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蕭輕塵環顧了一下這個房間.房間內有五人.看上去都是負傷在身.剩下三人也是隨著南茂車等死的模樣.至於王霸蘆眼中怨恨之色不減.

    吳陽將王霸蘆提了過來.蕭輕塵施施然的拿過一張椅子坐下.吳陽站在一旁雙手環刀.

    蕭輕塵嗞嗞幾聲笑道「想不到我們在這裡相見.還真是冤家路窄.看看你你們一個個身負重傷就像是幾條喪家犬.我如今卻是第三境的高手.上過蜀山.腳步一踏便是劍氣繞龍壁.這還真是人生境遇啊.」

    南茂車依舊是橫著脖子.不發一言.至於王霸蘆雙眼之中的怨恨不減.其他人見得南茂車都沒有說話.自己也是保持沉默.

    蕭輕塵不屑的笑了一聲「怎麼.現在想和我裝裝那個無謂生死的江湖氣.我不吃這一套.我這人最不講江湖道義.能夠活下去這才是道義.你們說是不是.」

    蕭輕塵知道他們不會說話.又繼續說道「當初你們不是挺囂張的嘛.現在全成啞巴了.又或者你們只會欺軟怕硬.」

    南茂車似乎懶得聽蕭輕塵廢話下去.雙眼瞪大喝道「小子.要殺要剮隨便.別他娘的在這裡唧唧歪歪.你老子我還要去閻王那裡報道喝酒.」

    蕭輕塵呵呵一笑.隨即聲音一冷.「當初我說過.別說我的家人.」.一句話完.南茂車被蕭輕塵真氣撞飛.口中流出鮮血.蕭輕塵冷笑道「小懲大戒.」

    頓了頓.蕭輕塵拍拍肩膀說道「去年冬天.我和趙天棄在皇宮外御道上相遇.他天狼弓出三箭.我北涼刀出一刀.結果他敗了.」

    南茂車神色一變.聲音放小.問道「你是北涼世子蕭輕塵.」.蕭輕塵笑意昂然「你說呢.」.趙天棄南茂車怎麼會不知道.趙家家主趙無極的親傳親授的義子.在去年就拜入北涼軍下.

    南茂車頓時蹲倒在地.頭磕木板.「咚」一聲.沉聲說道「還請北涼世子.救我家主一命.」.隨即王霸蘆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蕭輕塵.緩緩磕下頭.身後三人更是不敢猶豫隨之而拜.

    南茂車口中低聲道「還請世子念在少家主天棄拜入北涼軍.家主趙無極與先父的情分上救我家家主一命吧.」

    蕭輕塵眼睛微眯.問道「你在趙家是什麼身份.」.南茂車磕頭不起的說道「在下趙家只是旁系子弟.當年家主曾救我父母一命.」

    蕭輕塵看向最後那人.最後那人卻是未低頭.見得蕭輕塵看向自己.那人道「我是趙家三長老趙無相.逃出洪州.」

    吳陽給蕭輕塵倒了一杯茶水.蕭輕塵輕嘬一口.這采自城外苦茶的茶水.放下茶杯說道「你說說.你們趙家是不是被朝廷插手.」

    那名趙家三長老趙無相點頭道「是.那日大長老趙桓輕以武林大會的借口尋回家主.卻未曾想到就在家主回到趙家的那天晚上.趙桓輕居然在給家主的飯食里下了毒.家主中毒之後.暗中湧出幾名高手和趙桓輕擊敗家主.廢去家主的武功.」

    蕭輕塵笑了笑.白玄下手還真是狠毒.以來就廢去別人的武功.蕭輕塵繼續問道「那你又是如何得知.」

    趙無相說道「后來.我們無意中見得家主的坐騎.這才知道家主回來了.在問詢家主何在之時.一名那天無意中見得真相的小廝喊了出來.於是我們幾個長老和大長老發生糾紛.大打出手.其餘的長老不敵其餘的高手圍攻.只能逃出城來.」

    蕭輕塵身後沒有背著塵劍.心中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哀嘆一聲.自己非得昨天和阿幼朵打的那個賭.

