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葉少風也感覺到眼前的這個學生妹紙雖然看上去很清純,但是她卻渾身上下透射着一種貴族氣質,心裏正在想着這到底是誰家的千金,沒有想到她居然是秦副會鎮長的千金。

    他卻很冷靜地說道:“哥知不知道不關你的事,你不過是個車伕而已,也別在哥的面前得意了,哥就得意了,那又怎麼地?”

    那個男的居然大叫道:“行,你有種,信不信哥把你身上的零件給下下來幾個,看你還敢不敢得意。”

    葉少風卻往他的面前一站:“反正哥這兩天也正感覺有些不舒服,這身上癢癢的,你看中了哪個部件,就儘管下吧,哥都給你。”

    “只怕你沒有這個膽量。”

    葉少風冷冷地說道。

    那個男的居然還真的準備衝過來和葉少風對抗,但是那個學生妹紙卻突然喊道:“七哥,你幹什麼?他可是我的恩人,剛纔葉大哥還幫了我的,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叫葉大哥。”

    那個學生妹紙看來果然是出身名門啊,剛纔看她一臉的斯文,現在一說話居然果然有大小姐的風範。

    “你不想叫算了,那上車吧,我要請他吃飯。”

    那個男的一聽:“大小姐,請他吃飯,你要請這個土包子吃飯。”

    葉少風一看那個男的臉青一塊紫一塊,就知道他此時心裏是很不好受。

    他還故意說道:“大小姐,要不吃飯就算了,改天我請你得了。”

    “不行,葉大哥,就今天請你吃飯。”

    葉少風剛一轉身,她居然伸過手來拉住了葉少風手腕,很奇怪的是她拉着葉少風的手,她不僅沒有感覺到發熱,相反葉少風卻感覺到一陣陣寒冰似的,好像此時有一塊冰正蓋在他的手腕處,讓他感覺到從手心到手背,到胳膊,到肌膚裏面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覺。

    此時,葉少風心想,難道龍血在他的體內一直顯現着極陽性,之所以他時不時地感覺到龍血在散發着熱量,而且是極強的熱量,表現出極強的陽性,難道是因爲龍血也是陰陽兩種血液,他前面得到的三滴龍血難道都是那種很強的陽性龍血,然而此時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學生妹紙身上流着的也是龍血,只不過她身上的龍血是陰性的,葉少風此時身體裏面需要有陰性的龍血來進行調節,才能達到一種平衡。

    葉少風轉過身來望着她:“那好吧,既然大小姐這麼有誠意,那我就不推辭了。”

    葉少風說完便直接朝着車裏面鑽了進去,此時,那個男的狠狠地白了葉少風一眼,他故意跑過去幫葉少風開門,趁着葉少風還剛準備進去,便將那門猛地一關,但是葉少風卻極速地將手一伸,那車門便朝着外面一彈,直接彈在了那個男的臉上,那個男的臉都快被打腫了,頓時鼻血也流了出來。

    他相當地氣憤,直接衝到了車裏面,鼻血還在往下滴着,此時,秦大小姐走了過來,“咦,你的鼻子怎麼了?”

    那個男的很氣憤地指了指葉少風。

    那個秦大小姐則呵呵地笑了起來:“你指他幹什麼,與他有什麼關係,你不會是最近上火很嚴重吧?呵呵。”

    葉少風則已經坐到了車裏面,他笑着說道:“人家這幾天上火很嚴重,又沒有地方發泄,所以只好流鼻血了。”

    “大小姐,這都什麼人啊,還請他吃飯,我看要請他吃拳頭纔是。”

    他揮着拳頭正準備朝着葉少風打出來,沒有想到那個秦大小姐卻直接擋在了他的面前:“你幹什麼啊?葉大哥可是我的朋友,你趕緊回你的座位上去,去啊,還愣着幹什麼?”

