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美,真的是太美了。

    巴度爾目不轉睛的盯着蒙娜看,就差眼珠子沒掉在對方身上了。

    面對這種目光,蒙娜只是淡淡一笑,令人如沐春光。

    也不客氣,蒙娜徑直在巴度爾旁邊的椅子上坐了,她掃了一眼,發現地上還有一層淡淡的血跡。

    “巴度爾,這血是- – -”


    巴度爾望着蒙娜,身軀稍微前傾,詭譎的笑道:“郡主殿下,這血是人血!”

    “人血?”蒙娜嫣然笑道:“到底是什麼人的血呢?”

    “哦!”巴度爾擦着手道:“是一個不聽話且懦弱的傢伙,這種人活着也是浪費糧食,我乾脆砍了他。”


    “咯咯!”蒙娜笑了起來,她的手捂着嘴巴,風情萬千。

    巴度爾怔了怔,隨即平靜下來,談話也切入了正題:“不知道郡主此來,有何要事?”

    蒙娜修長的睫毛眨了眨,她感覺到氣氛有些異樣。

    環顧四周,一羣長老們匍匐在地,戰戰慄慄,而人羣中少了大長老布依。

    再看過去,布依的子侄輩也有幾人在場,卻呆若木雞,神氣全無。

    不用再看了,地上的血肯定是布依的。

    布依一向是個滑頭,他肯定是反對巴度爾才遭此毒手的- –蒙娜的大腦飛速運轉,已經將大致的情形猜了個七七八八。

    蒙娜目光迴轉,落到了巴度爾的身上,一雙美目似笑非笑:“巴度爾,七賢王鐵木辛哥久攻不下,依你看這仗該怎麼打?”

    巴度爾晃盪着手中的酒杯道:“當然是南下雁門關,全力相助!”

    神情倨傲,自始至終都沒有看蒙娜一眼。

    蒙娜淡淡一笑道:“巴度爾,前日我父汗也曾經致信於你,若是你能率領族人北上王庭定居,將撥給你們回鶻十萬頭牛羊,十萬卷布匹。”

    此話一出,回鶻部落的首領們眼睛裏俱是一震。

    安逸的生活總是令人嚮往,阿巴汗開出瞭如此豐厚的條件,爲什麼巴度爾還要一意孤行呢?

    蒙娜見巴度爾不予理睬,加重了語氣道:“巴度爾,你意下如何?”

    巴度爾摸着腦袋不置可否:“蒙娜郡主,我要好好的想想。”

    “呵呵!”蒙娜冷笑道:“誰不知道巴度爾有閃電血狼的美譽,行事向來果決的巴度爾怎麼現在一下子猶豫了呢?”

    氣氛變得凝重而緊張,巴度爾冷冷的望着蒙娜道:“我回鶻部落世代居住在水草豐美的魚雲蒙草原,爲什麼要北上王庭?十萬頭牛羊和十萬卷布匹對我們回鶻來講實在是小的可憐!”

    話說到這裏,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砰!”蒙娜將手中的金盃重重的往桌上一頓,她站起身子就要往外走。

    “慢着!”巴度爾伸手攔住她,兩隻眼睛射着陰冷的光芒。

    蒙娜回頭,注意到了巴度爾的眼睛。

    眼珠是褐色的,目光卻是血紅色,就像一頭嗜血的戰狼在打量着獵物。

    可惜,蒙娜不是獵物,她奮力甩開巴度爾的手,刀鞘拍在了巴度爾的手背上:“巴度爾,我是突厥郡主,莫非你想扣留我?”

    巴度爾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我沒說你不是,我只是想請郡主和我一道南下雁門。征途漫漫,有郡主這樣的美人陪伴我纔不會寂寞!”

    巴度爾的野心已經暴露,他索性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蒙娜雙手抱在胸前,她的俏臉寒霜密佈:“巴度爾,看來你是驕傲的將自己的姓氏都忘記了,我看你們誰敢攔我!”

