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穆星辰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我也相信你。」

    穆星辰放下手,看著她問:「我們什麼時候走?」

    周孜月看了一眼客廳里跟白千山拌嘴的白蘇,「再待兩天吧,白爺爺肯定捨不得白蘇,而且布霍這邊也沒有穩定,怎麼也要等他坐上那個位置才行。」

    穆星辰倒也不急,他點了點頭,「你就沒想過把白蘇留在這嗎?」

    周孜月杏眸微眯,盯著他看了看說:「你是想把我身邊的人全都趕走,以後你再弄些不三不四的事出來的時候我就跑不了了是不是?」

    「我覺得你身邊有沒有人都不妨礙你亂跑。」

    「知道就好,所以你別再我身上打這種心思,你呢就老老實實的里那些女人要多遠有多遠,不然的話,下一次你可未必會找得到我了。」

    穆星辰看著她,眼神有點認真。

    其實他心裡聽后怕的,如果不是因為常家的事,她要想躲真的可能會一輩子都不弄出動靜來,就算知道她是被人拐走的,他也沒辦法真的找到她。

    穆星辰無奈的嘆了口氣,「就不能換成你老老實實的待在我身邊嗎?」

    *

    布霍上位還有模有樣的,雖然沒有現場看到,但是看著電視直播里的他還挺像那麼回事。

    「布霍挺帥的。」

    聽著周孜月的稱讚,穆星辰捂住她的嘴把人攬進了懷裡。

    周孜月掙扎了一下,推開他的手瞪了他一眼,「小氣鬼。」

    「彼此彼此。」

    布霍上位,他有著南亞統領的身份,南亞人自然而然的對他畢恭畢敬,如今他當上了北國總統,下的第一個命令是以後不準阻止南亞人往來。

    第二個決定是讓南亞軍隊入駐北國軍隊,以軍隊來講,南亞有南亞的蠻,北國有北國的弱,二者合一各取所長,但凡欺凌霸世者全都軍法處置。

    第三個命令是為常家建碑以紀念常家為北國戰爭做出的貢獻。

    這三點所有人都沒有異議,但是第四點卻引起了大家的爭論。

    「第四,霍永國為財謀害常家一家二十六口,必須償命,立即逮捕,處死!」

    這話一出,周圍的官員先動亂了,畢竟霍永國這二十幾年也為北國做了很多事,雖然有錯,但罪不至死。

    「總統先生,這恐怕不合適。」

    布霍看向出言反駁的人,「不合適?那如果我跟你說常家最後活下來的其實是個女孩,而這個女孩偏巧是我太太呢,如今我太太過世,這個仇於公於私我都要幫她抱。」

    聞言,場面一度混亂,「常家後人不是個男人嗎?」

    「誰跟你說常家後人是個男人,那天的男人只是以常家後人的名義出面來說明一切,不然你想讓已經死掉的人從地底下爬出來跟你們解釋嗎?他只是用了一個身份向大家闡述二十多年前的真相,難道他有說他叫什麼名字嗎?」

    現在想想,他確實沒說,他只說自己是常家後人。

    一時間布霍命令抓捕霍永國的事成為了一件公可抵過、私卻不能了結的事。 周孜月知道自己瘦了點,但也沒這麼誇張吧,「你少來,我是瘦成鬼了么把你嚇成這樣?」

    超級醫生俏護士 林靜姿笑了笑說:「逗你呢,不過你是真的瘦了很多,看來這相思之苦還是挺有效的。」

    「說什麼呢,我餓了,不是說吃大餐嗎,快點走吧。」

    新開的米其林餐廳,林靜姿既然說要請客,周孜月也不跟她客氣,點的菜個個都是四位數以上。

    「喂喂喂,你就不怕再變回以前的小胖子?」

    周孜月拿著菜單看了她一眼,「幹嘛,心疼錢啊?」

    「我是怕你吃壞了胃。」

    周孜月眯著眼睛笑了笑,故意氣她,「我樂意,吃壞了胃我就去找龐子七拿葯。」

    點完了菜,林靜姿手臂架著桌面看著對面的小女孩問:「說說吧,這小半年的你到底跑哪去了,該不會是真的想通了要給那些小狐狸精讓位吧?」

    「那你呢,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跟龐子七有什麼進展?」

    說起龐子七林靜姿就覺得委屈,「還進展呢,以前他頂多就是幫穆星辰家人治治病,自從你走了之後他是治病兼找你,哪還有功夫搭理我,每次我去找他要麼就是不在,要不就是跟我說兩句話急急忙忙就走了,我看我這輩子是感化不了他這塊石頭了。」

    「所以你要放棄了?」

    「我林靜姿看起來像是會輕言放棄的人么,你都沒放棄呢,我幹嘛放棄。」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放棄了,你也會放棄?」

