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草,我和你說話,你當做耳旁風是不是?”點菸的那人,站在我的後面,斜着眼睛看着我。

    我用手一邊夠着後背,一邊說道:“爲什麼打我?”

    “打你?”龍哥終於從牀上站了起來,然後慢慢地朝我走來,“在這個監室裏,我就是最大的。不聽我的話,就要捱揍,不過捱揍還是最輕的。要是再不聽話,那麼後面還有更精彩的等着你呢。”

    我看着他,想到好漢不吃眼前虧,和他們搞好關係,才能順利的過下去,如果搞不好關係的話,估計要吃不少的虧。

    “我被人陷害,說我和一個朋友一起猥瑣一個女人,具體犯了什麼罪,他們也沒說。”我揉了揉後背。

    龍哥聽了我的話,皺了皺眉頭,正要說話,突然門口站了一個警察,在靜靜地看着我們。

    龍哥猛地一轉身,看見了那個警察,臉上立刻出現了笑臉,一路小跑的過去了。

    那個警察就是之前審問我的墨鏡,只見他們兩人隔着鐵闌珊,交頭接耳了一會,然後那個墨鏡又用眼神瞟了瞟我,龍哥才又屁顛屁顛的跑了回來。

    龍哥一跑回來,就氣勢洶洶地指着我,對另外的六個人說道:“這小子猥瑣婦女,簡直就是畜生不如,給我狠狠地打。”

    臥槽,這個墨鏡剛纔肯定指使龍哥,這樣做的。我發誓,我一定要告倒他,我不信在華夏,還真的讓這樣的人爲所欲爲了。

    龍哥的一聲令下,那六個人像是野狼一樣的衝了過來,然後對着我拳打腳踢了起來。


    我趴在地上,雙手緊緊地抱着頭,防止自己會受到重傷,接着我透過重重的腿影,發現墨鏡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才慢步離去。

    五六分鐘過後,當我的嘴角和鼻子,都在流血的時候,龍哥才叫他們住手,然後又回到鐵牀上坐了下去。

    “起來……到龍哥的面前趴下來。”點菸的那人一伸手,就把我給拽了起來。

    不知道這個龍哥還要怎麼折磨我,反正我是一瘸一拐的過去的,然後腿彎那兒,又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腳,然後“噗通”一聲,就跪在了龍哥的面前。

    “啪!”

    龍哥的一隻腳頓時就踩在了我的後腦勺上,然後有一人拿過他的鞋子,接着他就開始慢慢地穿着鞋子……

    趴在那兒很不舒服,可是對方人多,不問怎麼說,我都要忍着,不然又要多吃些苦頭。

    可是十分鐘之後,龍哥才把兩雙鞋子穿好,而我的頭上脖子上,全都留下了怪怪的味道和厚厚的灰塵。

    龍哥終於站了起來,跺了跺腳,很囂張的說道:“從今往後,只要你龍哥我穿鞋子,你就要自覺的爬過來……聽到了沒有?”

    我輕輕地答應了一聲,然後把頭深深的埋在了雙腿之間,

    “哈哈……”龍哥笑了一會,很滿意的說道:“想讓我們不打你,就看你自己怎麼做了……乖乖的聽老子的話就行。”

    看着面前得意忘形龍哥,我伸出手擦了一把汗,然後一個刀片,就出現在了我的手裏。

    本來進拘留所之前,我身上凡是能攻擊別人,或者可以自殺的,都被沒收了,就連鞋帶也被收去了,只不過他們誰都沒有想到,在我的嘴裏,卻被我藏下了之前的刀片。

    這嘴裏面藏刀片的本事,還是周洋教給我的呢!

    以前上學的時候,我們也經常被人欺負,不過周洋那時候特別硬氣,誰欺負他就和誰打架,漸漸地也學了不少的東西,這嘴裏藏刀片的本事,就是那個時候學的。

    他和我關係最好,天天死乞白賴的要把這個本事教給我,剛開始的時候,我是非常不想學的,我就是個普通的學生,學這個有什麼用?

