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葉蕭略顯慵懶的的伸了一個舒服的懶腰,看着面前的含笑而立的佳人,突然心裏一動,莫名的開始想念遠方的家人,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是歸心似箭。

    “青鳥,我們回家吧。”

    “現在?”

    “恩。”

    “好。” 繾雲宗正殿,李默雪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沉默了一會說道:

    “青鳥,你考慮好了?”

    “是的,師傅。”

    青鳥望了一眼身邊的葉蕭,輕聲說道:

    “一日爲師,終身爲師,待此次回家返回後,我會繼續回到繾雲宮潛心修煉,不會辜負師傅對我的期許。”

    李默雪聞言大喜,笑着點頭很是欣慰,由於青鳥肯繼續留於繾雲宗,李默雪對葉蕭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

    “看來小傢伙總算還有點良心,沒有爲了一己私慾而斷送了青鳥的大好前程。”

    葉蕭微微一笑,認真說道:

    “我會尊重青鳥所做出的每一個選擇,不會去束縛於她,李長老您多慮了。”

    李默雪點點頭“很好,小傢伙越來越對我胃口了,要不我和宗主商量下,破例讓你進入繾雲宗,正式成爲繾雲宗的第一名男弟子,宗主對你可是一直青睞有加哦。”


    “多謝李長老,不過我已經答應過別人,不久之後就會前往玄天宗,併成爲其中的一員。”

    “哦?原來是玄天宗,也對,再過幾月時間玄天宗三年一次的招新大典就開始了,以他們的修煉資源和宗派實力也不至於會埋沒你的天賦。”

    葉蕭笑而不語,李默雪之後又叮囑 兩人幾句後,葉蕭和青鳥不再耽擱,直接辭別下山而去。

    離開了繾雲宗,或許是沒有宗規的限制,或許是有了某人的相伴,青鳥整個人活潑不少,一邊高興的欣賞着路上的美麗風景,一邊踏向回家的路途上,葉蕭看到青鳥難得如此開心,也就放緩了趕路的速度,打算着一路遊玩而歸,順帶恢復自己的傷勢,經過繾雲宗的幾次戰鬥,自己的在六品初級的修爲已經隱隱有再次突破的跡象。

    這一天,兩人來到一片小樹林,看到了這片樹林,葉蕭不由自主停下腳步,嘴角微微翹起,心裏嘆道:真是有緣啊,居然不知不覺中來到這裏。

    這片樹林正是他和楚南設局擊殺八品高手楊天瀾的地方,想當初六品初級的他和五品高級的楚南讓居然成功擊殺一名八品高手,現在想起依舊熱血沸騰,也不知楚南現在怎麼樣了。

    不過既然來到了這裏,那麼也就表示黑三角已經很近了,既然來了,就順路去看看西西那小丫頭和那個搞笑的胖子楊小安吧。

    紅色的落葉從枝頭掉落而下,在微風中翩翩起舞,流連忘返着不肯離去,最後才慢慢的落於地上,而此時的青鳥小腳輕輕的踏在厚厚的落葉上,忘我的欣賞着前方的景色,完全沒有注意到葉蕭已經遠遠落在了後頭,


    “唰!”“唰!”“唰”

    三道黑影突然從路邊兩旁躍出,擋住了青鳥的去路,只見個個體型彪悍,煞氣在身,滿身肌肉橫身,每個人的右臂上都紋着一條兇狠猙獰的黑蛇刺青。

    “嘿嘿,居然是位漂亮的小妞,怎麼一個人在這裏獨自賞景啊,看上起怪寂寞的,要不要哥幾個陪陪你啊,這裏荒郊野外的,很不安全的,不過你千萬不用怕,哥哥們會保護你的。”

    這幾人原本是奉命在身,已經在此地轉悠了好幾天,都快無聊的發瘋了,好不容易看到一人經過,就忍不住跳了出來。這三人一看到青鳥的絕色面容,均被她的美貌所驚,呆了半響後才緩過神來,不懷好意的圍了上來。

    青鳥哪裏見過這仗勢,看着眼前這幾個滿臉煞氣人朝自己逼過來,不由慌了神,完全忘了自己已經是六品的高手,第一反應就是看向四周,想求助於葉蕭,可身邊哪還有葉蕭的身影,不由慌了神,

    “你們想要幹什麼?”

