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蘇韜是個中醫,望聞問切是基本功,看一眼就知道他的牙,是否真有問題。

    他的朋友連忙謙虛地笑道:「失敬失敬!」

    蘇韜啞然失笑,知道孫長樂這是遇到熟人過來敬打招呼,喝完三杯飲料之後,孫長樂不依不饒,繼續逼著他再喝三杯,雖說不是飲酒,只是喝茶水飲料,但肚子脹厲害,就借口自己牙疼。

    雖然是玩笑話,但蘇韜還是仔細打量了一下孫長樂的這位朋友,暗嘆了一口氣,此人身高一米七八左右,年齡大約五十多歲,五官端正,如今年紀大,也能稱得上是個老帥哥。

    他笑了笑道:「牙是沒問題,不過,茶水飲料也不能多喝啊。」

    孫長樂微微一怔,沒想到蘇韜幫自己的朋友說話,他很快反應過來,笑道:「罷了,茶都不肯跟我多喝幾口,看來我們的交情不夠啊,就饒過你了。」

    那朋友尷尬一笑,道:「下次如果改喝酒,我絕對奉陪。」

    等那朋友離開之後,孫長樂覺得蘇韜剛才的表情有異常,好奇道:「剛才我那個朋友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蘇韜點了點頭,笑道:「如果孫前輩繼續勸他喝茶水,恐怕要出大事的。」

    孫長樂一臉茫然,露出不信之色,突然外面傳來嘈雜聲。 等孫長樂、蘇韜、岳遵三人走出門外,突然發現剛才過來打招呼的那人,痛苦地坐在地上,雙手捂住腹部,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

    孫長樂訝然,心中震驚不已,因為蘇韜剛說過他會出事,沒想到眨眼間就真的倒下了。

    此人名叫費名揚,是燕京名紳,藉助這幾年瘋漲的房價,成為了身家驚人的富商。他為人慷慨,熱善好施,經常喜歡參加一些公益活動,所以與孫長樂就成為朋友。雖然交情不算深,但人家剛才能到屋內主動打招呼,這說明他為人不錯。

    「小蘇大夫,這事兒你得幫忙處理,我欠你個人情!」孫長樂其實將蘇韜當成晚輩來看,他是西醫出身,心腦科專家,所以對中醫一向不感冒,與岳遵對待中醫的態度截然不同。

    之前對蘇韜那麼客氣,完全是看在岳遵的面子上,內心深處還是覺得中醫不過如此,保健護理防治未病上或許有點實力,但論急診,還是比不上西醫。

    剛才孫長樂讓蘇韜看費名揚是否有牙疼,談笑間有些玩笑話的成分在內,雖然不是太明顯,但蘇韜比較敏感,內心還是有些不太舒服。

    不過,孫長樂整體給蘇韜的感覺不錯,對中醫的偏見,屬於中西醫之間的天然對立,倒不是針對自己。

    「大家散開!」蘇韜吩咐眾人離遠一點,給病人足夠的空間。

    孫長樂見蘇韜願意出手,有些狐疑,蘇韜真有辦法處理嗎?

    與費名揚一起吃飯的朋友,已經開始撥打120,顯然沒有將蘇韜放在眼裡,並不知道蘇韜、岳遵、孫長樂是國醫專家。

    岳遵開始指揮眾人往後退,他和孫長樂不一樣,親眼見識過蘇韜的醫術,雖然病人看上去極其痛苦,但蘇韜既然願意出手,那肯定是十拿九穩。

    混亂的場面被控制好,蘇韜讓費名揚平躺,他雖然還有意識,但表情非常痛苦,額頭冒著虛汗,捂著肚子,口中不時發出痛苦的喘息和呻吟。

    「放鬆下來!」蘇韜將隨身攜帶的行醫箱放好,取出銀針,緩緩刺入腎俞穴。

    大國芯工 費名揚頓時就感覺到腹部傳來一股熱騰騰的氣體。

    腎俞穴是足太陽膀胱經的常用腧穴之一,位於第2腰椎棘突下,旁開1.5寸,常用於治療腎炎、腎絞痛、性*功能障礙、月經不調、腰部軟組織損傷等。

    剛才蘇韜之所以讓孫長樂不要繼續勸費名揚喝茶水,原因在於他通過望診之術,看出費名揚應該有腎結石的癥狀。

    按照正常的邏輯,醫生對於腎結石患者會提供多喝水的建議,因為多喝水可以稀釋尿液,防止尿結石的形成,並且能延緩結石變大的速度。大量飲水也有助於小結石的下移排出過程更為順利,是簡便易行且是我們生活中最常用的物理排石方式。