    眾人聽得蕭輕塵一聲哀嘆.以為蕭輕塵不打算前去救助趙無.把頭磕的噹噹作響.口中喊道「還請世子.救我家主一命.我等一死為報.」

    蕭輕塵聽得他們大喊.便知道他們誤會了自己嘆氣的原因.這樣也好.蕭輕塵沉聲說道「既然朝廷之中已經插手你們趙家的事.我蕭家助你們也不無不可.但是.」

    趙無相抬頭說道「還請世子但說無妨.」

    蕭輕塵沉聲說道「我要你們趙家完全臣服於我蕭家之上.不過時間不長.只需要你們二十年的時間.」


    趙無相猶豫了下來.蕭輕塵又說道「你信不過我.趙天棄當初是你們家主託付給我叔父的.」

    趙無相這才一咬牙的答應下來說道「可是就憑我一人之言.也不能決定整個趙家之事啊.」.說完雙眼盯著蕭輕塵.

    蕭輕塵豈能不明白趙無相的意思.輕笑道「放心救出你們家主之後.趙無極我會帶回北涼靜養.再怎麼說他也是我父好友.至於這家主之位的話.我看你也是精明之人.我讓趙無極傳位給你即可.」

    趙無相大喜.口中喊道「我趙無相定當為世子殿下出生入死.上刀山下火海.絕不猶豫.」

    蕭輕塵不理趙無相話語看向南茂車.問道「你呢.」.南茂車沒什麼意見.只是說到「家主無恙即可.我這條命就當是給世子的報酬.」

    蕭輕塵拍手笑道「好!既然如此.三天後出發.三天內.你們靜養傷勢.」

    說完.蕭輕塵轉身就走.趙無相站起身來.此刻倒是志得意滿.南茂車則是看了看趙無相自己撿起自己的佩劍坐在牆角.王霸蘆則是深深地看了蕭輕塵一眼.又看了趙無相一眼.想著趙無相身旁進了些.

    蕭輕塵走出天字一號房.頓時嚇一跳.阿幼朵抱著自己的塵劍站在外面.蕭輕塵問道「幹嘛.不多睡一會.起這麼早.」

    阿幼朵哼了一聲不滿的說道「你在這邊打架.居然不叫我.還好意思說.打了就算了.還打的這麼大聲.要不是我丟給附近被你們吵醒的客人一人一錠銀子.別人早就開口大罵了.」

    蕭輕塵無所謂的攤攤手.阿幼朵看向蕭輕塵身後的吳陽說道「你是誰.」.吳陽眼中寒芒一閃.蕭輕塵卻是開口道」這是大小姐的師妹.」.吳陽這才冷冷說道」吳陽.「.便是沒有下文了.

    阿幼朵撇了撇嘴不理吳陽.一手拉過蕭輕塵的袖子說道「我聽你說你們要去洪州打架.」

    蕭輕塵點頭道「是啊.」.阿幼朵頓時高興的大跳起啦.拔出塵劍說道「哈哈.那我也要去.我要拿著這柄劍打下江湖.」

    蕭輕塵喊道「喂喂.這是我的劍.」

    阿幼朵哼了一聲.手中塵劍在蕭輕塵亂舞說道「現在是我的.你敢和我搶.我就告訴師姐.」

    蕭輕塵無奈.只能一揮袖.走向自己的房間.

