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第一個電話打到葉空的父母那邊,第二個電話是報警。

    第三個電話是告訴他那些同學,葉空暈倒了,不省人事,身上在出血,她該怎麼辦?

    “不會吧,你們玩的這樣刺激?都出血了?”

    電話那邊的同學甚至在調笑羨慕二人,他們並不知道事情嚴重性,這邊紅頭髮女孩子嗚嗚的哭起來。

    “不是,不是,衣服脫了,還沒,葉空就暈倒了,然後肚子上在出血,我覺得他沒氣了……”

    那女人孩子此時無比慌亂,手裏拿着葉空的手機,猶豫一下後決定馬上離開這裏,要不然警察來了,會抓走她的。

    “我天,葉空是賣過腎臟的,該不是,你傻呀,快跑呀……”

    電話裏傳來罵人的聲音,紅頭髮的姑娘慌忙的拿着手機就跑了,等警察和葉空家人趕來的時候,牀上都是血! 葉空被送進了醫院裏,他父母是完全懵逼的狀態。

    因爲葉空經常會跑到同學家,幾天不回來,而他父母也管不了,這會接到醫院通知後,才知道他生命垂危。

    “傷口崩裂,失血過多?腎臟被割掉了,還喝酒,興奮過度,有性命危險?”

    葉空的母親聽到醫生說的這些話後,整個人眼前一黑,暈倒在地上,急的他父親只能在把媳婦也送進醫院,一家人都在這醫院裏。

    葉空在重症搶救室,一開始就要交二十萬。

    二十萬對於一個家來說,就是鉅款,一筆鉅款,可是這是自己的兒子,哪怕賣房子也得救人,葉空爸爸想辦法把這筆錢給湊齊了。

    很快葉空搶救的結果出來了。

    “暫時死不了,但是一輩子就廢了,得每天吃藥排毒,還得定期檢查,建議家屬長期住院,或者就在醫院附近租一個房子,方便檢查,這樣也便宜一點……”

    說話的醫生也嘆息一聲,葉空的病會拖垮他一家人的。

    常年吃藥打針不能幹活,還得持續很多年,一直這樣下去的話,這個家根本就沒有哪怕一點點的希望,而且沒有另外一顆腎臟。

    葉空幾乎不能結婚,結婚了也沒有能力,也沒有後代。

    後遺症太嚴重了,像葉空這樣喝酒的,能保住性命已經是萬幸了。

    其它的就不要在奢望了。

    聽到那醫生的話語,葉空的父親失魂落魄,他怎麼也想不通,兒子怎麼會去賣腎?

    爲了區區一點點的錢,把自己身上的腎臟給賣掉?

    要知道,小時候兒子的手被刀子割傷一點點,他們都會心疼半天,而兒子也會哇哇的大哭,說疼,疼!

    那麼怕疼的一個孩子,居然把腎臟給割掉了?

    他到底養的是兒子還是豬呀……

    悔恨的淚水滑落下來,讓葉空的父親無比的懊惱,多年前就不該這樣慣着兒子,最後卻是最終害了他,悔不當初呀!

    這一幕其實都落到了張凡和花月影的眼裏,特別是花月影,氣呼呼的大罵。

    “我取他腎臟的時候,還給他特別保護,他不做死,不喝酒,不想找女人的話,在休養一段時間,雖然不能幹重活,但是還可以有後代的,也是可以生活自理的……”

    花月影越說聲音越小,她偷偷的看了一下張凡,低下了頭,似乎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大錯事。

    很慚愧,這個真的不怪她,她覺得自己當時已經幫着葉空恢復傷口七七八八,這要是在醫院,最少也得住院一個月後,纔有他那個模樣。

    不要招惹那個嚮導 ,不珍惜呀!