    但是架不住周洋死纏爛打,只得跟他學了,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卻派上了用場。

    刀片在我的手裏,我咬了咬牙,趁着龍哥得意忘形之際,朝着他就衝了過去……

    我肯定是不想殺他,只是想讓他失去戰鬥力,讓他對我產生恐懼,近而讓他佩服我,不然的話,遲早會被他們揍死。

    我外面還有着幾千萬呢,如果在這個地方,被他們不明不白的弄死了,那豈不是太冤了。

    可是,我的刀片只在龍哥的面前一閃,就被他一個眼疾手快的手下看見,然後從我的側面,就直接給了我一腳。

    一腳正中我的左肋,頓時,讓我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就朝着右邊摔了過去,只是我不能就這樣放棄了,所以我手中的刀片,盡力地朝着龍哥的臉上伸了過去。

    龍哥的反應再快,也架不住我和他的距離近啊,所以他只覺得眼前一閃,立刻擡手擋在了臉前。

    “噗……”

    刀片如同一道寒光一樣,劃破了龍哥的手臂,鮮血頃刻間就溢了出來……

    “臥槽,給我打,給我往死裏打……”龍哥抱着受傷的手臂,瘋狂的指着我大聲的吼道。

    那些人二話沒說, 重生之烽火一生 ,再打的話,我也就肯定站不起來了,所以我拿着那個刀片,就像個小孩子打架一樣,我的面前胡亂的耍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爲了身上不少東西,完整的走出拘留所,我這次也是拼了……

    以前被人欺負的時候,我很少會反抗的,可是現在我不願意,再讓別人騎在我的頭上了,不然只能讓自己更受欺負,別人也得寸進尺。


    “幹什麼? 異世之召喚億萬神魔 ……你們想造反啊?不要打架了……”這個時候,一個看管人員證拿着棍子,不停地敲着鐵門,發出了“噹噹噹”的聲音。

    “草……你給老子等着……”龍哥指着我,一副威脅的表情。

    看管人員對這樣的情形很是滿意,然後打開門,對着他身邊的三人,說:“你們進去吧!我就搞不清楚了,你都被拘留了,還挑什麼監室啊?這裏裏面這麼擠……”

    我彎着腰捂着自己的傷口,心說,這又是來了新人了。

    “謝了啊!”一個特別熟悉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中,“這裏面,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讓人難以忍受的就是,失去自由……不過人多了的話,時間過得會稍微快點的。”

    “哼,你早幹嘛去了啊……既然珍惜自由,就不應該犯事。”那個警察鎖了鐵門,就走了。

    聽着剛纔的聲音,我的心裏就一驚…… “哼,你早幹嘛去了啊……既然珍惜自由,就不應該犯事。”那個警察鎖了鐵門,就走了。

    聽着剛纔的聲音,我的心裏就一驚……因爲那聲音聽起來不是別人,而是周洋。

    只是,他們怎麼可能進來了?這不對啊,犯事了?還是也被李洪譚給陷害了?

    “嗯?”我擡頭看着他們,激動的說道:“真的是你們?”

    周洋給了個手勢,讓我不要亂動,李信和胖子跑過來,把我扶了起來。

    “喂,新來的,不要多管閒事。”那個點菸的小弟,指着周洋,囂張的說道:“不然的話,你們幾個也是他的下場。”

    “哦!”周洋笑了笑,然後在一張空着的鐵牀上坐了下來。

    李信和胖子也把我扶到周洋的身邊坐下,然後大搖大擺的朝着龍哥他們走了過去。

    “怎麼着?想打一架是不是?”龍哥握了握手,頓時發出了聲響,這是向胖子他們發出的挑釁,而他身後的那幾個人,也是一樣,都不屑的看着李信和胖子。

    “可以啊?來來來,讓你胖哥看看,到底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胖子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

    龍哥似乎被他激怒了,然後瞪着眼睛,吼道:“弟兄們,給我揍他們……”

    龍哥的一聲令下,他身後的人就準備衝過來,可惜的是,李信和胖子也衝了過去,而且他們的速度明顯比李信和胖子慢了許多……

    “啊……”

    龍哥的話,剛剛說完,就被胖子一拳砸在了臉上,鼻子立刻就鮮血直流。

    李信是後動的,先是助跑,然後騰空而起,一腳就踹在了龍哥的胸口上,龍哥頓時就飛了出去。

    李信和胖子的配合真是天衣無縫,龍哥飛出去的那一剎那,胖子就衝了過去,然後從嘴裏摸出了一個刀片,瞬間就放在了龍哥的咽喉處,朝着他的手下,喊道:“都他瑪的別動。”

