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繼續維持之前的,只不過是改變了主人而已。

    略微思索之後,葉天縱便擡起頭來,說道:“不過,這裏面有一個問題。就是,我一直都沒有搞清楚,這財閥公會,給幾個財閥之間,到底是採取了什麼樣的庇護手段,爲什麼,有這麼多的人擠破了腦袋的想要加入進來?而如果讓我們這邊來庇護的話,那我們應該做什麼?”


    “林長輝,以我對你的瞭解,這些信息你應該已經掌握了。現在來跟我說,只是希望我幫你善後,而你好繼續衝鋒陷陣,是吧?”

    “哈哈哈!”

    聽到葉天縱的話,這林長輝立刻就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淡定的說道:“知我者,葉先生也。我的確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而且,前後也經過了詳細的瞭解和調查。如果是讓我來操辦的話,就憑我林長輝的本事,恐怕是不行。可您葉先生,那就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您來做,最合適。

    根據我的瞭解,其實這個財閥公會給他們財閥提供的庇護是,人脈和資源。所謂的人脈,就是他們要做生意,拓展地盤的時候,基本上不會遇見任何的阻攔。而且所謂的資源,也是在他們各自領域之中最好的東西都給拿過來,一切暢通無阻。”

    “那按照你這麼說,你的意思是,我們要提供的庇佑,也是這方面?”

    “不是。他們都是採取的高壓姿態,威逼利誘,無所不用其極,換句話說,就是違法犯罪。而咱們縱橫集團要接過手來,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競爭和拉攏,所以,我打算在業務方面,要培養幾個好手,另外再將這三個財閥的掌權人,王家王鬆瑞,孫家孫氏兄弟,包括黃家黃世仁都給調較好。”

    聽到這裏。

    葉天縱若有所思。

    聽起來,林長輝的安排很理想。

    可是,他心裏很清楚,在世俗社會,如果沒有什麼強力的人坐鎮的話,那麼實力再強,都比不過那些走後門的。當然了,葉天縱不是想要通過一些非常規的手段弄過來,而是如果能夠找到一個合理的人來幫忙壓榨的話,應該可以取得不錯的效果。

    只是。

    這樣的人選,選誰好呢?

    似乎,自己目前沒有遇見這樣的人。

    “對了,好像蘇君婉的爺爺有這樣的實力!”

    本來還愁眉苦臉的葉天縱,當聯想到蘇君婉的時候,葉天縱不由眼前一亮!

    首先是五大財閥也不敢輕易的冒犯蘇家。

    財閥公會的人都和他們平起平坐。

    當時看着對方,就知道不是凡人,不過對於對方的底細,至今還不清楚。

    上午的時候,和蘇君婉約定,過兩天就親自登門治療病情,看來,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好好試探一番。

    只要有大人物坐鎮,提供給五大財閥曾經的庇佑,那麼,幾個財閥就會盡心盡力。

    “這樣吧林長輝,你先培養自己的副手,同時把幾個財閥的掌權人都給動員起來。過兩天,我給咱們集團撈個大人物過來,以後,但凡無法解決的問題,讓他來搞定,不會很久。”

    …… 林長輝不解。

    這葉先生就是大人物。

    這怎麼還要找個人來坐鎮,這大佬的世界,真的看不懂。

    不過。

    林長輝對葉天縱有着一種盲目的自信,彷彿,天大的事情,只要到了他手裏,都會迎刃而解。

    既然要應邀參加宴會,還要再找大人物來坐鎮,看起來,這葉先生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是,葉先生。”

    “您放心,我一定謹記您的吩咐,把所有的事情,都盡善盡美的做好。”

    林長輝微微點頭。

    隨後,陪同葉天縱,在集團內部,巡視了一圈。

    雖然沒有以總裁的身份示人,但是能夠看到集團有條不紊的運轉,他心裏也很欣慰。


    一直轉悠到了下午五點,葉天縱才起身離開。

    打車回家。

    路上。

    他在思考。

    “如今,顧女士的夜星門,縱橫集團的趙家,以及我和趙成功約定的蠶食趙家,都集中到一個點,按就是今晚的江南會所。這次前去,務必要搞定這三個事情。”

    “看來,一會兒得找個由頭走人才行,可是,應該怎麼辦纔好呢?”

    就這麼稀裏糊塗的想着,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家門口。

    下車。

    葉天縱甩了甩腦袋,勉強保持清醒。然後,也沒有多想,而是徑自的回到了小平房。

    現在是下午六點,距離晚宴的八點邀約,還有一定的時間,一會兒,在吃飯途中,還得順便手下大別墅的事情,時間有,還來得及。

    現在。

    所有人都還沒有回家,葉天縱也沒有耽擱,而是火速的前往廚房做飯。

    四菜一湯。

    等到六點半的時候,陸續回家。

    任雨柔在外面奔波了一天,總算將營業執照和工商註冊整合完畢,只需要等到合適的地點以及人員到位之後,就可以進行開業前的培訓,然後,正式開業!

    “老婆,你回來啦。”

    葉天縱滿臉笑容,走過去,幫她拎着包,安撫着坐在沙發上,笑呵呵的說道:“飯菜已經做好,一會兒等爸媽他們回來,咱們就開飯哈。”

    “嗯。”

    任雨柔微微點頭,她雖然一臉疲態,不過臉上還是難掩滿足的幸福,一邊輕輕捶着小腿,一邊說道:“天縱,今天一天,咱們都在外面忙乎。你的話,我不是沒指望,而是覺得做事情得循序漸進的來,你找店鋪的事情,咱不着急,慢慢來……”

    “老婆,我已經搞定了。”

    葉天縱端來水果盤,遞給任雨柔,坐下來,笑着說道:“就在步行街那邊,中心地帶,而且老闆人也不錯,沒有收咱們太多定金,一年的租金也才十萬塊,只要你們那邊搞定,咱們馬上就能開始營業!”

