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而另一邊的方家家主,卻是氣喘吁吁,神情有些狼狽,他右手緊握利劍,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飄渺浩瀚之感,好像能乘風歸去,容納天地之間一般,但是他愛子已死,悍將以亡。

    縱使秉承著九尊之道,擁有九道分身,也難敵那許家數位歸一境高手聯合攻擊,他面如死灰,殺意凜然,渾身上下散出的是不屈、是不服、是不降之念。

    「放你奶奶的屁!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上幾個墊背的!」

    方瓊怒聲喝道,便再次分身九影,向著許巍橫衝而去。

    俯視一望,許家地面已是屍骸堆積如山,滿是殘肢斷臂,血染大地的一景,看的是毛骨悚然,心神懼顫。 打擊是接二連三的。

    當銀龍與睚眥產生接觸后,其兜圈子逃避的節奏便被打破了,而且,只是一個接觸,銀龍便受到了重創,引擎部位的裝甲居然被睚眥身上的骨刺掀開,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銀龍反擊,睚眥的左機械臂也受到了床上,一塊地行龍鱗甲居然被揭開掉落在了地上。

    銀龍受創后,田宏冷靜了下來,雙方都變得沉著。

    鄒子川不停的用光腦分析著兩方的改裝數據,鄒子川的分析方式很簡單,通過掃描確定兩台裝甲改裝后的重量和爆發力,最後加上攻擊力,然後,把這些數據摺合成綜合實力……

    通過計算,鄒子川得出了一個驚人的數據,兩台機甲勢均力敵,銀龍的引擎動力有優勢,但優勢並不明顯,不過,從改裝上來說,無疑,銀龍已經輸了,因為,銀龍的改裝材料雖然都是頂尖級的金屬材料,但與睚眥身上的地行龍骨材相比,差距非常明顯。

    當然,拼的不是機甲改裝,而是格鬥技巧和勇氣。

    兩架機甲在草坪上緩緩的移動,兩者相距不到五十米,氣氛沉重,夢之殿顯得無比的靜謐,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壓抑。

    「呯!」

    「呯!」

    正在鄒子川思索的時候,田宏不耐了,銀龍引擎發出巨大的轟鳴聲,一雙機械腿猛然發力,巨大的身體就像一發炮彈一般沖向睚眥,速度非常快,形成無數殘影,因為銀龍通體銀色,機甲本體就像一道光幕滑動。

    無疑,田宏先發動攻擊是符合戰術要求的,當改裝防護薄弱的時候,最好的防守就是攻擊。

    機甲在草坪上狂奔,草坪不斷的發出密集而沉重的震動。

    鄒子川不禁暗自點頭,田宏對自己的機甲的劣勢非常清楚。

    十米!

    九米!

    八米!

    七米!

    ……

    兩架機甲中間的距離迅速的拉近,只是三分之一秒的時間,閃爍著迷人金屬光澤的銀龍已經距離睚眥不到五米米,巨大的鋼鐵之軀就像一張拉滿的弓,充滿了無窮的張力。

    近了!

    鄒子川的瞳孔緊縮宛如針孔一般。

    光腦計算顯示,那鐵拳藉助著機甲本身的速度達到了每小時一百七十公里,這種速度對於機甲來說並不恐怖,三級機甲本身就可以達到時速四百公里,但是,那是指低空飛行,而不是指地面奔跑,特別是這種短距離奔跑時速達到一百公里的速度已經屬於恐怖了,這種速度的鋼鐵拳頭如果砸在沒有保護裝甲的機甲上,完全可以讓機甲徹底癱瘓……

    黑星球的居民響起了一陣驚嘆的聲音,不會死黑星球最傑出的年輕人。


    零點七米!

    幾乎每一個人瞳孔都放大了,緊握雙拳,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擂台上。

    「咔嚓!」一聲,兩隻機械臂接觸擦出耀眼的火花,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睚眥不可思議的再一次擊中了銀龍的駕駛艙部位,銀龍駕駛艙凹進去了一大塊。

    「嘀嘀嘀嘀嘀……」

    銀龍的駕駛艙裡面一陣刺耳的電子報警聲,讓田宏感到慶幸的是,銀龍雖然受到了重創,但還沒有影響到戰鬥。

    銀龍在瘋狂的逃竄中。

    不行!

    這麼下去不行!

