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葉遮天冷笑不止,滿滿的幸災樂禍。

    「五年前就離開了?」

    葉凡一愣,既然自己沒有超時,岳父大人每個要離開。

    「沒錯,五年前離開了,月先生說等你十年沒有意義,如果你要跟月萌在一起,那麼至少要成為神尊,不然你一點機會都沒有。嘿,如果哪天你達到了神尊再去找她不遲。」

    神尊嗎?

    葉凡的臉上露出笑容,這個要求對他來說一點壓力都沒有。

    「岳父大人有說去哪裡找萌兒?」

    葉遮天挑眉,旋即冷笑:「你還真對那小丫頭不死心啊,你可知道月先生來自什麼地方?」

    葉凡笑道:「知道啊,月先生來自月族,這可是御天族最特殊的一個種族。」

    葉遮天冷笑道:「你既然知道就不應該有幻想,你這輩子是追不到萌兒姑娘的。」

    葉凡嘿嘿笑道:「不就是神尊而已,如今小婿雖然不是真正的神尊,但是地神尊都不是小婿的對手,碰上天神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有神尊的實力?」

    葉遮天吃驚得很。

    裹兒笑道:「葉哥哥可厲害了,絕對有神尊的實力,而且葉哥哥現在還是九龍大帝,手下就連至神尊都存在,絕對能夠配得上萌兒姐姐。」

    葉遮天的心情頓時不好了,葉凡居然有神尊的實力,這太他媽讓人難以接受了。

    「岳父大人不用擔心,不管有什麼所謂神靈來找麻煩,小婿都能夠擺平您老大可放心大膽的享受生活了。」

    葉凡的話傳入葉遮天的耳中,頓時讓他的臉色一黒,麻蛋,說得老子好像要退位讓賢一樣。

    雖說葉遮天被刺激到了,但是裹兒的回歸還是讓他非常地高興,當然了,前提是讓他暫時不要看到這個拐走自己女兒的魂淡。

    為了讓葉遮天有幾天好心情,葉凡只能暫時不出現在岳父的面前,這倒不是什麼難事。

    「你是院長的女婿?」

    少女瞪著眼睛,那模樣跟老怪物一樣。

    葉凡笑道:「這能有什麼值得驚訝嗎?」

    「當然要驚訝啊,院長一直都單身,沒想到連女兒都有了。」

    少女一臉的興奮,似乎這是什麼驚天大八卦一樣。

    明末異姓王 葉凡笑得有些古怪道:「你們院長早就有妻子了,難道你們從未見到過?」

    「有嗎?」

    少女眨眼,很是茫然。

    葉凡狐疑起來,岳父大人跟岳母大人難道分了?

    這種事情很有可能啊。

    葉凡心中的惡意根本控制不住,沒辦法,他記得岳父繼承了神職,自那以後絕對會變得非常恐怖,如果岳父鎮壓不住,那肯定會要擔心岳母欲求不滿。葉凡非常清楚一個欲求不滿的女人會變得多麼的恐怖,葉遮天的身邊不見了岳母,極有可能是岳母捨棄而去,尋求真愛去了。

    突然間葉凡非常的同情岳父大人,做男人遇到這種事情一定非常的鬱悶,幸好哥們戰力無雙,只有女人看著自己下的腿軟的分,哪裡敢有半分不滿。

    葉凡自然有一個八卦之心,他很想去問岳父大人了解答案,不過最終還是壓制住了這種衝動,這是裹兒跟岳父大人重逢之時,如果真想知道岳母大人的行蹤完全可以去問裹兒,想來這個問題裹兒絕對會問個清楚。

    心中裝著事自然不會對其它事情有興趣,葉凡對少女肯定是沒興趣的,所以他要找到裹兒在天院生活過的痕迹。找裹兒住過的地方對葉凡來說很容易,告別非常八卦的少女,他直接來到一座別院。這個地方絕對是禁區,一般人不會有人來住,葉遮天雖然很不爽葉凡,但是這絕對不會影響他對月先生的尊敬,但凡月先生住過的地方肯定要保留。