    但如果腎結石比較大,那就不能多喝水。

    當結石直徑超過1厘米時,結石不可能通過輸尿管和尿道自行排出,這時候喝水對病患來說就已經沒什麼作用,而且盲目多喝水,還會增加治療的難度,加劇腎積水的程度,惡化病情。

    費名揚的情況便是如此,他體內的結石不算太大,但先天輸尿管狹窄和尿路梗阻,如今突然發生急性腎結石的癥狀。

    在中醫的典籍中,腎結石叫做「石*淋」,即石*淋者,淋而出石也,針灸腎俞、三陰交、足三里的穴位,有止痛和促進排石的作用。

    如果一般的中醫,針灸這三個穴位,效果不會太明顯,只能緩解癥狀而已,但蘇韜有天截手,完全不一樣,伴隨著一股綿柔的力量,通過銀針傳入費名揚的體內,他面色逐步緩和,呼吸的節奏漸漸恢復如常.

    「嚯!」周圍傳來驚嘆之聲,就是再眼拙,也能瞧出蘇韜讓費名揚轉危為安,大家都在議論紛紛,這老費運氣不錯,竟然遇到神醫了。

    蘇韜雖然年輕,但針灸技藝非凡,周圍的人都有閱歷,加上蘇韜診治速度很快,所以沒有出現以貌取人的情況。

    「我是怎麼了?」費名揚面色從煞白轉為紅潤,腹部絞痛的感覺消失不見。

    「唉,老費,你運氣不錯,正好碰到小蘇大夫在。」孫長樂慶幸地說道,「具體的病因,還得他來跟你解釋。」

    孫長樂倒是挺會做人,趕緊代表蘇韜邀功。

    「費老闆的病並不是太嚴重,已經治得差不多,等下救護車到了,你們再去醫院做個詳細檢查就好,如果信得過我,往後可以到燕京三味堂複診,我們那邊的大夫都很專業,可以幫你輕鬆根除病症。」周圍人不少,蘇韜沒有直接說出費名揚的病情,這是為了幫他保護**。

    孫長樂和岳遵心中有數,就沒有繼續再問細節。

    十來分鐘之後,救護車抵達,費名揚雖然身體已經好轉,但還是躺上擔架,然後去醫院進行詳細檢查。

    重新回到包廂之後,孫長樂終究沒忍住好奇,問道:「剛才費名揚得的是什麼病?」

    「不是什麼怪病,就是急性腎結石而已。」蘇韜淡淡笑道。

    「原來如此,難怪你讓我別繼續讓他喝茶的!」孫長樂滿臉苦笑道,他雖然是心腦科的專家,但對於常見病症還很了解,如果腎結石太大,堵塞尿管,會出現絞痛,這個常識他還是很清楚的。

    如果蘇韜不阻撓,費名揚再喝三杯茶,當場就會出現急性腎結石,孫長樂勸人喝茶,當然是首要責任人。

    這件事仔細想想,倒也算是趣事,以後說不定會被醫學界傳為佳話。

    只聽過勸人喝酒會出大禍,沒想到勸人喝茶也能出現禍事,當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孫長樂朝蘇韜豎起大拇指,誇獎道:「小蘇,你醫術果然高明,難怪老岳誇你,當真是後生可畏啊。」

    岳遵在旁邊趁熱打鐵,笑道:「光說不練沒用,今年十佳國醫,蘇韜作為候選人,你要鼎力相助啊。」

    「那是必須的!」孫長樂拍著胸脯保證,「沖著剛才小蘇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也是義不容辭啊。」

    孫長樂為人很正派,剛才蘇韜的巧妙化解,先是讓孫長樂免於尷尬,又幫他治好朋友,因此欠了蘇韜人情,必要時候,肯定要償還這筆債。

    天大地大,人情最大啊!

