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葉封和司鴻兩人眼睛都是一亮,急忙應到,跑去收拾了一番。其實也沒有什麼東西,無非就是一些衣服罷了。

    片刻功夫,兩人就是收拾完了東西。而此間,雲凝也是醒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雖然心裏早有預料,但還是十分的不捨。只是她也知道,自己卻也不可能真的就丟下家族跟着葉封他們離去,何況,葉塵並沒有讓她一起走的意思。

    收拾完畢,葉封看着雲凝也是一陣爲難。帶上吧,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去那。不帶上吧,心裏又是莫名的一陣不捨。

    見此,沈晗雙想了想,說道:“要不,雲凝,你就和我們一起走吧?等過段日子,再回來好了。”

    “好啊。”雲凝想都不想的就應聲喊道。喊完才發現自己太激動了,小臉又是紅了起來。

    葉封這才發現,雲凝竟然這麼容易紅臉。也是大感好笑。 楓城外,道路上的積雪漸漸的融化,令道路變得泥濘不堪。

    一片壯闊的樹林裏,幾個人影出現在了此處。

    兩個微小一些的人影彈了彈身上的積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小臉通紅,在這寒冷的冬天裏,額頭都是冒出了幾滴汗水。

    “爹,你還在那笑。這麼遠的距離,就不能幫個忙嗎你?”人影不滿的叫嚷了一聲,轉頭向着被沈晗雙一路帶來的雲凝羨慕的望了一眼。

    挑釁的看了葉封一眼,雲凝捂着嘴輕笑了幾聲。

    “本來就是帶你們出來鍛鍊的,你要是不能吃苦,就回去!”難得的,這次葉塵卻沒有再給葉封好臉色看。

    神色一窒,葉封泱泱的沒有說話,他也只是隨口一說,倒也不是真的喊苦了。只是這路上泥水遍佈,這般一路跑過來,身上着實難受。

    只是這次沈晗雙也是沒有開口說話,沒有要幫葉封的意思,葉封只好低頭清理身上的泥水,不再說話。

    看到葉封憋着嘴的樣子,雲凝卻是越看越好笑。似乎見到葉封吃癟,很是開心的樣子。

    “或許,自己只是希望他能不再爲墨臺難過,振作起來吧。”雲凝心裏暗想道。

    “好,爹,我們已經到了,你說吧,怎麼修煉?是砍樹,還是打獵?”葉封大喊一聲,迫不及待的對葉塵喊道。

    “砍個屁的樹,打個屁的獵。給你三週的時間,你給我從楓林的外圍一路打到裏面去。我和你娘在此期間,不會給你們半分的幫助!”葉塵喝道。從剛剛開始,就很是嚴肅的不帶一絲笑容。

    見到葉塵如此嚴肅,葉封也是收起自己的心情,也不在廢話,應道:“好。”

    聲音洪亮無比。

    看到葉封果斷,沒有再廢話,葉塵才點了點頭,分別看了看司鴻和雲凝。

    兩個人急忙站直身子,躬身道:“是。晚輩知道。”

    滿意的點了點頭,葉塵譏諷的說道:“若是有誰堅持不住,大可像外跑去,我保證絕不阻攔,只是卻別想我再教他半分。”看到葉封意動,接着開口道:“葉封也不例外!”

    撇了撇嘴,葉封不滿的喊道:“誰說我要放棄了?我是想問,是不是通過了,你就教我們?”

    驚訝的看了一眼葉封,葉塵點了點頭。

    過了片刻,接着道:“這次試煉,或許你們會以爲我們會暗中跟隨。但是我要說的卻是”頓了頓,葉塵語氣嚴厲的道:“生死由天。怨不得人!”

    場中,雲凝卻是本來並沒有真的當真,畢竟,有哪個父母,會不救自己的兒子的。只是轉頭看了看葉封和司鴻漸漸嚴肅起來的神情,卻是有些猶疑起來。

    而葉封和司鴻卻是十分明白,別看葉封和司鴻都敢在葉塵面對嘻嘻笑笑的,但是這麼多年來,他們卻是明白了一點,那就是,只要是葉塵說的話,那就肯定會那麼做!

    這也是葉塵教給葉封所最大的一種品質,那就是,說了,就做不到。做不到,那就閉嘴!