    葉凡有些恍惚,他看到了屬於裹兒生活過的氣息,真的距離現在不是很遠,這讓他感覺自己一伸手就能抓住。葉凡不知道要真正見到裹兒會是什麼時候,不過他找到自己必須更加努力了,最好就是真正成為神尊,而不是這樣利用虛脈圖將自己的實力放大到天神尊的高度。

    既然岳父大人說自己必須有神尊的修為,那就擁有神尊了,葉凡相信裹兒的出生一定非常驚人,到時候競爭的對手肯定很多,他必須將所有的競爭對手都踩在腳下,如果沒有至神尊的修為怎麼夠。

    葉凡清楚自己現在要提升實力就是修鍊劍道,他的劍道境界已經達到化劍之境,至於要如何更進一步沒有什麼頭緒。現在葉凡的劍道已經非常變態了,僅僅能夠拉低對手一個境界的能力就堪稱逆天,要能夠比這更強暫時還真想不出來。

    葉凡將月萌生活過的地方瀏覽,他很快就發現一份筆記,這裡面記錄下了月萌的日常,熟悉的字跡,簡單事情的記錄,可是內里蘊含著她對他的思念之情,五年不曾忘,隨著時間推移變得越來越強。

    葉凡看得雙眼都濕潤了,他有很多女人,可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能夠讓他這樣,或許是因為距離,或許還是因為在月之崖培養出來的那種至死不渝的情緣,不管經歷什麼,都不會忘記。

    沒有人能夠從自己手中搶走月萌。

    葉凡的眼中射出可怕寒芒,他一定要強勢的去將月萌搶回家,什麼資格,只要是他的女人沒有誰能阻止他們在一起。

    領悟全新的劍道當然不可能故步自封,葉凡認為他或許需要戰鬥,通過生死之間的戰鬥能夠激發他的思緒,讓他創造出更強的劍道。

    ……

    「你娘了?」

    葉凡終歸還是八卦的,忍不住問了裹兒這個問題。

    裹兒苦笑道:「娘在沉睡,爹爹沒有一點辦法。」

    葉凡挑眉道:「你爹現在也是仙尊了,那個能力應當不是太大的問題吧。」

    裹兒嘆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真正的原因應當是娘限制已經達到神靈境界,可比爹強多了。」

    葉凡一副恍然的樣子,事實上他也真是明白了,岳母成為神靈自然不是葉遮天能夠兜得住的,所以只能陷入沉睡了。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葉凡完全可以想象岳父大人對於這個問題一定非常憋屈,自己的老婆滿足不了,最終卻只能依靠沉睡來守住名節,這絕對是作為男人的一種赤果果羞辱。

    岳父大人這麼不爽我,難道是在妒忌我能夠讓身邊女人幸福美滿?

    葉凡的心中忽然冒出這樣的念頭來,雖然非常的荒謬,但是他感覺也許岳父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想到這裡葉凡忍不住笑了,他這樣的舉動自然讓裹兒很不滿的噘嘴:「葉哥哥壞死了,爹爹已經夠鬱悶了,你可不能去刺激他。」

    葉凡輕咳一聲道:「裹兒誤會了,葉哥哥可沒有嘲笑你爹爹,只是覺得他老人家這麼不待見我,是不是因為我能夠讓你幸福,所以很妒忌。」

    裹兒一愣,旋即點頭道:「也許是這樣吧,爹爹這人就愛面子,也許這種事情來請教葉哥哥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葉凡攤手道:「問題是你爹會嗎?」

    裹兒嘆道:「不會。」

    葉凡笑眯眯的道:「裹兒不用擔心,葉哥哥會幫忙將這件事情搞定。」

    裹兒遲疑道:「葉哥哥可不要去刺激我爹,不然他會更討厭你的。」

    葉凡笑道:「放心,這件事情保證能夠讓你爹完美翻身。」

    裹兒有些猶豫,她覺得這件事情要是真然自己男人去教爹爹,怕是爹爹一定會翻臉,只是想到娘要一直陷入沉睡,這樣很不好,裹兒最終決定還是請葉哥哥出馬,或許爹爹會生氣,可只要結果是好的,我想爹也就嘴上說一說,就跟他現在一樣,嘴硬而已。 指點岳父泡岳母?

