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葉雲端兩度執掌諸天,先天靈寶雖然見過不少,但卻一件都沒得到,這東西是看緣法的。

    靈寶擇主!

    它不跟你,你縱然有通天本事,也是無用。

    「是武魂。」

    「那一戰屬下也在,是屬下親眼所見。」

    血魔一臉的篤定。

    「武魂啊……」

    葉雲端本來還想,通過七寶妙樹,查一下那白衣少年的底細。

    但現在……

    機會渺茫!

    「二夫人被正道聯盟生擒,他們是如何處置的?」

    葉雲端終於問到了正題。

    「正道聯盟……以九死混沌陣法,將二夫人……囚禁在混亂古域。」

    血魔的身體,猛的一陣顫抖,然後緩緩閉上眼睛,咬牙答覆道。

    「九死混沌陣法。」

    總裁的祕密小情人 「混亂古域。」

    「好大的手筆啊!」

    葉雲端的身上殺機滾滾,這三句話中的每一個字,其都是從牙縫裡面擠出來的。

    「九死混沌陣法」被譽為諸天萬古第一酷刑,向來被那些所謂的正道君子,所詬病。

    此陣布置簡單。

    但激活,卻需要將九位大帝強者,活生生的煉製成魔魁,鎮壓諸方。

    被煉製成魔魁者,元神寂滅,不墮輪迴!

    陣法之內,時間停滯。

    被囚禁在裡面的人,壽元不減,不死不滅,將永生永世,承受混沌之力的侵蝕之苦!

    陣法之內,時間停滯。

    陣法之外,正常流淌。

    被囚禁者,一旦離開「九死混沌陣法」的範圍,其逃避的那些壽元,便將一次性扣除。

    混沌之力,是超越世間一切的本源力量,其中蘊含著諸天大道。

    無法防禦!

    無法馴化!

    無法吸收!

    葉雲端第四世的時候,就曾經布置過「九死混沌陣法」,企圖從混沌之力入手,一窺長生之秘。

    結果,其僅在裡面呆了三天,便敗退出來,選擇放棄。

    雖然外界的時間,只過去了區區三天,但葉雲端在陣法裡面的感覺,卻好像已經被混沌之力,活活折磨了三萬年。

    那是一種從肉身到靈魂,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念頭,全都痛苦無比的感覺。

    三天,感覺像三萬年!

    那二百萬年呢?

    這道算術題雖然不難,但葉雲端卻根本無法想象,她的二夫人「羅小小」,到底在陣法裡面,承受了什麼樣的痛苦!

    「那幫混蛋……把小小囚禁在混亂古域,是準備引萬魔教去救,展開決戰吧?」

    葉雲端的聲音顫抖,雙眼通紅,他竟然哭了!

    「是的。」

    「三夫人力排眾議,攜千萬教徒,前往混亂古域,與正道聯盟決一死戰!」

    血魔本能的吞咽了一口吐沫,根本不敢抬頭。

    諸天萬界,何人見過,萬魔教主哭泣?

    他……應該是第一吧。

    「輸,還是贏?」

    其實葉雲端的心裡,早就已經有了答案。因為混亂古域這個地方,極其特殊!

    混亂仙君,是上古十仙君之一。在仙朝天庭,地位堪比道祖鴻鈞。 本仙就是這麼狂 其坐化之後,武魂便化為混亂古域。

    混亂古域雖然不是什麼高階位面,但這裡,卻到處都充斥著混亂之力。

    混亂之力,能改變天地能量的方向,是所有法術的剋星。

    換言之,這片疆土上禁法,是戰士的天下!

    正道聯盟,既然選擇以此作為決戰之地,自然早有準備,培養了大量戰士武者。

    萬魔教要是能贏,那就怪了。

    「輸。」

    果不其然!

    血魔言簡意賅。眼下這種情況,別說是多餘的話,就連多餘的字,他都不敢蹦出來一個。

    「此戰之後,萬魔教大勢已去。小小這個誘餌,也就無用了。正道聯盟……把她給殺了嗎?」

    殺了,便是解脫。

    在葉雲端看來,這是大概率事件。畢竟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犯不著,把事情做得那麼絕。

    「沒……有。」

    「正道聯盟,將九死混沌陣法,視作除魔衛道的豐碑。據屬下估計,二夫人……應該……仍被囚禁在……陣法當中。」

    血魔連冷汗都流了下來,這話實在是說不出口,他怕葉雲端怒不可遏,控制不住情緒。

    「知道了。」

    葉雲端的聲音很平淡,就像這事,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一樣。但越是平靜的表面,底下所潛藏的,就越是滔天巨浪!

    佛門。

    道教。

    四海龍族。

    還有,當年參與正道聯盟的所有勢力!

    你們做得絕,老子會做得比你們更絕!!!

    這一世,我本想放下屠刀。但你們,卻逼我再次為魔!

    小小。

    你放心,夫君會破去陣法,讓你解脫的。

    還有,那些所有傷害過你的人,夫君也都會讓他們,百倍、千倍的付出代價!

