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而且還指名道姓,只有曾浩才能阻止此次的魔劫,這一連串的情本來就讓衆人費解了,加上此時曾浩的臉色,衆人更加不解了起來。

    紛紛猜測,曾浩與王胖子等人是敵是友,友倒也罷了,如果是敵,怕是將禍及天臨星。 修士,不管是魔族,獸妖,還是人族,一但身體中產生了劇烈的衝擊波。

    那也就是證明了,此人正在高速運行着真氣,而繼續下去的結果就是自我爆炸。

    明顯,眼前的魔族男人正是在高速的運行着真氣,不難想像他的目的。

    而此地,不止曾浩明白這點,這裏所有人都清楚,包括王胖子爲首的七名化神期修士,個個紛紛向着退開。

    然,很快所有人都蒙了,他們都不知道研究發生了何事,原本還在自爆狀態的魃影,突然四周的衝擊波極速的降低。

    下一刻完全消失,而原地之上正沒有任何事情,那魃影也消失不見了蹤影。

    這一下,所有都臉色都陰沉了下來,他們很清楚,魃影並沒有自爆,也沒有使用傳送陣之類的方法離開。

    而對方竟然在衆人眼前就這樣消失不見了,不由讓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不安。

    曾浩是最後一個來到此地之人,他並不清楚此地研究發生了何事,然他也知道,剛纔有位魔族的高階修士想自爆。

    可自爆並沒有完成,而那魔族修士且不見了蹤影。

    其實嚴格來說,這魔族修士是自爆了,不過只是毀去自己的肉身,並沒有真正死亡,也並沒有就此離開。

    也不知道此人使用了何種神通,在最後關頭,他赫然使用出了一招自毀身體,逼退敵人。

    而他的元神了就此消失不見,雖然衆人都感覺到空氣之中夾帶着濃濃的血腥之氣。

    不過只要對方沒正的自爆,任誰也能想到,對方應該只是使用了某種方法遁走,或者是隱匿起來。


    在場化神修士就多達七名,元嬰修士多達數百名之多,可誰的靈識之中也沒能發現那魔族男子魃影。

    經過了幾翻查找之後,王胖子等人也放棄了繼續查找魔族男子魃影的打算。

    必竟在他們看來,就算魔族男子魃影從新回來,或者是等他所說的玄魔分身降臨人界之後再出現,想來也對他們起不了多大的威脅。

    他們之所以會這麼認爲,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這魃影這魔族修士剛纔所使用的方法明顯就是毀去自己的肉身。

    就算不是完全毀去肉身,想來也是身受重傷,就算不死,短期內也別想再有多強的戰鬥力。

    王胖子等人從新回到了天臨星修士所在的傳送陣付近。

    “曾道友,一晃百於年沒見,道友可別來無羔?”王胖子微笑的說道。

    “呵呵,晚輩曾浩,見過王前輩, 超級神召喚 。”曾浩苦笑一聲,很不情願的上前一步施禮說道。

    “哈哈,曾道友不必如此,你我同輩相交便可,當初救下曾道友之人可不是王某,而是令師,不知令師他老人家最近可好。”王胖子一副同輩之交的語氣說道。

    特別是王胖子口中的老人家,讓天臨星衆修士不由臉色一變,混身變得不自在起來。

    一名修士期修士會用如此口氣和一名金丹期的晚輩說話,已然讓衆人很是吃驚了,那他口中的老人家,更是讓人難以置信。

    化神期修士已然是人界的問鼎老怪,他們可以說是人界無敵的存在,是人界真正的活仙神。

    而他們還須用如此的口吻稱謂別一人,顯然這人定然是化神期之上的修爲。


    特別是看到曾浩那一逼毫不吃驚的模樣,更證明了衆人的猜測。

    化神期之上,那是何種修爲,想來也只有王胖子等人會知道了,人界,怕是化神期都沒幾人知道,至於之上的境界,那就算是典籍也沒有記載。

    “回王前輩,師尊他老人家,晚輩也有百年沒見他了,聽師尊說,他老要回上界了,想來應該是回到了上界了。”曾浩一施禮,很是恭敬的說道。

    曾浩倒也不吃驚王胖子的語氣,同樣他也猜測到,王胖子當初會出現在山海星赤島付近,而當時自己的師尊青雲子也在那裏。

    王胖子身爲化神期修士,能見到自己的師尊也不奇怪。

    至於王胖子的態度,曾浩也猜測得出,顯然自己師尊的修爲在他之上,對方會有這種表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什麼?曾道友,今師回到上界去了?什麼時候離開的?”一胖的瘦小老者突然臉色一變的說道。

