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突然有個人出來告訴他,你可以不用槍斃的,只是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就行。

    此時,無論是誰,就算是要拿走全部財產也肯定會心甘情願的。

    「胡說,本仙師怎會看上你那些世俗凡物!」

    「本仙師看中的是一個情字!」

    莫宇辰傲然說道。

    頓時雙手一前一後的挎著,擺出一副道骨仙風的樣子,在蔡正卿面前裝起了大尾巴狼。

    「情?」

    「難道仙師看中了洛雲?」

    ……

    「哎,也罷,能被仙師看中,這也算是洛雲的福分。」

    蔡正卿聽莫宇辰說完心中暗自想道。

    蔡正卿的兒子在早年為華悅帝國四處征戰,在蔡洛雲剛出生不久的時候,就已經戰死沙場,其夫人得知噩耗之後也為之殉情而去。

    自此,偌大的蔡家就只剩下這祖孫二人相依為命。

    想到這裡,他狠狠的下定了決心:「仙師儘管放心,洛雲自小由晚輩撫養長大,只要仙師救了洛雲,晚輩可以做主將洛雲下嫁給仙師。」

    沒辦法,他不能眼睜睜的看孫女死去,想必蔡洛雲以後也不會怪罪他這個做爺爺的。

    「混賬!」

    「誰要你孫女了!」

    莫宇辰大怒。

    他萬萬沒想道,蔡正卿這個老貨竟然這麼齷齪,以為自己是垂涎他孫女的美色。

    「仙師息怒!」

    「那仙師您是……」

    蔡正卿惶恐的問道。

    「雖然你不成器。」

    「本仙師看你還算孝順。」

    「本想賜你一番造化,沒想到你這老貨竟然如此不堪。」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莫宇辰指著蔡正卿的鼻子大罵道。

    隨後他渾身抖動,故作生氣的樣子,其實心裡卻是以及樂得開花了。

    估計天下間也就唯獨他這一份,以地武境辱罵真武境巔峰,還罵人家不成器,要收人家為徒。

    這要是蔡正卿知道莫宇辰只有地武境,估計得怒得一巴掌將他拍成肉泥。

    「啊!」

    蔡正卿瞪大著眼珠,無比震驚的望著莫宇辰。

    「這這這……」

    隨後,他站起來,激動得語無倫次,不停的躊躇。

    莫宇辰也不急,坐在太師椅上,端起桌子上面的茶,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

    完全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他知道此時不能著急,要是著急了說不定蔡正卿就看出點什麼了。