    шωш ★тt kǎn ★¢O

    蒙娜往前走了三步,一干侍衛擋在了前面,這些侍衛都是巴度爾豢養的熊羆戰士,對主人的忠誠可比日月。

    蒙娜停下腳步,她擡起頭嘆氣道:“巴度爾,你真是臨死不悟啊!”

    “死?”巴度爾得意的舉起雙手道:“我巴度爾從出生那一天起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死亡,我還要追逐更大的勝利和榮耀!”

    “哼!”蒙娜擡頭道:“巴度爾,難道你不知道榮耀和死亡很近嗎!”

    話音落下,所有的夜明珠頓時熄滅。

    大帳穹頂裂開了大洞,淒厲的北風呼嘯而來,黑色的閃電光球轟然擊下。

    黑色閃電宛若巨龍盤旋,強橫無匹的衝擊力如同颶風橫掃,不少人就像紙片般被捲上半空。

    巴度爾抽出長刀,對天猛劈。

    身爲武尊破魂境界的高手,巴度爾強橫的戰力散發出來,將幾道黑色閃電打得倒飛。

    幾道人影無聲的逼近,這些人的鎧甲上雕刻着恐怖的骷髏,他們的鎧甲令人想起了阿巴汗身邊那支神祕的部隊——骷髏狼騎。

    長刀劃破夜的黑暗,綿密的刀網將巴度爾死死的困住,巴度爾左衝右突,猙獰咆哮如同困獸,回答他的只是更猛更絕的刀光。

    四名骷髏狼騎,猶如天空降下的地獄使者,長刀帶着斬盡蒼生的殺意猛烈的劈下。


    先是頭盔碎裂,然後是戰甲,然後是巴度爾的頭顱。

    生死關頭,巴度爾迸發出野狼一般的嚎叫,他的貼身衛士死命的衝了上來。

    長刀爆閃,人頭飛舞,幾名死士拼死護衛巴度爾突圍。

    整個大帳已經亂了,不少人都將頭緊緊的貼在地上,生怕一眨眼就會被雪亮的刀光奪去性命。

    巴度爾在一干死士護衛下終於來到狼舍,跨上自己的青狼。

    “嗷嗚嗚- – -”胯下青狼突然仰頭悲嚎,四肢抽搐着倒下。

    身後,蓬的冒出絢爛的光芒。

    光芒璀璨,猶如朵朵梨花環繞,在梨花中央,有一張慘白的嚇人的臉。

    這個人的臉是死神一樣的慘白,而眼神卻很靈動,就像山澗的清泉。

    這個人咧開嘴,朝着巴度爾笑了,這笑容令巴度爾從內心感受到死亡的恐怖,他也認出了眼前的人:“耶律邪- – -你- – -!”

    梨花飄舞,點點梨花白滲透進入巴度爾的體內,就像白雪融入了大地一般。

    巴度爾的身體變作灰白色,逐漸的僵硬,最後成爲了一尊雕像。

    耶律邪揮了揮手,大帳內所有的夜明珠再度閃耀。

    五十名骷髏狼騎站在大帳中央,早有歸順的回鶻人將大帳整理乾淨,恭敬的請蒙娜坐在上面。

    蒙娜撫摸着椅子的狼皮,巴度爾坐過的椅子還帶着一點溫熱,但這個大帳已經換了主人。

    草原上弱肉強食,力強者存,對於巴度爾這樣的野心家蒙娜沒有絲毫的仁慈。

    一干逃散的部落長老都被召集到一起,在巴度爾倒下的地方,這些長老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向蒙娜痛斥巴度爾的殘暴、專斷和獨裁。同時,他們也不忘記謳歌草原上偉大的阿巴汗,還有比雪蓮花還要嬌美的蒙娜郡主。

    蒙娜揮手道:“北上王庭大家都沒有意見吧?”

    “我們一致擁護偉大的阿巴汗,我們按照蒙娜郡主的旨意行事。”

    長老們各自安排啓程事宜,剛纔還喧囂無比的大帳一下子空了起來,蒙娜站起來,拍着椅子道:“巴度爾,你的野心終究害了你!”