    不止是他,就連王胖子剩下的六人也是同時臉色一變,變得很是難看。

    “應該百年前,當初晚輩剛天臨星不久,師尊他老人家便找到晚輩,讓晚輩加入到天臨星寶丹門歷練一翻,而他老人家則說要回到上界。”曾浩臉色也跟着陰沉了下來,有點不解的說道。

    曾浩自然不知道,王胖子等人之所以讓曾浩來此,就是爲了引青雲子出手,爲他們消滅玄魔。

    可自今才知道,青雲子離開了人界,也就是等於說他們的計劃落空了。

    沒有了青雲子,他們幾呼可以說是完全沒把握戰勝那玄魔。

    至於曾浩所說的,青雲子回到上界,也只是曾浩的猜測把了。

    當初青雲子只是說,他要回到青雲山,而據曾浩自己猜測,青雲山應該就在上界。

    同樣的,曾浩之所以會說是青雲子要自己加入到寶丹門,也是爲了穩定住自己天臨星盟主的地位罷了。

    “王兄,接下來我們該如何應付?”瘦小老者臉色極爲陰沉的說道。

    “還能什麼辦,先離開此地再做商議,曾道友,你可有辦法聯繫你令師尊?”王胖子同樣是臉色陰沉的說道。

    他之所以會讓天臨星修士進入到此地,就想是藉着青雲子之手,滅殺那玄魔,好讓自己等人可以回到上界。

    如今青雲子不在人界,這方法自然行不通,而他們想要對付玄魔,明顯還差上了不少。

    無奈之下,他也只是選擇暫時離開此地,再商議其他的方法。

    對於這七人的表現,不止是曾浩感覺到不解,就連一開始就在此地的天臨星衆人也大爲不解。

    然正當他們準備離開之時,一個聲音傳出來,下一刻,通天寶閣第五層通往四層的傳送陣突然爆裂,斷開了衆人的後路。 “既然來了,那就別想再走。”一個蒼老而又威嚴的聲音從衆人後方傳來出來。

    衆人不由臉色更加陰沉了起來,先是讓人斷去退路,如今又有新的敵人出現。

    當衆人從新回過頭,望向後方之時,不過臉色更加難看了起來。

    只見,原先魔族男子魃影所在之地,此時正冒着大量的黑霧。

    黑霧很是濃郁,翻滾不定,明顯,剛纔那聲音應該就是從黑霧之中傳出來的。

    就當衆人都以爲這黑霧就是那魃影所化之時,黑霧開始劇烈的翻滾起來,快還的收縮,凝實。

    下一刻,一個足有五丈來高的模糊身影出現在了黑霧之中。

    黑霧之內這身影雖然很是模糊,可誰也都能清楚的看到,此身影擁有着人身,三頭六臂。

    看到這三頭六臂的身影,曾浩不由一頓,眉頭緊皺了起來。

    這三頭六臂的影像,他見過,正是他所修練的萬魔真身決中練到大成之後的影像。

    如今,曾浩的萬魔真身決只能化出一具人影的影像,等他將萬魔真身決修練到一定程度之後,最終的影像將是三頭六臂。

    而這萬魔真身決中所說,三頭六臂的魔族則是上古時期的魔族修士,也是魔族中最強大的存在。

    就在曾浩回憶着萬魔真身決的內容之時,黑霧慢慢散去,三頭六臂的怪物完全暴露在了衆人眼前。

    看着眼前的怪物,衆人不由紛紛同吼一縮,紛紛後退。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這是一股極爲精純的魔氣氣息,讓衆人不由變得混身不舒服起來,更是讓膽小點的修士險些站不住。

    此魔修爲並不高,只是元嬰中期的修爲,除了身體高了些,其六隻手臂並未持有任何東西。

    “玄魔大人,你身爲靈界強者,爲何要對下界動手,難道就不會覺得有失你的身份嘛?”王胖子見此怪物,臉色很是難的,上前一步,施了一禮說道。

    “哼,人族小輩,汝等也敢來攔住老夫,老夫與人皇有約在前,只要老夫能降臨人界,人界便就是老夫的。”那三頭六臂的怪物中間的一個頭顱不宵的望了王胖子一眼說道。

    “玄魔大人,你可別忘了,人界衆亙古開始,便是我人族的地方,而人皇陛下與玄魔大人的約定是幻魔大人能來到人界,並佔有人界,人界纔是大人的,可大人真的以爲可以憑一具分身便佔有人界嘛?”王胖子依然臉色陰沉的說道。


    而一旁的天臨星衆人早就傻了,他們可不知道人皇是誰?更不知道他們之間的約定。

    不過在曾浩心裏,這人皇也太不把人界當成一回事了,竟然拿一個界面和魔族打賭。

    “哦,是嘛?老夫也早有耳聞,聽話峽林七俠合擊的威力很是不錯,可汝等未免太小看老夫了吧,不仿告訴汝等,汝等化神修士在老夫眼裏,只是一隻只螻蟻罷了。”三頭六臂的古魔族不宵的說道。