    「三夫人呢?」

    「混亂古域戰敗,她是不是也被正道聯盟生擒了?」

    葉雲端前世的三位夫人,她最疼愛的,就是三夫人楊怡。

    「三夫人她……」

    「還請教主做好心理準備,切莫……動怒。」

    血魔此刻的表情,比之前說二夫人的時候,還要難看。只是他將腦袋埋在地上,旁人看不到而已。

    「形神俱滅?」

    這是葉雲端,能夠想到的,最壞的結果了。

    「三夫人沒死,據屬下所知,她加入了雲袍。」

    血魔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就這些?」

    葉雲端雖然排斥雲袍,但人各有志。

    楊怡能夠加入雲袍,在天人五衰下「苟延殘喘」,延續生命,其實也算是一件喜事。

    「屬下萬死!」

    「沒有證據的話,屬下……不敢說!」

    血魔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一點上君璟墨倒是沒有隱瞞他們,而是直接說道:「暫時應該只有我一人。」

    「之前羅宗主不是問我和雲卿拿走言家手中那本古籍的事情嗎?」

    「我和雲卿的確是得了那本古籍,最初我們只是怕上面有關強渡磐雲海的秘法被外界之人所知。」

    「後來我們卻在上面發現,那古籍之上居然記載著當年林鼎曾經使用過的噬血秘術,只是那上面記在的噬血秘術十分簡陋,也不完全。」

    「我那時候沒有師承,也還沒拜入師父門下,功法全是靠著自己摸索,後來我發現噬血秘術里的一些東西與我所創的功法有異曲同工之效,便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借著噬血秘術完善了我自己的功法。」

    其他幾人聞言都是朝著雷鳴看去,雷鳴開口說道:

    「當初我剛見到璟墨的時候,他的功法的確帶著幾分噬血秘術的痕迹,只是更加精簡,而且用以吸收天地之力罷了。」

    「我當時還覺得奇怪,只以為是巧合,沒想到你居然融合了噬血秘術,難怪了……」

    君璟墨抿抿唇:「後來我遇到師父,師父指點我功法,等到進入滄瀾境后,入了塔中四層之時,我無意間動用了功法吸收試練塔中的血煞之力。」

    君璟墨將他被誤以為是林鼎,傳送到九層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只是隱瞞了他吞噬了林鼎的那絲神魂,也隱瞞了九層之上的無盡空間,還有通過九層之後得到的獎勵。

    他說道:

    「林鼎是這麼多年以來,唯一一個靠著自己進入試練塔九層之人,而我借著他的原因機緣巧合的進入了試練塔九層,而這些隱秘都在那九層之中。」

    「當年那位尊者布下結界之時,滄瀾境中的這尊試練塔,其實就是結界之眼,不僅是他留給雲靈界最後的禮物,也是希望能夠有人通過試練塔后,知曉這些隱秘,從而能夠接觸雲靈界的困境,替這方天地之下的人尋找一條出路。」

    「只可惜我借的是林鼎的光才能進入第九層。」

    「我這種情況屬於作弊,也不算被試練塔承認,所以雖然能夠知曉一些隱秘之事,但是卻還不能真正動用當年尊者留下之物,解決這些麻煩。」

    姜雲卿在旁輕嘆了口氣:

    「諸位前輩不知道,那試練塔中每往上走一層,都極為艱難。」

    「我和宗瑞師兄還有凌秦他們費盡周折,聯手之下也不過入了第五層血武之界當中,可在那裡面所遇到的就已經全是靈王境界的敵人。」

    「我們幾人竭盡全力之下也險些丟了性命,連第六層的邊緣都沒摸到,也不知道當年林鼎到底是怎麼進入的第九層的。」

    周圍的人原本還有些懷疑君璟墨的話,可是姜雲卿這些看似感嘆的話,卻是讓得他們神情微怔。

    姜雲卿和宗瑞等人一直都在一起,而其中不乏凌秦、夏侯儀等人,那試練塔中之事是真是假,只要回去問一問他們各家子弟就能知道。 ?「你只要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就可以了。至於是真是假,我自有論斷。」

    葉雲端陰沉著臉。

    「是。」

    「據屬所知,混亂古域之戰,剛剛進行一半。作為統帥的三夫人,便消失不見了。」

    「緊接著,萬魔殿便遭到了襲擊,而且是雲袍所為。」

    血魔匍匐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硬著頭皮說道。

    「所以,你就推斷,是三夫人出賣了萬魔教。」

    葉雲端的聲音,壓抑得令人感到窒息。

    「屬下不敢!」

    血魔頭皮發麻。

    「你說的這些話……全都屬實?你敢保證,沒有半點虛假嗎?」

    葉雲端的目光銳利如刀。

    實際上,葉雲端對楊怡的背叛,還是有一定心理預期的。早在那神秘小姐,送他石猴精血的時候,其就已經有所猜測。

    但茲事體大,沒有確鑿證據,葉雲端不想做出任何,對楊怡產生懷疑的判斷。

    葉雲端生性多疑,在其「一生」當中,能信得過的人不多,楊怡勉強算是一個。

    「屬下敢以生命擔保,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親眼所見,沒有半分虛假。」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