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絕不能這麼做!

    絕對不能這麼做!

    雷麗此刻竟然有種想抽自己兩耳光的衝動,自己剛剛為什麼會冒出那麼可怕的念頭,這是多麼的愚蠢!

    東方修哲是個什麼人,儘管與之相處不長,可是雷麗體會得非常清楚,那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仇人的怪物!

    不惹到他還好,一旦招惹到他,將很有可能面臨生不如死的下場。

    「死人不會說話」,這是對於普通人來說行得通,但是對於那個渾身充滿神秘的東方修哲,絕對會被顛覆。

    雷麗還清楚地記得,當初在找到那幾位守護者的屍體時,東方修哲就從那些屍體上面,得到了很多驚人的信息。

    她至今都想不通,東方修哲是如何做到的,正是因為想不通,才會更加覺得害怕!

    「冷靜,我現在必須要冷靜下來!」


    雷麗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有著豐富經驗的賞金獵人,儘管她預測到整個「雷雲門」將有面臨一場空前絕後的大災難,不過如果什麼事都不做的話,那麼這場災難將會百分之百地成為現實。

    「亡羊補牢還來得及!」

    這個念頭在腦中閃過之後,雷麗很快調整好了心態,腦中飛速地運轉著該如何補救。

    一旁的海執法,此時正一臉狐疑地盯著有些失態的雷麗,他隱隱覺察到事情的背後有著什麼驚人的秘密。

    「雷執事,你是不是應該解釋一下,那個『東方修哲』是誰?」

    海執法的眼中冒出寒光,他在一旁看得非常清楚,正是因為聽到了這個名字,眼前這位無論他怎麼拷問都不敢開口的少年,竟然異常激動地嘶吼起來。

    這就是說,眼前的這個少年並不是沒有弱點可言!

    雷麗此刻可不想提起東方修哲,也怕提起這個名字,她非常清楚時間緊迫,為今之計,必須要先治好眼前這個少年的傷。

    「眼前這個少年必須活著,而且必須要趕快治好他身上的傷,只有這樣,才可能降低東方修哲的怒火!」

    「對,這是唯一的機會,必須要先得到這個少年的諒解,才有可能得到東方修哲的諒解!」

    雷麗緊咬著嘴唇,分析著眼下的形勢。

    「告訴我,東方修哲在哪裡,你們是不是把他關起來了,快告訴我!」雷牙的聲音打斷了雷麗的思緒。

    雷麗抬起頭,正準備開口說話,卻不料一旁的海執法率先開口:「小子,你要搞清楚你自己的處境,你有問問題的權利么!」

    說話間,一道雷光竟然向著怒不可遏的雷牙衝去。

    「海執法,你幹什麼?」

    雷麗嚇得趕忙出手阻止了這道雷光,並且扯著喉嚨喊道。

    「雷執法,這話是我要問你才對,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庇護這小子,你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我現在不得不懷疑,你與他是不是一開始就認識?」

    海執法眼中冒著寒光。

    「海執法,話可不能亂說,我這可是為了整個『雷去門』,現在我要把他放下來,並且請醫師全力救治!」

    雷麗眼中也開始冒出光芒,態度堅決,完全沒有商量的意思。

    「你敢!」

    海執法的身上開始冒出了鬥氣,冷冷地道,「雷麗,別以為你是執事,就可以為所欲為。我現在不得不再次懷疑,你這次出現在族中,是不是太湊合了,為什麼我們剛剛抓住這小子,你就回來了?」

    「我不想跟你解釋,這人,我必須帶走!」雷麗可不是一個軟柿子,她也是有脾氣的,當下也將鬥氣放了出來。

    剎那間,整個牢房裡充斥著濃濃的火藥味,兩人間的戰鬥,似乎一觸即發。

    「發生了什麼事?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時候,負責在外面守護的族人一臉驚慌地跑了過來,當他們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時,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

    雷執事竟然與海執法對上了,看這架式,很快便會演化為一場戰鬥!

    他們這些守衛,地位卑微,此刻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要知道,面前的這兩人,都不是他們能夠惹起的!

    「嗡——」

    「嗡——」

    「嗡——」

    就在這個時候,悠長低沉的雷音鍾,竟然在此刻響了起來,鐘聲極具穿透力,可以保護整個「雷雲門」都可以聽到。

    「嗡——」

    「嗡——」

    「……」

    鐘聲一直響了九下,終於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不僅是雷麗,就連這位海執法,都是臉色俱變。

    所有「雷雲門」的族人,都非常清楚:「雷音鍾」每一聲的含義。

    「雷音九響,竟然是雷音九響,這……這怎麼會……」

    海執法扭頭看著牢門的外面,顯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雷音九響」,說明著整個「雷雲門」面臨了大災難,需要全族出動!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雷麗的臉色更是難看,「難道他來了,難道他已經找上來了,怎麼會這麼快,我還什麼都沒有做!」

    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東方修哲找上來了!