    岳遵內心是暗自唏噓,原本帶著蘇韜和孫長樂見面,就是想拉近兩人的距離,為後面評選十佳國醫而做準備,至於孫長樂會不會出力,他自己也沒譜兒,即使能說動他,也得花費一番經歷。

    誰能想到蘇韜陰差陽錯之下,就自己解決拉票的問題。

    孫長樂手中掌握的可不是一票,否則他不會跟自己一樣,也具備競選組長資格。

    有孫長樂支持,蘇韜的這個十佳國醫穩操勝券。

    蘇韜想得倒也沒有那麼複雜,看在孫長樂請自己和岳遵吃飯的份上,他也得施以援手。

    ……

    將軍衚衕,王氏醫館。

    院內的梧桐樹葉鋪滿一地,若換做以往,早就清掃乾淨。但王家從上到下,都處於悲痛之中,至於管家和傭人都在處理不斷前來弔唁的人,無心顧及。

    得知孫子自殺的消息,老神醫王曦因為悲痛交加,躺在病床上多日,至今還沒能下床走動,全靠兒子王儒的醫術,不然他可能就這麼隨著孫子而去。

    王儒拿著葯碗,給父親喂完葯,沉聲道:「爸,你要好好保重,如果你也出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是我的錯!」王曦雙眼紅腫,聲音嘶啞地說道,「如果不是我逼他不許從醫,他也不會走錯這一步。」

    王儒內心其實也懊惱父親當初的決定,嘴上安慰道:「我明白您當初的良苦用心,玉不琢不成器,如果不給他壓力,他無法成長,成為能夠支撐王氏醫館百年基業的人。」

    「是啊,學中醫一定要有醫德,他醫術打的根基紮實,但需要歷練一番,才能知道何為醫德。」王曦搖頭苦笑,「但沒想到他這麼脆弱,竟然選擇這麼做!」

    「爸,罪魁禍首是蘇韜,我不會饒過他的。」王儒眼中噴出怒火,白髮人送黑髮人,這是天底下最大的悲痛。

    「跟蘇韜無關!」王曦道,「他不過是國鋒的磨刀石而已,只是他內心太過脆弱,失敗卻沒有再能爬起來。」

    王儒咬牙切齒,冷哼一聲道:「我絕不會善罷甘休!」

    王曦知道兒子內心的想法,只是此刻是根本勸說不住,同時他身體也極為虛弱,藥效上來,傳來綿綿的睡意,無力地扭頭,面朝牆壁昏昏睡去。

    見父親昏沉睡去,王儒沉步走到客廳,見妻子默默垂淚,無奈搖頭,自己只有王國鋒一個兒子,雖還有一個女兒,但兒子繼承家業和香火,支撐門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如今自己和妻子都已經將近六十歲,想再生孩子絕無可能,因此王家到此為止,算得上絕後了。

    王國鋒雖說是自殺,但遺書中說明自己與蘇韜的仇怨,兒子報不了的仇,自己得幫他報,這樣才能讓兒子在九泉之下瞑目。 吃完飯後,蘇韜到岳遵的辦公室又坐了片刻,然後才告辭離開。

    倒不是蘇韜戀上岳遵的辦公室,關鍵是岳遵不讓蘇韜離開,他陸續介紹十來個專家組成員給蘇韜認識,蘇韜知道岳遵的好意,是讓自己充分接觸到這個圈子,自然不好拒絕他的好意。

    抵達三味堂燕京分店,已經是下午三點,他不告而來,有著隨機調查的成分。不過,三味堂打理得倒是井井有條,讓蘇韜挑不出毛病。凌玉雖然年輕,但來自於大宗門,素質比較高。

    道醫宗對門人的訓練比較嚴苛,雖然王國鋒屢次敗於蘇韜,但不可否認,王國鋒無論醫術還是處事都有自己的高明之處。

    尊重自己的對手,等於尊重自己。

    陳蕊在燕京分店現在擔任的是肖菁菁的角色。蘇韜之前員工聚會的時候,曾經幫陳蕊出頭,教訓了古洋。所以陳蕊內心深處對蘇韜十分感激,見蘇韜突然出現,連忙將他引入後面的辦公室。