    田宏到底也不是普通人,他意識到這麼下去終究逃不過被殺死的下場,接連被擊中也激發了他骨子裡面的兇殘。

    田宏長滿橫肉的臉上露出一絲瘋狂,他決定破釜沉舟。

    「呼!」

    在數萬雙目光之下,銀龍一個眼花繚亂的轉身,然後矮下身體,「嗤」的一聲,睚眥一雙巨大的機械腳掌在草地上摩擦,犁出了兩道深達兩米的深槽。

    睚眥遽然停下。

    「好!」

    「好!」

    「田堂主加油!」

    「加油!」

    ……

    夢之殿爆發出一陣叫好聲。

    剛才田宏的表現太出色了,他只是一個戰術動作便扭轉了局勢,其對時機的把握和對機甲嫻熟的控制技巧都是可圈可點。

    總算是扳回一城!

    長老院的五大長老長長呼了一口氣,就連一邊的趙卓也是鬆了一口氣,畢竟,田宏是黑星球的人,而且,他還是年輕人裡面的代表人物,他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黑星球的格鬥水平,大家雖然不想田宏勝,但從情理上來說,又不希望田宏太快落敗。

    這是一種極為矛盾的心理,而這種心理很具有代表性,現在,黑星球討厭田宏的人雖然不希望田宏贏,但也不希望田宏輸得太快。

    颶風冒險團在人類聯盟可謂是家喻戶曉,但是,這是才發生沒有多久的事情,加上人類聯盟處於動蕩期,黑星球的信息本身又之後,這導致黑星球的居民對颶風冒險團具體情況並不是很熟悉,他們對鄒子川的了解更多源於帝國一號。

    帝國一號在黑星球的名氣非常大,當然,這名氣並不是鄒子川的改裝技術和機甲格鬥技術,在黑星球居民眼裡,鄒子川雖然有著不錯的改裝天賦和機甲格鬥天賦,但這並沒有他們放在眼裡,畢竟,黑星球藏龍卧虎,哪怕是田宏這種年輕人中傑出的代表人物,其格鬥水平也只能排到第八。

    帝國一號的名氣大是因為鄒子川的殺伐果斷和強悍的組織能力,是他在絕境之中帶領大家力挽狂瀾。

    其實,不僅僅是在黑星球,當年帝國一號名震人類聯盟的時候,大家更多的是關注其鐵血的手腕以及其出色的組織能力,而並非是改裝和格鬥。

    也正因為上述原因,黑星球很多居民到現在依然認為鄒子川無法打敗田宏,特別是田宏扭轉局勢之後,人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局勢果然扭轉了。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一開始氣勢洶洶的睚眥突然轉身與銀龍拉開了距離,立刻,黑星球的居民爆發出一陣叫好聲,大家突然有了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只是,田宏並不開心。

    田宏剛才變向矮身的動作就是想與睚眥近身格鬥一決勝負,他不想再拖了,越拖對他越不利,因為,銀龍接連兩次重創后,其機械性能已經受到了影響,速戰速決是唯一的選擇。

    一開始是鄒子川想速戰速決。

    現在,是田宏想速戰速決。

    鄒子川已經改變了計劃,他並不急於速戰速決了,因為,如果速戰速決的話,他必須要和田宏近身格鬥,而近身格鬥會不可避免的給睚眥造成創傷,畢竟,無論是銀龍還是睚眥,都是超過兩百多噸的重型機甲,哪怕是稍微磕碰一下,都會給機甲的外裝甲造成不可逆的損傷。

    鄒子川改變計劃的原因是因為他想起高瑩惑大師的話。

    從高瑩惑大師的話裡面可以看出來,他非常重視地行龍的鱗甲骨材,而且,他對睚眥的改裝並不滿意,也就是說,他接下來有很大的概率會參與到睚眥的改裝之中。

    人類世界碩果僅存的改裝大師親自改裝睚眥,想想都讓人激動。

    正因為高瑩惑大師的原因,鄒子川決定好好珍惜睚眥,盡量不讓睚眥的外裝甲受到破壞,甚至於刮擦都要避免,畢竟,地行龍已經滅絕了,睚眥身上的地行龍鱗甲是不可再生不可複製的稀缺改裝材料。

