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羅陽將想法跟郎意鋒說了,郎意鋒獻計道:「師父,咱們是龍的傳人,在一面大旗上綉一條大龍,行不行?」

    這個主意不錯,羅陽點頭道:「當然可以,只是明天只有一天時間準備,你能找到人辦好?」

    郎意鋒保證道:「師父,這事交我去辦就行了。一面大旗上寫精武門武館,一面綉金龍,對不對?」

    旗不在於多,夠用就行。

    原本羅陽只是想搞的熱鬧些,請郎意鋒去舞獅子或敲鑼打鼓。

    囂張狂少 經郎意鋒一提醒,覺得弄多一面綉龍的大旗也不錯。

    既然弄了龍旗,羅陽決定帶一眾徒弟出場,服裝跟上次武館開業一樣,他穿唐裝,徒弟們穿運動服。

    羅陽叼著香煙,用手機發了條信息給朱莉,讓她幫忙查張靜的身份證。

    「師父,你福氣真好,又要嘗鮮了。」郎意鋒輕聲笑道。

    「沒有那回事。別亂想。」羅陽笑道。

    談完了擂台賽的事,該聊郎意鋒賭場的事了。

    可是羅陽也不知該怎麼開頭。

    賭場是郎意鋒的飯碗,砸人飯碗,多少於心有愧。

    不過,賭場確實也害了不少人,這是羅陽親眼目睹的。

    深深吸了一口氣,橫下心來,羅陽說道:「鋒哥,找點別的做吧,別搞賭場了。」

    郎意鋒忽地沉默了,只吧嗒吧嗒地吸煙。

    沒其他收入,他確實不願意上岸。

    「我可以教你種藥材。」羅陽淡淡道。

    《神農經》種植篇里就有種藥材的方法。

    「師父你開口了,那我就不再搞賭場。還請師父點一條路給我走。」郎意鋒誠懇道。

    「種藥材收入應該不錯。我會教你種一些很珍貴的藥材。」羅陽說道:「那從明天開始,你的賭場就不再開了。不要開玩笑。」

    「師父,我答應了你,絕對不會當兒戲。師父,咱們村有木材,不如咱們開一個木材鋪,應該也賺錢。」郎意鋒獻計道。

    一提到木材鋪,羅陽便想到林家五個爪牙之一的豬仔。

    石錄集市有木材交易市場,豬仔就在那兒做土皇帝。

    「可以考慮。你先去摸摸底,看石錄集市的木材市場什麼情況。摸清之後,再來商量。」羅陽吩咐道。

    普通人想要在石錄集市開木材鋪,難以登天。

    就算是郎意鋒都沒那個能力跨過豬仔那道坎,他只有依傍羅陽才行。

    豬仔幾乎壟斷了石錄集市的木材交易生意。

    「師父,你知道豬仔吧?」郎意鋒問。

    「知道。他想做霸王,咱們就搞他。」羅陽正經道。

    「師父,有你出馬,那就沒問題了。」郎意鋒興奮道。

    「跟其他人說,換行吧。從今晚開始,賭場關門。」羅陽叮囑道。

    二人聊完,羅陽便送張靜回村公所宿舍。

    路上,張靜又問什麼時候教她高級功夫,羅陽說很快了。

    回到秦飄的住宅,美人們正在排隊等著洗澡。

    浴室只有一個,女生洗澡不像男生,可以拿桶水舉到頭衝下來,便大抵可算洗完。

    每位美人耗時15分鐘左右,都要兩個多小時才能完事。

    彼時大家都在一樓,羅陽掃視一眼,透視著各位美人曼妙的嬌軀,精神大振。

    「倒水進浴缸里也可以洗吧?」羅陽笑道。

    浴缸本來是用來泡葯澡的。

    一面說,一面坐進了安玉瑩平時用來泡葯澡的那隻浴缸。

    「牛仔說的也對哦。」秦飄應聲道。

    可是沒人願意在浴缸洗,只因浴缸並不是擺放在浴室里。

    若在浴缸里洗澡,便如在大庭廣眾里沐浴一樣,過往的美人能看到。

    洗澡是一件私密事,被太多人瞧見,終究會尷尬。

    當羅陽用手輕輕地摸浴缸時,秦飄笑道:「牛仔,你想在浴缸里洗澡,我給你提水來,要不?」

