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蘭芷心中一跳,她聰慧異常,自然猜到了雲殊的意圖,她帶著激動地心情走到了雲殊的身邊,靜靜的站著。

    果然,雲殊一指蘭芷,對雲清亭說道:「清亭叔,這就是我剛剛向你說的,那位替我管理家族事物的人。」

    「蘭芷見過大長老!」蘭芷此時也脆生生的行了一禮。

    雲清亭心中縱然吃驚,可還是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她的身份。

    「清亭叔,芷兒畢竟沒多少經驗,到時候還請清亭叔你多多幫襯一下!」雲殊笑看著雲清亭,然後說道:「而我則會將全部精力投入到修鍊之中,以求儘快突破到劍師境界!」

    「這個,殊兒你儘管放心!」雲清亭臉色肅然,應承了下來。

    方才,雲殊已經跟他詳細談論過此事,他也是深以為然。

    如今,什麼事情都比不上雲殊突破到劍師境界來得重要,畢竟,劍師級強者實在太厲害了!

    毫不客氣的說,只需要一個劍師級的強者,就完全能夠將雲家堡掃平,如果家族中沒有劍師級強者坐鎮,縱有雨家撐腰,也是讓人心中難以安定。

    ……

    在雲殊的刻意透露下,蘭芷成為他女人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雲家堡,成為了今天最熱門的話題。


    雲家堡的女性們拍手稱快,同為女人,她們對美艷仿若仙子的蘭芷既是嫉妒又是擔心,嫉妒她的美貌,更擔心她勾走自家丈夫的魂魄。而雲家堡的男人們卻是扼腕嘆息,蘭芷跟了雲殊,他們就徹底沒有了希望。

    不過這些,雲殊自然不知道,也沒時間理會。

    蘭芷隨著雲清亭去熟悉家族事物了,寬敞的宅院再次冷清了下來,而雲殊則回到了那處露天的平台,開始了新一天的修鍊。

    可是,僅僅只過了一個時辰,他就停了下來。

    「這修鍊速度實在太慢了,僅僅一個時辰就消耗掉了所有元氣。」雲殊眉頭皺起,心中微微一嘆。

    突破到劍氣八層境界之後,他明顯能感覺到劍氣轉化速度的提升,原本能夠修鍊兩個時辰的元氣,如今只能支撐一個時辰。

    劍氣轉化速度提升,這看起來是一件好事,可同樣的,要達到劍氣八層巔峰所需要的劍氣數量也陡增了數倍。

    雲殊從劍氣七層到劍氣七層巔峰,就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如果照此速度,他想要蓄滿足夠達到八層巔峰境界的劍氣,至少要花三個月的時間。

    三個月時間對一般人來說算是極快了,可對他來說還是太慢了。

    自從得知雨詩菱的修鍊速度之後,他的眼光也提升了許多,這樣的修鍊速度,遠遠不能讓他滿足。

    他如今定下的目標,是要在半年之內,徹底達到劍師級的境界!而想要達到這個目標,就只有一個方法——丹藥。


    想到這裡,雲殊站起身來,朝著家族丹藥庫走去。

    好不容易成為了雲家堡少堡主,該是他收穫的時候了! 這十天來,為了處理族中事物,雲殊將整個雲家堡都逛了一遍,對堡中各個重要位置已經是極為熟悉,因此輕而易舉就找到了珍寶閣的所在。

    不過,接下來他卻遇到了一個問題。

    當他將自己所需要的丹藥及其數量告訴那滿臉笑容的珍寶閣管事的時候,頓時將那管事嚇了一跳,因為,他需要的丹藥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作為雲家堡少堡主,他每個月獲得丹藥的份額只在雲家堡三位劍師級強者之下,大約是五十瓶益氣散的樣子。


    每月五十瓶益氣散,對其他雲氏子弟來說,絕對算的上豐厚了,因為就算是雲氏嫡脈子弟,每個月益氣散的份額也不過僅僅五瓶而已,雲殊足足是他們的十倍。

    可是,對雲殊來說,每月50瓶益氣散實在是太少了!

    在百里山脈中的時候,雲殊所攜帶的近六百瓶益氣散,被他在兩個月之內就消耗殆盡,雖然其中大部分都被三葉劍火吞噬,可是如今的他也非當初能比。

    晉陞到劍氣第八層境界之後,他每天所需要的元氣數量更加龐大了起來,就算沒有三葉劍火的拖累,如果他想要達到最大化的修鍊,每天所需要的益氣散也足足達到八瓶。

    而族內的份額,每月五十瓶的數量,僅僅只夠他數天所需罷了。

    因此,他原本計劃是一次性支取六百瓶益氣散,據他估算,六百瓶益氣散應該能堪堪讓他突破到劍氣第九層境界。

    而只要達到了劍氣第九層境界,再加上那枚補元丹的幫助,雲殊就有把握衝擊劍師境界!

