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聶風本想再繼續冥想一會,突然從外面傳來一陣驚慌的喧鬧聲。

    城門外。

    卡特帶領着幾十號人馬站立在城門前,黑壓壓的。

    而那五名處級魔法師也紛紛舉起手中的魔法杖,開始吟唱咒語,兩個火球和三道風刃已經漸漸成形。

    初級魔法師可以學習二級魔法,一般的二級魔法的威力相當於一顆手**的破壞力,但是有極個別的攻擊型魔法的威力卻可以達到一般三級攻擊魔法的威力,不過那種魔法對魔法師的要求很高,要麼就是消耗魔力巨大,或是對精神力的要求很高,又或是魔法太複雜,一般魔法師根本不能領悟,再加上這樣的魔法一般吟唱咒語的時間都會很長,所有大部分魔法師不會學習這樣的魔法。

    而且魔法師掌握魔法太多的話,就會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往往只會雜而不精,所以魔法師對於新魔法的學習,往往都很慎重,不會去學那些對自己實力提升沒有多大用處的魔法。

    瞬間,兩個一尺左右的火球,呼嘯的從那兩名火系魔法師的法杖上飛出,炙熱的火球將周圍的空氣都烤炙的出現了扭曲,顯示着那火球本身的狂暴高溫。

    三名風系魔法師,也緊接着完成了自己的魔法,三道一米寬的水藍色風刃也呼嘯的飛出,在空氣中劃出一道道水紋般的漣漪。

    緊接着,兩種不同屬性的魔法一起轟擊在小鎮的城門上。

    轟!

    那近五米寬的厚重大門,在魔法師的毀滅力量下,一下子被火球和風刃炸成了碎塊,濺射到小鎮裏面。突然的攻擊,也讓躲在城牆裏的鎮民死傷慘重,在那五名初級魔法師的攻擊下,當場就有幾個躲在城門後面的鎮民被風刃割裂成幾塊,然後再被燃燒着烈焰的火球燒成焦炭。

    頓時,咒罵聲、哭泣聲、慌亂聲,此起彼伏。

    而指導者卡特,正坐在那頭高大的雷獸上面,很是欣賞的看着這些場面。

    “刁民們,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屠城!只留年輕漂亮的女人,其他人等一律格殺。”卡特殘忍的說道,是啊,他好久沒有殺人呢,今天無疑是一個讓自己發泄發泄的時刻,那活人的鮮血是自己最好的發泄品。

    卡特的那些手下,齊齊的發出一聲歡呼,這次他們又可以到處燒殺搶掠了,漂亮的女人,和那些金銀珠寶都是他們的最愛。

    率先衝進城門的是那些劍手,而卡特在五個初級魔法師和二十名初級劍手的簇擁下,慢慢的朝城門中走去。

    隨着那羣如狼似虎的劍手的進入,整個翠綠小鎮被染上了一層鮮豔的猩紅。人們死前的慘呼,小孩的啼哭,婦女們的咒罵、驚恐聲,儈子手們的嚎叫聲,以及雷獸那踩踏地面的重響成爲了整個翠綠小鎮的主旋律。

    卡特瘋狂的笑着,順手將一個還沒有死透的鎮民的頭顱砍掉,擦了擦自己心愛的利劍,卡特變態的說道:“哈哈哈…………好久沒有殺的這麼痛苦了,這些愚蠢的賤民。”

    而漸漸的小鎮剩餘的鎮民慢慢的組織起了抵抗,將近有兩百多個男人,拿起自己家中狩獵的武器,和那些全身穿滿鎧甲的劍士對殺起來。

    然而,這些只會捕獵的普通老百姓,又怎麼是這些以殺戮爲職業的劍士的對手了。一個個鎮民被殺死,而那些劍士竟然沒有損失一人。

    對於這樣的殺戮,這羣嗜血的儈子手很是享受,面對這弱小的對手,劍士們就像看白菜般,將一個個鎮民砍倒。

    無論在力量和攻擊速度上,劍士們都比這些普通鎮民高出了太多,兩百多的人的隊伍,急劇的縮減到一百五十人左右。

    述說起來很是拖沓,其實整個過程也才幾分鐘而已。

    當聶風從艾菲特的家中走出來時,整個小鎮內已經到處是廝殺聲了,一具具鎮民的屍體躺在血泊中,其中不乏一些老人、兒童和婦女的屍體。

    看到還那些穿着鎧甲,還在繼續殺戮的劍士,聶風心中的火焰一下子冒了起來,竟然是“屠城”!