    所以,葉封幾乎不會亂說。這也是當日他在受到四位長老欺辱的時候,說出那般話來,司鴻爲何會如此驚訝的原因所在!

    若不是因爲墨臺的事情,又馬不停蹄的趕到這裏,葉封絕不會放過這個趁他們受傷的機會,親手去解決掉他們!

    向前一步,葉封突然很是詭異的低下頭,聲音低沉有力的說道:“從師父離開的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不在信生死有天,各安天命了。”

    其餘幾人凝神聽着葉封說着,葉塵也是皺了皺眉頭,停下來聽着葉封要說什麼。

    “從此以後,我葉封的命,只由我自己。”葉封突然仰頭說道。語氣霸道,張揚。

    這種語氣,卻是很少在葉封身上出現。唯有跟着墨臺修煉的時候,才偶爾顯露過。

    經過墨臺的事情,這股霸道似乎越加的凝練起來。

    “若是,天不許呢?”出奇的,葉塵並沒有阻止葉封,也沒有笑話,而是也是擡頭,有些失神的看着天空道。

    “天不許?”葉封雙眼微凝。

    看到葉封似乎回答不出,沈晗雙也是覺得這個問題對於他過於大了點,邁步就像拉一把葉塵,示意他不再多說。

    只是還不待她碰到葉塵,葉封突然一步踏出,語氣堅定的道:“那就滅了!”

    觸電般的驚醒,葉塵和沈晗雙看着葉封那姿態,出奇的沉寂了下來。

    雲凝和司鴻兩人,也是驚訝的張開嘴巴,看着葉封。被葉封身上所散發出的那種氣勢所折服。

    美眸看着那睥睨天下,擡腳就欲滅天的葉封。雲凝心裏卻生不起半分的可笑之情,反而,似乎從心裏,她已經認爲,葉封說要做的,就一定能做到一樣。

    現場寂靜了許久,葉塵也是一步踏出,問道:“若是天不許你親人活,你又如何?”

    這次,沈晗雙卻是沒有在阻止,似乎也是想看看葉封會怎麼應對。

    “滅。”葉封卻只是簡短的一個字回答了葉塵。沒有猶疑,不用多想。

    既然決定了,那就去做,這本就是葉封的性格。


    或許這句話,聽起來很是可笑。

    但是連這句話都不敢想,不敢說的人,又有何資格去取笑於別人呢?

    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敢想!

    不是不敢想,而是不敢做!

    不是不敢做,而是不敢拼!

    所以葉封,他很神奇的,敢想,敢做,敢拼。這是墨臺十分欣賞他的一點,就如他當時半夜起來練斧,如他劈出那一斧之後,繼續的練習一般。

    他不會去想做不做得到,而是選擇先去做了再說。

    “若是天不許你兄弟呢?”葉塵再一次逼問道。

    “滅。”這次葉封卻豁然轉頭,沉聲說道。

    不待葉塵多問,葉封直接盯着葉塵說道:“觸我逆鱗者,滅。犯我親人者,滅。碰我兄弟者,滅!”

    這次葉塵反倒沒有多說,而是沈晗雙輕輕的走上前一步,爲葉封理了理凌亂的衣服,柔聲道:“傻孩子,你拿什麼護這些人?”

    語氣裏,盡是說不清的溫柔,道不清的心疼。

    沒有躲閃沈晗雙的整理,葉封執着的擡起頭來,沒有說話。

    良久,全場一片死寂的時候。

    葉封突然再踏一步,一把抓起葉塵的手,將自己面前的沈晗雙的手放在葉封手心,又是拉着沈晗雙走到司鴻和雲凝面前,用另一隻手拉住了司鴻。

    就在雲凝一陣失落的時候,葉封突然走上前來,輕輕的將頭伸了出去,就在雲凝驚慌失措的時候,葉封突然將自己的額頭貼在了雲凝雪白的額頭上。

    直到此時,葉封才緩緩的說道:“拿什麼嗎?拿命可夠,拿魂可行!”