    阿幼朵喊道「你幹嘛去.我要你教我練劍.」

    蕭輕塵沒好氣的說道「我睡覺去.」 蕭輕塵自顧自的往自己房間走去.阿幼朵上前拉住蕭輕塵的袖子說道「幹嘛.我要你教我練劍啊.」.蕭輕塵轉過身來.無奈道「你不是有蠱術嗎.還學練劍幹嘛.」

    阿幼朵理所當然的說道「就是這樣我才要練劍.蠱術是蠱.遇到蠱術高手我不一定能夠沾到便宜.如果我會劍術那就不同了.同理.我就不怕練劍的了.」

    蕭輕塵說道「要不這樣.你師姐的劍術比我高明.要不你去和你師姐學.」.阿幼朵搖頭說道「我師姐現在又不在.再說了我師姐教我練劍肯定很嚴格.你就不同了.你敢罵我.我就告訴師姐.」.蕭輕塵嘿的一聲.剛想說話.樓下店門口走進來一青衣人.手拿紙扇.對著樓上喊道「南茂車你給我出來.」

    這時候吳陽對著蕭輕塵耳語道「少爺.這就是那個青衣人.」.蕭輕塵眼中一絲好奇光芒閃過.靠著柱子.雙手環胸.對著阿幼朵一仰頭說道「來看下一場戲.」.阿幼朵走進欄杆.看著樓下扇著紙扇.看似風度翩翩.頗有儒家風範的青年人說道「打架.」.

    蕭輕塵嘿嘿一笑道「看下去就知道了.」

    蕭輕塵話音剛落.天字一號房裡面便傳出南茂車的聲音.「哪個記著投胎的烏龜兒子在喊你爹的名字.」.聽的南茂車話語.阿幼朵噗嗤一笑說道「喊他的是烏龜兒子.他又說自己是他的爹.不就是說他是烏龜了嘛.」.蕭輕塵也沒怎麼注意.聽的阿幼朵這樣說道.便是忍俊不禁的輕笑起來.至於吳陽卻是依舊面無表情.

    南茂車拿著自己的細劍和王霸蘆走了出來.見的青衣人人喝罵道「原來是你這個烏龜兒子王八蛋.」.下面青衣人聽的南茂車如此辱罵自己.不怒不急.坐在一根板凳之上.紙扇輕拍之間說道「你剛才說是我爹.現在又罵我是烏龜兒子.那你豈不是烏龜了.」

    聽的青衣人如此一說.那些被南茂車驚醒.出來看熱鬧的客人哄堂大笑.南茂車見得自己被青衣人捉弄了一把.再聽到鬨堂笑聲.怒髮衝冠.手中細劍一指罵道「你他娘的給老子等著.老子非要拔了你的皮.」

    青衣人手中紙扇啪的和在一起悠哉說道「就憑早就受傷了的你.如果你和你後面的王霸蘆一起出手勉勉強強可以和我打一場平手.」.南茂車聽的青衣人如此瞧不起自己對著王霸蘆說道「等一下我自己出手.」.說完.又想起什麼.看向蕭輕塵.蕭輕塵則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對著南茂車揚了揚頭.

    南茂車見得蕭輕塵表情.手中細劍赫然出鞘.寒光閃現.一踏樓板身子躍起.手中細劍挽出劍花百朵.攜帶劍氣圍殺向青衣人.周圍客人見得南茂車使出這樣一招.先是為見得江湖俠客而驚呼.隨後見得劍花百朵便是驚喜高呼.

    青衣人手中紙扇啪的一聲又打開.打開一時間.扇中劍氣如脫困之獸迎上南茂車的劍氣.

    阿幼朵見得這兩人劍氣皆出.便是問道身旁的蕭輕塵「他們兩個誰的劍法高明些.」

    蕭輕塵看著青衣人一招一式的說道「南茂車的劍法如今已成定勢.這一招百朵劍花看似好看.倒也是殺機四伏.百朵劍花之間環環相扣.要破必是要全破.但是他的劍法已成定勢變化不夠.而那名青衣人我看也是初出江湖.劍法之間殺氣不夠.但是變化多端.無理手極多.這兩人只能說是現在勢均力敵.」

    阿幼朵聽的蕭輕塵的說法便是知道現在兩人分不出勝負.只能轉過頭去繼續關注兩人.而其餘人則是看的南茂車和青衣人打鬥之間一時間入了神.乖乖.這就是江湖俠客啊.