    聶風本以爲這個飛鷹傭兵團最多欺男霸女,做點壞事。沒想到他們竟然做出這樣喪盡天良的事情,爲了一己之私就殺光一個城的人,

    聶風急速的尋找着艾菲特和凌娜,不知道他們在哪兒?

    就在聶風四處搜尋艾菲特和凌娜之時,突起在聶風的前面出現了三個手持利劍的劍士,那三個劍士獰笑的朝聶風靠近過來。

    對於聶風這麼一個手無寸鐵的普通人,他們三個根本沒放在心上,他們想要好好的虐殺眼前這個漏網之魚。

    看着這三個慢慢靠近的劍手,聶風眼中冒出了濃濃殺意。

    “你們是想要我的命嗎?老子先要了你們的命!”聶風吼道。

    緊接着,出現了一幕讓那三個劍士毛骨悚然的情景,只聽那個人口中快速的念出一句晦澀的咒語,一股死亡之氣忽然從那個人前方的空間冒出,然後那片空氣出現一陣水紋般的震盪,緊接着一個身高近兩米,身穿精鐵鎧甲,手握一把奇型兵刃的骷髏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亡靈法師,召喚類亡靈法師!”

    (求收藏,求推薦,各位看官們,你們的支持就是我前進的動力,亡靈法師嚎叫着謝謝啦!如果有什麼好的建議,還請各位看官慷慨陳詞,也讓我們互動一下。) 三個劍手,口中喃喃的說道,看來這突然出現的骷髏,和聶風那亡靈法師的身份深深的震驚了這三個劍手。

    聶風對着這三個劍手邪邪一笑,打了個響指。

    只見那矗立不動的高大骷髏突然端起手中的奇怪武器,瞄向了那三個還在發愣的劍手。

    其中一個劍手,一聲大吼,他知道這個骷髏手中的東西肯定對自己有巨大的危險,強壓住心中對亡靈法師的恐懼感,率先向聶風發動了衝刺,接着剩下的兩個劍手也向聶風快速的衝了過來。

    這三個劍手離初級劍士只差一紙之隔,所以三人很是自負,雖然覺得這個骷髏看起來很有危險,但是隻要將那個亡靈法師給滅了,就萬事大吉。

    然而,就在這三個劍手,剛剛衝到一半的時候,那個骷髏手中的奇怪武器忽然射出三道明亮的光束,紛紛向來襲的三個劍手射去。

    面對射來的光束,那三個劍手連忙鼓起自己全身的鬥氣,頓時一層土黃色的鬥氣將三名劍手的身體包裹住,緊接着三道光束擊打在三名劍手的鬥氣上。


    “轟轟轟”三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巨大的爆炸力道將那三個劍手震飛了出去,成功的阻斷了他們的進攻。

    總裁前夫別放肆 ,頓時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也讓那些殘存的鎮民有了一絲緩息的時間,瞬間殘存的鎮民和飛鷹傭兵團的劍手們,分成了兩個戰團,拿着武器敵視的看着對方。

    坐在雷獸上的卡特緩緩轉過頭向着聲源望去。

    只見一個高大的穿着精鐵盔甲的骷髏,將自己這邊的三個準劍士給擊退,這讓卡特感到了一絲好奇。

    “有意思!終於還有點看頭,不然光殺這羣沒什麼反抗能力的豬,實在是折煞了我們劍士的威名,桀桀…………”卡特的陰險的笑着。

    順着目光,在那具高大骷髏身後還站着個陌生的男人,留着一臉絡腮鬍,穿着一身黑色的怪異服裝,他卻不知道那是聶風自己改裝的。

    卡特嘲弄的對着聶風說道:“小子,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在卡特問話的時候,一股陰冷的殺機已經將聶風鎖定。


    感受到那陰冷的殺機,聶風覺得眼前這個劍士很強大,強大到好像自己隨時都可能被絞殺一般,這種生死操控在別人手中的感覺讓聶風很不舒服。

    “草你媽的,老子就是來找茬的!”聶風強壓住心中的恐慌感,對着那高高在上的卡特罵道。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竟敢侮辱我們尊敬的卡特大人,等會你就等着受死吧!”卡特身邊一個火系魔法師搶先吼道,說完諂笑的望向騎在雷獸上面的卡特。

