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融合的瞬間,天荒絕域中濃郁的玄力如同決堤的洪流,匯入墨羽猶如大海的身體中,原本那道無輪如何也是無法突破的壁壘,砰然消散。

    玄力快速的填充着墨羽的身體,漸漸地越加飽滿起來,藉助着極品凝魂之力的功效,墨羽瞬間突破到了半步凝魄,奔涌的玄力並沒停下來,仍舊是繼續的灌入墨羽身體中。

    洶涌的玄力勢如破竹的突破到了一重凝魂期,方纔是停了下來,鞏固着身體中暴增的玄力,墨羽的小心臟砰砰的跳着,連續的實力提升,讓墨羽極爲興奮,但也是頗爲的擔憂。

    墨羽明白依靠這種方法,即便是拼命的壓縮暴增的力量,仍舊是會造成一絲根基不穩,心中狠了狠心,做了一個決定。

    清涼的微風吹拂而過,墨羽睜開了雙眸,一剎那,眼前的世界比起以往清晰了許多,遠處的樹紋都是可以看得清楚。

    就在墨羽起身的時候,一旁的水瑤也是緩緩睜開了雙眼,一道磅礴的玄力奔涌而出,水瑤緩緩站起身來,出塵的有如仙子。

    “你突破了?”

    “你突破了?”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隨即呵呵的歡笑起來,仔細的打量起對方。

    “霍老呢,水瑤。”墨羽率先開口說道。 提起霍老,水瑤下意識的便是看向了一旁的方向,但卻是空空如也,出了岩石、樹木花草與山丘之外,別無他物。

    “霍老,霍老剛纔還在那兒的,怎麼一轉眼的時間便是消失了呢?”水瑤疑惑的說着,心中卻是涌上了一股不安的念頭。

    聯想着霍老之前說的話,水瑤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霍老,難道走了麼?”水瑤素手輕捂着玉脣,眼神中充滿了不捨。

    “走了?怎麼會突然走了呢,不應該啊,連個招呼都來不急打麼,難道是出什麼事了?”墨羽沉思着,俊秀的眉宇微微皺起。

    一直以來墨羽已經習慣了霍老的存在,如今卻是突兀的離去,一種莫名感傷涌上墨羽心頭。

    少年有些頹然的坐在地面上,神情黯淡,與霍老相觸所產生的那種感覺,隨着霍老突然的離去,狠狠的觸痛着墨羽的心頭。

    “怎麼會這樣,就算要走,跟我當面說一聲,也是好的啊,難道霍老他……”墨羽低着腦袋,邪魅的流海滑落,遮擋住少年的雙眸。

    水瑤在一邊看着失落的墨羽,一向邪傲不羈、無所畏懼的少年,如今卻是如此的無助,雙臂抱着膝蓋,捲曲着坐在地面上。

    一種刺疼如鋼針,紮在水瑤柔軟的內心,窈窕的身影緩緩坐在墨羽身邊,輕輕的依偎在墨羽雙肩上。

    “這是霍老,給你留下的。”水瑤將五個玉瓶遞給墨羽。

    墨羽結果玉瓶,精神力探測的瞬間,神情便是微微一震,“這是,凝魂之力?”

    “嗯,你凝聚的是極品凝魂之力,霍老說這些凝魂之力極爲珍貴,到拍賣會中,可以賣出高價。”水瑤甜美的笑着,溫柔的勸慰着墨羽。

    寂靜的深夜中,烏雲遮掩住了天空皎潔的圓月,略顯陰沉的天氣,映照着少年的內心。

    隨着時間的流逝,墨羽不知不覺間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腦袋依靠在水瑤的香肩上,俊逸的臉龐上掛着隱隱的笑容,卻是足以暖人心魄。

    遙遠的天際上,風雲流逝,漸漸的黑夜開始退卻,黎明的前一刻,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從遠處傳來。

    轟轟轟!

    一羣羣的飛鳥驚恐的飛起,嘰嘰喳喳的逃竄着,墨羽的身體猛然一顫,突兀的醒來,睜開雙眸,看着天空上驚慌的鳥羣,面色不由凝重起來。

    “遠處的地方,有人在激烈的戰鬥着,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水瑤扶起墨羽,清靈悅耳的說道。

    墨羽緊繃着嘴角,迅速地思索着,手掌緩緩握起,長吐了一口氣。

    “我們過去看看吧,水瑤。”墨羽淡笑着說道。

    隨即兩人身影爆衝而起,向着遠處的密林疾馳而去,快速的穿梭在密林之中,越是靠近,迎面而來的風浪也是越大,嗚咽的吹來,樹葉漫天飛舞着。

    “風刀彎月斬!”

    淡青色的玄力瘋狂在彎月刀上凝聚着,霍老略微彎曲的身影高高躍起,嘴角沾滿了乾枯的鮮血。

    “破甲金斬!”

    一名白衣男子手握一把金色劍刃,神情戲虐的一劍斬出,金色的斬擊劃過虛空,轉瞬間便是與風刀彎月斬交擊在一起。

    嘭!


