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蓮山的日子委實有些無聊,這一過就是半個月,楊景安的傷早已好得差不多了。

    「宮裡還沒有旨意傳來,可見謝皇后確實是沒打算讓我回去。」楊景安湊近了趙雙姝,壓低了聲音說道。

    這些日子過去,宮裡卻一點動靜也沒有,除了那日知道的那些人,鄴都竟沒有一個人知道楊景安恢復男兒身的事情。

    就連嫻妃,也已經被悄悄地「養病」,香蘭殿如今任何人都不能輕易出入。

    可想而知,謝皇後分明就是想讓世人慢慢地淡忘了他,然後好對他下手。

    這或許是孝昭帝的意思,但也有可能只是謝皇后的意思。

    總之不管如何,回鄴都一事,已經是迫在眉睫。

    「於五皇子而言,四皇子和三皇子皆是勁敵,謝皇后對你還不夠了解,自然不願多一個敵人。」趙雙姝半點也不意外。

    說著,趙雙姝就轉過了頭,看著楊景安說道,「如今你務必悄悄回鄴都,在他們發現之前,出現在眾人面前,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要想活下去,有時候就需要不擇手段。

    「我知道,」楊景安點點頭,可又犯難了,「阿姝,我只是擔心,他們會藉此為難你。」

    雖說沒有任何旨意說過他們不能回鄴都,但也沒有說過他們現在就能回去,若是貿然回去,必定會惹得帝后二人心中不快。

    他是害怕孝昭帝從此厭了阿姝這個外甥女,往後阿姝嫁給了他,也不會有多好過。

    「自從我答應嫁給你的那一日開始,我就沒想過要退縮!」趙雙姝忽然正了臉色,無比認真。

    祁少不可能這麼溫柔

    阿姝從來都是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從來都不會後悔。

    「是我多想了,」楊景安點點頭,然後看著她,正要再湊近一點,營帳外就響起了腳步聲。

    完了,班山長又來了!

    這些日子班山長日日都要過來督促楊景安課業,以至於如今他見了班山長,心裡都莫名地有些害怕。

    趙雙姝面上倒是多了幾分笑意,拉開了與他的距離,抬腳迎了上去。

    「師父。」趙雙姝笑容甜美,喊了一聲。

    班山長今日心情頗好,但也沒忘記叮囑一聲,「雙姝,方才我瞧見禪意在營帳外守著,黃公公又被打發去了山裡,你二人還未成親,到底還是應該保持距離才是。」

    對於師父的這一番叮囑,趙雙姝並沒有不耐煩,點頭應下,「師父放心,徒弟自然是知道的,絕不敢辜負師父一片心意。」 又過去幾日,蓮山正值雨季,連著下了好幾日的瓢潑大雨。

    山裡煥然一新,連氣息都變得好聞了許多。

    今日乃是端午節,有句老話叫做,過了端午把冬衣送。

    禪意很早就起來收拾行李,說是收拾行李,實際上並沒幾件東西,很容易就收拾好了。

    「姑娘,咱們真的要今兒回鄴都嗎?」禪意小聲地問了句,她心裡有些怕怕的啊!

    那日要姑娘留下來照顧六皇子的,是謝皇后,可如今六皇子的傷勢雖然好了,謝皇后卻沒有要讓六皇子回去的打算。

    她是不怕什麼,畢竟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可她擔心姑娘。

    萬一謝皇后拿這個做借口,指責姑娘的話,姑娘豈不是倒霉?

    禪意是覺得,要不就還是讓人先送一封信回鄴都,讓寧國公主出面解決此事。

    寧國公主是孝昭帝的妹妹,謝皇后總不會不給寧國公主顏面的。

    「嗯,東西收拾好了就隨我過去。」趙雙姝點點頭,不像說笑。

    她自然是要回鄴都的,蓮山雖說也很不錯,但她絕不可能在蓮山住一輩子。

    更何況,再等上一段日子,謝皇后說不得就要出手對付楊景安了。

    禪意一聽,就想要勸一勸姑娘,卻見姑娘的臉色不太好,便就只好忍下了。


    那日禪心被禁足之後,並沒能落得好下場,她雖沒有跟去,但也猜得到,姑娘是絕對不會讓禪心好過的。

    畢竟,禪心知道太多關於姑娘的秘密了。

    要是把禪心放了,禪心心懷恨意,未必就不會聯合別人來對付姑娘。

    姑娘做事素來縝密,是絕對不可能給禪心機會的。

    在禪意心裡,她並不覺得姑娘心狠手辣,也不覺得姑娘冷漠無情,一切都是禪心咎由自取。

    ……

    主僕二人收拾好之後,便就一道去了楊景安所在的營帳。

    行李還放在營帳里,並未帶走。

    「姑娘,咱們不是要回鄴都嗎?那些行李咱們不要了嗎?」 蒙婚過關:專屬妖精很純禽 ,張口問了句。

    要真是不要了的,那方才姑娘又為何還要叫她收拾起來?

    這不是多此一舉嘛!

