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聽到後面一陣驚呼聲,我也不管有沒有砸倒人,只管往前面跑。而楊光他們四人也有樣學樣,一起把棍子往後面甩去。

    巷子裏面四通八達,再加上我們往後面扔棍子也阻擋了他們些許時間,不一會兒我們就把他們甩得沒了人影。

    我們剛出了巷子,正好碰到一輛停在路邊的的士。沒有任何猶豫,我揮手朝着四人招呼了一聲,就上了副駕駛。

    我急聲說道:“師傅,快開車!”

    “去哪?”

    “直走,夜動酒吧後面的小區門口停下。”

    司機看了我一眼,不再做聲,緩緩地發動了車子。在經過學校的時候,我還看到了劉飛名手中拎着一根棍子,一臉憤怒的表情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呼——”我長呼了一口氣,對着坐在後面的小青說道:“小青,你太沖動了,要不是我反應快,今天就該我們栽那了。”

    小青滿不在乎道:“不能怪我,實在是他煩人了,嘰嘰歪歪個不停,不罵他我心裏不舒服,要是憋出個病來那豈不是虧大了?”

    “行了,打都打了。”阿旭嘆了口氣道:“只不過我們現在又得罪一幫人囉!初二的跟我們天天打,現在再加上個劉飛名。媽的,這下有的玩了。”

    雲天輕笑一聲:“呵呵!就是不知道我們初一樓上的那些人什麼時候能找上我們。”

    我點了點頭說道:“他們跟我們本來也不對眼,估計找上我們也是遲早的事情。本來以爲王志鵬服了我們也就沒事了,誰知道他竟然不念了。現在他一走,估計以前跟着他的那些人絕對要找上我們。”

    “是啊!特別是那個張誠,在我來這學校之前你們不是就打過麼?這回我們不僅和初二的人幹上了,而且還加上個劉飛名,我想要不了多久那個張誠也會帶人來找我們茬的。”楊光幽幽道:“而且初三可不止是劉飛名一個人的,還有王冠和李忠呢!今天是劉飛名找我們,明天說不定就是王冠,後天說不定就輪到李忠了。”

    我罵了一聲:“媽的!韓少武一走,什麼阿貓阿狗的全都跳出來了。我們不管他,他們要扛七中我們不管,要是敢來惹我們,管他媽是誰,來一個打一個。”

    小青也跟着憤憤道:“就是,讓我們給他們做小弟,想都別想,來一個打一個。”

    阿旭哈哈一笑道:“那我們豈不是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別怕!”楊光拍了拍阿旭的肩膀道:“有楊哥罩着你。”

    阿旭扭了扭身子:“你先別說罩不罩我的,我求你別亂動了,你就不覺得擠嗎?”

    楊光笑罵道:“少廢話,就你最胖了。”

    聽着他們在後面鬥嘴,我忍不住插了一句:“真的很擠嗎?我怎麼不覺得?”

    誰知他們同時伸手指向我,異口同聲道:“就你最沒資格說話!”

    我摸了摸鼻子,感覺有點無辜。這時,恰好車子到地方了,我付了錢後當即下車。給自己點了根菸,我揮了揮手道:“走唄!喝兩杯?”

    到了風哥家以後,我們席地而坐,開始了大吃大喝。看着依舊熟悉的房間,我忍不住嘆道:“要是風哥還在那就好了。”

    阿旭搖了搖頭道:“是啊,要是風哥還在,再加上楊光,那些人想跟我們打,沒有二十個人還真下不來。可惜他走了,真的走了。”

    我拍了他一下,笑罵道:“你這是什麼鳥話,他又不是死了,至於這麼悲哀麼?”

