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而羅無生在這烏賊還有其他海獸驚慌的時候,身形一動,快速的出現烏賊的不遠處。

    前進的時候,拳頭轟出不停,就是想要引起烏賊等海獸,更加的混亂。

    那枯瘦老者見此,臉色微微一變,不知道羅無生想要幹什麼。

    引起海獸這麼大的混亂,還不要命的向著那烏賊而去,難道要藉此趁機逃離開來?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枯瘦老者神色一凝,繼續向著羅無生追擊而來。

    追擊的同時,一道道光團拳影再出。

    爆!

    羅無生見此,再次激射出一道靈光,爆裂在水中,形成巨大的混亂。

    這靈光,還有之前的靈光,都是他之前剛剛滅殺邪修得到的儲物戒。

    軍婚也有愛 儲物戒也是靈器,其中還有一絲空間之力,爆裂在海水中引起的動亂更大。

    吼!

    至於這時,之前驚慌的烏賊,從中反應過來。

    一個憤怒,就對著身前那枯瘦老者一道黑色光柱。

    因為羅無生此時,已經出現在了烏賊的身後。

    枯瘦老者見烏賊對他施展出攻擊臉色一沉,連忙施展出攻擊抵擋。但是就在這時,四周虛空一絲漣漪,飛快的激蕩而出。

    察覺到這一絲漣漪,連忙身形一動,想要躲避開來,但是兩個殘影一個模糊,出現在他的雙腳之下。

    剛一出現,就是巨力咆哮,阻止枯瘦老者躲避。

    對於這巨力,枯瘦老者有一絲驚慌,對此有些沒有想到。

    但是下一秒,其雙手脖子之上,也同樣出現了一個圓環。瞬間爆發出的巨力,讓枯瘦老者臉上再次顯露出一絲驚慌。

    身前烏賊釋放出的黑色光柱,讓他沒有絲毫時間,將這圓環給掙脫開來。

    只能催動真元,抵抗這股巨力,對著黑色光柱一拳轟出。

    咚!

