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與此同時,隨著嬌笑聲越來越近,一個個窈窕的詭異身影浮現而出,竟然是一種擁有著女人的婀娜身段,卻渾身赤裸且呈血紅之色的無面怪人,但那陣陣笑聲,也確實是自它們口中。每個怪人手中,都有一根散發著紫氣的金色長鞭,其上散發著基本是混沌神兵級別的強大氣息。

    「我靠!神祖期大圓滿……還全都是?!」待呂涼感知清楚對方的情況后,也顧不上臉紅,十八隻噬靈蟲直接浩蕩而出,同時臉上露出了緊張與興奮交織的情緒,輕聲嘀咕道,「這倒是一個檢驗我實力的好機會!」言罷,掄起雙劍衝過去的同時,本命分魂和兩具分身也閃現而出,各持神兵就沖著另外三個方向衝殺而上!

    一交起手來,呂涼臉上的表情就變得精彩了,時而瞪眼,時而皺眉,又時而微笑點頭,一炷香的工夫后,隨著其輕喝一聲,剩下三具分身映襯而出。同時,場上七名呂涼直接開啟了通雙竅的神禁狀態!

    高階界面下,戰鬥的感覺果然與曾經不同!不但自己的功法威力更勝一籌,同階對抗下,即便對方的靈智似乎並不高,但實力也是杠杠的強!他一具分身,抗三名怪人沒問題,但四名就開始有吃力的感覺了。

    隨著呂涼的小爆發,原本膠著的戰局,倒是漸漸開始傾斜起來,隨著第一個怪人被本命名分魂力斬於劍下,之後僅用了不到三炷香的時間,場上二十幾名怪人就全數消亡殆盡,均化為一縷縷紫紅之氣縈繞於空間之中。

    但此時的呂涼,不但沒有一絲輕鬆的表情,反而是緊咬牙關,頭上開始滴落斗大的汗珠。隨著最後一名怪人消失,其分身和噬靈蟲瞬間回歸本體。而他自己,則直接盤膝閉目坐地,似乎正運功對抗著什麼。

    與此同時,那一團團紫紅之氣漸漸凝聚到一起,紅光一閃后,化出一名有著妖嬈身段和絕世容顏的香艷女子,其全身上下不著寸縷,「咯咯」一笑的同時,風情萬種地瞥了呂涼一眼,竟然直接就倒在他身邊,雙首也環住了其脖子。

    「姐姐你可不能獨享!這麼強悍的男子……老大哪裡找來的奇人啊這是!我們也要!」此時,隨著一道銀鈴般的聲音傳來,又有兩名同樣誘人的酮體自迷霧中走出,不但如之前女子一般摟住呂涼,更是想親吻呂涼的同時,手也往其身子下方探去……

    「滾……」就在其中一名女子的薄唇即將貼到呂涼的唇之際,一聲輕喝之音傳來的同時,三名女子的嬌軀同時往後震了一寸有餘!

    而此時的呂涼,表情比之前更痛苦了,但其周身一道若隱若現的金光,卻令三名重新撲上來的女子再也無法接觸其分毫!

    「娘的……原來……這才是最要命的……不過,想逼我就範……看誰耗得過誰!」這是呂涼心底目前最直接的寫照。

    之前在他滅殺那些怪人時,心底就開始有絲絲的燥熱感浮現,但當時他一來正殺得順手,二來心神基本全用在了感悟對方的戰力情況上,待全滅了敵人後,才猛然警覺,一股股饑渴的燥熱之氣竟然以極快的速度蔓延了全身不說,還正試圖侵入他的神魂!而此時,與老白等生靈的感知不知何時已然全部斷絕了……

    此時再想之前種種已然無用,呂涼經歷最初的驚詫后,乾脆直接以自己的神魂之力對抗起了這股侵略性十足的燥熱之氣。

    後來隨著那三名女子的出現,這股燥熱之氣瞬間化為了更勝一籌的魅惑氣息,剛開始,呂涼猝不及防之下,差點就被突破了防線!但在最關鍵的時候,一抹淡黃宮裝的倩影自神魂深處劃過,還有一張女子的面容一瞬而逝,雖然模糊地一塌糊塗,但呂涼總能感覺到一絲異常溫馨的淺笑……

    隨著這一抹神秘倩影的出現,呂涼一激靈的同時,一股更加濃郁的神魂之力噴涌而出,直接在千鈞一髮之際抗住了已經觸到了神魂邊緣的魅惑之氣!