    羅陽訕笑道:「不用。我只是摸一摸有多滑。這浴缸挺光滑的。」

    在場的美人,除了施家姐妹還沒有使用美容溪水,肌膚還不夠玉潤之外,其他美人的身子都是粉嫩粉嫩的,曲線充滿了青春活力,肌膚晶瑩光潔。

    他在想是浴缸更滑還是美人的身子更滑。

    這麼一想,便禁不住摸了摸浴缸。

    羅陽是最後一個洗澡的,彼時都已是凌晨兩點多了。

    本來早上要跑步的,睡這麼遲,想要在清早六點起床,羅陽是沒問題,各位美人則熬不住。

    於是只好取消早上跑步的打算。

    施家姐妹在洗澡時使用了美容溪水,過後肌膚煥然一新,脫胎換骨,她們興奮不已。

    就連平時文靜沉默的施雲,臉蛋也洋溢著亢奮的光澤。

    秦飄的家沒有更多的床了,施家姐妹只能跟別的美人同床。

    可是每張床上都至少有兩個人睡,施家姐妹不能睡一塊,便分開來睡。

    施楠睡秦飄的床,施雲則到羅陽睡的房間來過夜。

    走進房間見到4位美人和羅陽,施雲局促地勾著頭,站在門后不知該上哪張床。

    兩張雙人床是拼在一起的。

    羅陽,安玉瑩和唐桂花睡一張;雙喬則睡另一張。

    兩張床睡6個人,勉強能睡下。

    見施雲羞答答地立在那兒,透視著她單薄卻不失青春曲線的身子,羅陽招呼道:「小雲姐,來坐。」

    彼時羅陽正坐在床上,拍了拍床沿。

    在房間里,跟施雲最熟的就是羅陽了,她也最信任他。

    羅陽招手,施雲便款步移近床邊。

    「小雲姐,不用害羞,大家自己人。上來。」羅陽伸手拉施雲的手。

    喬在水嗤一聲笑了。

    當羅陽左右掃視一眼時,頓覺不妙。 「殺殺殺!」

    劍聖,戰雲超,隆寒夢三人已經戰鬥出了真火,三人之間的戰鬥越來越狂暴,周圍的空氣更是在不斷的爆炸響個不停,空間更是寸寸的崩塌。

    「嘭嘭嘭!」

    三人的戰鬥非常之快,快到除了秦昊和天晴能夠看見三人戰鬥的痕迹,其他人完全看不清楚,三人之間越演越烈,一時間戰鬥徹底地白熱化。

    「轟!」

    劍聖一劍斬出,擋住了兩人同時殺出來的攻勢,劍聖飛出了數百米然後艱難的穩住了身形,抹掉了嘴角的一抹鮮血,至於戰雲超和隆寒夢狼狽一些,不僅僅受了一些輕傷,身上已多出了幾道輕微的劍傷。

    「全力動手吧!」

    戰雲超看向了旁邊的隆寒夢凝重的說道,戰雲超和隆寒夢都能夠準確的感受得到劍聖實在太強大了,就算是他們兩個人聯手已不見得能夠戰勝他。

    「好!」

    隆寒夢看向了戰雲超俊秀帶著凝重的臉色點頭答應了下來,隆寒夢已知曉這一戰的艱難,拖得越久對於他們兩人越困難。

    戰雲超和隆寒夢的眼神開始徐徐陰寒了下來,冰冷徹骨的殺意,從天空之上蔓延開來,這片比武場內的溫度,都是在不斷的下降,這個時候,戰雲超和隆寒夢都不準備拖下去了,顯然準備真正的動手了。

    三人交手了一段時間,劍聖能夠穩穩的和兩人交手完全不落於下風,甚至還穩穩的佔據了一些上風,便證明劍聖擁有完全不落於他們兩人聯手的實力,而且最主要的是還有一個不弱於劍聖的秦昊在一旁虎視眈眈,讓的他們不得不動用全力,儘快的解決掉劍聖然後面對秦昊。

    天空之上,戰雲超和隆寒夢懸浮在虛空之上,任由秦昊和天晴注視的目光彙集在他們兩人的神色,兩人那冰冷陰寒到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不遠處的劍聖身上,劍聖表現出來的實力,讓的他們震驚,讓的他們有了幾分后怕。

    「全力動手吧!」

    戰雲超眼中殺意沸騰,身形猛然一震,頓時間,天地元力立刻距離的翻滾了起來,一股無比強悍而狂暴的氣息,如同風暴一般席捲而出,在這其身後劇烈的翻滾!