    雖然枯瘦老者攻擊有些勉強,但還是將黑色光柱給轟碎開來。

    只是在這時,那烏賊已經憤怒的出現在他的身前。

    剛出現,其身上的觸手,猶如利箭一般,向著枯瘦老者洞穿滅殺而去。

    至於羅無生,此時跟烏賊身後的其他海獸戰鬥在一起。

    雖然這些海獸的數量有些多,但是實力並不能說很強大。

    一個個水下龍捲,將它們阻擋數丈之外,不讓它們順利的靠近。

    同時體內靈力瘋狂催動,控制著五行禁環,不讓枯瘦老者施展出任何手段和躲避逃離。 姜雲卿捏著清歡的臉蛋:「胡說什麼?」

    清歡小腦袋甩了甩,然後埋首在君璟墨肩頭,哼唧道:「我才沒有胡說呢,娘親和爹爹是要給歡歡生小弟弟和小妹妹,可歡歡也喜歡爹爹!」

    「歡歡有安安就行,不要小弟弟了和小妹妹了。」

    姜雲卿:「……」

    她輕拍了閨女屁股一下:「這些渾話都是誰教給你的?」

    清歡埋著小腦袋低聲道:「是葉三叔叔說的,他說親親之後就有小寶寶了,還說歡歡和安安就是爹爹親了娘親之後才有的。」

    姜雲卿腦門上青筋跳了跳,暗中給葉三狠狠記了一筆。

    君璟墨卻是哈哈大笑,他朝著清歡臉頰上親了一口,又將卿安也抱了起來,笑著道:「爹爹有你和安安就夠了,不要小弟弟和小妹妹了。」

    當初姜雲卿生兩個孩子時的危險他還記得,也一輩子都忘不掉,她當時幾近氣息全無的躺在那裡,好像太丟下他離開后的那種絕望。

    卿安和清歡已經是上天的饋贈,有了他們,兒女雙全,他已經知足。

    他不願意,也不敢再去經歷同樣的風險。

    君璟墨在外時為人冷厲,可對著一雙兒女時性子卻是極好的。

    在外人眼裡,君璟墨不苟言笑,姜雲卿反倒是性子溫和,只要不主動招惹,她也鮮少出手為難誰人。

    可實則是兩個孩子這裡,君璟墨和姜雲卿卻是慈父嚴母的組合。

    君璟墨慣愛寵著兩個孩子,而姜雲卿則更嚴厲一些,所以無論是君卿安也好,還是君清歡也罷,兩人都半點不怕君璟墨,纏在他身邊讓他講著這次出征后的事情。

    君璟墨路途奔波,回來后又接見朝臣,處置朝中的事情,本已經疲憊。

    可有著兩個孩子在耳邊嘰嘰喳喳的聲音,他卻像是疲憊盡消。

    他縱容著他們在身邊鬧著,笑著,而姜雲卿則在旁帶著淺笑望著他們。

    「爹爹,我聽聞這次戰事並非一帆風順,中途也曾有兩次遇險?」 凌天劍神 卿安好奇問道。

    君璟墨點點頭嗯了聲:「是有兩次,一次是在攻破金陽時,一次是在南地一個名叫傀族的地方。」

    「金陽靠山臨海,佔盡了地勢,而金陽皇城與咱們京城不同。」

    「他們皇城以巨石累就,立於山峰之巔,整個皇城就只有一條路能夠出入,易守難攻不說,而且金陽人研製了一種城防利器,將其置於山道之上,便能抵擋千軍萬馬,將所有敵人都擋在山下。」

    君卿安目光熠熠:「這般情況,除了強攻,就只能困守?」

    「可是金陽既然敢這般建城,想必也早就有所防備被人圍城……」

    君璟墨聞言笑著道:「是呀,金陽建國之初,他們的皇帝就在城中辟出農田,也有牲圈。」

    「而他們皇城之下,山腹之中,也早就已經全數掏空。」

    「那裡面不僅僅儲存的有足夠金陽皇城所有百姓吃用十年的糧食,而且還有一座城中城,足以讓整個皇城之人哪怕足不出戶,也不缺吃穿。」 傲嬌冷少別逼婚 第兩百四十四章滅殺,恐怖

    枯瘦老者對於套在自己脖子四肢上的圓環,臉上憤怒之極,但是現在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因為烏賊又對著他激射出了一道黑色光柱,讓他根本無暇去掙脫圓環。

    同時羅無生境界提升到天府境後期后,催動圓環施展出的巨力,更加的強大了。

    沒有一定時間的掙脫,根本沒有什麼辦法,只能抵抗,不讓其雙腳雙手合在一起,否則就是一個死字。

    另外烏賊在攻擊的時候,其身形一個極速的遊動,出現在了枯瘦老者的三丈之外。

    見到烏賊的接近,枯瘦老者一臉驚慌之極。

    如果是平常,就算打不過,也可以逃離開來,但是現在被限制,只能正面應對。

    體內真元滾滾而出,化為無窮的寒氣,想要將身前的虛空海水,全部冰封起來。

    只要烏賊被冰封,他就有時間逃離開來。

    但可惜的是,他想要的太簡單了。

    能生活在海里的,至少是水屬性的海獸,另外在冰海絕地生存,至少能抵抗冰寒之力。

    然而烏賊在同時,一張血盆大口一開,一團黑水噴吐而出。

    那些寒氣,一觸碰黑水,全部融化了開來。

    隨之一個反席捲,向著枯瘦老者而去。

    枯瘦老者一見,面色大變驚慌之極,從其中感受到一股很強大的腐蝕之力,只能要被觸碰,他非要重傷不可。

    一想到這種情況,枯瘦老者心中更加的驚恐之極,一個瞬間,猶如拚命一般的催動體內的真元,施展出寒氣抵擋。

    同時想要快速的將這圓環,給掙脫出來。

    只要掙脫出來,他就有活命的機會。至於羅無生,哪有他的命重要。

    另外羅無生在這麼多的海獸之中,根本逃不出。就算他僥倖逃離,自己也可以在海面之上等他。

    想的是非常的好,但是在這時,數道極細的血色殘影,從他的身後,向著他而來。

    如果是平常的時候,這麼近的距離,枯瘦老者肯定能發現,但是現在這種慌神的情況下,反應力還有注意力都下架了許多。

    等血色殘影徹底出現在他身旁的時候,才反應過來。

    「什麼東西,給我滾!」

    一聲大叫,滾滾的寒氣,向著脖子後面而去。

    一個瞬間,兩道血色殘影被冰封在海水之中。

    只是血色殘影,根本不止兩道而已。

    啊!