    南茂車手中細劍一轉手.左手持劍.劍尖連點.連點之間殺死瀰漫.青衣人手中紙扇合一.紙扇連划.連划之間劍氣中正.和南茂車的劍氣卷在一起.

    青衣人手中紙扇打開.紙扇一轉.黏住南茂車的劍尖.隨即右手繞環之間.帶著南茂車的細劍往後扯去.腳步一開.左掌打向南茂車的胸口.

    南茂車手中細劍被青衣人紙扇纏繞住.劍氣被被青衣人劍氣纏住掙脫不開.又見的青衣人左掌打向自己.右掌迎上.

    兩掌相接.真氣碰撞.周圍物件被震來.南茂車和青衣人兩掌相接真氣在掌縫之間相抗.兩人真氣連綿不絕的湧向那處.南茂車青筋暴起.自己傷勢未愈.和青衣人比拼內力.傷勢隱隱被牽動.而青衣人也不好過.面色漲紅.自己初出江湖對敵經驗少.和南茂車拼內力自己真氣隱隱有不濟.

    南茂車左手鬆開細劍.左手隨即屈指彈在細劍之上.細劍受力傳遞到劍尖.劍尖劇烈顫抖.在一剎那間震開了青衣人的紙扇.青衣人見得自己紙扇不能纏黏住南茂車的細劍.左腳一踏.左手彎曲一震.企圖震開南茂車右掌.而南茂車也是隨即鬆手.左手細劍橫削而來.

    青衣人凌空而起.手中紙扇合一頂在南茂車細劍之上.雙腳凌空踢向南茂車胸膛.南茂車右手又是打出一掌.打在青衣人雙腳之上.

    「砰」真氣鼓動.周身桌椅被震爛.兩人噔噔往後退去幾步.青衣人啪的一聲打開紙扇.借勢一旋翹起二郎腿.掀開衣擺.坐在未被震爛的板凳之上.放下衣擺.手中紙扇翩翩而扇.

    而南茂車則是連退幾步.見得青衣人如此瀟洒.自然是不能輸他.劍尖斜指向上.腳步連退之間.挑起一根板凳在空中一旋安穩落地之後.自己就在那一息之間坐在板凳之上.

    兩人驟停.

    「好.好.好.」樓上看官們入神見得他們兩人瀟洒停手.皆是舉起雙手.鼓著腮幫子大聲叫好.

    青衣人聽的滿堂喝彩之聲.輕然一笑.而南茂車則是殺死不散的冷冷看著青衣人.蕭輕塵見得兩人這等模樣.忍不住一笑.對著阿幼朵說道「見到沒有.兩人現在還在比著誰更好看.」


    阿幼朵將懷中的塵劍抱起來.想要拔劍出鞘.剛拔出一寸之分.便是見得漫天劍氣縈繞.劍光四射耀人目光.可是就在阿幼朵拔劍之時.塵劍錚錚作響.幾欲脫鞘而出.而劍氣更是襲向阿幼朵.

    蕭輕塵眼疾手快.口中輕喝一聲「收.」.嗆的一聲塵劍這才收鞘.劍氣消散.可是就是這麼數息的時間.客棧內的目光卻是看向了蕭輕塵.蕭輕塵低聲說道「我的劍已經有靈.你切記不可輕易把他出鞘.」

    阿幼朵剛才拔劍之時也是下了一跳.剛才凌寒無比的劍氣襲向自己.如果不是蕭輕塵收住了塵劍.自己怕是已經被劍氣所傷.而周圍和樓下的客人皆是以無比崇敬的目光看向蕭輕塵.單憑輕輕一聲喝.就可喝退劍氣漫天.劍仙乎.非劍仙.也是劍仙了.