    如此波動出現,讓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看了過去,震撼的看著這一幕,秦昊和天晴能夠感受得到,戰雲超這一擊就算一些天級巔峰的強者已不能夠抵擋的住,能夠該反手得到極強的壓迫,不敢與其硬碰硬的碰撞。

    「這一招很不錯!不愧是能夠帶領散修和三島爭奪之人」

    「嗯,他的實力很強,明顯強過了那個女人,只是表現出來的實力和那個女人差不多強大而已」

    天晴目光非常犀利,戰雲超動用了這一招,天晴便將戰雲超看透了笑了起來說道。

    戰雲超終於盡數爆發出強橫的氣息,立刻將眾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過去,包括觀看的秦昊和天晴兩人,甚至兩人還點評了一下戰雲超的這一擊。

    劍聖看著戰雲超動用了如此強大的一招,臉色已出現了幾分變化,但是很快一閃而過,臉色繼續保持著平靜的狀態,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有劍聖自己知曉,他在時刻警惕著兩人的攻勢。

    「悲天閩傷拳!」

    雄渾氣息席捲天際,戰雲超雙目冰寒,並沒有給劍聖任何多餘思考思考的時間,只見得戰雲超雙手一探,兩道巨大的巨拳,直接在其身後不斷的浮現成型,戰雲超站在上面,宛如一位戰神一般凌厲的看著劍聖。

    「喝!」

    一聲清脆的冷喝之聲響起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眾人看了過去,隆寒夢身上的氣息同樣擴撒了出來,爆發出來的元力波動,盡然不比戰雲超弱多少,同樣非常的強大而磅礴,讓的人不敢有任何的小覷。

    「轟隆隆!」

    天地之間的玄氣劇烈的翻滾著,磅礴的玄氣快速的凝聚在隆寒夢的身後,一股狂暴無匹的氣息快速的在隆寒夢的身後凝聚開來,讓的眾人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有想到隆寒夢這一擊同樣如此的強大,讓人不敢有任何的小覷。

    隆寒夢雙眸同樣微冷,充滿殺意的看向了不遠處的劍聖,冰冷的殺氣席捲這片天地,已經下降的溫度居然再次冰冷了幾分,讓的很多人都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其他戰圈交手的人都不由的停止了下來,緊張的看著空中三人之間的戰鬥。

    「轟隆隆!」

    兩人的攻勢出現,一股磅礴而帶著強力威壓的壓迫之力在這片天際席捲開來,在這種強大威壓的壓迫之下,讓人行走都變得困難了下來,讓眾人不得不驚嘆。 只見唐桂花微揚著嘴角,雖噙著笑意,眼神卻有點兒異樣。

    果然,羅陽忽地感到身後有隻手伸過來擰人,不用看也知道是唐桂花。

    安玉瑩是不會擰羅陽的。

    羅陽不動聲色,暗運內勁到脊背,這樣唐桂花就擰不了他了。

    「小雲姐,跟我們在一起,你很有好處的。日後我教你學習,包你能考到好成績。」羅陽自通道。

    此話一出,唐桂花和安玉瑩都噗哧一聲笑了。

    雙喬也聽說過羅陽是學渣,但終究是聽說,不是十分了解他。

    唐桂花和安玉瑩則不同了,兩位大美女從小就認識羅陽,很清楚他的讀書情況。

    特別是安玉瑩,她媽媽林家蘭教羅陽小學,足足教了他6年。

    生在羅陽身上的事,安玉瑩幾乎都知道。

    或者只有羅陽得到《神農經》這件事,安玉瑩是不清楚的。

    施雲的學習成績如何,兩位村花沒聽說過,但她們知道作為大名鼎鼎的學渣羅陽是沒能力教施雲學習了。

    「牛仔,你害不害臊?」唐桂花笑著拍打羅陽的脊背。

    就連安玉瑩都不願意幫羅陽圓謊了。

    「牛仔,你學習不好呢,自己還不用功呢,還說要教人家施雲呢。」 法武封聖 安玉瑩嬌聲道。

    其實羅陽也並非信口胡說。

    自從吃了奇異果子,羅陽就擁有了級記憶力。

    讀書成績好壞,很大程度上跟記憶力有關係。

    記憶力好,學習成績一般不會差到哪兒去。

    羅陽已跟班主任蘇雲打賭,要在中段考時考個好成績,他也不是胡謅的。

    只是還沒到中段考時間,在還沒看到羅陽的成績之前,無人相信他而已。

    施雲大抵猜到羅陽學習成績不好,抿嘴輕笑。

    「安姐,桂花姐,等我考個好成績出來,你們就不敢小看我了。」羅陽笑道。

    「喲,牛仔,你要是能考到好成績,那太陽要從西邊出來啰。」唐桂花揶揄笑道。

    「小雲姐,實話實說,我現在的成績真的還不行。過了兩三個月,你再看看,我絕對會有好成績。」羅陽笑道。

    房間里的美人都笑了。

    透視著室內每一位美人的上圍,羅陽覺得施雲真的要增重才行,不然兩顆小蓓蕾堅挺則堅挺矣,可惜不夠飽滿。

    雙喬,安玉瑩和唐桂花4位美人的上圍,那渾圓的弧度,撐到上衣都快要破了,呼之欲出,給人震憾的視覺衝擊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