    而卡特此時正被聶風的話氣的火冒三丈,從來沒有哪個賤民敢罵自己的母親,這一下觸到了卡特的逆鱗,頓時卡特的怒火一下飆升起來。

    而那個還想等到卡特誇獎的火系魔法師,只換來卡特的一聲怒罵:“誰他媽叫你先說的,沒大沒小的東西。”

    頓時那個火系魔法師僵在原地,一臉通紅,**裸的羞辱啊,雖然自己只是初級魔法師,但也容不得被這樣當衆辱罵啊。

    羞恥感,憤怒頓時將那個魔法師的腦袋充滿,而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個牛逼叉叉的絡腮男,他頓時將自己所有的羞辱都轉嫁到聶風的身上,因爲卡特不是他能惹的起的。

    看着那名拍馬屁失敗的魔法師,聶風頓時笑得前俯後仰,笑道:“白癡,傻了吧!拍馬屁拍到馬蹄上去了。哈哈哈………”


    聶風的羞辱,更是讓那名魔法師本已通紅的臉,變得要滴血了一般。

    “卡特大人,請允許我將那個囂張的傢伙碎屍萬段。”恥辱男頓時向卡特主動請纓道。

    “好吧,一定給我把那個傢伙碎屍萬段,他今天讓我的心情很糟糕,很糟糕,知道嗎?”卡特陰森的說道,看向聶風的眼光充滿了**裸的殺意。

    那個初級火系魔法師,抖了抖自己的初級魔法長袍,排衆而出,走到聶風前五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來,這個距離是魔法師對決的最佳距離。

    而此時,飛鷹傭兵團的所有人都已經集結到卡特的身後,而那些殘存的鎮民也在艾菲特的帶領下,也集結在一邊,他們都緊張的看着眼前即將開始的爭鬥。到底誰會勝利了,如果聶風連這個初級魔法師都打不過,那他們今天所有的人,都將在劫難逃。

    聶風掃視了下戰場,看到艾菲特和凌娜都還安全之後,心中的那份焦急也平息了下去。

    認真的看着前方那個牛逼哄哄的初級火系魔法師,聶風心中那份躍躍欲試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到底自己和一般的初級魔法師有多大的差距了。

    而那個初級魔法師沒有打聲招呼,就首先開始了咒語的吟唱:“火神啊,用你最熾烈的火焰,燃燒盡眼前的一切邪惡吧……………………火雨籠罩,破!”

    頓時,在聶風頭上的空間劇烈的翻滾起來,一片直徑五米的火雨出現在聶風頭頂,向着他狠狠的罩來。

    那個初級火系魔法師將自己最厲害的殺招使了出來,這招火雨籠罩是二級火系魔法中唯一的範圍性魔法,攻擊強度可以追趕普通的三級攻擊魔法。

    當那個魔法師將“火雨籠罩”成功召喚出後,頓時整個人一下變得萎靡不振,這個魔法他最多也只能召喚一次。

    然而魔法師臉上露出了勝利的笑容,面對這最強的殺招,他不相信聶風能抵擋的住,就算是卡特這樣的中級戰士,也不敢直接硬抗自己的“火雨籠罩”。

    在“火雨籠罩”發出之後,飛鷹傭兵團的人馬齊齊發出一聲驚呼,而卡特眼中也充滿了驚訝,想不到自己身邊這個初級魔法師,竟然將最難學的二級火系魔法“火雨籠罩”學會了。

    而以艾菲特爲首的殘存鎮民們,則齊齊發出一聲絕望的呼喊。

    雖然不知道這個魔法的底細,但是光從那駭人的聲勢,和施法後那個魔法師的虛弱神情,就可以看出這個魔法很不簡單。

    聶風此時感受到上方傳來的強大魔法波動,頓時快速的念出“黑暗屏障”的咒語,在火雨即將把自己包裹住的時候,聶風已經成功的躲進了黑暗屏障,並且憑藉自己這大半年訓練的靈活身手,險而又險的躲過了這招殺招。