    “唉!”阿旭要了搖頭沒有說話,對着瓶子喝了一口啤酒。

    氣氛又開始了壓抑,我長出了一口氣:“別想他了,又不是美女有什麼好想的?還是說說我們的事情怎麼辦吧!這天天打架,得罪的人越來越多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小青一巴掌拍在地上,說道:“那能怎麼辦?我們不想惹事,事情偏偏找到我們頭上。別人都把手伸進咱褲襠裏了,我們總不能連個屁都不放吧?”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不想惹事不代表我們就怕事!”頓了一下,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第三次打架會議現在開始。”

    我這話一出,他們全都不再議論,正襟危坐的,還真像那麼回事。當然,如果再擺一張會議桌那就更好了。看着他們那麼嚴肅的表情,我也收斂了笑容,沉聲道:“這一次不比以往,我們接下來要面對的可是大部分初二的學生再加上個初三的劉飛名,而初一大部分學生和我們也不怎麼對眼,再加上初三還有王冠和李忠這兩幫人虎視眈眈的。要是一個弄不好,那我們可就真的是舉校皆敵啊!”

    喝了一口酒,我潤了潤嗓子繼續道:“這次的會議宗旨就是怎麼樣徹底解決我們的事情,不能再拖拖拉拉了。”

    楊光點了點頭,而後問道:“阿醉你有什麼主意?說說看。”

    我思考了一會,說道:“想要解決初一,初二、初三的那些人,一共有五中方案,前三種方案每個方案只適用於一個年級,後兩種方案每個方案都適用於三個年級。”

    “哦?”阿旭驚詫道:“真的假的?這麼多方案,你是怎麼想得出來的?”

    我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笑道:“當然是我腦子好了,要不然爲什麼我能考第二,而你卻只能考倒數第二。”

    阿旭嗤笑一聲道:“你就拉倒吧,誇你兩句你就上天了。先說說看,你這五種方案到底是哪五種方案。”

    “第一種方案,只適用於初一,那就是調和。”


    阿旭疑惑道:“調和?”

    “對,就是調和!初一的,再怎麼說和我們也都是同一個年級的,而且以前跟我們打過基本上都是因爲王志鵬,而王志鵬早都被我們打服退學了,他們雖然和我們不對眼,但也並不是不可調和。要我們歸攏他們,恐怕還不太可能,我們現在被初二那些人徹底針對上了,沒有誰會白癡到幫我們,所以調和也算是一種不是辦法的辦法了。”

    楊光說道:“這個辦法不錯,但是張誠呢?那個張誠恐怕不是那麼好調和的吧?”

    “那個不算。”我嗤笑一聲:“小嘍嘍而已,打服他就是了。”

    楊光沉默一會又問道:“那第二種方案呢?”

    “這第二種方案適用於初二,那些人和我們的矛盾已經算得上是不可調和了,如果要和平解決,那就只有道歉認慫了。”

    聽我這話,小青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這個方案不行,絕對不行,不用討論了,說下一個方案。”

    “第三種方案是專門針對初三的。除了劉飛名以外不是還有王冠和李忠嘛!如果那兩個人來找我們,我建議拖,不要直接拒絕,先拖着,實在不行了再和他們攤牌。”說道這,我豎起了一根手指:“雖然說是要拖,但是有一點要強調,我們拖不代表就怕了他們。如果他們敢登脖子上臉,那就幹他們,寧折不彎。”

    說完,我喝了口啤酒潤了潤嗓子,又繼續道:“第四個方案對於初一、初二、初三這三個年級全都適用,也是最最直接的方案,那就是打!打服他們,一個一個打,直到打服他們,打到他們不敢再來找我們麻煩。”

    楊光點了點頭道:“這個聽上去可行,但是有點太虛幻了。這樣吧,你先說說第五個方案,要是不行我們回過頭來再討論。”

    “第五個方案嘛!”我攤了攤手道:“那就沒辦法了,我們退學,離開七中轉到其他學校去。”

    小青說道:“你這個就等於是廢話,不說退學我們家裏同不同意,單單是我們主動退學了,那不就是變相表明了認慫了嘛!這個不行,絕對不行。”

    我大口喝了一口酒道:“不行?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除了這五種方案,你再給我想個方法出來?”

    “不是不行。”楊光接過話題道:“看上去似乎只有這五種方法了,但是我覺得應該最後再歸納一下,做出最具體的方案。”

    我似笑非笑道:“哦?聽你這意思,你已經總結好了?”