    葉凡當然不會這麼去干,他不認為這是一個好選擇,現在他可是掌握了虛脈法,完全可以給岳父打造一種能夠放大能力的虛脈圖。

    既然岳父大人是一個愛面子的人,葉凡當然沒必要真正去刺激,只需要做出暗示就好,大家都是男人,只要懂就行了,沒必要說出來,這樣就不會尷尬了。

    「岳父大人是不是在為即將到來的神靈擔心?」

    葉凡很快找上了葉遮天,他不可能在這裡呆多久,要修鍊肯定要去更高的神國,所以他需要儘快將岳父跟岳母的問題搞定。

    「有你在,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葉遮天冷著臉,對於葉凡的關心毫不在意。

    葉凡早就適應葉遮天的臭臉了,所以很淡定,他笑眯眯的道:「如果岳父想要一舉修鍊到神靈境界可能會有很大的難度,不過我可以教岳父大人一種全新的修鍊。就好像現在的小婿只有三道坎級別的修為,可是真正的實力確實能夠大戰天神尊,如果岳父大人能夠掌握這種方法,大戰神靈完全不是問題。」

    葉遮天聞言怦然心動,能夠讓葉凡以低於神尊的境界挑戰天神尊,這種手段肯定逆天,他要是不動心那就矯情了。

    「你真的願意傳我?」

    「岳父大人這話見外了不是,我們可是一家人,做女婿的也就是你的半個兒子,我傳你一種特殊手段不是名正言順嘛。」

    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那感覺彷彿被葉遮天給羞辱了。

    葉遮天有些尷尬,女婿能將這種東西傳給自己那是真沒將自己當做是外人,換一般人想都不要想。

    「這個嘛……」

    葉遮天非常想學,可他還是抹不開臉。

    葉凡有些遺憾的道:「如果岳父大人不喜歡,那小婿……」

    「誰說老子不喜歡,你小子不要胡說八道行不。」

    葉遮天見好事馬上就要飛了,哪裡顧得矜持啊。

    葉凡笑道:「既然岳父大人要學,小婿當然會教,不瞞岳父大人,我這種能力是根據我修鍊的虛脈圖簡化而來,畢竟原版太難,天賦不夠就是天圖,所以小婿盡量做出刪減,希望岳父大人能夠領悟。」

    說話間葉凡臉上表情完全就是岳父你懂得,那感覺就像說岳父大人的天賦一般般,小婿這可是特意照顧你的意思。

    葉遮天暗罵,他認為葉凡就是故意這麼干,不就是天賦比老子強,用得著處處彰顯。

    葉凡要是知道葉遮天這麼罵自己,肯定會喊冤,他說的都是事實,虛脈圖本來就變態,如果要領悟神靈級別的虛脈圖,岳父大人起碼要是一個三重神陣師才行。葉遮天的天賦自然強,可他終歸不是陣道師,所以領悟時難度一定非常大,葉凡只能弄一個特別的刪減版。

    「這份虛脈圖可了不得,如果男人能夠完全在自己的體內拓脈成功,自身修為不僅能夠放大到半神的地步,還能讓自己擁有對付半神級別的女人的強悍能力。」

    葉凡的話讓葉遮天老臉一紅,他頓時明白,肯定是女兒將自己的情況跟女婿說了,所以這小子就變了法子幫自己解決問題。

    不學?

    怎麼可能!

    葉遮天根本拒絕不了葉凡打造的虛脈圖,作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豈能讓自己的老婆處於沉睡,這太丟臉了。

    葉遮天這一刻還是有些感動的,葉凡變了法子就是擔心自己愛面子拒絕,這樣傳授功夫就沒那麼尷尬了。其實這小子除了嘴巴臭一點的外,倒也不算太差,女兒跟著他也不算吃虧。

    「這是第一幅虛脈圖,是最簡單的,這是一個基礎,如果岳父大人能夠將這三幅虛脈圖都搞定,那麼岳父大人就吊爆了,絕對會擁有初級神靈的實力跟能力,那樣還有搞不定的女神嘛。」