    只是……

    「少堡主,這個……這個數量實在太大了,已經超出了我能夠支出的範圍!」那位胖臉管事面露難色,小心翼翼的看著雲殊說道。

    到並非是他故意推脫,而是著實為難。

    雲家堡每年生產出的益氣散,也不過僅僅三千瓶左右的樣子,可是雲家堡旁支嫡系子弟加起來足足有百多人,因此每年產出的益氣散不過勉強自給自足罷了。

    三個月前,為了和上黨雨家聯姻,已經一次性支出了近六百瓶益氣散,如果此刻再支出六百瓶益氣散,恐怕剩下的益氣散難以支撐到今年年尾。

    聽了此話,雲殊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

    他想要儘快突破劍師境界,就必須要大量的益氣散進行輔助,如果按照每月五十瓶的數量修鍊,那他豈不是要等近一年的時間才能突破到劍氣第九層境界?

    一年的時間,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長了,他等不起!

    「殊兒,你也在這裡?」忽然,珍寶閣外傳來一個訝異的聲音,隨後雲清亭緩緩走了進來,而在他身後,則跟著一位身資曼妙的少女。

    他正在教蘭芷熟悉家族中的事物,此時剛好來到珍寶閣。

    「清亭叔!」雲殊朝著雲清亭和蘭芷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來支取一些丹藥用於修鍊,只是……」

    「怎麼了?」雲清亭見雲殊面露憂色,頓時雙眼一凝,問道:「可是受到這管事阻擾,不讓殊兒你支取丹藥?」

    說完,雲清亭還冷冷的瞥了那胖臉管事一眼,讓他管事面色發白。

    「與他無關!」雲殊搖了搖頭,然後將整件事情說了一遍。

    聽到雲殊說完,雲清亭的眉頭也皺了起來,這個問題的確難辦。

    如今的雲家堡最重要的事情,自然是儘快提升雲殊的修為。

    可是,如果足量供應雲殊所需要的丹藥,那剩餘的益氣散數量明顯不夠,一旦其他雲氏子弟領不到該有的益氣散,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可想而知。

    正當雲清亭難以抉擇的時候,一旁靜靜站著的蘭芷忽然開口說道:「芷兒倒是有一個辦法,或許能夠一舉兩得!」

    蘭芷這話,頓時將雲殊與雲清亭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堡主以及另外兩位太上長老至今音信全無,想來珍寶閣之中儲存了不少龍紋養元丹,若是將它們兌換成益氣散,應該足夠少堡主所需了!」蘭芷美眸眨動,看了雲殊一眼,然後緩緩說道。

    家族中除了益氣散之外,每年還會產出數十顆龍紋養元丹,這是供給家族三位劍師級強者修鍊所用。

    如今,這三位劍師級強者失去聯繫,與其將這些龍紋養元丹儲存起來,倒不如兌換成益氣散以解燃眉之急。

    雲殊詫異的看了一眼蘭芷,沒想到她心思如此靈活。

    「此法甚好!」雲清亭也點了點頭,然後對著那胖臉管事吩咐道:「你先將少堡主所需要的丹藥支出,然後取十二枚龍紋養元丹去城中兌換成益氣散補充到珍寶閣中!」

    龍紋養元丹是九品丹藥,比益氣散要珍貴的多,因此每顆龍紋養元丹兌換五十瓶益氣散完全不是問題,而且有價無市,十二枚龍紋養元丹足夠補齊雲殊支取的六百瓶益氣散。

    那胖臉管事此刻自然沒有異議,連忙帶著雲殊朝著存放丹藥的庫房走去。

    過了大約一刻鐘,雲殊就出了珍寶閣,而那六百瓶益氣散,則是被他收在了胸前那枚劍形芥子之中。

    可是,雲殊的臉上依舊有些愁容。

    「如今突破到劍師境界的丹藥足夠了,只是劍師境界之後又該怎麼辦?」他心中煩惱的想著。

    以他如今對丹藥的依賴程度,一旦他突破到劍師境界,那每天所需要的養元丹數量可想而知,以雲家堡每年數十枚的產量,根本不能滿足他的需求。


    而沒有了丹藥的輔助,他的修鍊速度必定會大幅降低。

    「算了,現在想這些也沒有用,等我到了劍師境界再說!」雲殊搖了搖頭,將心中的擔憂放下。

    如今最重要的,還是先突破到劍師境界!