    這話聽起來像是玩笑,又不像是玩笑,林靜姿認真的看了她一眼,「你什麼意思啊,真的讓我說中了?」

    「你說中什麼?」

    「你要給狐狸精讓位啊。」

    周孜月擺弄著桌上的餐布,笑了笑說:「我還小,什麼讓不讓的,你跟一個小孩說這樣的話,你覺得合適嗎。」

    林靜姿不客氣的嗤了一聲,「別人十一歲是還小,但是你不是,寶貝兒,你可千萬別把自己當成小孩子,你一點都不適合。」

    「那我適合幹什麼?我這個年紀不適合當小孩,又當不起大人,不適合跟穆星辰在一起,也不適合離開,我才走了幾個月,所有的人都對我很不滿,覺得我不該一聲不響就離開,那你說,有什麼事是適合我做的?」

    林靜姿被她問的啞口,又覺得這幾個月她好像變了很多,「小月,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是不是因為那個唐文?其實我也聽說了些,唐文對穆星辰挺感興趣的,還揚言要追他,我還以為這只是謠傳,看你現在的態度,該不會是真的吧?」

    什麼叫背後不能說人,林靜姿剛提到唐文,一抬頭就見唐文走了進來,「該死的不是這麼巧吧?」

    周孜月回頭看了一眼,「林靜姿你是屬烏鴉的吧。」

    周孜月個子比較矮,被椅背擋住唐文並沒有看到她,但是她看見了林靜姿,一直以來她都很想知道有關楊辰未婚妻的事,林靜姿跟楊家關係好是人盡皆知的,唐文一直想找機會約她聊聊,今天剛好碰上,唐文想都沒想就走了過來。

    「林董事長,好巧。」

    林靜姿看了一眼周孜月,站起來點了點頭,「唐小姐,沒想到在這見到你。」

    唐文看了一眼坐在林靜姿對面的人,「這不是小月嗎,昨天楊辰說你剛回來有點累,我也沒跟你說上話,你還好嗎?」

    周孜月扭頭沒理她。

    林靜姿見狀忍不住偷著笑了一下說:「小月一會還要去上學,唐小姐要是沒什麼重要的事我們還是改天再聊吧。」

    「看來林董事長跟楊家兄妹的關係真的很好,要是今天換成我請小月吃飯,她肯定來都不來。」

    林靜姿心道:那是,你跟我能一樣嗎,我是她未來嫂子,你是想搶她男人,活該不被待見。

    林靜姿笑了笑說:「小月其實很好相處的,只要你別惦記她的東西就行。」

    「林董事長說笑了,我怎麼會惦記小孩子的東西。」

    林靜姿點頭,「沒有最好。」

    唐文這個人並不惹人討厭,林靜姿對她沒有太多的反感。

    唐文看著坐在那不吭聲的周孜月,猶豫了一下問:「林董事長,你跟楊家關係這麼好,應該知道楊辰未婚妻的事吧,我能不能問問,他的未婚妻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未,未婚妻?」林靜姿沒反應過來,他哪裡又冒出來個未婚妻?

    看著林靜姿的反應,唐文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對,臉上頓時溢出一絲希望,「林董事長不知道楊辰有未婚妻這件事嗎?」