    “沒怪你,人的命運是由他性格決定的,幾萬塊錢就想着賣腎,呵呵呵,不賣給我們,他二萬塊會賣給別人,而且真出事,只有死路一條,就算是這一次他沒有賣腎,難保他下一次不會賣掉眼睛,胳膊,腿或者自己的靈魂,所以沒什麼可惜的……”

    張凡此時似乎覺得自己的心和血液都冷了下來。

    他曾經也是一個摳門善良的人,但是這幾天看慣了天地當鋪發生的一些事情,他自己的想法都完全的變了。

    至少不再像以前,會憐惜什麼人。

    有些人根本就不值得憐惜。

    爲了一個手機賣腎,爲了一點私心幹出讓人髮指的勾當,更有甚者,至少一個念頭,就會變成魔鬼一樣,這樣的人不值得同情。

    就像農夫和蛇一樣。

    所以也沒必要去懊悔什麼?


    這就是人生!

    “嗯,我知道了,主人!”

    花月影嘆了一口氣,很快牆壁上的畫面都不見了,而兩人決定晚上再去我家小館吃點東西。

    那家老闆規矩雖然多,但是養眼好看,關鍵是手藝太棒了。

    能做的出那麼好吃的牛肉火鍋,估計就是做別的菜餚,也會特別的好吃。

    花月影趕緊把自己弄的多肉植物,送到了院子裏,然後就一直留意着我家小館,等到人家開門後,還沒別的客人進去。

    她和張凡就笑眯眯的進屋了。

    “還有一個小時纔到營業時間!”

    一進門,張凡居然看到那個美男子在套大廚的白色衣服,那人看了他們一眼後,居然表示還沒到營業的時間。


    “沒關係,我們可以等呀!”

    花月影纔沒有管那麼多,反正很無聊,在這裏還有美男看,在院子裏別人老是圍着她看,挺不自在的。

    “那隨意!”

    那美男看了張凡和花月影一眼後,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表示他們可以隨意,只是別隨便進廚房就好了,張凡也點頭答應了。

    很快那大媽服務員也來了,手腳麻利的收拾桌子,本來黑着臉的她,看到張凡和花月影又來了,倒是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你們,你們是街尾窗戶上爬滿三色梅的那一家,你們家是開當鋪的嗎?我也住在附近,聽鄰居們說過了,咱們這條街上來了一個小仙女,我就說我見過你,這姑娘長得可真的是很俊……”

    原來這個大媽也是附近住的人,這會知道張凡和花月影是附近住的人,對他倒是客氣不少。

    甚至打聽兩人是什麼關係?

    夫妻,兄妹,還是……

    “不,她是我僱員,在我家店鋪工作了,我是老闆,那房子是我買的,以後呀,歡迎街坊鄰居進去喝茶……”

    張凡喜歡這個老街,覺得這裏有煙火氣息,所以對於周圍的人,並不是很抗拒,也願意和他們說話。

    “哈哈,我是太忙了,沒功夫 ,要是小徐,就是徐子君,廚房的那個,他平時有空,都是年輕人,你們倒是可以成爲朋友……”

    那大媽看着花月影眉開眼笑的,甚至很熟絡的介紹着這家的老闆,也就是那個美男,就叫徐子君,這名字有點意思。

    “對了,子君沒有女朋友,他人很好的,面冷心熱, 媽咪快跑:腹黑爹地又來了 ,讓我在這裏……”

    “張嬸,趕緊把廚房的垃圾倒一下,還有廚房地面,好好的收拾一下……”

    這大媽的話語其實也傳進了廚房,那徐子君似乎有點不高興,這會一個勁的喊那大嬸,弄得花月影嘻嘻的衝着張凡偷笑。 那意思是,這徐子君怎麼有點小心眼,怎麼就跟一個娘們差不多?

    張凡衝着她搖頭,示意別吭聲,一會等着吃飯就好,這會他們還不知道,晚上要吃什麼?