    辦公室還是之前的模樣,牆壁上懸挂幾幅山水國畫,雖不是名家,但功底很深。

    蘇韜笑問:「蒼山老人?國畫水平很高。」

    「是嗎?」陳蕊面色潮紅,靦腆一笑,「我就是隨便畫畫的。」

    蘇韜有點驚訝,好奇道:「沒想到是你畫的,畫風古樸,用筆雄渾。筆名像個老人就算了,沒想到你一個女孩能畫出這種氣質的畫。」

    陳蕊笑道:「我從小就像個男孩子,別看我瘦弱,其實我是個女漢子。」

    蘇韜對陳蕊的性格比較欣賞,一開始你覺得她比較嬌弱,但仔細了解后,會發現她很有主見,有她成為凌玉的助手,兩個人一男一女,一動一靜,性別和性格都會有很好的互補。

    命中註定 「最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蘇韜看似很隨意地問道。

    陳蕊猶豫一番,道:「昨天有人送了幾個花圈放在門外!」

    開門做生意,最忌諱的就是這種晦氣事,王家人做事未免也太不講究了。

    蘇韜微微皺眉,嘆氣道:「是王家送來的?」

    「沒錯!」陳蕊道,「這件事已經處理好,凌店長與對方溝通很久,最終將花圈撤走了。」

    蘇韜沒想到王家那邊反應這麼激烈,竟然將花圈送到三味堂,這不是影響三味堂的正常運營嗎?

    「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吧!」蘇韜見陳蕊欲言又止,追問道。

    「外界現在瘋傳,是你逼死了王國鋒,至於凌店長是你的同夥!」陳蕊說話比較含蓄,其實王家在外界傳謠,稱蘇韜是劊子手,用陰謀陷害王國鋒,王國鋒不堪其辱,所以被逼自殺。

    蜜愛100分,瑾歌真軟萌 至於凌玉,則是蘇韜身邊的一條狗,甚至還傳出兩人存在特殊的關係。

    陳蕊作為三味堂的內部人員,自然明白這是空穴來風,且不提蘇韜有不少紅顏知己,性取向無比正常,至於蘇韜和凌玉見面的機會屈指可數,兩個直男能發生什麼特殊關係?

    不過,人的獵奇心很強,尤其是傳出類似「出櫃」的話題,總會讓人浮想聯翩。

    門外傳來腳步聲,凌玉結束手頭上的工作,身穿著白色的醫生服緩步走入,陳蕊知道兩人有要事商議,低著頭走出房間。

    「最近這段時間,你壓力很大吧。」蘇韜無奈苦笑道。

    「你放心,我和師父溝通過,會堅守陣地,絕對不會離開三味堂。」凌玉面如冠玉,清秀俊美,一臉正氣地說道。

    「你師兄自殺的事情,我已經安排人進行調查,會儘快給出答案。」蘇韜嘆了口氣道,「我不相信王國鋒會自殺。」

    凌玉眸光閃爍,也點頭道:「這件事的確有蹊蹺,在他出事之前五天,還給我打過電話,勸我去王氏醫館發展,但被我拒絕了。」

    「王家現在來鬧事,主要是因為他們找不到宣洩通道,如果我們能找到王國鋒死亡的真相,他們就不會騷擾你。」蘇韜笑道,「如果你覺得煩,可以暫時休個年假,等風波定了,再返回三味堂。」

    「不用!」凌玉很堅定地說道,「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我又沒有做錯什麼!」

    蘇韜對凌玉很了解,他看上去風輕雲淡,但事實上性格堅韌,就像是山崖邊的小草,面對狂風驟雨,絕不屈服,頑強生長。

    蘇韜從行醫箱里取出幾個藥盒,然後放到凌玉的手邊,笑道:「用你專業的眼光檢驗一下!」

    凌玉打開盒子,從裡面取出塑料袋,撕開封口,從裡面倒出粉末,用手指蘸了一些,放在嘴裡用舌尖試了試,旋即點頭道:「這個中成藥的成分比例不錯,應該對治療感冒發燒咳嗽鼻涕等常見病有不錯的效果。」

