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秦逸沒有說話.手臂緩緩推了出來.

    這個動作看上去很是普通.就像是一個人向前平推一掌一樣.

    但是他面前的虛空.卻如同摺疊的波浪一樣.一層層扭曲、堆疊了起來.越來越高.

    秦逸手掌一捏.彷彿綿延了億萬里.形成青天.將所有血海捏到了掌心.

    轟隆一聲巨響.浩浩蕩蕩的血海.在秦逸的手中.徹底被捏成了一塊閃爍著絢爛紅色光芒的晶石.


    晶石不斷散發出強大的氣血味道.就算是一個重病.或者奄奄一息的人.呼吸一口這樣的血氣.恐怕立刻之間.也都會變得神采奕奕.精神抖擻.

    「什麼.」

    看到秦逸不僅沒有事.反而將自己施展的殺招一下子抓在了手中.肆意把玩.紅唇男子的翅膀.開始瑟瑟發抖.

    「我、我……我不打了.我認輸.」

    看到這一幕.他已經知道.自己遠遠不是秦逸的對手.

    與其和對方為敵.極有可能被直接斬殺在這裡.紅唇男子第一時間聰明地選擇了認輸.

    「已經晚了.」秦逸手掌一下子向前抓去.

    轟..

    秦逸的手掌.帶著摧枯拉朽的氣勢.整個天空都要被他一掌打破.輕輕一撕.

    唰唰唰唰唰唰..

    遮天蔽日的翅膀.一下子就被撕成了無數塊.

    劇烈的疼痛.還沒有來得及讓紅唇男子發出一聲慘叫.秦逸的手掌就再次重重拍下.

    這一次拍落.力量比之前大了數萬倍.

    砰..

    紅唇男子的身體.在被秦逸手掌拍中的剎那.就直接炸碎成了一團血霧.屍骨無存.

    就連金丹都被炸得粉碎.一絲都沒有殘存.

    在眾人都沒有注意到的地方.秦逸手掌中湧出一絲魔氣.就像是勾魂奪魄的索命繩一樣.將一小團白色的光芒.一下子拖進了吞天大墓.

    那一小團白色的光芒.自然就是紅唇男子的靈魂了.

    整個過程.快得叫人來不及反應.

    看台上不知道多少人.此刻一個個瞪大眼睛、瞠目結舌.張大嘴巴.卻吐不出一個字來.

    「死了.」

    寒天離面如死灰.重重一下子.摔倒在椅子上.整個身體.彷彿一下子枯萎了下去.縮成一團.皺皺巴巴.貼在了座椅里.一雙眼睛看上去極度沒有神采.

    雲墨和舒倩愣了片刻.回過神來.臉上同時閃現出喜悅的神色.歡呼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震驚、驚懼、好奇等等情緒.就像是漩渦、潮水一樣.朝著四周瘋狂洶湧了過去.席捲大地.

    「那個傢伙是誰.」

    「他就是秦逸.」

    「他居然就是秦逸.」

    「巨靈擊鼓.號稱落雪門這一屆弟子中的天才人物.」

    「不是說他是從一個低等位面晉陞上來.還沒有多久的傢伙嘛.剛剛看他那一下.領域級的力量.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他身上到底有什麼樣的秘密.」

    一時之間.無數神念.四下亂掃.

    不夠因為秦逸此刻身處異度空間.這些神念就算再強悍.也沒法找到他.

    寒天離的耳邊.不斷傳來眾人嗡嗡議論的聲音.

    這些聲音.就彷彿是一根根鋼針.戳進他的耳膜.戳進他的心裡.讓他痛苦又惶恐.

    這個時候.一個相貌平凡.衣衫也顯得格外普通的一個落雪門弟子.在眾人都不經意的時候.走到了寒天離身邊.

    任何人都沒有發現.他是什麼走過來的.

    這個弟子俯下身子.在寒天離耳邊輕聲說了句什麼.

    寒天離的身子.像是被電擊一樣.猛地顫抖一下.原本就難看的臉色.剎那之間.慘白如紙.毫無血色.身子顫抖得.都像隨時都會飄走一樣.

    他的目光遊離著.朝著人群遠處望去.

    飄落的雪花之中.似乎是有一座恢弘的宮殿.在半空若隱若現.帶著君臨天下的氣勢.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台上那麼多修道者.好像只有寒天離和給他傳話的這個樣貌普通的弟子.才注意到了那座看似虛無縹緲的宮殿.

    艱難地咽了口口水.寒天離的聲音都變調了:「好的.我知道了.我過一會兒就過去.」 /class-7-1.html對於看台上眾人目前對自己的關注.秦逸通過神之怒目.瞬息之間.就可以感受到.

    這些關注中的威脅.神之怒目也因為具有風暴之眼的能力.而卻可以幫助秦逸甄別出來.

    不過對於這些關注中的威脅、惡念.秦逸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這些人在秦逸眼中.就和一隻螞蟻沒有區別.不會對自己造成任何威脅.