    聽秦大小姐這麼一說,那個男的立馬便軟了下來。

    車子很快便開到了秦大小姐的家門口。

    她可是住在鎮**大院裏面,那裏面的環境很好,裏面種了很多的花花草草,一進去便有一陣芳香撲面而來。

    葉少風跟着她上了樓,一進電梯,裏面就一個女的,那女的大概三十歲左右,她可是一直盯着葉少風看着。

    她一看到那個秦大小姐便和她打招呼,“秦妹妹,這誰啊,不會是你的男朋友吧?”

    秦大小姐一聽,便呵呵地笑了起來:“姐姐,我的一個朋友而已。”

    “還不好意思啊,人長得還是挺壯實的。”

    她一邊說着那雙眼睛可是一直在葉少風的身上四處遊離着,從上到下把葉少風給打量了一番。

    她下電梯的時候從葉少風的身邊經過,便順手將一張名片丟到了葉少風的手裏,眼睛朝着他勾魂一笑,便扭着屁股走開了。

    葉少風手裏捏着那張名片,丟進了口袋裏面,和那個秦大小姐一起到了她的家裏,她家裏居然沒人,那麼大的房間裏面就她和葉少風兩個字,秦大小姐和葉少風打了聲招呼,便上樓去了,葉少風突然一下子對她牆上的那幅畫挺感興趣的,那幅畫似乎是一幅名畫,一幅很優美的山水畫,看上去很逼真,遠遠地望去,似乎很有一種意境美,葉少風便走到了那幅畫的跟前,他仔細地觀察着那幅畫,突然,他發現了那幅畫上面有一處似乎有點問題,不知道是因爲畫錯了,還是那個地方褪色了的原因,葉少便伸手去觸碰那個地方,他的手剛碰到那個地方,那幅畫居然一下子從牆上面掉了下來,葉少風便趕緊蹲下身子將那幅畫撿了起來,只是很奇怪的是,在那幅畫滑落到地上的同時,由於葉少風的動作很極速,正好碰到了那畫後面的牆,只聽到吱的一聲,突然,從牆裏面彈出了一個盒子,葉少風的眼前一亮,未必那個盒子裏面還裝着什麼寶物不成。

    葉少風慢慢地靠近那個盒子,雖然他並沒有觸碰到那個盒子,但是他卻感覺到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在不斷地推着他靠近,讓他情不自禁地朝着那個盒子走去,葉少風的手還沒有碰到那個盒子,他手腕處的龍珠便突然顯現出來。


    他頓時感覺到有一股熱量在朝着他撲面而來。

    “葉大哥,你上來一下啊。”

    正在此時,那個秦大小姐站在樓上朝着葉少風大聲地喊着。

    葉少風隱隱地感覺到他和這個盒子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他便趕緊伸手去將那個盒子拿了出來。

    突然,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而且聲音很渾厚。

    “你是誰啊?怎麼跑到我的家裏來了?”

    葉少風嚇了一跳,由於剛纔他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到那個盒子上面去了,他在那一瞬間都忘掉了周圍的一切,此時,他轉過身來,手裏還拿着那個盒子,眼前卻站着一個四十多歲的男的。

    還沒有等葉少風開口說話,那個秦大小姐已經站在了葉少風的面前,她笑呵呵地說道:“爸,你終於回來了啊,爸,你就別嚇葉大哥了,他可是我剛認識的朋友。”

    那個秦副鎮長大聲地說道:“剛認識的朋友就往家裏帶啊,你真以爲這家裏是收容所啊。



    那個秦大小姐一聽,氣得不得了,直接嘟起了她的小嘴,“爸,你什麼意思啊?就允許你往家裏帶朋友,我就不能帶了啊,哼,我就要帶,而且我還要在家裏請他吃飯。”

    秦副鎮長一聽,氣得很,再一看,此時葉少風的手上還正拿着他放在那祕室裏面的東西,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你看看他什麼人啊,一進來就偷家裏的東西,太不像話了。”