    “的確,晚輩等人又如何是玄魔大人的對手,不過玄魔大人就不想知道,我等爲何會讓人界的小輩來到此地嘛?”王胖子突然臉色變得平靜的說道。

    “嗯,老夫也很是好奇,魃影的實力是不錯,可與你七人相比,還是遠遠不如,看來是汝等故意放魃影來到此地的。”三頭六臂的怪物三個頭顱幾呼同時眉頭一皺,沉思的說道。

    “呵呵,的確,我等早就發現了魃影道友,也是我等放魃影道友騙這些小傢伙來到此地的,玄魔大人,讓晚輩爲大人引見一人,此人名爲曾浩,與大人修爲雖然一個天,一個地,不過且和大人是同輩中人。”王胖子臉色不變,指向曾浩說道。

    曾浩聽到王胖子這話,不由臉色一沉,心中惱怒之極,隱隱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哦,不錯,這小輩倒也有點能耐,竟然是法體雙修,還兼修道,魔,佛三種完全不同的功法,的確可算得上是人界第一人。”三頭六臂的怪物好似沒能聽明白王胖的話,好奇的打量了曾浩數眼說道。

    “玄魔大人,曾道友不止是如此,還是我人族某位度劫期前輩的親傳弟子。”王胖子突然微微一笑的說道。

    “度劫期前輩的親傳弟子,這不可能,別說是度劫期了,就算是天仙也不可能隨意降臨下界,又如何收弟子。”三頭六臂的怪物眉頭緊皺的說道。

    然在場不止是曾浩,其他天臨星的修士都傻了,紛紛開始懷疑曾浩的師尊是何種來歷。

    相反,對於曾浩的來歷,他們且也不再懷疑了,必竟人界中,沒有一個地方,或者說是某個派系能讓化神期修士如此對一個小輩以道輩之稱的。

    這也就是說,王胖子等人會如此對待曾浩,竟然是因爲他師尊了。

    而曾浩不解的是,青雲子,自己的師尊的修爲研究有多高,竟然連化神期之上的前輩都沒能自由降臨下界,而青雲子明擺着且可以。

    “晚輩並無胡說,那前輩是晚輩親眼所見,其修爲遠在人皇之上,也只有度劫期前輩纔有如此修爲。”王胖子雖然面無表情,可心中且很緊張的說道。


    原本他想着借用曾浩,引出青雲子,讓青雲子親手收拾玄魔這三頭六臂的怪物。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青雲子回到了上界,如此一來,他也只能用青雲子的徒弟曾浩來嚇住玄魔,讓其心中存在顧忌,不敢大肆殺戮。

    如此一來,他們就算沒能真正阻止玄魔佔領人界,且可以保住不少的凡人。

    “哼,小子,你的師尊是誰?”三頭六臂的怪物三個頭顱同時冷哼一聲說道。

    “回前輩,晚輩師尊青雲子,晚輩也有百年未見師尊他老人家了。”曾浩很是無奈的上前一步說道。

    玄魔,曾浩可不認識,更不知道這玄魔就是剛纔化神期的魔族男子不惜生命的代價召喚出來的。

    但曾浩且知道,對方是一名魔族前輩的修士,而且最低修爲就是表面修爲,元嬰中期。 “哦,那令師如今身在何處?”三頭六臂的怪物在聽到曾浩的話後,不由沉思了起來。

    對於王胖子的話,顯然這頭三頭六臂的怪物相信了幾分,同樣也存一點些狐疑之處。

    他如何也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自由穿梭各界面。

    “回前輩,師尊他老人家的下落,晚輩不太清楚,每次都是在晚輩有危險之時纔會出手。”曾浩可不敢說青雲子不在人界。

    而曾浩心中早就將王胖子等人祖咒了個遍,完全忘了當初王胖子對自己的救命之恩。

    其實倒也不是曾浩忘恩負義,對於王胖子當初的舉動,曾浩還是記在了心頭。

    同樣,他也明白,王胖子身爲一名化神期修士,自然不會隨意露面出來救下自己,爲自己攔住一會那當初追殺自己之人,已然有恩於自己了。

    只是相對的是,王胖子如今且拿自己來當擋箭牌,將自己推向了魔族高階修士眼前。

    對於青雲子的修爲,曾浩且是很清楚,他的修爲不在化神之下,怕是遠超化神期, 迷霧之夢

    如果換成自己,有人拿某個的名字震壓自己,曾浩絕對會毫不猶豫,直接殺人滅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