    漸漸的,雖然神魂中不時因氣息的碰撞產生撕裂般的痛,但對於經歷過更慘痛經歷的呂涼來說,倒也處於絕對的可接受範圍。

    「好像當年對抗心魔的感覺……如果我對抗成功了……那抹淺黃倩影……能讓我感知到是誰嗎……」一炷香的時間,任由外面三女張牙舞爪地試圖貼上來,金光護體下的呂涼,面目表情漸漸放鬆下來,似乎開始適應了這種狀態……

    ……

    同一時刻,雪月庄四樓之內,兩道身影並立而站,其中一名紅妝女子,正是先前在商鋪內呂涼遇到的妖艷女子,其此時一改之前的風情模樣,正一臉肅重地死死盯著面前光屏上,已經徹底進入老僧入定狀態的呂涼,眼中不時地閃過驚喜交加之色,半晌,才喃喃道:「妖孽啊……不愧是老大找的人!三名姐妹的魅魔之體竟然都對其拿下不得……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到最後呢!不過,這似乎是最有希望的一次吧……」

    她身邊,一名白袍男子背手而立,正是一臉笑意的劉風本尊,此刻同樣盯著呂涼,聞言,也不扭頭,只是輕聲道:「是我找的……不過,可不是原本指定過來幫你們的那人……」

    「什麼?!」女子明顯一驚,視線也轉到劉鳳這邊,滿臉詫異之色道,「他不是老大找來幫我們凈化魔功的?那、那……我明白了!屬下一定不會讓其活著離開這裡!」說後半句話的時候,女子的語氣雖絕,但臉上還是不經意地劃過一絲複雜之色。

    「暈,你明白個屁了!」劉鳳此時轉過身,似是寵溺地摸了把女子的頭,大笑道,「這可是我無數次午夜夢回,盼星星盼月亮才等到的人啊……對你們,我不隱瞞,他就是我實行計劃的關鍵核心之人!」說這話的時候,劉鳳的表情雖然依舊在笑,但身體已經不自覺地微微顫抖起來。

    「……原來是他!屬下明白了!」女子定定地看著劉風,眼中竟然開始有眼淚在打轉,重重點頭道,「終於……長久的等待,就要開始了嗎?她們三人知道,也一定會很激動吧……」

    「小花,他於此時到來,絕對是我們的意外之喜!計劃,待其過了魅魔這關,即刻便開始執行!」劉風此時將目光又轉了回去,津津有味繼續欣賞的同時,眼中也有一絲厲色劃過,「七水之都,七大工坊……闇之工坊那個老奸巨猾的傢伙,終於到了可撬動的時刻了!而這關鍵,就全系在這位祖宗身上嘍!」

    「需要我們做什麼?梨姐姐的事情,我們也要幫忙!」女子一抹眼睛,雙目閃閃發亮地盯著劉風。

    「暫時什麼都不要動,你們不了解這小子,論起拉仇恨的功力和管閑事的功底,別人拍馬都難及其分毫!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解決他的一切疑問和滿足他的一切需求!到時,他自會去攪動這死氣沉沉的一切,然後,才是我們動手的最佳時機機會!」劉風說著說著,漸漸握緊了雙拳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他,絕不會令我們失望!小花,除了通知三名閉關的妹妹,也去通知風流盟和吟風閣那邊,啟動針對闇之工坊的腐蝕計劃!至於金之工坊這邊,我親自安排!萬神教骯髒的尾巴,是該往外揪的時候了!」 整整半個時辰的時間,任外面三女如何施展各種手段及搔首弄姿,呂涼非但沒有任何反應,反而嘴角微微揚起一笑。

