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聽說這裡面的鎮店之寶,是曾經北冥戰神所用過一件寶貝。

    只不過,再一次戰鬥中,這件法寶被損毀。

    而北冥戰神也是身受重傷,不知去向。

    就這樣,有人經過他戰鬥的地方,才將這寶貝撿了回來。

    因為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便低價賣給這了這神兵閣,讓它撿了一個大便宜。

    當陳天斗來到這神兵閣的時候,這裡就如往常一樣,人流進進出出,絡繹不絕。

    許多人都滿面微笑的拿著嶄新的法寶,從裡面走出來,看上去很是開心得到了一件稱心如意的寶貝。

    「這裡就是神兵閣了,不管怎樣,要買一件法寶先用著。」

    說罷,陳天斗便邁開步子,走進了這神兵閣。

    一進入店鋪,便是四尊十米高的巨大雕像,分別佇立在店鋪大堂的兩邊。

    手中拿著長斧或是利劍,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很是威嚴。

    這間店鋪非常寬闊,簡直如同一家寺院的廟宇。

    在那四尊神像下方的大堂之中,還擺著一盆香火,似是供奉這四位神明的。

    而在這香火對面,便是一個長長的櫃檯,上面陳列著各式各樣的法寶。


    正有一大群人圍著看個不停。

    陳天鬥打量了一番這被裝飾的金碧輝煌的神兵閣,便是向著前面的櫃檯走了過去。

    「這位客官,請問您想要買什麼樣的法寶呢?咱家可以說各式各樣的寶貝應有盡有。」

    這時,一位面容和藹,滿面微笑的店小二走了過來,對著陳天斗殷勤的笑道。

    「我想要買一件趁手的法寶,至於什麼樣子,得先看看再說。」陳天斗一邊看著陳列台上的法寶,一邊說道。

    那店小二笑了笑,便是問道:「不知這位公子,您是出自於那個門派呢?」

    「無門無派。」

    陳天斗因為賭氣,也不說自己是甄龍閣的人了。

    「啊?」

    店小二愣了一下,但閱歷豐富的他很快也就反應了過來,說道:「想必公子您也是一位修真愛好者吧,您隨我來!」

    說罷,這店小二便將陳天鬥引向了那陳列台的一邊,指著上面放置的一把緋紅色闊劍說道:「這一把,乃是天山寒鐵鑄造而成,並且混合了麒麟血加以神力的精品法寶,血仙,不知公子可否滿意?」

    陳天鬥打量了一番那把血仙,劍身方方正正,看上去就像是一塊加長型的板磚。

    「這東西樣子不好看,我在看看別的吧。」陳天斗對這東西根本就看不上眼。

    雖說比自己的石劍好看一些,但是摸上去完全感覺不到它的力量。

    這法寶,也是要看合不合手的。

    一些法寶與自己無緣,就算是絕世神品拿在手裡,也沒有絲毫的用處。

    見陳天斗不太滿意,那店小二便是微微一笑,又將他帶到了另一處陳列台。

    「這一件,玄冥神戟,身長六尺,是用百鍊神鋼鍛造而成,並有天上神仙的法力加持,擁有神聖的屬性,不懼怕任何的妖魔鬼怪,很是克制邪物,我看公子你骨骼驚奇,好像很有力氣,這件東西,似乎也很適合你。」店小二笑著說道。

    陳天斗皺著眉頭打量了一番這玄冥神戟,便是搖了搖頭,「太長了,不好用。」

    這時,店小二的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是看上去已經籠上一層淡淡的寒霜了。

    「哦!那好,我們再來看看這件!」

    接著,這店小二將手指向了一把純金色的扇子,還沒等說話,陳天斗便搶先說道:「太俗!」

    聽他這樣一說,店小二的臉上便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說道:「這位公子,我為你介紹了三件法寶,你只說太丑,太長,太俗,不知您是不是真心想要來買法寶的呢?」


    陳天斗知道自己有點無理取鬧。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那一把石劍,便是心有不舍,所以看什麼東西,都覺得比不上自己的那破爛石劍。

    「哎呀,誰知道你們這裡的東西這麼不合我胃口,算了,我還是不要了!」

    說罷,陳天斗便是扭頭就要離開這神兵閣。

    可這時,在他身後,店小二那輕蔑又帶著一絲不屑的聲音確是傳了過來,「我看,你是沒錢吧!像你這種買不起就來搗亂的人,我見過不少!下次沒錢就滾遠一點!別在這裡瞎耽誤工夫!」

    本來陳天斗的腳就要踏出了神兵閣大門。

    可是一聽到這店小二輕蔑的話語,便是收了回來。

    「你說什麼?」

    陳天斗本來心中就有氣,這店小二的話,更是讓他有一股怒氣燃燒了起來。

    只見那店小二白了他一眼,不屑道:「我說你是窮鬼!買不起就別在這裡瞎耽誤工夫!連個門派都沒有,還來這裡買法寶!別做你的修真大夢了!也不照照鏡子看看,這龍陽城大街上走的各個都是高手,你算老幾!」

    「你這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主兒,怎麼就知道我買不起?沒有合適的法寶,我買你老娘啊!敢這麼和你外公說話!」

    陳天斗何等的伶牙俐齒,立刻就說的這店小二臉上怒氣大盛。

    「你!你敢占我便宜!就你也配當我外公!窮酸鬼!」店小二罵道。

    只見陳天斗冷冷一笑,露出了一副賤相,說道:「知道我為什麼說自己是你外公嗎?因為我想要婉轉的告訴你一句話。」

    「什麼話?」店小二紅著臉,瞪著陳天斗說道。

    「我草你姥姥!」

    「你奶奶的!你這傢伙!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說罷,這店小二便是抬手就向著陳天鬥打了過來!

