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葉荒這纔想到這個事情。

    “原來是這個事情啊,他不是說送給我了嗎?那還管什麼,現在那玉是我的了。”

    “喂,你是真糊塗還是裝糊塗啊,你現在收下那塊玉,萬一被那人誤會你真的對昨天他的提議有興趣怎麼辦啊!”李靈不傻,要不然也不會今天這麼早起來找葉荒就爲解決這件事情。

    “我覺的李靈說的挺對的,而且他昨天說還會和你見面,如果你要收下了這玉,到時候在見到他難免氣勢上就弱了半分,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你又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啊。”柳子凝也開說說道,都是一些很樸實的道理。

    “好了好了,那我今天就去找到那個叫羅斯的然後把這個玉還給他們算了。”葉荒無奈的起身,實際上葉荒是根本不在乎這個事情的,因爲昨天葉荒已經把這個事情報告給了方局長,如果羅斯那邊的人真的有什麼異動,自然會有安全局的人去對付他們。

    李靈二人聽到葉荒這樣說這才放心。

    “走吧,現在就去,哦不,還是先去吃個飯吧!”葉荒帶頭走出房間。

    龍虎山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對於葉荒這樣的高手來說實在算不上大,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便是走上幾天都走不完。

    葉荒三人吃過飯之後便帶着通靈寶玉去尋找那個叫羅斯的大鼻子混血兒。

    “對了,你們誰知道那個叫羅斯的住在哪裏?”葉荒問道。

    這個問題註定會被李靈鄙視。

    “嗯?你還好意思問我們他在哪?你都不清楚我們又上哪裏知道他在哪住!”

    “不然就去找張野吧,他肯定知道羅斯在哪。”

    張野是龍虎山小天師,自然有權限調查住在龍虎山的所有人的具體位置。

    羅斯不好找,小天師卻是好找,小天師有專門的行宮,三人直接登門,連通報都省了,門口的道童認識葉荒,知道葉荒是張野的好友,怕怠慢葉荒,是以直接讓葉荒進去了。

    葉荒找到張野,對張野說明了來意,張野也變知道了昨天發生的事情,從這一點上來說斯圖亞特的猜測是準的,葉荒的確可以將這一消息迅速的傳送到整個武林的高層。

    張野在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之後也沒有推辭,直接差人將羅斯的住址調查了出來,葉荒得到地址之後便帶着二女告辭,張野卻是沒有陪同葉荒一塊前去。

    張野站在門口看着葉荒離去,轉身走向天師府的方向,哪裏住着老天師,張野從葉荒哪裏得到了一些關於西方勢力的消息,自然不敢怠慢,直接去找老天師就要將這件事情稟報。

    任何涉及到西方的事情都不會是小事,張野身爲龍虎山的高層自然知道這一點。

    多少年以來西方和東方一直都有着迥異的生活環境,和迥異的武學,一直以來東方和西方被高山和大洋隔絕,沒有多少交流,但是自從進入工業時代以來,西方以堅船利炮打開了東方的大門,事實上那場令人痛心的浩劫也不單單是隻有堅船利炮參與而已,也有不少異能者在其中鼓動。

    甚至太平天國都是那些西方教會搞出來的,太平天國信仰上帝,一個在東方不存在的神祗,這場浩劫在西方教會的攙和之下給當時的東方大地帶來了無邊的黑暗。

    但是最終還是被驅逐了,從此以後,東方便對西方的事情都極其敏感。

    雖然今時早已不同往日,現在整個東方人才濟濟,而西方卻又倒懸之危,形式早已逆轉,但是在這個魔教蠢蠢欲動,風雨欲來的時刻還是要注意西方那些傢伙的。 葉荒自然不會考慮到這一層,當然這也影響不到葉荒,那些長老知道這些事情之後自然會想辦法解決。

    “哇,那個羅斯住的還真是遠。”李靈抱怨,已經走了半個小時了,雖然一路上風景都挺好,但是都是山路,這麼累,誰還有心情關心什麼風景。

    葉荒和柳子凝倒是沒覺得有什麼,畢竟這二人原本就是生活在山上的,況且二人都是抱丹九重的境界,區區一點山路,還談不上什麼消耗,自然也是感覺不到累。

    “你在忍忍吧,前面就是了。”葉荒倒也不是安慰李靈,因爲前面的確就是了,已經隱約看到了前方的建築。

    若是柳子凝不再李靈肯定要叫嚷着讓葉荒揹着自己了,但是柳子凝在旁邊,李靈也就不想表現的和葉荒太過親近。

    “希望那個羅斯在家,不要讓我們白跑一趟。”