    “那倒不是。”楊光搖頭笑道:“我只是建議而已,這五種方案都是你提出來的,最後的總結歸納也應該你來纔是嘛!”

    裝逼遭雷劈!我心裏暗罵了一句,臉上卻沒有表露出絲毫。想了一會,我緩緩道:“最後我總結出的方法是這樣的——關於初一,我們不求拉攏讓那些人站在我們這邊,只求他們能不添亂,能調和就調和,不能調和那就打。初二嘛,沒什麼好說的了,除了打沒別的了。至於初三的,那個劉飛名也就只能靠我們用拳頭來解決了,而王冠和李忠如果想來拉攏我們,那就拖,拖到我們解決了初二的事情爲止,如果實在不行,那就打。”

    說道這,我深吸了一口氣道:“如果順利的話,我們雖然少不了打架,但也不是不能解決。如果不順利的話,那我們可就是舉校皆敵囉!”

    “嘿!那照你這麼一說,我們要是調和不了初一的,拖不了初三的,那我們除了打,還真的沒什麼可做的了。”雲天怪笑一聲道。

    是啊!除了打還真的沒什麼可做的了。如果風哥在,他會怎麼做?一想到風哥,我的眼前彷彿浮現出了那道狂傲無比的身影,那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的氣勢,那凌厲得猶如刀子般的眼神,我的心中頓時涌現出一團熱火。

    我一口乾掉了口中的啤酒,大聲喊喝道:“那又如何?打就打,人活一口氣,難道還怕了他們不成?他們不服,那就打!打不服,再打!人多又如何?照樣打!都是些大老爺們兒,是個帶把的就不說孬種話!” “好!”雲天一邊啪啪啪地一鼓掌一邊大聲叫好道:“說得好!管他媽是誰,先日了再講!”

    不止雲天,其他人包括楊光在內也是拍手叫好。阿旭一口乾掉了瓶中酒:“媽的!你這番話說得我都有點熱血沸騰了。”

    “哈哈哈!”我大聲笑了起來:“那就喝點酒滅滅火。”

    楊光吐出一團煙霧,緩緩道:“既然方案出來了,那具體的操作呢?我們具體應該怎麼做?”

    我撇了撇嘴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你倒是說說看,我們該怎麼做?”

    “我怎麼知道該怎麼做?”楊光搖頭笑道:“方案是你提出來的,也是你總結的,最後具體該怎麼做也應該你來講纔對,我只是在問你而已。”

    裝瘋賣傻!心中暗罵一聲,我慢悠悠地說道:“總得來說就是一和、二打、三拖。第一:明天上午第二節課大課間的時候我們初一一個班一個班的過,找他們班說得上話的人好好談談,能和就和,不能和就打。第二:明天繼續翻牆出學校,再堵一次關志宇,不問他服不服,先打他一頓再講。第三:如果初三的王冠或者李忠來拉攏我們,先不要直接拒絕,拖他一陣子。”

    “唔……”雲天沉吟了一會說道:“那如果初一的那些人談不攏該怎麼辦?還有,初二的可不止關志宇一幫人,還有很多小團伙,那些人可是和關志宇一樣見到我們就上手啊.。”

    我深吸了一口煙幽幽道:“談不攏那就打,沒什麼好說的。至於那些初二的嘛,先解決關志宇再講,其他人能避就避,避不了就跑。當然,如果碰到一些落單的人,該打還是得打。”

    雲天說道:“真要說避的話也不太現實啊,都是一個學校的,我們不去找他們不代表他們不會來初一找我們。而且七中也就這麼點大,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能碰到。再說了我們中午難道不吃飯嗎?吃完飯不去網吧CS了嗎?”


    “C你個頭啊!”我恨不得給他一巴掌,罵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着玩?這件事情不解決就別去網吧了,至少不能去學校附近的網吧。吃午飯嘛, 都市武聖 ,正好也能省點錢。”

    小青抱怨道:“我操,這也太窩囊了吧!”

    阿旭說道:“不說窩不窩囊,就算是我們一整天呆在教室不出去,那如果別人找到我們班那該怎麼辦?”