    “嘿嘿,你猜呢,小美人?這荒郊野外的,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能聽得到,沒有人幫得了你了,哈哈哈。。。”

    “啪啪啪。。。”

    話音剛落,清晰的腳步聲就突然在後方響起,衆人擡頭望去,只見一個面容清秀至極的黑衣少年,揹着一柄黑劍,正慢慢向他們走來,眯着眼睛正饒有趣味的看着他們。

    “喂,那個小子,你想幹什麼,最好不要多管閒事,不然有你好看!”

    身形彪悍的大漢看着逐漸走進的黑衣少年,突然感覺到莫名的一股寒意,但看着對方單薄的身軀,遂又放心下來,開始惡狠狠的盯着他。

    葉蕭無視了怒目圓瞪的幾人,直接走到青鳥邊上,輕輕拉起她的小手,笑罵道:

    “傻丫頭,堂堂六品高手居然會被幾個小毛賊嚇成這樣,要是讓你那師傅知道,非得把她氣死。”

    青鳥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埋怨着他不早點出現,身子卻緊緊的依偎在他身邊。

    這小美人居然是六品!

    面前的三個大漢嘴角開始抽搐起來,誰也沒想到這個看似嬌滴滴的小娘子居然是個六品高手,怎麼看怎麼不像啊。但他們聰明的知道今天肯定是踢到鐵板了,尤其是這個黑衣少年,肯定是個棘手的存在,混了這麼多年這點眼力還是有的,於是頓時態度來了很大的轉變。

    “咳咳,這位小兄弟,請不要誤會,我們剛纔是看到你身邊的這位朋友一人在這邊晃盪,以爲她迷路了,所以我們是想好心想幫忙,咳咳。。。現在既然你來了,那就說明剛纔是我們多慮了,就此告辭.”

    三人一拱手,轉身就想走。

    “誰允許你們走了?”

    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幾人聞言頓時心裏涼了半截,這下完了,玩火玩到自己身上了。

    “呵呵,小兄弟有什麼指教?”

    葉蕭注意到他們手臂上均紋着一條黑蛇刺青,眼中精光一閃,手向背後一伸,黑絕緊握在手。

    三人一看葉蕭這架勢,均是滿臉通紅,心想我們都已經低聲下氣,就差磕頭認錯,爲何還不放過我們。

    葉蕭也不說話,將黑劍就朝對方仍了過去,三人一愣,下意識的伸手接去,然後就發生了一幕讓他們羞愧的事,這看似普通的黑劍居然奇重無比,三人轟然倒地,被一柄黑劍死死的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葉蕭走到了三人跟前,輕聲道:

    “我問,你們答,要說實話,不然就躺在這裏,永遠不用起來了”

    三人早就被嚇得膽戰心驚,急忙應道

    “是是是,小爺,你問吧,只要我們知道,我們定如實相告。”

    “你們是黑三角黑蛇的人?”

    三人互看一眼,隨之低喪着垂下頭。

    “小爺果真好眼力,我們就是黑蛇的人。”

    “你們在這做什麼,和黑三角的楊家有什麼關係?”

    “小爺知道還挺多,黑蛇現在正和楊家全面開戰,我們已經成功把他們逼入了楊府,即將取得最後的勝利,而我們這些外圍的幫衆就在埋伏在外域,防止楊家的一些漏網之魚向外界尋求救援。”

    葉蕭聞言直接一腳踏在黑絕上,將地上的三人活活震暈,癱軟於地上。

    青鳥看出了葉蕭眉間的擔憂,輕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要趕緊去一趟黑三角,楊家有恩於我,我不能對他們置之不理。”

    “好,我們一起去。” 黑三角,楊府,到處瀰漫着一股令人狂躁不安的氣息。

    “楊天定,你在這叛徒,居然敢暗中勾結“黑蛇”,偷襲家主,殘害楊家子弟,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你的良心難道都被狗給吃了!要是老祖宗知道了,一定將你就地擊殺,清理門戶!”

    楊天定看着對面這羣對自己怒目而視的楊家人,臉色陰鷙猙獰,低聲陰笑起來:

    “哈哈,好一個清理門戶,可惜你們是不會有機會看到了,都是你們!把我逼上了這條路,當初把我逐出楊家的時候你們就應該想到會有這一天,爲了一個不相干的外來小子,居然將我逐出楊家,嘿嘿,想清理門戶,今天,我先把你們都清理了。”

    楊家家主楊天宗一臉複雜的望着這個近乎處於偏執瘋狂狀的親人,知道局勢已經不可挽回,而家族生也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只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往前踏出一步,九品靈壓毫無保留的釋放出,洪亮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楊府,

    “既然事情已經到了如此地步,就已經沒有任何廢話的必要了,不過就算你請了“黑蛇”的人來幫忙,只怕這點實力,還真不夠看!”