    青衣人使得也是劍.卻是扇劍.見得剛才塵劍出鞘之勢.又聽的蕭輕塵輕喝散推劍氣.站起身來.拱手問道「在下不才藏劍風剛問閣下是.」

    原本想著看大戲的蕭輕塵.見得那名青衣人問向自己.瞪了阿幼朵一眼.阿幼朵見得蕭輕塵敢瞪自己.上前一步說道「他是江湖人稱的白衣劍聖.」.青衣人藏劍風聽得阿幼朵說道蕭輕塵是白衣劍聖.看去.蕭輕塵卻是身著白衣.再看那名異族服飾的姑娘懷中抱著一柄白色長劍.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那柄劍是極品好劍.

    青衣人藏劍風雖然沒有聽過這一號如此的白衣劍聖.但是不露神色的說道「原來是劍聖.在下失敬.」

    蕭輕塵見得阿幼朵給自己加上了自己師傅的名號.無可奈何的上前一步說道「藏兄.剛才是我小妹失言.一句玩笑話罷了.不可當真.見得藏兄劍法和身法不知何那名被稱為抬頭便可見大道的劍藏鋒有些相似.不知.」

    藏劍風聽得蕭輕塵如此禮遜一說.朗聲笑道「閣下確實好眼力.劍藏鋒是在下師弟.」

    蕭輕塵輕笑道「哦.看來閣下是藏劍山莊之人了.」.藏劍風不理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南茂車答道「不才真是藏劍山莊弟子.不知閣下名諱.日後還想請閣下到藏劍山莊小住幾日.」

    蕭輕塵淡淡說道「自然.日好我便會去一趟藏劍山莊.藏兄還請不要嫌棄在下身份白丁.」

    藏劍風笑說道「怎會.閣下到我藏劍山莊自然是全莊上下貴賓.」

    蕭輕塵笑了一下.聽得「嗖」的一聲.傳來一道破空之聲.一柄長劍從外極速沖向南茂車.藏劍風首先反應.對著南茂車喝道「小心.」

    南茂車冷哼一聲.真氣流轉間手中細劍一劈.對上那柄長劍.兩者相遇.南茂車退後四步.那柄長劍轟然粉碎.



    又聽的店外喝聲「放箭.」.所有人臉色大變.

    聽得弓箭如雨之聲.眾人亂成一團.

    但見的蕭輕塵在樓上遙空踏出一步.劍氣繞身.凌空於空中.口中喝道「放肆.」 聽得一聲放肆.蕭輕塵遙站在客棧之內.白衣白髮宛如劍仙.

    客棧外如雨弓箭.卻是被蕭輕塵一聲喝得一聲放肆.放字剛出弓箭凝滯在空中.肆字一完.弓箭化為飛粉.樓外.千名甲士見得這一幕.聽得這一聲.目瞪口呆.

    蕭輕塵一步踏下.落在地面之上.邁步往外走去.見得外面一千披甲士.手持弓箭正對自己.身後南茂車和藏劍風阿幼朵跟了出來.蕭輕塵站在前面望去.街道之上毫無一人.

    甲士之中一名將軍拔馬而上.對著蕭輕塵怒喝道「爾等放肆.」.蕭輕塵冷哼一聲說道「鬧市之中.然敢弩箭傷人.」.那名將軍手提一把銀槍.見得蕭輕塵毫無懼意.又見得剛才一幕.心中倒是對著蕭輕塵有幾分忌憚.江湖人做事向來從不忌憚.

    那名將軍銀槍一指說道「朝廷辦事.阻攔者殺.」.喝聲之中一千披甲上拔刀出鞘.

    就在這時.藏劍風站出來說道「我乃藏劍山莊少莊主.爾等怎敢.」.聽得藏劍風如此一說.那名將軍倒是有幾分忌憚.藏劍山莊被白玄賜為忠骨二字.莊主更是被授予衛將軍一職.也是朝中貴胄.