    “這還用說?別人都找到家門口了,總不能還縮在裏面吧?當然是出去跟他們拼了。”小青猛地一巴掌拍在了地上惡狠狠地說道,也不知道他疼不疼。

    “對,如果他們真的敢找到我們班,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拼唄!哦,對了,還有……”頓了一下,我認真地說道:“我再強調一遍,以後我們幹什麼都要在一起,去哪都要帶好棍子,上廁所也得帶着。明天除了去初一別的班級找那些人談談,沒事就別到處瞎招掰了。”


    雲天仰天長嘆道:“唉!上學上到我們這種程度也算是一種境界了啊!”

    我笑道:“只有這樣才能彰顯出我們與衆不同的風格嘛!”

    “哈哈!我可不希望這種風格一直延續下去。”阿旭大笑一聲,而後話風一轉:“不過阿醉你這腦子還真不是白給的啊,這麼快就能理清思緒,要是我,我肯定想不出這些。”

    我輕笑了一聲,瞥了一眼正在喝酒的楊光說道:“真要說的話,我比楊光可差得遠囉!”

    “哈哈!”楊光抹了抹嘴角的酒漬,搖頭而笑:“這次會議基本上都是你在說,我可是什麼都沒幹,你這麼挖苦我,我可吃不消啊。”

    “呵呵!”不再理會楊光的虛僞,我舉起還剩下小半瓶的啤酒高聲道:“好了,第三次打架會議結束。幹!”

    “幹!”

    ……

    喝完後,雲天他們紛紛說天色不早了,該回家吃飯了。我和楊光也不挽留,起身把他們送到了門口。臨走時,雲天問了我一句:“你不走?”

    我搖了搖頭道:“我家離這挺近的,等會再回去也不遲。倒是你們幾個,回去的時候就不要步行了,都打車回去吧。”

    “這個不用你說,我們自己知道。但是你真的不走嗎?”

    “暫時不走。”我揉了揉下巴,笑吟吟道:“你有事?”

    雲天罵道:“媽的,最看不慣你這鳥樣了,不走拉倒。”

    “切!不說拉倒。”說完,我作勢轉身。

    一看我要回去,雲天連忙拉住了我:“喂!等等,有事,大事!”

    我故意搖頭道:“你有事那是你的事,關我鳥事,不聽,不聽。”

    “嘿!雲天,你走不走啊?你不走我們走了啊。”阿旭在一旁不耐道。

    “你煩個鳥啊,等着。”雲天呵斥了一句,接着又換了一副笑臉對着我道:“阿醉哥,我知道你最好了,兄弟這回有事相求,你總不能不幫吧?”

    我笑呵呵道:“既然你都叫我哥了,那弟弟有事我這個做哥的也不能不幫,你先說說看什麼事吧。”

    聽了我這話,雲天大喜,連忙把我拉到了一旁避開了楊光、阿旭和小青,這才小聲說道:“是這樣的,那個張燕不是坐在你前面嘛!你們關係應該還不錯吧?”

    喲!我心中一動,道:“挺好的啊,平時我們都是以兄妹相稱,她可聽我的話了,我說什麼她做什麼,絕對不敢說一個不字。”

    “真的?”雲天眼睛一亮,急促道:“那這樣,你能不能在她面前多提提我,多說些我的好話?”

    “嗯?你看上她了?你不是自詡情聖嘛,以前還老教我怎麼泡丁詩雨呢!什麼經典對白十三語錄啦,什麼泡妞九絕啦,什麼愛情祕方啦,哦,對了,還有那個什麼推倒大法三式。你這麼厲害,張燕那丫頭還不是手到擒來?還用得着我幫你說好話?”

    “哎呀!我哪裏有阿醉哥厲害,阿醉哥你就幫幫我吧。”

    看他這態度不錯,於是我點了點頭道:“行,小事。”

    雲天立馬急了:“什麼小事?大事,大事!”

    “好好好,大事,大事,我幫你總行了吧。”我無奈道。

    “哈哈哈!好兄弟,講義氣,我果然沒認錯你。”雲天拍了拍我的肩膀大笑道,然後他的笑臉就一直沒有收斂,招呼着阿旭和小青就走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