    趙雙姝就看了她一眼,淡淡說道,「不要了。」

    卻沒有解釋緣故,禪意心裡痒痒,想問卻又覺得不能多問。

    等到了楊景安營帳里,趙雙姝便就直接說道,「六殿下。」

    班山長才給楊景安講解完,聽到徒弟的聲音,就知道要今日回鄴都了。

    不過,眼下天色還沒黑,徒弟說要趁天黑了趕夜路,回去之後才能好好睡一覺。


    雖說班山長是覺得這個說法比較奇特,但也並沒有反駁就是了。

    「阿姝!」楊景安立馬回了句,然後就匆匆收好了課本,與班山長一道走了出去。

    「師父,」趙雙姝朝班山長行了個禮,然後說道,「方才徒弟看了看天象,今兒夜裡到明兒會有一場大雨,師父腳力到底要差一些,徒弟已經安排好了人馬,一會兒讓人護送師父回鄴都。」


    嗯?不是說好一起走嗎?

    班山長心裡困惑,就要問出口,卻見楊景安也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師父來蓮山照顧我和阿姝許久,也該回鄴都了。」

    「等我的傷勢好了,我自會上書父皇,很快就也能回鄴都了。」

    邊上站著的幾個護衛就在心裡冷笑了下,都覺得六皇子是別想回去了。

    「如此也好,」班山長不疑有他,點點頭,然後叮囑道,「那我便就先回鄴都,你們過兩日再回去吧!」

    班山長也覺得應該先上書更好,不過這些話就不用叮囑了。

    趙雙姝笑著應下,然後就讓人把班山長和姜暖給送下了山。

    ……

    夜色總是來得很快,戌時已經過半,輪流守著二人的護衛,漸漸地也有了困意。

    「阿姝,咱們一會兒趁眾人不備,悄悄地溜出去。」沒了班山長在,楊景安便就顯得自由了許多。

    這些日子楊景安倒是摸清了黃公公的底細,明面上是嫻妃身邊的人沒錯,可實際上卻是為謝皇后辦事的。

    今日夜裡不必帶上黃公公,只他們三個,也要更容易一些。

    至於王老太醫,不管是誰的人,都不會去注意一個太醫,等他們跑了,王老太醫自然就能回鄴都了。

    趙雙姝點點頭,聲音壓得極低,「禪意也會一些拳腳功夫,體力不是問題,只是今夜確實有一場大雨,到時少不了要被淋成落湯雞了。」

    見她這時候還有心情說笑,楊景安也就放心了許多,點了點頭,見黃公公從外面走了進來。

    「六殿下,六皇子妃。」黃公公面上帶著笑,端了一盅甜羹。

    「把東西放下,你出去吧!」楊景安淡淡吩咐道。

    黃公公並不覺得二人會跑,更不覺得二人會在夜裡跑,也就沒什麼不放心的,當即就點了頭,領命退下了。

    這二人還不睡覺,可他卻困了。

    唉,說來今兒也真是奇怪,一整天了都覺得瞌睡不醒。

    等黃公公出去了,確定走遠了,二人這才放心,彼此對視一眼。

    就趁這個時候,跑!

    打定了主意之後,趙雙姝就讓禪意到山裡去摘些野果子回來。

    禪意只是個丫鬟,護衛們並不擔心禪意跑了,是以禪意很輕鬆地就脫離了護衛們的看守。

    ……

    夜明星稀,今日月色並不是很亮,又過去了一個時辰,已是亥時末了。

    二人輕手輕腳地走出營帳,見值夜的護衛越來越少,便就悄悄地走了過去。

    一個護衛轉過身來,還沒說話,就被楊景安給一拳揍暈了。

    「……」趙雙姝這個時候才想起,楊景安是會功夫的,而且還不弱。

    她忽然想了起來,以他的身手,連四皇子都不是他的對手。

    楊景安就心虛地縮了縮脖子,趁著護衛過來之前,趕緊拉著她往山下跑了。

    禪意正等在山腳下與二人匯合,見他們兩個果然順利逃出來,心裡懸著的一顆心總算落了地。

    「姑娘,六殿下,」禪意雙手合十,念了句,「阿彌陀佛,謝天謝地。」

    見到禪意這樣,趙雙姝忍不住搖頭一笑,正在這個時候,有腳步聲傳了過來。

    「躲起來!」 果然……

    趙雙姝才說完,就見到遠處升起了火光,接著便就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三人躲進了又高又濃密的灌木叢里,趙雙姝不小心被刺了下,眉頭微微皺了下。

    「阿姝,怎麼了?」月色雖說不夠皎潔,但楊景安離她太近,一眼就見到她皺起的眉頭。

    「沒什麼,不過是被刺了下,別出聲。」趙雙姝輕輕搖頭,臉色很是嚴肅。

    「……」楊景安就沒再吭聲了,點點頭,沒一會兒就見那些人往這邊過來了。

    「咦,分明我就見到這邊有人在的,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幾個舉手火把的護衛紛紛疑惑。

    一個護衛就說了句,「頭兒,許是你看錯了吧?這黑燈瞎火的,能有什麼人過來?」

    另一個護衛也附和道,「就是,六皇子和清河郡主這會兒都已經睡下了,營帳里的燭火都還亮著呢,況且又是黃公公親自檢查過了的,總不可能是他們吧!」

    領頭的護衛就罵了句,「你們知道個屁啊!那六皇子生性狡猾,皇後娘娘不想看到六皇子回鄴都,再過兩日咱們就該動手了,這時候要是出了差錯,你來擔這個責任?」

    領頭的護衛就白了眼二人,可那護衛卻道,「可這荒山野嶺的,確實沒人啊!頭兒,要不咱們就回去看一看,要是人還在營帳里那就沒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