    “轟”一陣劇烈的爆炸,聶風剛剛站立的地方被燒成了一片焦土,而聶風的人影卻已不見了。

    “哈哈哈……………………………”

    那個剛剛還萎靡不振的火系魔法師,看到那空無人影的焦土,瘋狂的笑了起來,好像要把他所受到的所有恥辱全部發泄出來。

    飛鷹傭兵團這邊齊齊的發出一聲高呼,慶祝聶風這個囂張的傢伙被燒成了灰燼。而殘存的鎮民眼中則充滿了絕望,太強大了,這些人太強大了,這是他們心中唯一的感覺。

    但是,卡特心中卻沒有那種勝利的感覺,他總感覺剛剛那個陌生的男人,不會這麼簡單的就被消滅掉。而且這個“火雨籠罩”的移近速度很慢,稍微身手敏捷的人只要發現的早都能躲過。

    但是場中的確又沒了聶風的身影,而且自己還感覺不到。

    而卡特哪裏知道,聶風的“黑暗籠罩”可以完全隱藏自己的氣息,只要聶風不主動施法,沒有魔法波動,那麼就算卡特這樣的中級戰士也不可能發現,除非是高級戰士和中級魔法師。

    就在那個火系魔法師還在高興的大笑時,他們都忽略了場中剩下的高大骷髏,頓時骷髏眼中閃過一絲邪笑,手中的AK快速的發射出三道明亮的光束。

    在沒有魔法盾的保護下,毫無意外,三道能量光束準確的集中了那個魔法師脆弱的身體。

    頓時那個魔法師的笑容僵持在臉上,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至始至終他都沒搞清楚自己是怎麼死的。

    場中所有的人面對這突然的一幕,都充滿了驚訝。

    “人呢?”這是場中所有人的問題。

    (求收藏、鮮花) 現在所有的人都知道聶風沒死,但是人呢?

    而那具高大的骷髏隊長開始發飆起來,能量光束以每秒一發的速度,快速的向飛鷹傭兵團的人馬射去。

    骷髏隊長的能量光束雖然單發的威力不及一般的二級魔法,但是面對接二連三的光束打擊,這就讓飛鷹傭兵團的人手忙腳亂了。光是一個骷髏隊長就讓飛鷹傭兵團的幾十號人陷入了麻煩當中。

    而骷髏隊長光顧最多的當然是那剩下的四個初級魔法師,由於能量光束的干擾,讓那四名初級魔法師只能防守,根本無暇對骷髏隊長髮動遠程攻擊。

    初級魔法師還只能運用初級的魔法盾,這是每一個初級魔法師必學的魔法。在初級以前都是沒有防護類魔法的。

    卡特看着自己的手下一片手忙腳亂,頓時氣惱的命令那二十個劍士向骷髏隊長衝去。

    “真是一羣豬頭,連一個骷髏都搞不定。”

    卡特的話還沒說完,突然在那個骷髏的背後又突然冒出了一個一摸一樣的骷髏,緊接着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第十六個,總共十六具一模一樣的高大骷髏出現在飛鷹傭兵團衆人的前面,現在卡特額頭上流下了冷汗,當他看到一具具憑空出現的骷髏時,他終於知道了亡靈法師的恐怖之處,即便是一個見習亡靈法師,無窮無盡的屍海戰術,召喚那無窮無盡的骷髏死屍爲自己戰鬥。

    然而該死的是,那個藏頭縮尾的亡靈法師到現在都還沒出現蹤影。

    [紅樓釵黛]黛玉是個醋壇子gl ,分外刺眼。雖然天元大陸的白天很熱,但是在場的任何人都沒有感覺到一絲熱,反而是感到一身的涼意。

    此時聶風已經將自己的所有家底都翻了出來,而他自己則躲在黑暗屏障中,暗中指揮着這些骷髏。

    整個戰場風雲變幻,剛剛還以爲不堪一擊的聶風,此時爆發出的超強實力,讓剩餘的小鎮居民看到了希望。

    雖然在人數上,骷髏沒有傭兵團的人數多,但是那高大威猛的形象,反而讓人覺得骷髏們更加厲害。

    戰鬥開始。

    首先是聶風的骷髏隊長髮起了攻擊,十六把AK一起向外面噴射出死亡光束。而那剩下的四個初級魔法師當然是首先照顧的對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