    此時,葉少風手裏還拿着那個盒子,那個盒子在他的手心裏面正在釋放着熱量,讓葉少風感覺似乎全身都在發熱,興奮十足。

    正在此時,那個秦大小姐直接衝了過來,一把將葉少風手裏的那個盒子給抓了過去。

    “爸,你是說這個破盒子啊,這有什麼用啊,不就一老古董嗎?哼,乾脆我把它砸了算了。”

    說着她便將那個盒子丟到了地上。

    那盒子被她丟到了地上,直接打開了,裏面掉出來一塊化石,望着那塊化石,葉少風卻似乎有一種很熟的感覺,頓時眼前一亮,很奇怪的是,雖然根本就看不出那塊化石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葉少風卻感覺到它就像是自己身體裏面的一部分似的,讓他有一種很想上去將它抓起來的衝動。

    於是,他便極速地伸過手去,正準備將它拿過來,那個秦副鎮長卻大聲地喊道:“慢着。” 但是葉少風卻已經將那塊化石拿在了手心裏,“秦副鎮長,這塊化石很特別,不知道您是從哪裏弄來的。”

    “你先別管哪裏弄來的,你把化石還給我。”

    那個秦大小姐倒是蠻大方的,“爸,不就是一塊破化石嗎?看您弄得那麼神祕,葉大哥既然喜歡,爸,我們不如就賣個人情,送給他得了。”

    “你說什麼,把這個化石送給他啊。”

    “那又怎麼了,剛纔葉大哥可是救了我的,要不然的話我可是被那幾個男的害慘了。”

    秦大小姐一幅很無助的樣子,此時,她可是一直都望着葉少風,透過她的眼睛,葉少風看到的是一種清純和善良。

    秦副鎮長突然一下子改變了主意,他笑着對葉少風說道:“其實大家別弄得這麼緊張,這化石本來就不值錢的,只是它可是我的一個朋友送的,所以我便把它好好地保存着。”

    葉少風笑了笑:“既然秦副鎮長知道這是化石,那請問秦副鎮長可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化石?”

    那個秦副鎮長冷冷地笑道:“這我哪裏會知道,我又不是專家?”

    “難道小葉你知道不成?”

    葉少風望着那塊化石,它正在葉少風的手心裏和它身體裏面的陰陽之氣進行調和。

    “它是一塊龍化石。”

    一聽到龍化石,那個秦副鎮長便大吃一驚,“你是說它是龍化石,難道遠古時代真有龍不成?我看大家電影看多了吧?關於龍那隻不過是一個傳說而已。”


    “但是這的確是一塊龍化石。”

    葉少風再三強調道。

    “小葉,你就別開玩笑了,龍的傳說我信,但是要說真有龍我還是不信的,既然小葉你硬說它是龍化石,看你又那麼喜歡它,還救過我女兒,這塊化石就送給你得了。”

    “你趕緊把它收起來吧,雪妮,你還愣着幹什麼,不是說要請小葉吃飯嗎?走,正好爸也沒有吃飯,我們出去吃。”

    雪妮一聽,頓時很是興奮,“爸,你看你都多少天沒有和我一起吃飯了啊,不行,今天你得請我們到大餐館裏面去吃。”

    “什麼大餐館,直接上五星級去吃得了。”

    那個秦副鎮長笑着說道。

    其實他是說着玩的,這鎮上哪有什麼五星級的大飯店,至於他說的那個五星級的,後來葉少風才知道原來就是一頂多大星級的,這新鄉鎮目前還沒有五星級的,據說有一個外地的老闆說要在這新鄉鎮搞投資,搞什麼五星級的大酒店,還有一系列的高檔消費場所,但是一切都還剛剛準備動工,還沒有建起來。

    他們剛在那個飯店裏面坐下,立馬就過來一個很漂亮的服務員,那個服務員一過來就直奔向那個秦副鎮長,看來他可是那裏的老客戶了。

    不過秦大小姐似乎沒有來過那裏似的,她睜着大大的眼睛問道:“爸,這裏的檔次不錯哦,至少也三星級吧。”

    “小丫頭,這你也知道,放心吧,五星級的早晚都會有,到時候建好了,爸請你。”

