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呢。

    沈星朝著霍擎天勾出一抹淺笑:「霍總,晚安。」

    伸手拿過那串鑰匙,上樓回自己房間了。

    已經在這裡住過一晚,可是好像又有些什麼不一樣了。

    房間的窗帘和床上用品都已經換過,昨天的冷色系已經換了一組溫和的淡粉色,柔柔的色澤映襯在燈光下,讓人一下子就暖到了心裡頭。

    正愣怔間,聽到有節奏的腳步聲臨近。

    「柜子里有你的衣服,如果不喜歡跟我說,我讓秘書去辦理。」他上來就是來告訴她這個的。

    東西十二宮 一品天下 當他有了那個計劃的時候,就立刻吩咐秘書去做了這件事,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沈星開始還不大明白。

    可是當她拉開衣帽間的門時,才明白了霍擎天剛才話裡面的意思。

    衣帽間里,都是嶄新的、沒有拆吊牌的衣服,一年四季都有,連睡衣、家居服都準備得很齊全。

    還有各種款式的鞋子。

    全是適合她的碼數。

    沈星當場愣住。

    覺得自己好像掉到一個坑裡了。

    如果說這不是霍擎天早就計劃好的,怎麼可能準備得這麼齊全?

    人算不如天算,重生以後的沈星小心翼翼,就怕踩錯了一步,如今似乎還是一腳踏入了另一個意想不到的深坑,她還是把霍擎天想得過於簡單了。

    「霍先生,你這是故意的?」沈星再傻也明白了自己這是被人算計了。

    霍擎天微笑,說:「這不過是你作為我女朋友的報酬,有什麼可奇怪的?」

    不奇怪嗎?

    不奇怪才奇怪。

    「這是你提前準備好的?」 何況對面是一個帥到天邊的男人?

    沈星綳著臉,嘴唇緊抿。

    霍擎天卻是一副嘚瑟的不行的樣子。

    這個男人記仇的樣子,太可惡。

    「霍先生,我現在要休息了。」

    沈星開始趕人。

    小狐狸這是生氣了,要轟他出去?

    霍擎天揚揚俊眉:「可我現在還不困。」

    一抹笑意漾在他眼底,他就喜歡看這隻小狐狸著急的樣子。

    「你……」

    沈星突然發現霍擎天怎麼像個無賴呢?

    明明聽懂了她話里的意思卻裝著不懂,跟只賴皮狗似的在她的房間里磨蹭著就是不肯出去。

    傳說中的高冷呢?

    眉頭皺起,心中的火也開始往上竄。

    蹭蹭蹭地,竄得很快。

    一下子就上升到了頭頂。

    上輩子被人欺,難道這輩子還被人捏在手裡戲耍不成?

    徑直走到門口,對著霍擎天說:「霍先生,現在是你出去還是我出去,二選一。」

    嗯?霍擎天的眉骨不經意地深度跳了幾跳。

    二選一?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對她說過這句話,她這是將他說過的話又還給他?

    儒子可教。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總裁的小妻 不愧是只聰明的小狐狸。

    「嗯,我若是都不想選呢?」

    都不選?

    沈星氣得有點頭暈、腦脹,愛選不選。

    惹不起躲得起。

    轉身要衝出去。

    卻被霍擎天大手一把拉住。

    「去哪?」

    「回學校。」

    「我不許,說好住這裡的。」

    「現在我反悔了。」

    「不行。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答應過的事不能反悔。」

    「我不是君子,我偏要反悔!」沈星恨恨地說完后要硬闖,卻一下子撲到了霍擎天的懷裡。

    霍擎天看了看懷中嬌俏的小人,低聲笑了:「你就這麼願意往我的懷裡撲?這麼愛我么?」

    沈星牙齒咯咯響,臉漲得紅紅的。

    她哪裡撲了?他哪隻眼睛看見她撲他了?明明是他不懷好意故意將胳膊擋在那裡的將她一把拽過去的。

    她想使勁掙脫開,卻被霍擎天雙臂困住。

    「你鬆開!」

    「不松,這可是你自己撲進來的。」

    沈星心中又急又氣。

    「你到底怎麼樣才可以鬆開手?」

    霍擎天優雅地勾起唇:「你答應不走我就鬆手」

    「你先鬆開手我就答應你!」

    「不行,你不答應我就不鬆手!」

    「你……」沈星氣急直接上嘴去咬。

    「嗞!」

    霍擎天沒料到她會這樣,一點準備也沒有,沈星下了狠勁,疼得他一呲牙,這女人屬狗的么?

