力量來說,已經達到了宗師之境。

    但因為本身實力境界的桎梏。他並未真正突破那層關卡,所謂神識靈體,始終還差隨後一絲圓滿。

    與此同時,外界李元道肉身一顫,雙眸豁然睜開。此時在他眉心處一團金色火焰騰騰跳動,極其可怕。

    「雷火爐一絲器靈意念果然可怕。若非有神魂之氣相助,恐怕我都要被煉化了。」

    李元道輕嘆,語氣中充滿了一股心悸。這一系列過程發生太快,若不是關鍵時候,悟道神魂顯威。恐怕也這次不死也得重傷了。

    畢竟那可是神識上面的創傷,天知道會遺留下什麼後遺症。好在一切都平安順利度過了。想到這裡,李元道意念一動,眉心處激射一道光芒。


    一枚淡金色種子漂浮,此時若是細看的話,便能夠發現,這枚神識種子上多出了一紫一紅兩條紋路。

    那就是這雷火寶爐的器靈意念。現在已經被李元道成功煉入了神識種子內。而且托這次神魂福氣,李元道終於將神識種子與自己神識體初步融合,凝聚成了神識之火!

    現在他眉心處這個神識種子就好比一個巨大湖泊,裡面神識之力洶湧,浩瀚磅礴。而李元道神識體就像是一條正在開鑿的乾涸江河,此時兩者之間,已經初步連通在了一起。

    而那道閘門就是李元道修為壁壘!

    桎梏著二者之間融匯鏈接,一旦李元道境界提升上去,那他神識力量就能夠徹底蛻變,完成最後一步圓滿之變。煉化了這器靈一絲殘餘意念,接下來收取這座太陰雷火爐自然簡單很多了。

    在經過了數個時辰的淬鍊后,李元道近乎將自身九成的真元力盡數打入了太陰雷火爐裡面,尤其是玄雷之氣。

    此時這座寶爐內氣息更加強橫了,一絲絲雷光閃爍。已經初步具備了一絲靈階法寶的氣勢。

    「呼,最艱難的一步,總算是完成了。」望著掌心間晶瑩閃爍的寶爐,李元道鬆了一口氣道。

    「小子,如果你這樣想就完全錯了。我問你想不想將這雷火爐重新修復到靈階法寶的級別。」而這時候,天麟戰矛的聲音再度響起,充滿了一股誘惑的味道。瞬間讓李元道瞳孔一縮。 「什麼,將這件雷火爐重新修復到靈階法寶等級,這怎麼可能?」李元道也被天麟戰矛的這番話給嚇了一大跳。

    根據他所知法寶等級,一般可以劃分為低階,中階,高階,准靈階,靈階,以及傳說中的王階法寶。至於更高等級層次,就不是現在的他所能夠了解的。

    此時這座雷火爐破損極其嚴重,眼下僅僅是高階法寶而已。若想要將這東西修復完善,最起碼在李元道眼中,根本就不可能!

    要不然那九寶軒就不會輕易將這件寶貝給拍賣出來。要知道即便是准靈階法寶與靈階法寶兩者之間雖然差一個字,但性質上卻完全變了。就如同半步宗師與宗師間的差距一般,不可以道理計。

    通常意義上來說,一件靈階法寶威能若全力催動起來,就相當於一個宗師級高手全力一擊。唯獨達到高階宗師之境方才又能力煉製靈階法寶。

    現在李元道的真實修為才不過武師二層天,距離那等境界還差得遠。

    「嘿嘿,小子以你的實力當然無法做不到。但你手裡頭那東西絕對能行。」天麟戰矛嘿嘿一笑,一道幽藍之光瞬間飛掠而出,鎖定在了李元道眉心那枚神識種子之上。

    「這東西?你想要借住那龐大神識力量去滋養雷火爐?」李元道很快反應過來。

    「唔,你只說對了一半。這次不僅僅滋養而已,我是讓你將這枚神識種子徹底煉入那太陰雷火爐內。將它當成器靈來培養!」天麟戰矛解釋道。

    這讓李元道心頭一震,他沒想到這老妖孽居然還有這打算。這可是宗師大圓滿境高手所遺留下來的一縷神識烙印,在李元道多番滋養之下,這枚神識種子已經開始產生質變了,李元道對此可是很關注。

    「嘿嘿,小子別急。在法寶這一領域,你跟我相比,就差的太遠了。實話告訴你,你手裡頭這座太陰雷火爐品級不凡,絕對不是區區所謂的靈階下品法寶而已。一般來說,要想修復一件這樣的寶貝,除非高階宗師人物出手。」

    「不然沒有一絲可能性。但你小子不同,手裡頭擁有這樣一枚神識種子。先前這神識種子已經自主煉化了雷火爐內那殘餘的一絲器靈意念。你若將神識種子打入雷火爐深處,再輔助你玄雷之力修復,最起碼有八成把握能夠成功。」

    天麟戰矛的一番話讓李元道陷入了沉思之中。太陰雷火爐!這東西對自己太合適了,天雷之力,地火之威。

    兩者結合,若能夠發出昔日靈寶威勢的話,攻擊力絕對難以想象。不過要想達到這種程度,李元道就必須要犧牲神識種子,一下子他陷入了兩難之境。好半響后,李元道咬牙!

    心念一動直接將神識種子打入了雷火爐之中。嗡!強盛的雷氣轟鳴,雷火爐內紫雷瀰漫,一顆巴掌大小的神識種子漂浮,散發著可怕氣息。

    「好,現在這雷火爐與神識種子都已經被你徹底煉化了。先將它們融合在一起,慢慢滋養。到時候等到神識種子質變完成之際,也就是這雷火寶爐器靈重塑之時。」

    天麟戰矛笑道。李元道點頭,此時他心神徹底沉浸雷火爐之中,與神識種子遙相呼應。就在這時候,李元道身子一顫,本體神識力量在雷火爐牽引下居然開始向著茫茫虛空輻射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