    兩者碰撞的瞬間,轟然引起了一場絮亂的風暴,狂暴的力量將霍老轟出數米,身影拋在空中,一個翻騰落在樹幹之上。

    咳咳咳!


    霍老單手支撐着樹幹,急促的咳嗽着,血沫不斷地噴出,蒼老的臉龐上憤怒與殺氣交纏着。

    “老頭子,我說過你會後悔的,與我風厲爲敵,你們都得死!”一身墨綠衣服的風厲站在高高的樹幹上,傲然的俯視着霍老。

    風厲身邊的樹幹上,十幾名大漢手握刀劍的冷笑着,在風厲身邊的有四人,每個人身上都是散發着雄厚恐怖的玄力波動。

    “要我說出他們在哪裏,你想都不要想,今天就算拼個魚死網破,我也不會說的!”霍老淡漠的說着,顫抖的左掌輕捂着胸口處。

    “四大傭兵王在此,他們絕對逃不掉的,我就不信你不開口,鬼修,你們鬼獄傭兵團,應該很擅長問話吧,他就交給你了!”風厲輕哼一聲,冷冷的說着。

    風厲身旁的一名枯瘦的男子,面色陰翳的緩緩擡起頭,兩隻眼睛玩味的盯着霍老,對於審問這種事情,鬼獄傭兵團有着絕對的自信。

    “老頭,我勸你還是趕快交代了,不然一會可就不是你說了!”森冷的聲音從鬼修口中傳出,蒼白的手掌輕輕的摩擦着。

    霍老神情淡漠的看着手中彎月刀,並沒有理會什麼,似是決定了什麼一般,左掌一把將胸前的衣裳撕破,決絕的接下了崆峒符印。

    一瞬間,整個身體都是如同置身在滔天的火焰中一般,但緊接着一股恐怖的玄力從枯瘦的身體中暴涌而出,如同壓抑已久的火山。

    恐怖的玄力纏繞在霍老身體上,一圈圈的氣浪擴散而開,凌厲如刀,氣浪所過之處,蒼天古樹齊齊拉腰折斷,一道淡青色光柱沖天而起,一波波氣浪潮水般擴散而開。

    霍老凝魂二重的實力瘋狂的暴增着,三重!四重!五重!……八重!九重!半步玄丹!!!暴涌的玄力還是沒有停下來!

    霍老徹底的放棄了壓制火海雙印,原本的力量徹底地爆發開來,彎月刀興奮的嗡鳴一聲,彷彿是回到了以前,那段快意恩仇的時代!

    對面的風厲一方,卻是陷入了無窮的恐懼之中,無論是風厲,還是四名凝魂三重的傭兵王,在這一刻,靈魂都是在顫慄着。


    “該死的,風厲你不是說只是半步凝魂麼,這股氣息的波動,這是玄丹期的強者!!!”鬼修驚恐的怒吼着,之前的氣焰完全消散。

    “我、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是半步凝魄,別他嗎的廢話了,快點逃!”風厲身體顫慄的說着,雙腿都是瑟瑟抖動着。

    如果不是相隔幾十米的距離,現在的風厲等人早已便被霍老的氣息壓迫而死!

    “也好,我已經老了,在活下去也沒用了,現在,就幫兩個孩子掃除障礙吧!”霍老苦澀的一笑,腦海中涌現出墨羽、水瑤的身影。

    額!

    霍老身體猛然一彎,險些半跪在樹幹上,身體中的火海雙印徹底爆發的威力,讓老人身體不斷地顫抖着,鮮血從口鼻中快速的流出。

    “快逃!”

    風厲眼神一縮,看出霍老似乎有所不支,一個轉身便是瘋狂的逃向遠方,四大傭兵王恐慌的看了霍老一眼,也是緊隨風厲逃去。

    “想走,已經晚了,留下來陪我老頭子吧!”霍老面色猙獰的笑着,身影暴虐的衝去,快若閃電,帶起一道道的殘影,凌厲的氣息將一顆顆蒼天古樹折斷。

    咻!

    霍老身影鬼魅的出現在鬼修身前,腳下一個轉動,彎月刀劃過虛空,在鬼修驚恐的目光中,一刀斬爆了鬼修的腦袋。

    腳下再次借力,身影如同一道驚鴻,令人無法捕捉到絲毫的軌跡,身影轉瞬間出現在猛虎傭兵團的老大猛囂面前,彎月刀嗜血的從其腹部刺入,一路摧枯拉朽的將其腦袋一份爲二,下半身卻是完好無損,詭異之極。

    咻咻!

    數個呼吸間,霍老便是將剩餘兩大傭兵王徹底斬殺,身影卻是猛然一顫,從半空中跌落下去,彎月刀噹啷一聲甩出數米。

    嗖!