    冷風從破碎的營帳內倒灌進來,好似將紅塵繁華都吹得散了。

    蒙娜佇立了一陣,方纔離開營帳。

    耶律邪開口道:“郡主,雲蒙草原其餘部落都遭受了北漢軍隊的襲擾,我們可以趁機擊潰北漢軍隊,在樹立王庭權威的同時收攏雲蒙各部落。”

    蒙娜眼睛一亮道:“你說的不錯,這件事情我會向父汗稟報,我現在關心的是雁門關的戰況。”

    耶律邪仰望着頭頂的星空道:“風寧侯董存義是北漢悍將,雁門關易守難攻,我看這場戰勢必陷入僵局。”

    蒙娜點頭道:“僵局也對我們有利,我想鐵木辛哥和伊爾克是拖不了多久的,決戰反擊就在近日!”

    耶律邪換了個話題:“郡主,你查找的空間通道的事情已經有了眉目。”

    蒙娜眼睛眨了眨,眉宇間掩飾不住的興奮:“有多少把握能夠開啓這個通道?”

    耶律邪有些作難道:“這個通道其實就在巫族所掌握的空間通道之中,開啓這個通道勢必會觸動火焰之城的禁制,引發難以預料的災難。”

    蒙娜斬釘截鐵的說道:“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打開雷霆修羅在人間的通道,讓我的武道更進一步!”

    耶律邪低頭道:“這件事情我會盡力,現在伊爾克正在和鐵木辛哥會和,我們要不要做些手腳?”

    “不用!”蒙娜自信的說:“每拖一天,他們就要消耗數萬斤糧草,鐵木辛哥和伊爾克自然會着急的。”

    蒙娜說的對,鐵木辛哥在攻城戰進行到第九天的時候,終於答應將步兵撤出雁門關。

    這九天之中,鐵木辛哥的騎兵不斷的在北漢邊境襲擾,而自身的大後方雲蒙草原也遭受到北漢騎兵的襲擾。

    遊牧部落靠天吃飯,北漢騎兵斬殺青壯年,焚燬糧草輜重,在雲蒙草原製造了大混亂。雪上加霜的是,一些部落在利益的驅使下竟然投靠了北漢王庭。

    後方不穩,軍心渙散,爲今之計必須儘快的決戰! 夜色漆黑,數十支部隊悄然出現在草原上。

    這些部隊都是清一色的精銳騎兵,騎士們身上大多散發着濃烈的血腥,像是剛經歷過慘烈的戰鬥。

    十支隊伍匯聚成一支一萬四千人的部隊,這支部隊統一由秦陸指揮。

    從雲蒙草原到出現在敵軍的側後方,秦陸的出現打亂了伊爾克的陣腳。

    按照約定,鐵木辛哥在對董存義的騎兵發動衝鋒後,伊爾克從側後方進行掩護。

    可是秦陸的部隊突然插了進來,就像從天而降的神兵,一下子將進攻打亂了。

    這支部隊的戰鬥力無比強橫,猶如尖刀衝入軍陣,己方軍陣一下子被洞穿了。

    伊爾克擡眼望去,一面將旗迎風招展,上面有一個斗大的“秦”字。

    一個無名小卒也敢在本賢王面前逞威風,伊爾克心頭火起,他身形電射,沒入蒼穹。

    空中出現一個黑點,黑點不住的擴大,周圍風雲激盪,壓抑的令人窒息。

    “轟隆”一聲,一道刀芒從九天而下。

    刀光璀璨的如同星辰,帶着誰與爭鋒的霸氣猛然劈下,好似蒼穹都被撕裂了一般。

    萬丈長的刀光從天而降,目標只有一個——秦陸!

    就在危急時刻,一柄神槍橫空擊出。

    絕世槍芒轟然作響,空中出現一團黑色的漩渦,將伊爾克的刀芒盡數吸納進去。

    “是侯爺!”

    “侯爺來了!”

    風寧侯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中,下方的將士見主帥現身,羣情振奮,士氣如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