    其實,即使胖子不喊的話,那幾個龍哥的手下,也不會動彈的,因爲他們早被李信和胖子給嚇傻了,所以胖子多少有些小尷尬。

    “草,打我兄弟是不是?再打啊?再起來打啊?”胖子那蒲扇大的巴掌,一下一下的扇在龍哥的臉上,不一會兒就腫了起來……

    胖子後來和我們說,他是非常生氣有人打我,所以才狠狠地教訓那個龍哥的,可是我不這麼覺得,我反而感覺他是因爲掩飾尷尬,纔出了這麼重的手。

    “巡查的來了……”周洋在我的身邊,突然冷冷地來了一句。

    胖子擡起頭朝着我們笑了一下,然後直接拖過來一牀被子,對着龍哥說道:“待會要是多說一個字,老子讓你再也見不到太陽。”

    龍哥的臉腫得像個饅頭一樣,看着胖子連忙的點了點頭。

    “唰……”

    胖子用被子蒙在了龍哥的頭上,然後朝着龍哥的手下一使眼色,那些人已經被嚇破了膽,立時就不敢再發出聲音了。

    “噔噔噔……”

    一個巡查的朝着我們走了過來。

    “幹嘛呢?”巡查指着胖子他們,說道:“怎麼這麼多人待在一張牀上?”


    胖子坐在被子上面說:“沒什麼,我們幾個人在學習法律,爭取以後出去了,能好好的做人。說不定能做個律師呢!”

    那個巡查笑了笑,指着胖子說:“就你還學習法律?還想做律師?你和我開玩笑呢吧? 時空走私從2000年開始 ,你比我還熟悉呢!”

    胖子看着那個巡查,無奈的笑了笑。

    “好,你們學習法律吧……”那個巡查笑眯眯地走了。

    胖子他們應該是經常來這個地方,不然的話,也不會和那個巡查這麼的熟悉。

    巡查一走,胖子立刻掀開了被子,惡狠狠地看着龍哥,說:“還要不要揍我了?”


    “不要了,不要了……”龍哥擺着兩隻手,一臉的血水,也分不出哪是眼淚,哪是鮮血。

    “還欺負不欺負我兄弟了?”

    “不欺負了,不欺負了……”

    “還充不充大哥了?”


    “不了,不了……”

    李信又轉臉對着龍哥的手下,冷冷地說道:“你們呢?你們服不服了?”

    龍哥的六個手下,不停地點着頭,說:“服了,服了……以後都聽你們的。”

    這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啊,剛纔打我的時候,一個個都趾高氣昂的,現在一個個又成了縮頭烏龜。

    周洋朝着龍哥招了招手,龍哥就從牀上爬下來,一直爬到了周洋的面前。

    “江曉。”周洋叫了我一聲,然後指着龍哥,說:“扇他……他們剛纔打了你多少下,雙倍的給扇過來。”

    你也有今天啊,剛纔打我打的那麼爽,現在也輪到我了吧?

    我挽起袖子,走到龍哥的面前,“啪啪啪……”左右開弓了起來,龍哥的臉上,算是雪上加霜了,只不過他的眼神裏,流露着不服,可是這樣又能奈我何呢?

    扇完最後一個耳光,我氣喘吁吁地坐在了牀上,那個給龍哥點菸的人,立刻端了杯水過來。

    我接過水,只不過沒有理他,畢竟這種牆頭草的人,還不值得我去理他。

    “是誰叫你們欺負江曉的?”周洋盯着龍哥,讓他感覺到了渾身的不舒服。

    “沒,沒有……”龍哥結結巴巴的說道:“是我們看他不順眼,才欺負他的。”

    “哦?”周洋笑了下,說:“看樣子,胖子還是沒有教訓好你,我感覺應該讓他再伺候你一次。”

    “得……洋哥,這一次,我一定讓他老老實實的。”胖子的笑容,更是燦爛,然後又朝着龍哥走了過去。

    “洋哥?”龍哥看着周洋,大驚失色的說道:“你是周洋麼?”

    周洋點了點頭,說:“是我,你想怎麼樣?”

    龍哥一聽是周洋,連忙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給周洋磕起了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