    羅斯自然在家,事實上羅斯來到龍虎山是抱着目的來的,自然不會到處亂逛。

    “終於到了,這裏還真是偏僻。”李靈說道。

    實際上本來這個地方龍虎山沒有打算安排客人住,但是怎料時隔百年的武林大會實在是太過吸引人了,結果一下子半個武林的人幾乎都到了,沒有辦法,這些偏僻的地方也給安排上了人,不過好在能來參加武林大會的都不是普通人,山路雖然遙遠,但是對於有功夫在身的江湖中人,自然算不上什麼事。

    葉荒已經來到樓下,這棟建築看起來也應該有些年頭了,全木質的結構,不是很大,事實上這棟木樓是之前龍虎山用來進山採藥的一個落腳點,也用於存放藥材,但是現在卻是不需要了,於是便被改造成了客房。

    羅斯正在裏面居住,這裏也住了不少人,但是多少都和羅斯有些關係。

    和葉荒住的地方一樣,這裏的樓下一樣有一個道童,葉荒直接找到那道童,問道羅斯在哪件房裏住,道童只道葉荒是羅斯的朋友,便告訴了葉荒羅斯的住處。

    葉荒和二女在知道羅斯的具體房間之後也不再猶豫,直接向着羅斯的房間走去。

    “噹噹噹!”

    “請進!”正是羅斯的聲音。

    葉荒等人是來還東西,又不是來要賬,自然也是敲了一下門。

    “葉荒?我就說我們遲早還會在見面,沒有想打這麼快就再次相見了。”羅斯看門見是葉荒,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訝,嘴上說着,就朝着葉荒擁抱。

    隔得這麼近,葉荒躲都躲不掉,只好迎着頭皮和羅斯擁抱。


    羅斯好像這才見到葉荒身後的兩位美女一般。

    “二位小姐也來了啊,快進快進!”羅斯放開葉荒,將三人引進房中。

    三人坐下之後羅斯張口便問。

    “葉荒老弟今天過來所爲何事?”

    “是這樣……”

    “葉荒老弟先不要急,讓我猜一下……我猜葉荒老弟考慮了一個晚上之後覺得我說的還不錯,決定答應我?”

    葉荒當然不是這樣想的。

    “羅斯,應該知道的,難道沒有看見我手中的這裝通靈寶玉的盒子嗎?我這次過來不是要答應你的請求,而是來將這通靈寶玉歸還。”

    葉荒說着將裝着通靈寶玉的盒子放在桌子上。

    “葉荒老弟這是何意?羅某昨天都說過了,不將此事成與不成都將此物獻給葉荒老弟你啊!”羅斯似乎很驚訝,居然能有人頂得住通靈寶玉的誘惑,羅斯卻是不知道這通靈寶玉對別人有用,而對於葉荒來說就是一個玩具。

    “無功不受祿,這禮物老弟怕是消受不起啊!”

    “其實你可以有功的,只要你想的話。”羅斯話裏有話。

    “對誰有功?”

    “自然是對整個世界有功!想我利劍聯盟也是爲了匡扶正義纔想要葉荒老弟身上的那門神功,即便如此我們也沒有巧取豪奪,仍然是抱着商量的態度來的,甚至連通靈寶玉這等神物都送上,已經足夠能顯示我們的誠意了!”

    “呵呵,且不說你們那些生化人能否修行金剛不壞神功,就算能夠修煉,也不知道到時候你們的屠刀會揮向誰呢!”

    “葉荒老弟……”

    羅斯還想在說些什麼被葉荒張口打斷。

    “好了,你不用再說那些沒有用的話了,這通靈寶玉我就放在這裏,說什麼也不會收下的,至於你的那個請求,我勸你也收回那個心思,不要說是我,便是任何一個東方的武者都不會答應你的請求的!”

    葉荒說的義正言辭,所謂俠之大者,爲國爲民,這便是整個東方武者所秉持的信條,葉荒現在如此對待羅斯,怕是羅斯換一個人,即便是段飛,想必都不會同意羅斯的請求。

    “告辭了,羅斯老兄。”

    葉荒起身便帶着二女離去,羅斯知道此事已經沒有了商量的餘地,也就沒有再過阻攔葉荒。

    葉荒走了之後羅斯看着桌子上的通靈寶玉,沉吟了一會,舉起左手,將剛纔發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給斯圖亞特傳送看過去。

    此時大洋彼岸是午夜,但是斯圖亞特仍然沒有睡,斯圖亞特實在睡不着,就在不久之前,有發生了一起和異能者有關的恐怖襲擊,官方對外聲明的是極端宗教勢力的恐怖襲擊,但是真相只有有限的人知道。



    “滴滴!”斯圖亞特的通訊器傳來響聲。

    斯圖亞特本想關閉,但是看到是羅斯的消息,想了一下還是打開了通訊器。

    “boss,剛纔葉荒……”