    被葉封靠着的幾個人,都是身體一顫,久久說不出話來。

    被葉封靠着額頭,感受着葉封身上的氣息,和噴到自己臉上的溫熱氣息,雲凝險些身子發軟,倒在葉封的懷裏。

    你不知道,你這句小小的話,讓我們是有多大的震動。

    幾個人都是看了看葉封,心裏同時掠過這句話。

    或許在楓林學院,葉封第一次說要保護身邊的人的時候,還對着個世界,什麼都不懂。 暴君的寵溺 ,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在那些個日夜的訓練,那些次浸泡藥物的痛苦,那次奠基的忍耐,學院裏的那場征戰,墨臺的逝去,這些事情之下,他怎麼可能還不懂!

    所以,這次的話語,這次的承諾,要顯得分外的沉重。


    重的或許,會讓葉封爲之努力一生一世。

    沈晗雙也是察覺到了這一點,畢竟,是自己的骨肉,是自己一手撫養大的孩子啊。對於此時的葉封,當真是心疼不已。

    片刻,葉封鬆開手,離開雲凝的額頭,動了動身體,說道:“好,那修煉開始!”

    說完,咧嘴一笑,清秀的臉龐,修長的身體,因爲煉體而有些健碩的身材,從沈晗雙那兒繼承而來的白質皮膚,配上這般純淨的笑容,在早上的陽光照耀下,顯得萬分俊朗。

    不說雲凝那看呆了的模樣,就是沈晗雙都是十分欣喜。見到這般優秀的兒子,又怎能不心情愉悅呢。

    反倒是之前一直嚴肅的葉塵,看到沈晗雙那愉悅的樣子,不滿的道:“切,一點也沒有我當年那般,英俊,瀟灑。也不知道怪誰。”

    卻不想,他這一咕噥,卻是捅了馬蜂窩。也不知怪誰?怎麼,嫌棄我兒子就罷了,還怪我了?

    這次沈晗雙卻是再也不顧忌葉塵的面子來,直接就是擡手就是雙手開攻,在葉塵的腰間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

    只是可憐了葉塵,空有一身修爲,卻不敢在沈晗雙面前反抗。

    當然,或許,就是反抗了,也未必反抗得了。

    看到葉塵那痛的揪在一起的臉,葉封和雲凝,司鴻幾人都是哈哈笑了起來。

    “笑什麼?你也遲早有那麼一天。你看雲凝這小妮子,一看手勁就大。”葉塵看到葉封竟然公然笑起來,臉色微紅的罵道。

    卻是讓雲凝又是羞紅了臉。


    反倒是葉封,也不知道是聽不懂,還是不怕,依舊傻乎乎的在哪兒哈哈的笑着。 嬉笑過後,葉塵和沈晗雙交待了幾句,就是一個閃身沒了人影。

    只留下葉封幾人面面相覷的留在原地。

    過了會,反應過來,葉封方纔大呼一聲,喊上司鴻和雲凝開始出發了。

    只是剛剛前行數十步,沒有了葉塵和沈晗雙身上的威壓,一些兇獸就是漸漸的靠了過來。

    就在葉封等人肆無忌憚的在森林中邊走着,邊賞風景的時候。突然一陣冷風從身後傳來,向着雲凝撲來,何曾見到過這般景象,雲凝當場就是有些嚇傻了。

    砰。

    見狀,葉封急忙上前,卻因爲離的有些遠,是在趕不及,只能用手臂硬憾了一下。

    當下就是噗嗤一聲,一道鮮血噴射而出,整個人也是被這股力量帶的向後退去。

    驚呼一聲,雲凝急忙跑到葉封身前,緊張的看着葉封。

    哧的一聲,從身上撕下一塊布條,慌忙的爲葉封包紮起來。

    “我沒事,葉封搖了搖頭,神色沉重的看着面前偷襲的兇獸。”

    他們這幾個人何曾遇到過這種事情,就算是葉封和司鴻也不過只是在山上打過幾次獵罷了,而且那時要不就是葉塵帶着,就是村裏的老獵手們帶領。

    說實話,有時候就跟遊玩一樣,那裏遇到過這種情景。

    至於雲凝,雖然雲家每隔幾年就會來此磨礪家族子弟,可是雲凝這纔剛剛進入楓林學院,卻是還沒有來得及進入這個地方。

    所以這三人,纔會跟旅遊一樣肆無忌憚的在森林中走着。

    你若掛了,便是晴天 ,就算是出來兇獸,也會出現在他們面前,等着他們準備好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