    下嘴咬得這麼狠!

    當他是塊肉骨頭?

    他左手扣上她的下巴,用力一捏,讓她的下頷無法用力,不得不張開嘴。

    霍擎天看向自己的右手腕處,那裡已經有了幾個深深的牙齒印。

    他悠怨地看著沈星:「這麼狠,你當我的手是紅燒肉嗎?你想吃肉我買給你,我手上的肉不好吃。」

    霍擎天繼續看著自己手上那兩排整齊的牙齒印,再度抱怨:「女孩子要溫柔懂不懂,哪能動不動就上嘴咬?」 「不過你對我如此的情有獨衷我還是挺感動的,第一天見面就撲我,第二天見面就咬我,這是要讓我刻苦銘心地記著你,專門在我身上留一點紀念?嗯?」

    沈星氣鼓鼓的,一言不發。

    霍擎天嘆了一口氣說:「至於嗎?這麼恨我,你不應該感謝我救了你嗎?」

    沈星抬頭:「感謝不是放棄尊嚴。」

    她依然耿耿於懷,一雙眸子看著霍擎天,一臉的不卑不亢:「你救了我,我當然感激你,你需要我做的,但凡我能做到,我會心儘力去做,報答你,但這不是你羞辱我的條件。」

    沒有尊嚴的活著,毋寧死。

    「我什麼時候羞辱你了?」霍擎天挺委屈。

    ,他只是想逗逗這隻小狐狸而已,沒想到一言不和就上嘴咬,咬得他還挺疼,小狐狸的牙齒倒是挺尖銳的。

    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被人咬,還是被一個小丫頭咬。

    如果這咬得地方換一下……

    霍擎天走了一下神,眼中流露出一抹曖昧的神情。

    彷彿一時間忘記了手腕上的痛。

    「大晚上的賴在我房間里不出去是什麼意思?」沈星質問他。

    呃……他賴了嗎?

    只是想跟她多呆一會而已,怎麼就成了賴?

    好吧。

    他是有點不想出去,不過就是多耽擱了一會兒,至於這麼討厭他,兩人聊聊天不行嗎?

    「朋友之間聊聊天不行嗎?」

    心裡這樣想著,嘴裡就這樣說了出來。

    「可是我沒有什麼可以跟你說的。」

    他是霍氏集團總裁,她是一個連大學都還沒有畢業的小女生,他們之間有什麼可說的?沈星認為他們之間根本沒有共同語言。

    不僅沒有,而且還隔著好大的一條鴻溝,撐船都渡不過去的距離。

    「你沒有要跟我說的。」霍擎天慢條斯理咀嚼著沈星的話。

    然後抬眸凝視著她,「但是,我有要跟你說的,怎麼辦?」

    嚯嚯!涼拌炒雞蛋唄!

    沈星在心裡咬牙切齒!

    她這是遇上一個什麼樣的魔頭?

    無賴巨頭嗎?

    「怎麼不說話?」

    沈星瞥他一眼,將視線移開,對不講理的無賴,沒什麼可說的。

    「那好,你不理我,我今天就不走了。」霍擎天做出一個非常無賴的表情。

    沈星移回視線到他臉上,那張臉上的笑容非常欠揍、欠扁。

    但是她肯定打不過他。

    僵持了幾秒,霍擎天說:「小星星,跟我說聲晚安,我就離開。」

    沈星抿唇不語。

    霍擎天也不再出聲,微笑地看著她,耐心地等待。

    誅天魔種 又僵持了一分鐘。

    沈星終於扛不住:「晚安,霍先生。」

    霍擎天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嗯,晚安,小星星,做個好夢。」

    他又抬起大手在她頭上揉了幾揉,弄亂了她的頭髮。

    看她這麼乖的份上,他就不跟她計較那一咬之罪了。

    霍擎天剛踏出房門,沈星就衝上去「砰」地將門關上,並且反鎖。 霍擎天聽著身後那一聲強烈的似乎要把門震裂的「砰」的一聲,搖頭笑了笑。小狐狸這是在防備著他?

    防得住嗎?若是他真想破門而入……她攔得住?

    這裡是他的家,他有鑰匙,根本用不著破門就能入。

    小狐狸以為一把鎖就能鎖住他。

    真是太天真了。

    哼哼,今天就先到這裡,不逗她了,讓她好好休息一下。白天她已經受了不少委屈,他今天就饒過她。

    至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