    又過了五炷香的時間,他猛然睜開雙目,雙劍隨手而出,渾身氣息澎湃而起的同時,輕聲道:「你們……應該不是真正的本尊,那我也不用有任何顧忌了!」

    此時的三女,隨著呂涼展開這幅架勢,也一改之前的風情模樣,同時一聲尖銳的嘶吼后,瞬間就化為了如之前那些怪人一樣的無面女子。

    整個迷霧空間的魅惑氣息則再度猛升了一個等級,三女手中也幻化出三柄長劍,展開同樣神祖期大圓滿的氣息,分三路圍殺而上。

    呂涼則是微微一笑,眾分身顯現的同時,直接來了個反圍殺。

    之後,戰況方面,沒有任何懸念,僅僅一炷香不到的工夫,便以呂涼的全面勝利告終。

    隨著三女盡數消亡,整場的迷霧則直接消散開來,再度恢復為了之前的大堂一層。

    「小子,可以啊!神魂之力……我怎麼感覺比先前又雄渾了許多?」老白驚奇的聲音傳來,同時喃喃道,「八神將的『幻海』,應該還空著吧,要不你去試試?」

    「得了吧,還是自由自在的適合我!」呂涼搖頭苦笑一聲,直接抬起頭,嘴角掛起一個淺笑,隨後便自原地消失不見……

    ……

    「劉兄……不用這麼熱烈吧?」片刻后,雪月庄四層,正被劉風緊緊熊抱的呂涼,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他們身後,是抿著嘴偷樂的紅妝女子。

    對於劉風,雖然呂涼之前僅僅見過一面,還基本是死斗時間為主,但不知為何,他卻有一種與老友相見的感覺。對方的熱情與隨性,和喬有良類似,但卻沒有那麼多關於錢的事情,有的,只是滿滿的歡樂和熱情。

    「劉兄,剛才我經歷的……」親兄弟也得明算帳,呂涼必須問個明白,畢竟自己差點就栽了。

    「哦哦,意外,真的意外!小花,來,你說明下!」劉風則一拍腦門,沖著身後招了招手。

    隨著他話音落下,紅妝女子緩步上前的同時,另有三名服飾各異的少女也款款現出身形,竟然正是先前在迷霧空間中三名魅魔的模樣!

    「多謝公子化功之恩!」呂涼還沒想好怎麼招呼,這邊四人直接行了個大禮,由於腰彎得太低,胸前本來就呼之欲出的玉兔們,差點就真蹦出來了……

    「別、別這樣……我也沒做什麼!還、還望告、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呂涼這臉直接「騰」的一紅,趕緊目光望天的同時,連神識都直接閉合了。

    「嘻嘻,之前我們的魅魂那麼勾引你都無效,現在怎麼……真是個有意思的人。」其中的藍衣少女輕笑一聲,還拋了個媚眼道,「為了彌補我們的過錯,你想怎麼對我們都可以。」

    「……我只想知道原因,麻煩諸位就不要戲弄我了!」呂涼心裡這個無奈啊,除了苦笑應對,也沒別的轍了,畢竟現在都算自己人,只能忍了!

    「行了,別玩了,人家呂公子的為人,在剛才就印證過了。」紅妝女子明顯是幾人中大姐般的存在,此時也不再有任何輕佻的感覺,再次款款一拜后,面帶歉意道,「真不好意思,姐妹們也是太激動了,才和你開玩笑的。畢竟,她們因為這個事情,本尊已經被困了近千年之久……而且,對於給你帶來的危險,真是太對不起了!」

    「啊?!沒事,我無所謂的,這不也完好著出來了么?你們剛才說『化功』……是什麼意思?」呂涼一愣,反倒有了一種同情,自己先前險死還生的境遇,則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簡單說來,我們姐妹幾人,都在修鍊一種功法。 攝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其威能沒得說,但卻有一個副作用,那就是隨著功法的精進,會產生出數具有致命可能的魅魂之體,也就是公子先前第一批清理的那些怪物。」紅妝女子隨後一指身後三女道,「而第二次對上的,則是她們三人的魅魂主體,那才是最兇險的時刻!之前也有人挺到第二階段,但無一例外,最後全部淪為了魅魂之體的爐鼎之材……真沒想到,公子的神魂之力和道心竟然強悍到如此地步!就算說你是聖祖級別,我們也會相信!」