    “什麼?”

    聽到這個消息,任雨柔大吃一驚,匪夷所思的看着他,狐疑道:“你是怎麼搞定的?這步行街那邊店鋪都是滿的,而且那種中心地帶,哪怕是真的有空閒的鋪子,那租金肯定也是天價。你說租金一年十萬,你怕不是在逗我吧?這和你昨晚說的大別墅一年租金也是十萬,怎麼這麼相似?天縱,你老師告訴我,背地裏,你都在做什麼?!”

    任雨柔的表情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

    其實換位思考,如果換成是自己的話,稀裏糊塗的搞了這麼多的事情,如果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的話,恐怕是說不過去。

    不過。

    針對這一點,葉天縱早就考慮好了。

    所以,面對着對方的質問,葉天縱很淡定的說道:“老婆,既然咱們昨天的約法三章敲定了,我肯定是要遵守的。你也知道,我在臨城市是初來乍到,什麼人都不認識,以前也一直都在精神病院待着,的確我有認識一些病友,不過他們都有各自的事情。其實,在背地裏,爸幫了我不少的忙,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爸?”

    “嗯,這租大別墅,是鍾西樑安排的,而找鋪子,也是鍾西樑在安排,當然,這背後,肯定都是咱爸制定的,我也就是幫忙跑個腿兒啥的。而且,你也知道媽的性格,如果讓她知道,肯定又要咋咋呼呼,所以,就背地裏進行,難道你信不過我,還信不過咱爸嗎?”

    聽到葉天縱的話。

    任雨柔陷入了沉思。

    這話鍾西樑,身爲聚賢山莊的看客總管,平時接觸的人,都是達官貴族,當然,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而爸的投資眼光,讓他賺得盆滿鉢滿,如果在背地裏面幫忙,那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但是她到現在都不清楚,爸到底給他創造了多少的利益,能夠爲家裏的事情,這麼不遺餘力的?

    “我當然信得過咱爸,只是,這鐘西樑對於咱家的事情,未免也太熱心了吧,看來,回頭我得找爸……”

    “你找爸,不如直接找鍾西樑!”

    腹黑老公騙婚套路深

    如果老是用任東國的名頭來糊弄的話,時間久了,難免會生疑。

    而且,這長期擡頭不見低頭見的,比較容易露餡兒,畢竟,任東國並不是腦子轉得快的人。

    所以,讓鍾西樑來負責搪塞任雨柔甚至是張春琴,再合適不過。

    他在來的路上,已經提前給鍾西樑打過招呼,目前他雖然還是在聚賢山莊做事情,不過,已經將所有的心思都轉移到了縱橫集團這邊,等安排他們見一次面,相信,一切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嗯,這倒是有道理。”

    任雨柔同意葉天縱的說法,略微沉吟,點頭的說道:“不管是這大別墅,還是店鋪,按照你的說法,背後都是鍾西樑來幫忙。我需要和他會面一次,畢竟,無功不受祿,倘若,他幫忙,我們這邊也能夠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這樣我纔會心安理得。”


    “但是你,不能再和鍾西樑過多接觸,他要幫忙,讓他直接提出來,或者是找我幫忙,可你,老是背地裏這樣偷偷摸摸的,說實話,你讓我……”


    “行,我都聽老婆你的。”

    “老婆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

    葉天縱點了點頭。

    隨後,伺候着任雨柔吃了點水果,又閒聊了下。

    張春琴和任東國夫婦倆則是回到了家中。

    看起來,心情不錯。

    兩個人一路走來的時候,還在有說有笑,等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樂開了花。

    “老婆,恭喜你,這樣一來,美妝集團就沒有多大的問題了。”

    任東國笑得嘴都合不攏,剛進屋,看見葉天縱二人,稍微一怔,趕緊閉嘴。

    而張春琴則是瞥了對方一眼,說道:“你閉嘴幹什麼,這是好事情,難道不該說?”

    “我……”

    “媽,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葉天縱起身站了起來,而任雨柔也是跟着放下了水果盤,跟着站起來,看着老倆口心情不錯的樣子,她心中的負擔也減弱了一些,因爲已經溝通好,私底下要去和鍾西樑見一面,所以,她就不打算再對任東國過多的深究,而是既要解決火鍋店的事情,同時還要說明一下大別墅的租金事情。

    “媽,看您心情不錯,而且剛爸說什麼美妝集團,不過,不是還要再協商嗎?這怎麼就……”

    “女兒,都搞定了!”

    任雨柔還沒有來得及問完,那張春琴則是臉都笑開了花,立刻走過來,拉着她的手臂,坐下來之後,這才說道:“剛顧女士給我打過電話了,說房屋租賃的事情,先放一放,他們找到了更好的,大概就這兩三天的時間,等到找到了,他們會提前墊付定金,不需要我再抵押美容院了,你看吧,我就說人肯定是靠譜的,而你們,非要攔着我,幸好人家大人有大量,沒有埋怨我,否則的話,不跟我合作,那我可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說到這裏。

    這張春琴還頗爲埋怨的瞪了葉天縱和任東國一眼,搞得任東國一臉憨笑,不過,葉天縱卻是無所謂的笑了笑,邀請着幾人上桌,邊吃邊聊。

    酒足飯飽。

    等到快吃完了的時候,任雨柔就打算說明下大別墅的事情,而忽然之間,門外傳來了響動。

    “三弟,三嫂,你們在家啊。”


    是任鳳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