    葉凡一本正經的說,不過他的話已經暗示非常明顯了,那就是只要葉遮天能夠搞定三副虛脈圖,岳母大人不用繼續陷入沉睡中。

    「不過這並不是保險的方案,岳父大人終歸還是要依靠自己的實力提升自己的修為,畢竟敵人總歸是會成長的,雖然一時能夠對抗神靈,但是敵人肯定在適應了之後一不小心有突破了,岳父大人就要哭瞎了。不過岳父大人也不用擔心,小婿這裡有五幅虛脈圖,只要岳父大人能夠領悟的話,就算敵人是中級神靈也不是什麼問題。」

    葉凡的五幅虛脈圖當然不是根據現在自己修鍊的虛脈圖而來,這畢竟是給放大到神尊級別的三道坎強者用,葉遮天實力太弱,這種需要陣尊實力才能領悟的虛脈圖肯定會被嚇死。

    五幅虛脈圖都給葉遮天了,葉凡當然不能這麼就充當甩手掌柜,他拿出一個神器,這東西擁有剎那永恆類似的功能,雖然不能真正做到剎那永恆,但是一天相當於一年的修鍊時間,應當足夠葉遮天修鍊用了。

    以葉凡相當於神尊的實力打造的神器絕對恐怖,尤其他還是九重陣尊,那就更加牛逼了。葉遮天是感激的,不過他沒有說感謝的話,而是讓葉凡去找自己女兒玩,不要耽誤自己修鍊。

    葉遮天開始了閉關修鍊,不過他很快就知道五幅虛脈圖的艱難,他的經驗居然看懂第一幅都非常困難,這讓他吃驚,懷疑葉凡是不是吹牛了,這哪是簡化版的,居然這麼困難。不過葉遮天終歸還是沒有去質問葉凡,他相信這小子應當沒有忽悠自己,這肯定是簡化的,只要想象這種虛脈圖能夠讓一位半步神尊擁有神尊的力量,那麼他的玄奧肯定非常變態,就算是簡化版的也不是輕易能夠攻克的。

    葉遮天開始了閉關修鍊,既然有葉凡在,他不用擔心敵人會打上門來,所以真的可以愉快的閉關修鍊了。

    天院沒有月萌,葉凡還是感覺非常的失落,已經有一百多年沒有見到她了,如有可能,他恨不得馬上殺上她的家裡去,將她搶回來。葉凡已經決定了,他不去月萌的家裡提親,而是去直接搶人就跑,岳父讓他跟月萌分離這麼久,那他還客氣什麼。

    ……

    「你說什麼?」

    宇宙星空,一艘巨大的戰艦懸浮,被葉凡扔出去的仙尊一臉恐懼的跪在地上,在他的面前是一尊足有無米高的神靈,那磅礴的神力讓他膽戰心驚,只能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天院拒絕了神主的提議,那個該死的院長還將奴扔出來,他……他根本沒有將神主放眼裡,神主一定要滅了他天院。」

    「哼!」

    五米高的神靈目光變冷,那一刻他的目光宛若實質,直接落在仙尊的身上,眨眼間就將他轟飛出去,整個人全身的骨頭瞬間就粉碎。

    「真是廢物,自己能力不夠就不要怨敵人不給面子,要你何用。」

    神靈哪會不知道仙尊說的話有水分,他討厭這種卑微的螻蟻居然敢忽悠自己,你只需要如實稟告就是,還想要從中挑撥,真當他是白痴不成。

    有了這樣的想法,這尊神靈閃電間出手,將全身骨頭差不多碎了的仙尊抓住,猛地將之捏碎抹殺。

    幹掉一個仙尊對於神靈來說跟捏死一隻螻蟻沒有任何的區別,他的眼中閃爍著寒芒道:「很好,居然有仙尊敢不給我們邪靈神的面子,看來我們需要讓整個天邪大世界的仙人們懂得什麼是敬畏了。」