    「原來如此!不過,聖祖什麼的還是算了,我自己的斤兩,自己太清楚了!」呂涼擺手的同時,關切地問道,「那剛才過後,是徹底完事了嗎?還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

    「……你是好人。」紅妝女子愣愣地盯著呂涼,眼窩濕潤的同時,就吐出這四個字。

    「哈哈,你們下去吧,尤其是你們三個,功法剛剛大成,趕緊去鞏固一下,這裡有我招待呂兄弟就足夠!」劉風則恰到好處地閃過來,沖著幾女揮了揮手,摟著呂涼的肩膀就往裡面一個單間走去。

    四女則深深一拜后,便同時自原地消失不見。

    ……

    「我的這些疑問,還望劉兄將所知的告訴我!」片刻后,房間內,兩人相對而坐,開始了呂涼期待已久的問話之刻。

    他的問題就兩個,一是怎麼去荒古劉家,二就是關於萬神教的情報。

    「第一個問題好回答。」劉風抿了口茶,微微一笑道,「你知道的我就不重複了,荒古世家均分佈在女媧空間的東部和北部,而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則是東部和南部的邊緣交界之處。荒古劉家在北部,但因空間問題,不能從東部過去,要不就從西部穿越,要不就從南部的傳送陣過去。」

    「西部……我記得是荒獸的地盤吧?」呂涼記得之前的情報顯示過,那裡正是荒古禁地的所在。

    「沒錯!雖然理論上可以過去,但沒人去那裡找死。」劉風此時則探過身子道,「所以,真正的通路還是在南部!那裡,我們七水之都的地盤,有專門的大型傳送陣,不光可供你去到北部,還可基本定位在劉家附近之地!正好我也該回那裡了,要不,你一會兒就跟我走?」

    「好!多謝劉兄引路之恩!」呂涼豁然站起,目現一絲激動之光,直接朝著對方一拜。

    「別這麼客氣好不好,換個人一樣可以告訴你這些。坐下,第二個問題的答案你真的想知道?」劉風則往下壓壓手,又押了口茶的同時,突然面色鄭重道,「我確實知道一些情報,但你也得知道,萬神教,絕不是你一個人可以搞定的!」

    「我明白!但我也不瞞劉兄,萬神教,我滅定了!」呂涼重新落座的同時,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

    「好!我也不瞞兄弟,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夙願!」劉風則一拍桌子,又往前探了一截身子,沉聲道,「但這很可能涉及七水之都中的某些工坊,所以其中必要的關節,你必須做到事無巨細的清楚!」

    「願洗耳恭聽!」呂涼知道,真正的重點,現在來了。

    「七水之都,顧名思義,那裡有七座島嶼,每一座島嶼之上,都有一間特別的工坊,這裡也是聖祖殿都隨時關注的重地!下面我一一介紹給你知道……」在劉風的介紹下,女媧空間中比聖域還重要的地點就此揭開了其神秘的面紗……

    七水之都,七個島嶼,其上七個工坊,分別為:

    光之工坊:七大工坊之首,研發創造各種匪夷所思的神奇之物,由聖祖殿直管。

    闇之工坊:研發創造各種功法。

    金之工坊:研發創造各種法寶。

    木之工坊:研發創造各種傀儡。

    水之工坊:研究靈獸之場所。

    火之工坊:研發創造各種丹藥。

    土之工坊:研發創造各種奇物。

    其中,光之工坊為最重之地,一般只有持聖祖殿特批手諭的人才可進入。

    另外六處中,雖然管控沒那麼嚴格,但也是有重兵把守的核心密地,起碼都有一名聖祖初期的大能鎮守!

    所有的工坊,研發創造的都不是市面上可見的尋常之物,往往都是那種驚世駭俗的神物。所以自誕生之日起,就有一道死命令隨之而下:七大工坊創造出的每一件神物,都必須在聖祖殿備案,而且不經允許,絕不許流到外界!