    自己如果去搭理他們.反而是浪費時間.自降了身份.

    比賽結束后.隨著一道光芒.秦逸回到了虛空中繼續等候.

    原本紅唇男子作為敗者的一方.應該被傳送回看台上.

    只是他被秦逸轟得魂飛魄散.肉體碎成了漫天泥漿.此刻根本不可能回去了.

    於是原本該屬於他在看台上緊挨著寒天離的.此刻空空的.讓寒天離看上一眼.就感覺自己全身血液冷上一分.

    「李錦年.你可一定要爭氣啊.在遇到秦逸之前.千萬不能輸了.到時候你一定要殺了秦逸.不然的話……不然的話……」

    寒天離都已經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


    在另外一片虛空里.李錦年此刻面無表情.雙手猛然下壓.

    一大股氣流.猛烈抽動.如同金蛇狂舞.噼里啪啦.爆發出雷鳴閃電的巨響.一下子就將他面前的對手打得橫飛出去.鮮血到處飛濺.

    片刻之後.李錦年腰間的玉牌閃過一道光芒.作為勝者.被傳送到了虛空中.

    失敗的對手.則被傳送到了看台上.

    飛濺的鮮血.頓時引起一陣騷亂.


    異度虛空中.李錦年閉目靜坐.沉默不語.

    作為黃泉榜大賽的參賽者.因為身處這個異度虛空.沒法和外界取得聯繫.所以現在他也不知道.哪些人已經晉級.而哪些人已經被淘汰.

    「我的目標.就是從這第八區突圍而出.進入下一輪的比賽.只有那樣.我才能獲得那個人的關注.從而得到資源.得到培養.」

    李錦年的氣息平穩.對接下來的對手.絲毫沒有顯出擔心的樣子.

    他比賽之前的準備.做得十分充分.

    這就是他信心的來源.

    「那個秦逸..」李錦年嘴角揚起一抹不屑的笑容.「現在已經進行了兩場比賽了.他應該已經被淘汰了吧.這種小角色.根本不配作為我的對手.」

    想到秦逸.李錦年腦海中不由就浮現出段靈嬉笑的可愛模樣.心神不由自主一盪.

    但是他立刻就定下心神:「段靈.你等著.只要敢騷擾你的人.我會一一除掉.到時候你就知道.只有我.才是配得上你的人選.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大概一刻鐘的時間后.李錦年見到腰間玉牌再度亮起.


    第三場比賽要開始了.

    進入比賽場地.擊敗對手.回到異度虛空繼續等待.

    第四場開始………

    第五場開始……

    第六場開始……

    ……

    比賽一輪輪進行.

    不斷有人被淘汰出去.

    李錦年根本不去關注自己的對手是誰.直接打敗就是了.

    「反正我的目標.只有最後那八個名額中的一個.」

    李錦年也不記得自己已經比過多少場了.他只是憑著直覺.剩下的比賽.已經不多了.

    「最多還剩下兩場.接下來這一場.很大可能就是第八區的決賽了.贏的人.就可以進入下一大階段的八強之戰.」李錦年從異度虛空中站了起來.眼中精芒吞吐.整個人如同一柄即將出鞘的刀一樣.要斬殺一切.撕裂一切.

    很快.他腰間的玉牌閃過一道光亮.

    下一刻.他周圍景色變化.已經到了一座血跡斑斑.處處都是刀斧鑿刻.如同古戰場一般的地方.

    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表情淡淡的身影.

    「是你.」李錦年瞳孔猛地一縮.眼眸深處.怒火一下子炸了開來.「你怎麼還沒有被淘汰.」

    「你也是寒天離的人吧.」秦逸掃了李錦年一眼.目光平靜.

    但是在李錦年看來.秦逸卻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無法捉摸的感覺.

    這種感覺.只有一個普通人面對**大海、巍峨群山、浩瀚星空的時候.才會產生.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李錦年暗暗握緊拳頭.體內元氣.不斷濃縮、凝聚.準備化作驚天一擊.將秦逸直接斬殺.

    「這次黃泉榜大賽.到目前為止.我才殺了八個人.」秦逸望著李錦年.

    「其他還有沒有漏網之魚我不知道.不過這八個人.都是寒天離安排下來的.」秦逸繼續道.

    聽到秦逸的話.李錦年眉頭一皺.


    寒天離在這次黃泉榜大賽中安插了人手在幾大分區.他是知道的.

    這些人一方面是為他的晉級掃清障礙.

    比如在前面一些比賽中.李錦年也遇到了寒天離安排的人.

    對方直接就認輸被傳送出去了.

    這些人被安插到第八區的目的.就是解決掉一些棘手的對手.遇到李錦年的時候就選擇認輸.好為李錦年的晉級鋪平道路.

    而另外一些人.則就是安插在了其他幾個大區.能晉級多少.就看他們的造化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