    飛沙走石。


    兩架重量超過兩百多噸的重型機甲在夢之殿的草坪上面肆虐著,每一步都會在草地上留下巨大的坑,原本綠油油的草皮已經變得狼藉一遍慘不忍睹。

    萬幸的是,範圍依然在直徑兩百米的大圓圈裡面。

    兩架機甲肆無忌憚的狂奔著,很快,就在圓圈裡面形成了一個奔跑出來的深槽,就像遠古時期驢子圍繞磨盤在周圍泥沼中留下的腳印一般,觸目驚心。

    田宏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他發現,銀龍機甲的引擎功率要比睚眥的引擎功率大,也就是說,銀龍的速度實際上是要比睚眥更快,而且,在追趕之中,銀龍的速度也的確是體現了出來,但是,這優勢卻沒有轉換成戰鬥力,因為,睚眥的變向實在是太迅猛了,它的奔跑看似是圍繞著圓圈奔跑,實際上是毫無軌跡可尋,總是能夠在數米之內急劇變向。

    兩百多噸的鋼鐵機甲在數米範圍內急劇變向是什麼概念?

    黑星球的居民基本都會駕駛機甲,他們很清楚機甲在狂奔時候的變向動作有多難,這就好比是人類在百米衝刺的時候要在幾厘米的空間突然改變方向,這已經不僅僅是技巧的問題,而是人類身體無法承受負荷的問題。

    睚眥的每一次變向都是石破天驚,因為,它必須要借力才能夠變向,往往一次變向就會在草地上留下深達兩米的坑,掀起漫天的泥土草皮,聲勢駭人聽聞,而跟隨在後面追趕的銀龍已經被沙石草皮覆蓋,原本充滿了金屬質感的銀色也變得灰濛濛,顯得無比的狼狽。



    田宏一雙眼睛都變成了赤紅色,因為,他感覺對方在戲弄自己。

    這是一種羞辱。

    一種赤裸裸的羞辱。

    田宏無法容忍這種羞辱,特別是在數萬雙目光之下。

    田宏的一雙手在主控板上飛速的跳躍著,掠起無數殘影,他在計算,計算著睚眥的變向軌跡,他相信,任何人都會有一些不變的習慣,哪怕是戰鬥。

    「嘀!」

    田宏眼睛一亮,光腦已經模擬出了睚眥的變向規律…… 秋風吹拂天地間,樹葉頓時颯颯作響,飄零墜落,仿若解脫,仿若離別。

    「許家主,方家主,能否給我一個薄面,這場廝殺就到此為止吧!」

    站在許家大院內的趙賀,看著方瓊與許巍大聲講道,神情有了些凝重。

    「哼,趙賀,你莫要當好人,我兩家廝殺少不了你的挑撥!」

    正在與許巍激烈對戰的方瓊,冷聲喝道,話語之間充滿了恨意。


    「方家主,你難道真的想命喪於此?從今以後方家滅絕?

    還有許家主,你難道也真的想虧損人馬,淪為二流家族不成?」

    「你少廢話!我愛子已死,心腹以亡,手下更是死傷無數,這已是不同戴天之仇,我了無牽挂,活著還有什麼勁頭?

    我心意已決,定要與他同歸於盡!」

    方瓊神情猙獰,大聲喝道,與他一起血戰的寥寥護衛也是面如死灰,沒有一點懼怕之意,反倒是堅毅無比,儘管渾身上下傷痕纍纍,卻沒有一點疼痛之樣,好像這疼痛無法撼動他那堅硬的心。

    還是疼痛已麻木,傷口已凍結?

    「同歸於盡?你要有這個本事才行!」

    「爆錘亂天!」

    「赤虎之焰!」

    許巍大聲笑道,緊隨其後,便雙錘仰天一拋,這重如千鈞的巨錘,頓時幻化出了無數分影,密密麻麻、數不勝數,猶如萬箭齊發向著方瓊轟擊而去。

    不僅如此,他許巍全身上下頓時通紅一片,道道火焰瞬時激射而出,帶著一股剛猛的衝擊力,像是要衝垮萬物,摧毀一切一般。

    「九尊之道,載明天地!

    詭異如風,我既是風!」

    方瓊神色不變,九道身影瞬間合併為一,嘴中默念起了口訣,頓時消散一空,環顧四周,了無痕迹,只見那鋪天蓋地的巨錘,狂亂的轟擊而來,陣陣爆裂聲,此起彼伏,不絕入耳。

    空氣之中瀰漫了一股煙硝、爆裂的氣息,好像是炸彈將要爆裂而散出的,赤煙之味,堪比硫磺、硝石。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