    隨後一聲啊的驚叫聲,響徹四周的海水。

    「什麼東西,給我滾!給我滾!」

    刺痛之下,連忙大聲的喊叫起來。

    喊叫的同時,全身寒氣如火山一般爆發而出,不管是什麼,全部冰封起來。

    但由於注意力被這麼一干擾,烏賊身形離枯瘦老者只剩下丈許的距離。

    距離拉近,滾滾的黑水,更加洶湧。

    雖然枯瘦老者的寒氣洶湧,但烏賊的黑水同樣也是。

    一時之間,一人一獸就這樣相互抗衡了起來。

    看似相互抗衡,但枯瘦老者臉上的慌張之色更加的濃郁。

    因為從剛才刺痛開始,他體內的真元有些絮亂。

    這麼緊要關頭,居然出現這種情況,簡直就是在宣告他的死亡。

    隨後不再抗衡,寒氣被黑水一點點的吞噬了開來。

    到最後,寒氣威力越加的不足。

    黑水已經腐蝕吞噬,離他只有一米的距離。

    然而事情,還沒有這麼的簡單。

    噗噗噗!

    其身後突然一連串的水中破空,緊接著一道道青色罡風,直接將枯瘦老者撕裂而去。

    感受到身後的青色罡風,枯瘦老者臉上更是慌張驚恐。

    「羅無生,我們聯手,否則你在這麼多的海獸下,也別想安全的逃離開來!」隨之對著羅無生大聲的喊叫道。

    「我羅無生逃不逃開,還不用你擔心。至於你,還是給我去死吧!」羅無生聽此,一臉的輕蔑之極。

    隨之一個殺意,枯瘦老者周身的青色罡風,變得更加多。就是鐵了心,想要將枯瘦老者給滅了。

    「羅無生,就算我死了,你也別想……!」

    隨之話音都還沒有說完,給青色罡風和黑水給撕裂腐蝕了。

    可是在撕裂腐蝕的瞬間,那五個圓環,一個模糊,出現在那烏賊的身上。

    剛一出現,就是巨力咆哮。

    而同時,又有數道血色殘影,一個模糊,出現在烏賊的身上。

    出現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猶豫,蜂針一個刺入烏賊之中,將毒素注入裡面。

    妖獸海獸雖然不是靈力真元,但是其中的毒素,對於妖力也是如此,引起絮亂。

    至於羅無生,之前已經快速的向著烏賊移動而去。

    這麼多海獸,想要逃離開來,自然是要則烏賊給滅殺了。

    只要烏賊滅殺了,其他的三階海獸,就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在陣陣龍吟下,安全的逃離開來。

    現在向著烏賊而去,拳頭不斷的轟出,施展出陣陣龍吟聲。

    同時這一次,一道道驚人的光團拳影,向著烏賊攻擊而去。

    之前沒有施展出光團拳影,只是為了不讓憤怒,引到他的身上。

    至於現在枯瘦老者都死亡,也就沒有必要了。

    吼!

    烏賊對於身上的圓環,還有那刺痛,一臉的憤怒。

    現在又聽到陣陣龍吟聲和見到激射激射而來的光團,臉上的憤怒,更加的猙獰兇殘,一聲咆哮,發泄自己的怒火。

    雖然龍吟和毒素,非常的難受,但還是在第一時間,噴吐出黑水,想要將拳影給抵擋下來。

    既然羅無生知道黑水的威力,自然不會只有一種手段,一座幾十丈大小的青色小峰,撕裂著青色罡風,出現在烏賊的頭頂之上。

    吼!

    感受到其上的威力,烏賊再次一聲怒吼咆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