    “子君,你說你害什麼羞?我這可是想給你介紹一個女朋友,我這可是第一次見到,和你一樣漂亮的姑娘,關鍵是,人家姑娘和你在一起,不會有壓力,你想想上回給你介紹的姑娘,人家說受不了,男人比自己還美……”

    廚房裏張大嬸還在絮絮叨叨的說着什麼,那徐子君臉都黑了,然後菜刀在案板上剁的砰砰的響。

    “不做魚了,晚上就是限量三份蛋炒飯,愛吃不吃……”

    “哦,好吧!”

    那張大嬸笑嘻嘻的看了徐子君一樣,出了廚房門,找一個黑板,歪歪扭扭的寫了一排字。

    “今晚限量供應三份蛋炒飯!”

    張凡看到這一番操作有些驚訝,我擦,只供應三份蛋炒飯?

    他和花月影晚上還想吃大餐,就吃點蛋炒飯,吃的飽嗎?

    而且只有三份,這三份他們兩人都可以承包了,估計今晚也沒別的客人了,這老闆真是任性。

    有客人在門口看黑板,看到今日只供應三份蛋炒飯,紛紛搖頭,晚餐都想吃好點,這蛋炒飯,實在是太簡單了!


    君子藏劍(末世)

    “已經賣完了,今天沒有了,蛋炒飯都沒有了……”

    她黑着臉站在我家小館門口,別說勸退客人的效果還是挺好的,張凡覺得這個張大嬸挺可愛的。

    這樣一來,整個餐廳裏,只有他和花月影一桌兩個客人,今晚只能吃蛋炒飯了!

    “將就一下吧,主人,回頭,我給你買一些串串,回家當夜宵,保證不會讓你餓着……”

    花月影看到張凡苦着一張臉,不是很高興的模樣,只是小心的勸說着,嘻嘻,她很喜歡這家店老闆的手藝,就是這個徐子君真是一個怪人。

    開店做生意。

    客人沒得挑,一個晚上只賣掉三份蛋炒飯,估計連房租都不夠了,除非,這房子不花錢,是他自己的!

    “蛋炒飯,58一份,誠惠兩個人116元!”

    張大嬸來收錢,這裏還是先給錢後吃飯,花月影也知道規矩,這會不敢讓張凡開口,趕緊付賬,很快廚房那邊有香味飄散過來!

    一副特別好聞的味道,讓本來心情不好,發愁晚上吃不飽的張凡,臉色變得好看了許多。

    “湯來了,配菜來了……”

    一份58的蛋炒飯,主食沒來,但是一份紫菜蝦米湯,看着分量不少,碧綠的蔥花散在上面,給人感覺味道應該不錯。

    還有二個配菜。

    一個是辣白菜,一個是酸菜,都有一小碟在桌子上,看着紅紅綠綠,讓張凡心情頓時好了起來。

    等到一盤香氣四溢的蛋炒飯端上來的時候,張凡眼神一下子愣住了。

    這一大盤蛋炒飯,每一顆米粒都被雞蛋包裹着,呈現好看的金黃色,而且每一顆米飯,都是酥鬆的吸收了雞蛋的香氣,配上蔥花。

    黃的和綠色的,賣相十分好。

    “恩恩,好吃,好香呀,太好吃了……”

    花月影已經忍不住,用勺子舀一勺蛋炒飯塞進嘴裏,然後她驚歎一聲,整個臉上出現不可思議的表情。

    媽呀,一個普通的蛋炒飯,居然好吃的讓人想哭?

    花月影那誇張的表情,讓張凡也人忍不住嚐了一口,撕!

    這味道果然是絕了,別的不敢說,哪怕張凡很摳門,但是也覺得58一份的蛋炒飯,物超所值!

    因爲這每一口蛋炒飯,口感都是特別的好,軟硬適度,每一顆米飯都特別的香,而且有嚼勁,難怪花月影做出這樣的表情。

    這個徐子君,不得了,是個深藏不露的大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