    葉少風一手插進口袋裏面,他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那口袋居然破了一個洞,他放進口袋裏面的那個龍化石居然不見了。


    他便趕緊跟秦副鎮長打了聲招呼,說自己肚子不舒服,直接跑到飯店外面去了,他剛一到外面,正煩着那秦副鎮長的車也鎖着,現在都不知道那化石到底跑哪裏去了。

    突然,他手腕處的那顆龍珠顯現了出來:“你不用找了,化石已經鉗進了你的身體裏面了,那塊化石是龍的化身,它是龍掌,已經和你的右手手掌合爲一體了,可能你現在還有些感覺到不舒服,但是在你用你的那龍掌發力之後,你慢慢就會習慣的,龍神散落在人間的軀體還有很多殘片,你要將他們一一找到,最終你就會成爲龍神的化身。”

    什麼?剛纔那塊化石居然是龍掌,而且現在它已經和自己的手掌合爲一體了,那豈不是自己的手掌現在已經變成龍掌了,龍掌到底有多大的威力,葉少風此時盯着秦副鎮長的那輛車子,他的手朝着他的車門拍過去,只聽到啪的一聲響,葉少風定睛望去,尼媽的,他的車門上面居然出現了一個坑,葉少風很是吃驚,趕緊將自己的手掌收了回來,一看,那大一個坑,看來這龍掌的威力的確是不小啊。

    葉少風轉過身來,便看見秦大小姐正望着自己:“葉大哥,你在幹什麼呢?等着你吃飯哦人,你跑到這裏來幹什麼?”

    她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葉少風。

    “葉大哥,趕緊回去啊。”

    她直接伸過手來將葉少風的胳膊拉住了。

    “葉大哥,走啊,還看什麼。”

    正在此時,一個很性感的女郎從他的身邊經過,尼媽的,她居然穿着透明裝,那粉嫩的肌膚和她那白淨的胴體清晰可見,她從葉少風的身邊經過,一陣陣芳香撲鼻而來。

    她轉過臉來望着葉少風微微一笑,那女郎的確是性感致極,葉少風正盯着她看着,突然,那個秦大小姐對着他踢了一腳:“葉大哥,是不是看人家看呆了啊,你知道她是誰嗎?呵呵,她可是蔣叔叔的老婆,怎麼?葉大哥,你不會是看上姐姐了吧?”

    葉少風一驚,“哦,難道秦大小姐你認識她不成?”

    “當然認識,而且還在一起吃過飯呢?她就是蔣副鎮長的老婆,葉大哥,她是不是長得很性感啊?”

    葉少風卻很直接地說道:“一般般吧,還行。”

    “是嗎?葉大哥,我怎麼感覺到你好像鼻血都快出來了,要不我把姐姐叫過來,你跟她打聲招呼。”


    還沒有等葉少風發話,秦大小姐已經把那個性感女郎叫到了她的身邊。


    “米姐姐,你好,今天怎麼一個人出來啊?蔣叔叔了。”

    那個米姐姐卻笑了一下:“他啊,忙得很,喲,秦妹妹,今天怎麼還帶了一個帥哥出來啊,條子還蠻正的啊,不會是你的新朋友吧?”

    “米姐姐見笑了,我什麼時候交過男朋友了啊,他只不過是我剛剛認識的一個朋友而已。”

    那個米姐姐此時便伸出了手,伸到了葉少風的面前:“你好。”

    但是葉少風卻遲遲地沒有伸出手來。

    “我這位秦妹妹那可是長得相當極品啊,你要是敢欺負她的話,別怪我這個做姐姐的對你不客氣了。”

    那個米姐姐對着葉少風說道。

    葉少風這才伸出手來,握住了那個米姐姐的手,淡然一笑:“哦,有你這位米姐姐罩着她,我葉少風哪裏還敢欺負她。”

    “那難說,我這位秦妹妹就是人太單純了,你們這些男人說知道打她的主意,要是讓我知道你敢打她的主意,那可別怪我這個做姐姐的替她說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