    突兀間,蔡正卿撲了過來,跪倒在莫宇辰腳邊。

    「師尊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蔡正卿不停的對著莫宇辰叩拜著。

    也不管莫宇辰一副年輕的樣子,只覺得,他要是失去了此次機會,那他以後就沒有進入凝丹境的機會了。

    在世俗勢力中,真武難得,真武境巔峰更是難得,恐怕就算大帝國也未必有多少個真武境。

    更何況像蔡正卿這樣的真武境巔峰,既然莫宇辰想要崛起了,並且這蔡正卿也一直誤解莫宇辰是凝丹境仙師。

    那莫宇辰更希望將蔡正卿這樣的世俗大高手收入麾下,這樣至少在世俗界中,他就多了一份依仗。

    「蔡正卿!」

    莫宇辰輕喝一聲。

    「弟子在!」

    蔡正卿見莫宇辰點自己的名,隨即叩拜在地上,恭敬的應道。

    「既然你打算拜入我莫某人門下,那麼就要知道,必須遵守我莫某人的規矩!」

    莫宇辰端坐在太師椅上,正襟危坐,溝通混沌神塔,借用混沌神塔的威壓,對著蔡正卿壓過去。

    此時,在蔡正卿眼中,莫宇辰氣息浩渺,神威浩蕩,就彷彿是一方天帝一般。

    「弟子謹遵師尊法令!」

    蔡正卿額頭貼地,雙手貼在地上,往上翻著。

    「拜我門下,生死由我,口說無憑,立法為證。」

    莫宇辰身體坐直。

    只見他雙手不停的結著法印,引動天地之間的靈氣,口中振振有詞的念叨。

    突然間,凌空出現一個虛影,隨著莫宇辰手中不斷結印而漸漸強大起來。

    「著!」

    莫宇辰手捏七星寶印對著蔡正卿天靈蓋一指,只見一個虛影快速的沒入蔡正卿的天靈蓋。

    「師尊,這時……」蔡正卿失色道。

    他突然間感到自己靈魂深處似乎被人窺視一般,心中戒備心大起,心中一股莫名的恐懼感油然而生。

    「莫怕,這是神念締約,只要你對為師忠心耿耿,這個締約自然不會觸發。」

    「若是你心生惡念,就算你離我萬里之遙,想殺你,也在我一念之間!」

    莫宇辰收回神念,端坐在太師椅上,淡淡的說道。

    「師尊神威,弟子萬萬不敢造次!」

    蔡正卿再次拜服。

    「為師明白,你心中不服氣。」

    「但是,總有一天,你會為你今天的決定感到驕傲。」

    「罷了,先救洛雲,其他的以後再說。」

    莫宇辰彈了彈手指,傲然說道。 莫宇辰在蔡正卿識海中種下神念締約之後。

    將蔡正卿趕到門口把門,他則開始著手取出蔡洛雲體內的陰玄珠。

    而後蔡洛雲經過莫宇辰兩天的疏通經脈。

    身體中也漸漸的好轉起來,但還是非常的虛弱。

    時間飛逝,隨著蔡洛雲的好轉,莫宇辰帶著她離開了莫城。

    出了北城門,縱馬飛馳,往黑暗之森疾馳而去。

    「恩人,您需要什麼藥材跟我爺爺說就行。」

    「何必屈尊跑到黑暗之森尋找呢?」

    蔡洛雲面帶著輕紗,氣喘吁吁的說道。

    自從她醒來之後,得知是莫大仙師救了她之後,一直對莫宇辰感激涕零。

    而當她得知,眼前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小上幾分的男子,竟然是自己爺爺的師父時。

    更是崇拜得兩個眼睛冒著星星,她可知道,蔡正卿可是真武境巔峰,華悅帝國的第一強者。

    「洛雲,都跟你說過幾遍了。」

    「別總是叫我恩人,叫我名字就行,要麼就喊少爺。」

    「再總喊我恩人,我將你爺爺逐出師門!」

    莫宇辰略顯無奈的再次糾正道。

    這幾天,他被蔡正卿爺孫兩折磨的苦不堪言。

    一個年近七旬的老人自從拜了莫宇辰為師之後,每天端茶倒水伺候著不說。

    就連莫宇辰坐在太師椅上要起身,蔡正卿都誠惶誠恐的過來攙扶莫宇辰。

    還美其名曰,怕莫宇辰他老人家摔倒……

    而蔡洛雲卻天天的跟著莫宇辰,連他跟可兒吃頓飯都要跟著。

    搞得可兒都好幾天不理會莫宇辰。

    「不行,您不能這麼做!」

    「好吧,那以後洛雲喊您少……爺!」

    蔡洛雲目光閃爍著,臉上浮起兩朵紅雲道。

    一路快馬奔騰,將近跑了兩個時辰,莫宇辰與蔡洛雲終於遠遠的看到了黑暗之森。

    黑暗之森位於中天帝國,莫城北方,屬於天靈大陸三大禁地之一。

    這一片遠古森林,在大陸上還有一個別稱——無盡寶藏。

    但是儘管這裡遍地是黃金,也幾乎看不到有一個普通貧民出現。

    平時,這裡匯聚著黑暗之森附近,各大勢力的修者以及一些散修。

    這些來著不同勢力的修者進入這片森林,有的是以這些凶獸歷練武技功法,有的卻是獵殺凶獸、靈獸賺取金幣。

    黑暗之森外圍部分,一般都是一些比較低級的凶獸。

    這些凶獸基本都還沒有開啟靈智,只憑藉著原始的野性在戰鬥。

    而深入森林內部,就可以遇到那些強大的靈獸。

    之所以稱之為靈獸,其原因是已經開啟了靈智,它們已經開始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修鍊,實力非常可怕。

    單單僅憑外圍的凶獸,基本就可以媲美人類靈武境的修者。

    更別說內圍的靈獸了,那都是可以媲美人類的地武境、天武境甚至是真武境的強者。

    其中,靈獸分為三等,下等靈獸對應著地武境,中等靈獸對應著天武境,上等靈獸對應著真武境。

    據說,內圍再往深處走是核心地帶,那裡妖獸橫行,每一隻都是恐怖的存在,可以媲美人類的凝丹境。

    此次,莫宇辰帶著蔡洛雲進入黑暗之森,有三個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尋找一個中等火屬性的靈獸內丹為他母親療傷。

    其次是歷練自己的劍術功法。

    而最後一個原因則是帶著蔡洛雲,讓她也歷練一番。

    這樣提升蔡洛雲的修為,也可以將蔡正卿綁在莫城,提防鎮北侯以及華悅林元帥對莫家的報復。

    可謂是兩全其美。

    此行,莫宇辰的目標直指內圍靈獸,外圍的凶獸他根本看到沒看在眼裡。

    雖然他本身實力只是地武境九重巔峰而已。

    但是憑藉如今他肉身的恐怖以及高絕的劍術。

    在黑暗之森的內圍不說橫著走,至少直著走是沒問題的。

    以莫宇辰如今對於力量的渴望,黑暗之森中血淋淋的戰鬥,無疑是提升實力最好的途徑。

    就如同無賴龍一般,曾經也是在這片黑暗之森不斷的戰鬥,最後得到機緣,才蛻變為九天真龍。

    從此一衝上天!

    到達了黑暗之森后,莫宇辰與蔡洛雲二人,將兩匹馬安置妥善之後,兩人步行走進了黑暗之森。

    由於蔡洛雲只有靈武境八重,完全跟不上莫宇辰的步伐。

    所以一進入黑暗之森就將她提了起來,快速的奔走。

    就當莫宇辰提著蔡洛雲在外圍肆無忌憚的奔走時。

    經過一段快速的奔走,他們終於在黑暗之森,遇到了第一批外圍凶獸。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