    從身手上看來,這傢伙似乎練過點功夫,出手很是利索,直奔陳天斗的軟肋。

    可陳天斗豈是凡人,抬腿一腳便將這店小二踢飛了出去,並向著地上啐了一口,罵道:「呸!你這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哎呀!」

    店小二被一腳踢飛了出去,直接撞翻了兩張陳列台。

    一經動手,這神兵閣的護衛立刻便趕了過來,將陳天斗團團圍住。

    「哪裡來的野崽子!敢在我們神兵閣動手!」

    一名侍衛聲如悶雷,底氣很足,對著陳天斗便是破口大罵。

    「你外公我是來買寶貝的!」陳天斗冷著臉回道。

    只見那侍衛打量了一番陳天斗,便是輕蔑的一笑:「就您這樣子,還買寶貝?我看你連根毛都買不起!」

    「你確定?」陳天斗冷笑道。

    那侍衛又是冷冷一笑:「你要是買得起,我就自己拉屎自己吃!」

    聽他這樣一說,陳天斗便是得意的笑了笑,眼中一絲殺氣閃過。

    「好!既然你這樣說,我今天就把你們神兵閣弄個天翻地覆!」

    本來陳天斗因為石劍被封印的事,弄得自己很不開心。

    而這群傢伙又狗眼看人低。

    既然他說自己如果買得起,就自己拉屎自己吃。

    那陳天斗焉有不成全之理?


    說罷,陳天斗便是伸手指向了神兵閣陳列台後方,那高高供奉台上的一件奇形怪狀的法寶。

    這件法寶通體漆黑,閃耀著點點星光般璀璨的異芒,似乎是用某種星沙製造而成的,看上去就並非尋常之物。

    星沙是一種很是珍貴的材料,能夠直接作用於人體,釋放出強大的七星天脈能量,極是少見。

    眾人隨著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卻同時捂著肚子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你這窮小子簡直是痴心妄想!那可是我們神兵閣的鎮店之寶,北冥戰神曾經用過的法寶拳套,黑龍。就憑你也想要買它?行啊!你拿出一千萬仙幻幣,我們就賣給你!」

    誰知話音剛落,突然間鋪天蓋地的金幣便是向著那幾名侍衛和店小二蓋了過去!

    頃刻間,這幾人便被埋沒在這一片金燦燦的海洋中。 很快,幾個腦袋便從這一堆金幣中鑽了出來。

    一臉震驚的看著那站前前面的陳天斗。

    「你!你是從哪裡變出來這麼多仙幻幣的啊!」

    見到這金燦燦如海洋一般的仙幻幣,之前嘲笑他的侍衛和店小二,全都傻了眼。

    此時此刻,他們一個個就像打蔫兒的茄子,之前的氣勢全無了!

    只見陳天斗將帶著手鏈的左手背到了身後,冷笑道:「現在,那東西我已經買了,你不是要自己拉屎自己吃嗎?」

    見陳天斗那犀利的目光瞪著自己,事先口出狂言的侍衛便臉一紅,隨即低下了頭去。

    陳天斗一聲冷笑,見他不敢再說話,便也不再與他一般見識。


    這時,陳天斗突然飛身而起,向著那供奉台上的黑色拳套躍了過去,將它一把抓在手裡!

    「哎!我們的鎮店之寶!」那店小二似乎還沒有從眼前的情境中清醒過來,指著陳天斗喊道。

    而陳天斗卻將那東西往懷裡一塞,便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這神兵閣。

    在他的背後,只留下的那些侍衛與店小二錯愕的表情,怔怔的望著他。

    再就是圍觀者的震驚與羨慕。

    可是,才一走出這神兵閣,陳天斗便有些後悔了。

    他將這拳套從懷裡掏了出來,仔細端詳了一下。

    發現雖然樣子還算漂亮,但是說白了,只不過是一個有些損壞的鐵疙瘩。

    這名為「黑龍」的拳套,拳頭的前方好似一顆龍頭,並且能夠看到一雙懾人的龍目,而且帶著尖利且鋒利的須子,似乎被這須子所傷,就會瞬間割斷骨頭,閃爍著絲絲的寒光。

    通體漆黑,上面一片片如同鱗片一樣的東西閃閃發光,應該就是用星沙鑄造而成的了。

    看著這手掌大小,不知是什麼材料的布和星沙混合製成的拳套,陳天斗便是嘆了一聲:「哎!好歹是北冥戰神用過的東西,就當留個紀念吧,以後切不可因為一時之氣,就亂花錢!」

    「站住!你往哪裡跑!!」

    突然間,一聲大喝從前方傳來,不由得將陳天斗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陳天斗抬頭望去,卻見一大群修真弟子,竟是將一個背著藥箱,一副郎中打扮的中年男人圍在了中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