    「萬神教,來歷和行蹤皆神秘異常!如果說具體的情報,我也不甚了解。但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在闇之工坊的卧底,曾探知有帶著濃烈妖氣的傢伙進出於此!另外,土之工坊那邊,也有同樣的情報流出……」

    呂涼靜靜地聽著,臉上的表情雖無變化,但腦子卻飛速運轉吸收著相關的情報。

    半妖之人出現在了其中的兩處工坊……這本身就說明有問題!尤其是闇之工坊,研發功法……莫不是這半妖修鍊邪法,就是那裡研究出來的?

    「劉兄,你為何會在其他工坊安插卧底?」呂涼發出疑問,知道的越多,將來做事才越有把握。

    「因為,現在的工坊,早就沒有了六道仙人初建立時的一條心!有的,只是平和表面下的利欲熏心!」說到此處,劉風猛然拍案而起,幾乎是低吼道,「除了聖祖殿管控的光之工坊,還有不問世事的火之工坊和我的金之工坊外。水之工坊已經徹底淪為了孔家的私人產業!闇之工坊和土之工坊在這裡看著挺安生,但早在萬年前,黑市那邊就開始有疑似工坊之物流出!你以為那卧底是我安進去的嗎?那是聖祖殿安進去的!不過後來被我吸納到了自己這邊而已!」

    呂涼聽著,眉頭越擰越緊,但還不忘問一句:「那木之工坊呢?」

    「那裡……」劉風此時突然苦笑一聲,緩緩搖頭道,「即便是聖祖殿,也不知道那裡在做什麼。他們最後一次現世,是金光神廟出事之前,之後,整個工坊直接被一種詭異的漆黑光幕籠罩,但凡飛到光幕所在範圍,渾身靈力就會盡失!聖祖殿的大佬曾有人親自過來探查,但看過之後,只是搖搖頭就走了。不知道他回去后說了什麼,反正這事兒就這麼不了了之了!直到現在,也還是那副神秘的境地。但因為不曾出事,慢慢也就無人管他了。」

    「金光神廟?」呂涼一愣,這個字眼太敏感,其一個激靈的同時,馬上追問道,「這種情況,那裡面的人怎麼辦?就這麼不管了?」

    「人?」劉風一愣,隨即搖頭道,「那個工坊,自六道仙人創建時,就沒有一個人存在過!不管是工坊主還是裡面的服務之人,全部都是具備高智商的傀儡!怎麼樣,六道仙人,牛吧?」

    「……我明白了。」呂涼也是一愣,同時心裡對於六道仙人的能力,再次崇拜到了一個新的層次!這絕對已經不是一個「牛」字能形容的了,當年鴻鈞老祖做到的偉業,此人也差不多快能比肩了吧?自己真能是這種奪天地造化之人的轉世?完全不可能嘛!

    「基本情況就是這些,我不建議你現在就去找萬神教的麻煩,畢竟這需要探查出一定的線索,才可琢磨動手的事情。 輝煌的人生從幼兒園開始 而且,聽你的口氣,似乎也是迫切的想去劉家。所以,還是從我那裡的傳送陣先過去再說吧。剷除萬神教,也不在這一時。」劉風則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同時面色再次鄭重道,「另外,其實我也不建議你現在去劉家,因為就算你到了那裡,估計短時間內也進不去門。」

    「嗯?為什麼?」呂涼回過神兒來的同時,驚詫地問道。

    「你之前在坊市沒聽說?」這回輪到劉風一愣,其直接脫口而出道,「劉家大小姐即將於近日大婚,其道侶之選,正是在聖域內如日中天的名門之王,姜家的未來家主,姜應龍!」 「什……么……」呂涼聞言,當時就傻了,但比腦子更暈的,則是猶如翻江倒海的內心……