    「雷音九響」,任何族人無論在做什麼,都必須要在第一時間趕往雷雲廣台上集合。

    。。。。。。

    東方修哲一行人,在熱鬧的「紫陽城」逛了一整天,買了很多東西,總算在太陽落山前,返回了他們的臨時住處。

    李二牛與東方修哲住在同一個房間,兩人在交談著。

    「老大,再有兩天比賽就要正式開始了,我突然感到好緊張!」

    李二牛用手捂著碰碰直跳的心臟,今天外出逛了一天,並沒有讓他消除這份緊張,反而在看到那麼多人在關注這場盛大的比賽后,更加緊張起來。


    他一直喜歡用「老大」這個稱呼,並且他的心裡就是這麼認為的。

    「放輕鬆點,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與其他代表的戰鬥,還不如你與辰星對練慘烈,所以你沒有必要緊張,把這當成一種平常的切磋就好了。」東方修哲安慰著說道。

    李二牛傻傻一笑,想到自己每次與辰星對戰後都被修理得很慘,竟然不同那麼緊張了。

    「別那麼沒有自信,雖然這是『帝國學院爭霸賽』,但是二牛你要清楚,你不是一個弱者,只是還沒有機會證明而已!」東方修哲再次說道。

    在他的指導下,李二牛早已不是「草根啟蒙學校」時的那個蠢笨男孩了。

    「那個老大,首場戰鬥能不能派我上,我知道越是後面的對手,就越難對付!」

    李二牛在沉默了片刻后,突然說道。

    「沒有問題,經過一場戰鬥后,我想你的心態一定會有所轉變的!」東方修哲很爽快地答應了李二牛的這個請求。

    「帝國學院爭霸賽」這一次的比賽規則作了很大的調整,以抽籤的形式把每四個帝國代表分成一個小組,在決出十六強前,將採取積分制。

    每獲得一場勝利,代表隊伍可以獲得「3」分,如果與對手戰平,則雙方各獲得「1」分,如果輸了,將沒有得分。

    最後,每個小組三場下來,得分最多的前兩個代表獲得晉級,然後與其他晉級的代表再進行抽籤分組,直到最後決出十六強。

    十六強之後,將延續以前的比賽規則,也就是淘汰賽。

    值得一說的是:每場比賽將採用「三局兩勝制」,同一個選手,如果有能力,可以連續參加三場比賽。

    「轟!」

    就在兩人正聊到比賽時,隔壁的房間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好像房門被人粗暴地踹開了。

    緊接著,便是傳來了種種怒罵聲。

    「就是你們,你們這幫該死的兇手,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

    「太卑鄙了,到底是誰做的,給我站出來了!」


    「我們『爭風帝國』可不是好欺負的……」

    怒罵聲並不是出自一人之口。

    聽對方的聲音,好像是住在同一層的「爭風帝國」代表。

    東方修哲的眉頭明顯一皺,他們與「爭風帝國」除了在剛開始報名時,有過一次小的衝突外,其他時間根本就沒有過交集。

    「老大,好像是辰月與辰星的房間!」李二牛側耳聽了一下,忙道。

    「走,看看去!」

    東方修哲冷著一張臉,走出了房間。

    誰知道他剛露頭,便是被聚集在樓道內的「爭風帝國」代表以及相關陪審團給圍了起來。(未完待續。) 「是他,沒錯就是他,當初就是他把谷陸的胳膊捏腫的。.」

    「他一定就是怨手,一定是他懷恨在心,趁我們不注意,對谷陸痛下殺手。」

    「卑鄙的傢伙,竟然暗箭傷人,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圍過來的這些人,情緒非常激動,你一言我一語,有幾個傢伙,甚至將體內的鬥氣施展了出來。

    「發生了什麼事,那邊的,請安靜!」

    幾乎就在東方修哲準備出手弄開這幫煩人的傢伙時,負責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聞風趕了過來。

    「你們在做什麼,難道想要私自爭鬥不成?」

    那幾個工作人員個個身手不凡,眨眼的工夫,已經到了人群的近前。

    「你們知不知道,參賽代表私自發生爭鬥,將會取消比賽資格!」

    那工作人員一邊喝斥,一邊分開人群。

    東方修哲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好在他看到辰月與辰星兩人從隔壁的房間走了出來。

    「發生了什麼事?」

    東方修哲對著兩女問道。

    「不清楚,他們突然闖了進來!」辰月搖了搖頭。


    「我當時正在浴室,如果是我的話,一定將他們踹出去!」辰星瞪著眼睛說道。

    東方修哲眉頭皺了皺,在工作人員面前,他也不好施展「搜魂之法」,只好暫時靜觀其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