    蘇韜知道凌玉試藥的水平與自己屬於一個水平,道:「我們現在已經開始申請歐標檢測,一旦通過之後,就會在全國範圍內鋪貨。」

    凌玉頷首自信地說道:「藥效絕對會比999感冒沖劑或者板藍根要好很多,不僅可以預防,而且還可以起到治癒效果,另外,副作用極小。」

    蘇韜笑了笑,跟凌玉就是這樣,交流的時候有種默契,想法不謀而合。

    因為凌玉還有工作,所以蘇韜也就沒有久留,臨走之前他囑咐陳蕊,自己會在燕京呆一段時間,平時白天會來坐診,如果不在的話,有什麼急事也可以告訴自己。

    蘇韜主要是擔心王家還會鬧事。

    如今三味堂在燕京已經站穩腳跟,但和王氏醫館不存在競爭關係。

    王氏醫館還是主打高端中醫保健服務路線,尋常老百姓想要治病,根本沒有機會。而三味堂則走的是群眾路線,只要你及時預約,都可以享受中醫諮詢服務。

    預約的途徑很多,比如電話、官方app等,每天的預約量都在上漲,所以店內的中醫人數也在不斷增加。

    現在日人流量已經超過千人,以每個人支付診金兩百元,單診金就可以達到二十萬。按照蘇韜收入分配方式,診金全部由主治醫生獲得,三味堂不拿一分分成。

    而三味堂的中醫現在有五十名中醫,因此每人一天光靠診金就可以收入四千元,月收入達到十二萬,在燕京這個國際化大都市也是極有競爭力的。

    當然,如果你這個月接待客人的數量不夠多,三味堂也會支付五千元的保底工資。

    不過,薪資方案實施以後,沒有出現過收入低於五千元的情況,因為你每天接一個客人,也有三十個客人,靠診金也能達到六千元。

    當然每名中醫一天要接待二十個人,也是極為辛苦的工作,因為蘇韜的要求,必須要接待好每個顧客,不像西醫門診,每個醫生只需要在一個病人身上花費十幾分鐘,那樣太敷衍了事。

    雖然三味堂不從診金上拿分成,但從中藥上賺取的利潤驚人。

    三味堂的藥材比一般中藥店或者醫院中藥房要更便宜,雖然不強制客戶購買,但客戶都是聰明人,加上有主治醫生貼心的服務,沒人願意會浪費時間到其他渠道購買藥方上的藥材。

    因此雖然不是以中藥材為主的中醫館,但藥材的實際走量很大,單月藥材銷售額達到三千萬元,利潤以15%計算,年利潤達到驚人五千萬元。如果從潛力開看,已經超過了漢州總店,漢州總店的年利潤大概在兩千萬元左右。

    當然,這也是因為地點在燕京,客戶的消費能力比較強。

    蔡妍已經注意到這點,開始策劃在燕京開二店,與此同時,準備在華夏經濟中心雲海籌建新店。

    連鎖模式的魅力就在這裡,當形成規模之後,不僅知名度會提升,收益也會非常豐厚。

    當然,前提是要保證單店營業能力,蘇韜做的一個決定,起初讓蔡妍很不理解,那就是將診金全部給坐堂的中醫。

    事實上,效果非常好,這樣安排,做到了讓每個中醫都拿到百分之百的診金,相當於給他們免費提供了一個工作場所,流動性降低,可持續發展性很強。

    回到顧茹姍的家,蘇韜先洗了個熱水澡,然後給顧茹姍發了個視屏通話的請求,顧茹姍穿著古裝戲服,正在片場拍戲,妝容很濃,看上去有點奇怪。

    蘇韜將鏡頭在四周環繞一圈,笑道:「怎麼樣,把你的家打掃得很乾凈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