    與劉嘉文自相處以來的點點滴滴瞬間填滿心間,從最初兩人的死斗相識,到後來文明遺迹中的生死與共……光是想到這裡,他這心裡就已經有些糾結的想不下去了。

    「我……真的只當她是好朋友嗎……」呂涼愣愣地嘟囔著,老白等靈獸似乎在七嘴八舌地說著什麼,但此時的他已經根本無心聽清了。

    「呂兄弟!」劉風的爆喝傳來同時,手也搭著呂涼的肩膀晃了起來,「自你到雪月庄幫忙,已然過去的這百年間,女媧空間的格局確實又發生了一些異變……」

    「啊?哦,沒、沒事……」呂涼則猛然抬頭,結巴著吐出幾個字后,就被心裡再度湧上來的晦澀之感堵住了嘴巴,但隨即就繼續一愣,「百年?我在迷霧空間對抗魅魔……過了百年?!」

    「如果你決定要去,等我一個時辰,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咱們即刻就走。」劉風此時鬆開手,一副徵詢的模樣。

    「去!」呂涼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脫口而出,至於這詭異的過了百年,還重要嗎?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 「好,等我一會兒!」劉風也不耽誤,直接就自原地消失。

    一個時辰。

    呂涼從沒有感覺時間過得如此之慢,好在其道心已然堅如磐石,最初的慌張之感此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比決絕的心情:「一定要去!如果她是認真的,我祝福她!可如果不是這樣……四大名門之首又如何!」

    對於四大名門,呂涼的思維還停留在對姚家和姬家的印象上,即便姜家是無極五祖的鐵杆嫡系,但家族那麼大,誰知道這個姜應龍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雖然對於自己和劉嘉雯的感情定位依舊如亂麻一樣擾亂著自己的心神,但立刻過去探明這一切的念頭卻是越來越濃烈。

    當劉風終於再次顯出身形時,都不用其說什麼,呂涼早就一把拉住對方,直接往外衝去……

    「不用出去,這層就有直通七水之都的傳送陣!」劉風趕緊反拉一把,拽著面露驚喜之色的呂涼就往另一邊的一個隔間走去,到了門口,手一揮,一陣金光瞬閃后,其指著裡面顯現而出的一座可容納一人的傳送陣道,「來,你站上去,我先把你傳過去。你到了那邊先別動,我也過去后,咱倆再一起走。」

    呂涼則沒有絲毫遲疑地衝進去,待身形站定,劉風也上前,再次一揮手,地面傳送陣的邊緣開始閃現出數枚各色的靈石,隨著豪光陣陣,呂涼的身形也漸漸模糊直至不見。

    「小花,我剛才和你布置的,都安排好了嗎?」此時,劉風並沒有著急站上去,而是沉聲問著。

    「是的……不過,大人真的要這麼干?損失了我們的一枚暗子不說,還……」紅妝女子則是一臉的複雜之色。

    「女人……可以用來被寵,那絕不能用來壞事!這小子,去那邊,明顯就是沖著姓劉的丫頭去的!朋友關係……呵呵,這可不是普通的朋友啊……」劉風對此微微一笑。

    「屬下明白了!」紅妝女子恭敬一拜,但依舊有些遲疑道,「不過……劉家小姐的情況其實是……如果他發現我們騙了他……」

    「呵呵,你多慮了,我並沒有騙他啊。情況是有點特殊,不過,姜家小子要娶她,可是貨真價實的,我也只說到這裡而已。」劉風微笑著一攤手,一臉的無辜。

    「……好吧,不過,工坊那邊的計劃是不是太險了?他的修為畢竟沒有突破到聖祖,可如果就此面對那個老怪物……」紅妝女子的眉頭還是沒有鬆開。

    「你還不夠了解他!如果你當年看過他在天界和古蜃及我們戰鬥的場景,你絕不會有剛才那種想法了就!要不,他怎麼會是我和姜家小子都這麼迫切需要的人呢?」劉風此時也緩步往傳送陣上走,同時微微側頭詭異一笑道,「你真以為,破你們一個魅惑之陣需要百年的時間?」