    裏面傳來了羅斯的聲音,是錄音,斯圖亞特聽完之後陷入了沉默,葉荒能有這樣的舉動也並不讓人意外。

    斯圖亞特本來就是想借此機會試探一下東方的反映,但是現在看來,整個東方的態度並不是太過友好。

    “跟葉荒說,我們只是要合作,並不想挑起什麼爭端,最近我們東方西方都不太平,大事就要發生,這個時刻我們只有合作才能共度難關,讓葉荒轉告給安全局和東方武者世界的高層。”

    斯圖亞特將這段語音發送給羅斯,半晌之後又打開通訊器。

    “讓葉荒在給他們的高層遞個話,我們需要高層次的交流,讓他將這句話轉給現任的安全局局長,他會明白我說的話的意思的。”

    斯圖亞特又將通訊器切換了一個頻道繼續說道。

    “讓二組進入任務狀態,隨時準備行動。”

    斯圖亞特放下通訊器,望向窗外,眉頭緊皺,眼神中一團湛藍,窗外一片漆黑,也將斯圖亞特的眸子中映入了一抹黑色。 葉荒帶着二女已經走到了木樓外面。

    葉荒還沉浸在剛纔那種大義凜然的氣勢之中。

    “話說你這個光頭雖然平時不靠譜,但是大是大非之前看的還是挺清的嘛!”

    “那是!”葉荒毫不猶豫的承認。

    “切,誇你一句感覺你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葉荒也不理李靈,畢竟剛纔的感覺實在是好,不爲寶物所動,堅決的守護自己的心念,這纔是我武者嘛!

    “也不知道剛纔是誰不想吧玉還給人家,現在又在這裏沾沾自喜,真是恬不知恥!”李靈還是忍不住開口出言嘲諷,葉荒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

    柳子凝一直在旁邊笑盈盈的看着葉荒,沒有說話。

    葉荒感覺萬分尷尬,於是便發動了自己的終極技能——轉移話題!

    “誒,你們說他想要我的金剛不壞神功,給那生化人用,那生化人真的也會修煉嗎?”

    葉荒這句話一說,柳子凝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只有李靈這個江湖之外的人沒有理會葉荒這個問題,仍然不依不饒的說着挖苦着葉荒。

    “我覺得應該不會修煉吧?”柳子凝沉默片刻之後不確定的說道。

    “當然不會啦!你知道什麼是生化人嗎?電影看過嗎?美聯邦的大片,裏面的生化人就是將人和動物混在一起,又蠢又笨又兇殘,怎麼可能知道修煉!”李靈插嘴。


    不過李靈這一句卻是提醒了葉荒,是啊,只聽羅斯說生化人,這生化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葉荒還以爲就是人服用過基因藥劑,然後就是生化人了,但是現在看來應該不會那麼簡單。

    “公主?我有個問題要問下你,你這裏有沒有關於美聯邦生化人的資料?”關鍵時刻還是得靠公主。

    這時葉荒和二女已經走出了那木樓的範圍,三人結伴走在山路上面,前後一個人都是沒有。

    公主對於葉荒的要求一般不會拒絕,而且葉荒在公主這裏也有着極高的權限。

    “你只會在需要我的時候纔會和我說話嗎?”公主出來之後並沒有直接回答葉荒問題。

    柳子凝感覺很是驚異,安全局的這個通許期她也是知道的,但是沒有想到這麼智能,公主的投影,動作和神態語氣完全和真人一模一樣!

    葉荒看着眼前喬喬模樣的公主,也是一陣尷尬,雖然對着人工智能尷尬好像這個場景都很是尷尬。

    李靈早已經對這一幕見怪不怪,看着柳子凝驚訝的眼神解釋道:“安全局的科技,厲害吧!”

    “不好意思啊,我之後會經常和你說話的,但是現在能不能先給我調出來有關生化人的資料?”葉荒對着一個人工智能道歉,看起來很是滑稽,但是在葉荒眼中,這公主是喬喬的形象,況且公主表現的實在不像是一個人工智能,就像……就像是一個真人一般,面對這樣的公主,葉荒實在很難向對待手機一樣對待公主。

    公主極其人性化的嘟了一下嘴,然後人影閃爍之下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串資料,有圖片,有文字,甚至還有一些視屏。

    葉荒將所有的資料全部看完之後纔對生化人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

    原來所謂的生化人其實就是改造人,和基因藥劑催化異變還有所不同,其實生化人就是美聯邦主導的大型的人體實驗項目,這些項目在美聯邦內部還有一個專門的代號,叫做超級戰士。

    人體實驗所需要的活體全部由美聯邦監獄裏面那些罪大惡極的罪犯提供,在那些罪犯身上進行實驗,採取倒足夠的資料之後,纔對全部都是由聯邦精英的志願者身上進行實驗,現在實驗已經基本完善,不會再出現一些意外,比如說實驗體死亡的這種事情。

    其實和之前由夏家主導的破壁基因項目有些相近,不過夏家所用的實驗體全部由動物代替,而美聯邦則全部都是活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