    一道青袍身影流光趕月的掠過虛空,猩紅的雙眸,讓原本俊美的臉龐充滿無限的猙獰,雙臂用力的接住霍老下落的身影,落地後劃出十幾米方纔停了下來。

    數個呼吸後,一道亮麗的水藍色身影也是瘋狂的追來。

    “霍老、霍老,你怎麼能夠解開壓制火海雙印的力量,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墨羽神色痛苦的懷抱着霍老,不斷的低吼着,兩行血淚滑落。

    一旁的水瑤清美的臉上,淚水不斷地滑落,緊握着霍老的手掌。

    “咳咳,我已經老、老了,再活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我、我絕不能看着他們針對你們!”霍老口吐鮮血斷斷續續的說着。

    墨羽神情一滯,猩紅的雙眸,血絲密佈,身體微微顫抖着,一股無匹的邪氣轟然爆發,殺氣森然的看着風厲等人逃走的方向。

    啊啊啊……!

    我一定要活宰了你,風厲!

    墨羽歇斯底里的怒吼着,一種無法言明的淘滔天恨意充斥在少年的心中,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包括墨鼎寒在內,墨羽還沒有如此的去恨一個人!

    “嗯?”水瑤眉宇深深皺起,冰舞之刃瞬間出現在手掌中。

    一縷濃郁到了極點的血腥氣息,從遠處傳來,一道紅影閃電般衝來! 墨羽低垂着腦袋,並沒有理會暴虐而來的血色光影,

    咻!

    血色身影一個翻騰,落地後劃出數十米,穩穩的停在墨羽三人身邊,一身血腥氣味,讓精神萎靡的霍老,渾濁的瞳孔都是一縮。

    墨羽刀鋒般的掀起,一抹凌厲的森然笑意浮上嘴角,猩紅的雙眸也是微微褪去了一些血紅。

    “血魔!”

    “血魔葉雲舟,參見王爵大人!”葉雲舟半跪而下,向墨羽行禮。

    看着實力高深莫測,一身血氣濃郁無比的葉雲舟,竟然半跪向墨羽,而且還稱其王爵大人?霍老與水瑤兩人都是陷入了疑惑之中。


    水瑤緊握冰舞之刃的手掌也是鬆了下來,悄然鬆了一口氣,要是眼前的葉雲舟是敵人,那麼他們三人,真的是要十死無生了!

    “我說了,你不需要跪拜於我,我們以朋友相稱便可了。”墨羽坐在地上,無奈的說着。

    “我下次會注意的,哈哈哈。”葉雲舟站起身來,哈哈的笑着。

    墨羽輕輕點了點頭,突然眼神凝重的看向葉雲舟,彷彿是看到什麼希冀一樣,看着墨羽的眼神,葉雲舟不覺間渾身毛毛的。

    “你,有沒有辦法救他?”墨羽面色慎重的看着葉雲舟說道。

    “這個,我先看看他的情況吧。”葉雲舟謹慎的說着。

    快步走到霍老身邊,蒼白乾枯的手掌握住霍老的手臂,玄力洶涌的進入霍老的身體中,卻是在下一瞬間猛然鬆開了手掌。

    “啊啊啊、嗚嗚嗚,好燙、燙死我了,他的體內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火爐啊,到底是怎麼回事?”葉雲舟齜牙咧嘴的說道。


    “霍老體內被種下了火海雙印,白晝時身如火海、夜晚時身如海底,剛纔爲了對付敵人,霍老將壓制火海雙印的力量徹底解壓了,所以纔會如此。”墨羽淡淡的說着,沒有任何的表情。

    葉雲舟揉搓着手掌,一副我懂了的樣子,眼球快速的轉動着,似乎是在思索什麼,也像是在決定什麼一般。

    最終這傢伙似乎的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般,咬了咬牙,眼神也是不在飄忽不定,充滿了堅毅。

    “要救他,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這樣的話,我就沒有辦法在你身邊保護你了!”葉雲舟略顯糾結的說着。

    他之所以會選擇救霍老,是因爲霍老拼命救了墨羽,而葉雲舟幫助墨羽的同時,除了蕭瑤的命令,心中似乎也是有着什麼難言之事。

    “你放心吧,我有保命的手段,無非是付出一些代價罷了!你先想辦法就霍老吧!”墨羽擺了擺手,堅毅的說道。

    葉雲舟神情略顯驚愕,隨即蒼白的臉上露出另類的笑容,“知恩圖報,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也沒有選錯人,這次我可是站對了位置,魔宮的傢伙們,等我的迴歸吧!!!”葉雲舟在心中默默的說道。

    “我現在重新幫他壓制住體內的火海雙印,不過也只是暫時的,我要帶他去一個地方,那兒是天荒絕域真正的核心地帶,只有那裏能夠真正的救他!”葉雲舟放蕩不羈的臉上首次的凝重起來。

    “真正的核心地帶?你是指天絕深淵!”水瑤平靜的面色瞬時間波動起來,面色上首次涌現出恐懼的神色。

    墨羽神色疑惑的看着水瑤,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少女對一件事情如此的恐懼,甚至只是提起,便是如此恐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