    隨著這尊高有五米的神靈開口,不少神靈都在咆哮,他是一尊神將,實力可不是一般的強悍,天邪大世界最高就能夠允許神將,所以他決定親自殺到那裡去將這個什麼天院毀滅。

    沒有誰能夠違背神靈的意志,邪靈神自然不能允許,他需要將這些蔑視神靈的傢伙碾碎,讓他們砸自己強大的神力面前瑟瑟發抖。

    展示神力一個就足夠了,可是這次邪靈神還是決定多帶一些,這樣聲勢更加的浩大,能夠讓天邪大世界的那些小小仙人知道他們邪靈神一脈可不是好惹的。邪靈神需要敬畏,他們需要掌握更多的世界跟大世界,然後讓這些世界中的生靈去為了他們邪靈神一脈戰鬥。

    殺!

    這就是五米高的邪靈神神將真實想法,他沒有考慮過天邪大世界中會有自己惹不起的恐怖存在,現在的他只想立威,然後將天邪大世界拉上邪靈神一脈的戰車,讓他們給邪靈神一脈不斷培養炮灰跟神奴。

    神靈的速度可是非常快的,真正慢的應當是那位仙尊,他抵達邪靈神一脈的地盤發了不少時間,而當邪靈神的神將開著戰艦殺向天邪大世界時,僅僅只有三天的功夫,不過這來一回也差不多一個月了。

    一個月能夠發生很多事情,對於葉遮天來說這可是過去了二十多年,這個時間老長了,他終於搞定了第一幅虛脈圖。

    強大的力量在身體中流動,真正半神的境界與力量,讓他非常激動。現在仙尊來了,葉遮天抬手就能鎮壓。 這種感覺非常好,甚至那一刻葉遮天有種錯覺,如果現在去找老婆大人,也許也能讓她感到快樂。

    不過這種想法稍縱即逝,葉遮天還是有理智的,他最多也就是半神罷了,去挑戰神靈級別的老婆絕對是嫌自己還不夠丟人。

    必須承認葉遮天的天賦還是非常給力的,要不然再多發十倍的時間也未必能夠搞定第一幅虛脈圖。不過要搞定第二幅的難度加倍,葉遮天判斷,這樣的修鍊怕是需要數個月才行。

    數百年才能搞定第二幅虛脈圖,葉遮天並沒有什麼好得意的,說實話他活到現在也不到兩百。一個虛脈圖就要浪費這麼多時間,完全可以想象搞定五幅那是多麼堅信的過程。

    葉遮天這下子真的佩服女婿了,他這才只是普通神靈級別的虛脈圖,完全可以想象從半步神尊到神尊的虛脈圖會有多變態,那怕是要有陣尊的修養才行。

    「轟!」

    恐怖的殺意突然降臨整個天邪大世界,那一刻所有的生靈都要顫慄,這是屬於神靈的殺念,恐怖到難以想象的地步。

    葉遮天的臉色變得凝重,雖然知道女兒跟女婿輕鬆就能搞定,但是真正面對這屬於神靈的殺念,他還是感到自己的渺小。

    邪靈神一脈的神將自然不清楚天院在什麼地方,不過對於他來說這不是問題,他根本不需要去問在什麼地方,直接對整個天邪大世界發動攻擊就是了,誤傷不存在的,因為他需要的就是威脅跟恐懼。

    一道毀滅的神光很快出現,它閃電間撕裂了天邪大世界的天空,就是那能夠滅世的恐怖神罰,這是戰艦的攻擊力,對於一個只能允許神將存在的世界來說,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葉凡當然發現了,不過他並沒有在意,又不是對自己發動攻擊,他當然不會在意。不過裹兒卻不允許這些神靈如此濫殺無辜,她閃電間衝出去,一手直接將戰艦發出的攻擊抓住。裹兒非常生氣,體內神將的力量怒涌,可怕的神念閃電間鎖定戰艦,她下一刻就將手中的毀滅神光扔回去了。

    沒錯!

    裹兒就是將神光扔回去了,這種操作對於葉凡來說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對於邪靈神一脈的神靈來說卻是驚呆了。本來一尊神將出現就讓邪靈神一脈的神靈們吃驚,沒想到這尊突然出現的神將還如此強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