    雲殊正準備回到庭院繼續修鍊,可是剛剛走到門口,就見忠伯焦急地等在那裡,見到雲殊過來,他連忙走了過來。

    「殊少爺,你快去看看吧,你帶回來的那隻異獸也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凍成了一塊冰塊!」忠伯語氣非常焦急,他繼續說道:「而且,一旦有人靠近,也會被凍成冰塊!」 「什麼?」雲殊心中大吃一驚,金子變成了一塊冰塊?

    來不及過多詢問,雲殊直接就朝著雲家堡外疾奔而去,可是跑了兩步,他又想起什麼,轉身對著忠伯吩咐道:「忠伯,你去將我庭院中的那尊瓷像給我搬來,我有大用!」

    說完,雲殊就朝著金子的住處飛奔而去。

    「瓷像?」忠伯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按照雲殊的要求,轉身去取那尊瓷像去了。

    雲殊趕到雲家堡外,那處專門為金子搭建的窩,只見此刻那裡已經完全被寒霜籠罩,雲殊剛剛靠近,就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意逼來。

    「怎麼會這樣?」雲殊的眉頭緊鎖,他一眼就看到了金子那龐大的體形,不過,此時的金子已經被嚴嚴實實的包裹在一層厚厚的寒冰之中。

    不過,看到一丈之外被凍成冰雕的那個僕人,雲殊沒有再靠近。

    很快,忠伯就將神像洞天本體瓷像給搬了過來,而與此同時,雲無涯的聲音也在他心間響起。

    「咦,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它竟然蛻變了!」

    「蛻變?」雲殊心中一愣,正想問什麼,可是見到四周那些看熱鬧的僕人與雲氏子弟,頓時眉頭一皺。

    有外人在場,他可不好與雲無涯交流。

    隨後,雲殊就吩咐忠伯將圍觀的眾人趕走,並嚴令其他人靠近。

    等到只剩下自已一人之後,雲殊方才看著瓷像問道:「老祖宗,什麼是蛻變?」

    「玄獸與我們人類不同,它們實力的提升,是靠蛻變來進行的,每一次蛻變,它們的實力都會大幅增長!」雲無涯解釋道。

    「實力提升?」雲殊心中一動,問道:「金子已經是三階上級玄獸了,再提升,莫非是要達到四階了?」

    「沒錯!」雲無涯笑著點了點頭。

    雲殊心中一陣驚喜,三階上級的金子已經相當於劍氣第九層巔峰的強者,如果它突破到四階,豈不是能夠與劍師級強者對抗。

    而且,金子的血脈極為強大,到時候它的實力,恐怕比一般的劍師級強者還要強大。

    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金子的實力突破,真是太及時了。

    「老祖宗,那我需要做些什麼?金子蛻變有什麼禁忌嗎?」雲殊又繼續問道。

    「你只需讓人不要靠近它就行了,玄獸蛻變的時候,一般都是最危險的時候,一旦靠近,九死一生!」雲無涯語氣鄭重的叮囑道。

    這個雲殊倒是知道,就在他一丈之外,正有一個人形冰雕,那正是一個僕人忍不住好奇,走進了一些,然後就被蛻變中的金子活活凍死。

    「那麼,金子蛻變需要多長時間?」雲殊再次問道。

    「這個倒是不清楚,每種玄獸蛻變需要的時間都不相同,不過,血脈越是強大的玄獸,蛻變的時間也就越長!」雲無涯頓了頓,又繼續說道:「金玟青蛟的血脈,在眾多玄獸之中也是極為強大的,它蛻變時間一定不短!」

    雲殊點了點頭,也就不再多問,得知金子安然無恙,而且正處在蛻變之中,他也就不再擔心,再一次吩咐忠伯不要讓任何人靠近之後,雲殊就回到庭院之中開始修鍊了起來。

    ……

    月余之後,秋意漸濃!

    雲家堡,一處寬敞的庭院之中,雲殊雙眼緊閉,手執泣血,在一株高大槐樹之前站著,而在他四周,則是散落著一堆堆泛紅的殘葉。

    忽然,雲殊的右腳如閃電抬起,然後狠狠一踏。

    嘭!

    一聲沉悶的響聲傳出,隨即整個大地都微微一怔,而在他身前的那個槐樹此刻也被震動了一下,十多片樹葉緩緩飄落了下來。

    當這十多片樹葉飄到與雲殊肩部左右的位置時,雲殊的耳朵一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