    “楊兄正是好氣魄,要是再加上我們幾個呢?”

    一白衣中年人從楊府大門走了進來,身後緊跟着四個人,黑色勁裝氣息沉穩,居然都是七品的修爲,更重要的是,四人均是殺氣凌然,顯然是來者不善。

    “張瘋子,你果然也來了。”楊天宗一臉凝重,頓時感到了莫大的壓力,因爲這人也已經達到了九品的修爲,實力甚至比自己還略勝一籌。

    白衣中年人正是黑蛇勢力的首領,張賀,因此人行事手段陰狠毒辣,脾性喜怒無常,因此人送張瘋子。

    張瘋子看着楊天宗,冰冷的眼中隱隱透露出嗜血的瘋狂,

    “楊兄,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想必你我都不想大打出手,不想讓無辜的人白白喪命,使楊府變的血流成河,今天只要你肯降服於我黑蛇,交出楊家在黑三角的所有店鋪產業,並將楊家家主一位傳於楊天定,今天,我們就可以安然退去,不傷及你楊家人一跟毛髮,不然,嘿嘿。。。”

    “家主,他們欺人太甚,我們和他們拼了!”

    “對啊,家主,我們楊家從來就沒有孬種,怕什麼,大不了就是一死,和他們拼了!”

    楊家年輕一輩均是熱血之人,哪裏受得了被人當衆威脅侮辱,此刻羣情激奮,高聲怒喊着。

    楊天宗看到年輕一輩的表現,欣慰的點了點頭,嘴巴微張,傳音給身後的楊小安。

    “小安,等大戰暴發後,你就直接去後院護好西西和夫人,如果情況不妙,不要管我們,馬上離開此地,一定要報護好她們,知道了嗎?”

    楊小安胖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一貫的嬉笑神色,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楊天宗轉向對面虎視眈眈的一羣人,朗聲道:

    “哈哈哈,想要我楊家百年的基業,很簡單,拿你們的命來換吧。”

    “頑固不化的傢伙,上!”

    張瘋子似乎早已經不耐煩了,手一揮,發出了進攻的信號。

    “殺!”

    殺聲震天,兩邊人馬混戰在一起,場面一度混亂不堪,場上雖然看似混亂,但所有人似乎都已經明確了自己的對手。

    楊天宗直接衝向了白衣中年人,而張瘋子似乎也是直奔他而來,九品對九品,雙方開始了全力廝殺,而此時楊家年輕一輩優秀的幾人也對上了黑蛇那四個黑衣男子,雙方戰的是難分難解。

    正是王對王,將對將。

    楊天定從戰鬥開始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往楊府後院飛縱而去,這是之前商量好的對策,由張瘋子拖住楊天宗,他去後院抓人,抓誰呢,自然是對楊天宗很重要的人,可以讓他乖乖投降的人。

    楊府後院的某一清雅房間裏,西西正安靜的躺在一清婉美麗的婦人懷裏,聽着外面不時傳來悽慘的廝殺聲,努力將小腦袋縮了縮,似乎是被驚嚇到了。

    “嘭!”

    房門被人猛的撞開,一個身形寬胖的人快速走了進來,正是胖子楊小安。

    “夫人,狀況緊急,爲了以防萬一,我們需要馬上離開這裏。”

    楊夫人嘆了一口氣,看着懷中的西西,用手輕輕摸摸她的頭,眼中盡顯憐愛不捨之意。

    “你帶西西走吧,兩個人在一起反會拖累於你。。”


    “夫人!別說了,要走一起走,我一定會保你們平安的。”

    楊小安直接伸手抱起西西,然後看向楊夫人,眼中滿是堅定和執着。

    “唉,真是一個傻孩子啊。”

    楊夫人有點小吃驚,這個平時無比聽話的孩子在此刻居然會如此堅決的否定自己。

    “還真感人啊,不過你們誰也走不了了。”

    一個聲音突然從外面的院子中響起,正是飛速趕來的楊天定。

    楊小安直接將西西塞回到楊夫人懷裏,轉頭看向外面的那個人影,沉聲說道:

    “夫人,帶着西西去後院小門,那有輛馬車,你們先走,我會隨後跟上。”

    楊夫人知道楊小安這是在安慰自己和西西,雖然是家族裏年輕一輩最爲驕楚的人,但獨自對上已經是八品修爲的楊天定,結局會是怎麼樣她很清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