    「啊!大、大人!難、難道這一切都是你……包括劉家那邊的事情……」紅妝女子一臉的驚色。

    「哈哈哈!小花,這邊百年之困是我做的,但那邊,和我沒有一文錢關係!我只能說,姜家的小子……呵呵,與這麼個怪物產生默契,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劉風大笑一聲后,徹底走上去的同時,則沉聲道,「我們都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因此傷害到了呂涼,只要最後目的達成,賠條命給他又何妨!」言罷,隨著傳送陣光華爆閃,他也隨著消失不見……

    ……

    同一時刻,荒古劉家的核心之地,姜應龍倒背著手,似是低頭沉思著什麼,其身旁兩邊,各有一名耄耋老者,其中左首邊的藍袍老者,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姜公子!恕老朽之言,小姐現在的情況,如果您硬要如此做,就算結果成了……但這傳到外人的耳朵里,您之前剛建立起來的威名,可就……」藍袍老者最後還是吐話出口了。

    「那你覺得,是劉家讓孔家給吞了合適呢?還是將一個已經成了這樣的大小姐嫁給我呢?輪門當戶對,你們不吃虧。我單著,她也沒成雙,我娶了她,正好也可以有讓其恢復的手段,我想不到不繼續下去的理由!」姜應龍則微微一笑,同時一擺手道,「另外,可別提什麼威名,你去外面問問,是我『聖域四紈絝之首』的名號響,還是當年靠著老子運籌帷幄坐享其成的事迹亮堂?」

    「這……唉!」藍袍老者明顯是被噎住了,最終長嘆一聲,又深鞠一功道,「劉家……今後就暫指姜家的庇護了!老朽,再去探望下我家小姐……」言罷,眼含濁淚的身形消散而去。

    「公子……咱們這麼趁人之危,是不是有點……於你的名聲是其次,反正你從來也不在乎這個。但這麼做,可真是你本心之意?」剩下的紅袍老者,明顯和姜應龍關係不一般,態度雖算恭敬,但話里明顯透著不忿的語氣。

    「本意……茂叔,您從小把我看到大,您覺得我是這樣的人嗎?」 買個世界做游戲 姜應龍則扭過頭,面色突然變得鄭重無比。

    「這……公子真正的人品如何,我可能比姜老大都清楚!所以我才不明白……」老者一愣,隨即又搖頭道,「又是計謀吧?照顧公子老夫還有點把握,但輪智計,是拍馬都趕不上嘍!」

    「哈哈哈,茂叔,您就別多慮了。如果真是那麼齷齪的事情,你覺得即便老爹現在閉關了,他能容忍我如此胡作非為?」姜應龍則大笑一聲,轉而露出一種神秘的期待之色道,「其實,我這麼做,是為了逼出一個人!」

    「啊?人……哦!莫不是,百年前就傳聞上到女媧空間的那個小子?他已經上來了?」老者先是一愣,接著似有所悟地一拍腦門。

    「上來了?我不知道。」姜應龍再次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回應,直接一攤手道,「反正賭一把唄,大不了真把劉家妹子收了。這麼優秀的妞兒,娶了似乎也是件美事啊!」

    「公子……」老者是徹底無語了,臉憋得通紅,最後幾乎是咆哮道,「沒把握你也敢賭?!真要是娶過門了,她就是我姜家未來的家主夫人了!你不是一直惦記文家的鬼丫頭呢嗎?這去劉家也是為了龍之環,難不成這就假戲真做了?」

    「茂叔,冷靜,咱先冷靜!」姜應龍趕緊拉住身邊氣圓了眼的老爺子,以前所未有的鄭重神色道,「茂叔,您以為真的沒有把握?我會拿這種不靠譜兒的事賭姜家的未來?您是否還記得,當年被您救下時,我發過的彌天毒誓!」

    「公子……」老者被這麼一問,倒是瞬間就不再發火,雙目一瞬不瞬地瞧著對方眼中的堅毅之色,緩緩點頭的同時,一種釋然的欣慰之色也掛上蒼老的面孔,「看來,是我著相了。公子的局,已經不是我可以看透的了。老夫唯一能做的,就是對於公子的計劃保駕護航了。只是還有一點疑問,公子如何來的把握呢?」

    「你知道劉風嗎?」姜應龍此時忽然拋出一個名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