    將軍猶豫不決.附近屋頂之上.幾人掠空而來.腳步連踏.踏在甲士頭上.落在蕭輕塵前面.

    其中一人對著將軍說道「皇命.趕盡殺絕.違令者斬.」.將軍這才狠下心來手一揮.千名甲士這才圍向蕭輕塵等人.

    蕭輕塵冷笑一聲.雙手一震.口中一聲「敕令.」.風聲大氣.殺氣滔天.霎時間劍氣吟嘯.一名影子高手見得蕭輕塵出手.與其他一名影子高手對視一眼.兩人聯手殺向蕭輕塵.

    見得蕭輕塵率先出手.藏劍風也被逼出手.隨後便是南茂車王霸蘆等人.至於阿幼朵和尉遲甲則是坐門檻之上看風景.

    蕭輕塵見得方兩人殺向自己.腳步一劃.身形不退反進.一名影子高手低聲喝道「蕭世子.想不到在這裡遇見你.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痛下殺手了.」.蕭輕塵冷眼輕看.將兩人視為無物.

    三人在相遇.同時出掌.蕭輕塵雙掌戰四手.「砰」.四掌相接之下.兩名影子高手向前踏上一步.地磚陡然炸裂.蕭輕塵衣袂不曾擺動一分.真氣激蕩開來.周圍想要近身的甲士受之牽連無一不被撕裂開來.又或震飛而去.

    蕭輕塵不和兩名影子高手比拼內力.雙手粘連率先撤手.撤手之後.腳步向前劃出半弧.隨即微踏向前.雙掌打出.

    那名影子高手見得蕭輕塵居然率先撤掌.卻是感到蕭輕塵撤掌之時.內力粘連.自己掌力彷彿被渾然推動.警戒著蕭輕塵打出一掌.兩人心知不妙.前膝微彎.真氣涌動.雙掌疊加迎向蕭輕塵的左右掌.

    「砰」然一聲.三人相接之間.兩名影子高手被蕭輕塵推走.蕭輕塵雙掌粘連兩人影子高手掌力.雙腳連踏之間.將兩人往後退去.期間撞飛無數甲士.

    「啊.」兩名影子高手.輕喝一聲.左腳同時往後一撤.膝蓋一彎.頂住蕭輕塵的推力.兩名影子高手止住身形之後.面色漲紅.真氣如黃河決堤遠遠奔流向掌心.

    蕭輕塵面無表情.雙掌突然微撤.然後手一轉.手背震向兩名影子高手.兩名影子高手被蕭輕塵這一震.身形不穩欲往後倒.這時候另外一名影子高手感到.凌空一掌打向蕭輕塵.

    蕭輕塵冷眼輕瞥.雙腳一踏.身形向後倒退而去.四人遙對十丈.蕭輕塵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怎麼你們影子真正的高手呢.就你們三個小魚小蝦.區區天門開闔就敢和我比.」

    三名影子高手.對視一眼.他們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見蕭輕塵.原本只是打算圍殺南茂車等人.自己這六人也就主夠了.

    三名影子高手思量之間.蕭輕塵往後看去.王霸蘆正和一名使劍的高手纏鬥.南茂車和藏劍風遇上自己的對手.暫時脫不了聲.再一看阿幼朵和尉遲甲坐在門檻之上看著戲呢.那名將軍見得都是武林高手對決.下令披甲士往後撤回.免得甲士捲入其中.

    蕭輕塵還未轉過頭來.便是感到後面三名影子高手襲向自己.蕭輕塵猛然一個轉身.口中一聲怒吼.佛門金剛獅子吼.一聲怒吼.金剛獅子降魔.三名高手見得蕭輕塵一聲怒吼.真氣堵住雙耳.雙腳點地.身形爆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