    透視小民工 林靜姿問:「你是聽誰說的楊辰有未婚妻?」

    「他自己說的。」

    聞言,林靜姿一愣,隨後看向周孜月,半晌,她突然笑了,「這傢伙,還讓我別對外人說,自己倒是先說出去了,他的未婚妻在國外念書,姓周,叫周孜月。」

    周孜月:「.…..」

    林靜姿把穆星辰的未婚妻誇的天上有地上無的,說到最後周孜月差點沒忍住笑出聲。

    周孜月還以為就她說話誇張,沒想到這林靜姿說起謊話來更是誰都不顧,什麼都敢說,關鍵她還指名道姓的叫著穆星辰未婚妻的名字,周孜月。

    唐文聽完一臉失望,最初聽到那個名字的時候還覺得有些耳熟,後來林靜姿說的多了,她也就不在注意那個名字了,滿心都是嫉妒。

    把唐悠打發了,周孜月忍著笑回頭看了一眼,「哇,你這說謊的能力可比我強多了。」

    林靜姿坐下瞥了她一眼,「我還不是為了你啊,話說這穆星辰夠可以的,這是明裡暗裡的把你當成未婚妻養的。」

    周孜月嗤道:「這話是你說的,可不是他說的,你是不是入戲太深?」

    「是我入戲太深嗎?我覺得入戲太深的是另有其人吧,未婚妻,他連未婚妻都編出來了。」

    周孜月邊吃邊說:「他還編出了個楊家,編出了個妹妹,還有爺爺,他還有什麼是編不出來的,你那話拿來騙騙唐文就算了,可別把自己也騙進去。」

    林靜姿沒說話,看了她半天,怎麼看怎麼覺得小傢伙這次回來有些變了,以前她可從來都是自信滿滿,這麼喪的話她從沒聽她說過。

    「你會不會想太多了,他能說出未婚妻這樣的話,就算指的不是你,但也是為了打發唐文,可見他對唐文沒什麼興趣。」

    周孜月端了端肩,一臉的無所謂,「或許吧,可即便我走了這麼久,他也沒有耽誤跟唐文家的合作,你說,我在他心裡真的重要嗎?」

    *

    吃完飯把周孜月送回學校,林靜姿坐在車裡給穆星辰打了個電話。

    「別說我沒提醒你,小丫頭這次回來有點不太對勁,你自己看著辦。」

    聽了林靜姿的話,穆星辰沒有感激她的提醒,「你又去找她了?」

    「你這是什麼語氣啊,我要是不去找她怎麼知道她不對勁?」

    「你是不是又跟她亂說什麼了?」

    「天地良心,我今天可是幫了你個大忙,那個唐文你要是不趕緊處理掉,小月早晚會再跑一次,不信你就試試看!什麼態度,好心提醒你還說我亂說,沒良心。」

    「你怎麼知道唐文,小月跟你說的?」

    林靜姿不高興的說:「用得著她說嗎,幾個月前我就知道了,唐文到處說要追求你這個楊家少東家,現在還有誰不知道了,不過不巧的是我今天代小月出來吃飯的時候剛好遇見了這位唐小姐,她又問了很多關於你未婚妻的事,我可沒聽說你有未婚妻,所以我就說那是你胡說的。」

    「你!」

    「我什麼我,你又沒跟我說過你又未婚妻,難不成我還能編一個出來?我又不是你,不是爺爺就是妹妹,再不就是未婚妻,隨口就來。」

    穆星辰鬱悶的說:「林靜姿我是不是跟你有仇?」

    「算起來也不是什麼深仇大恨,就是你說話惹到我了而已,下次在遇到唐文,我就跟她說你根本不姓揚!」

    重生后黑心蓮太子說要娶我 穆星辰想說什麼,就聽電話里傳來了忙音,看了一眼,這個女人居然把電話掛了。

    「瘋子。」穆星辰咬著牙根罵道。

    另一頭,林靜姿掛了電話想著穆星辰此時此刻那張吃了癟的臉心裡就覺得爽,「臭小子,還敢嫌棄我,要不是我聰明你就等著被狐狸精纏上吧,還未婚妻呢,沒等小屁孩長大你的未婚妻就得丟嘍!」

    *

    接連一個星期周孜月每天都按時上學放學,晚上放學回來除了吃飯看電視就是睡覺,第二天一早繼續上學。

    穆星辰跟她說話的時候她會回應,他要是不說話,她也不會主動開口。

    這幾天她吃飯都只吃幾口,看起來沒什麼胃口似的,再也沒有以前那麼大快朵頤。

    過了幾天,周孜月放學回來看到阿香帶著圍裙走了出來,她愣了愣,「阿香姐姐,你怎麼回來了?」

    阿香自從跟季芙蓉回了平洲就一直沒有見過她,算起來也有半年了,阿香笑著說:「是少爺讓我回來的,少爺說小少奶奶最近胃口不好,肯定是想我做的菜了。」

    周孜月努著小嘴點了點頭,「是想吃阿香姐姐做的菜了,我想吃糖醋魚。」

    周孜月自動忽略了阿香說「是少爺讓她回來」這句話,進門后也沒有第一時間去問穆星辰在不在家,看著她回了房間,阿香看了看李娟,「娟姐,小少奶奶這是怎麼了?」

    李娟對周孜月不是特別了解,也沒看出她有什麼問題,「有什麼不對嗎?」

    阿香抿著嘴搖了搖頭,「可能沒有吧,可能是我看錯了。」

    晚上阿香做了一桌子周孜月愛吃的菜,可她還是沒吃幾口就跑回房間了。

    穆星辰坐在桌前默默的嘆了口氣,不禁想到林靜姿今天說的那些話。

    周孜月不對勁,穆星辰早就發現了,回來這麼久她沒有像以前那樣膩歪的纏過他,她不會主動讓他抱,也沒有興趣親他,就連晚上睡覺她都很少會鑽進他的懷裡。

    第二天,周孜月喝了杯牛奶拿著書包就要走,穆星辰從房間里出來說:「我送你。」

    周孜月回頭看了他一眼,敷衍的笑了笑,「不用,我自己走,再見。」

    看著她跑出門,阿香站在客廳里看了一眼穆星辰,穆星辰走過來,淡淡的嘆口氣。

    「少爺,小少奶奶這是怎麼了?」

    終於有人跟他一樣發現她不對勁了,穆星辰說:「你也發現了。」

    阿香點了點頭,「嗯,她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我也不知道。」

    阿香看了他一眼,「小少奶奶沒有以前活潑了。」

    「嗯。」

    「少爺要不要想辦法哄哄她?」

    聞言,穆星辰沉默了一下,他看向阿香,「怎麼哄?」

    「小少奶奶最喜歡什麼?」

    「喜歡吃。」

    阿香搖頭,「她現在不喜歡了。」

    穆星辰想了想說:「喜歡我。」

    見他說的這麼認真,阿香有點想笑,她點了點頭,「對,小少奶奶最喜歡少爺,這事兒還得少爺您自己去哄。」 周孜月坐在操場的雙杠上啷噹著腿閉著眼睛曬太陽,突然感覺有人拽了一下她衣服上的帽子,回頭一眼,周孜月皺了下眉,「你怎麼進來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