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秦烈看向了橫衝而來的方天琪,輕咦了一聲,右手緩緩抬起,隔空一點,頓時金光爆射而出,向著方天琪猛地撞擊而去。

    混亂的氣流與這金光摩擦頓時傳出了嗤嗤之聲,一股滔天的威壓橫散而出,席捲而去。

    而那方天琪卻仍然不止步,帶著他一股浴血的憤怒與強烈的殺機,繼續向著秦烈猛衝而去,這金光與他的身體接觸的一剎,這方天琪竟像是自我分裂一般,竟分出了九道身影。

    這九道身影皆是詭風貓的靈異化,腳踩靈力,在虛空之中踏步疾馳,從四面八方再次向著秦烈橫衝而去。

    「傳聞貓族乃是秉承九尊之意,沒想到你方家竟還有這種神通,本想暫且留你一命,但現在卻是非殺不可了!」

    秦烈雙眉微微皺起,有了一絲凝重,雙手一伸,只見兩把巨型鐮刀破空而現,這巨型鐮刀潔如白霜、寒意凜冽、鋒利之極。

    「喵???」

    天地之間傳出了一聲聲貓鳴,這聲音尖利、刺耳、極具穿透力,聽得毛骨悚然,渾身上下雞皮疙瘩連連豎起,極為的不適。

    「哼,要是你方家之主使用者神通老夫還會顧忌一些,但是你卻入不得我的法眼!」

    「破甲裂刀!」

    秦烈大聲喝道,雙刀正挑,猛地向虛空之中突刺而去,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這倒像是刺入了大千世界一般,竟消失在了秦烈的雙手上。

    「啊???」

    瞬時間,兩聲不甘的吶喊咆哮而出,側目一看,只見方天琪的兩道身影竟仰天墜落,胸口上有一道深入骨髓的刀痕,鮮血止不住的流淌。

    仔細一看,有兩把巨型鐮刀竟劃破了虛空,從虛無之中突刺而出,這毫無徵兆、毫無痕迹的刺殺,方天琪根本無法閃躲,只有被刺殺的份。

    「什麼?他居然能扭轉空間!」


    王毅看見這一幕渾身猛地一顫,看的已是呆若木雞,震驚之極。

    「呵呵,這是貫穿虛無、任爾縱橫之境,通融境的修靈者方能展示的神通,看來這小子不久將會突破桎梏,達到通融境!」

    魔蛇緩緩而道,王毅聽得也是再次一震,難以置信之情則是一覽無遺。

    「噗嗤、噗嗤、噗嗤???」

    「喵???「

    秦烈再次施展出了這破甲裂刀,這分出九道身影的方天琪瞬間就被斬殺,九道身影皆紛紛仰天墜落而下,像是天外尤物,不適生存,本就該入土為安一般。

    「咳???」

    方天琪仰躺在碎裂的地面上,雙目仰望著星辰,心中陣陣絞痛,最邊上還時不時的泌出道道鮮血,他此刻已是命懸一線、岌岌可危,彷彿隨意只要給他一拳,他就能斷氣身亡一般,極其的虛弱。

    他眼眸深處流露出了一股強烈的不甘,他知曉自己傷得很重,但仍在拚命的催動靈力的運轉,頓時一道藍色靈力從他的體內涌動而出,像是承載了他所有的經歷與畫面一般,頓時衝天而起,向著遠方疾射而去。

    緊隨其後,方天琪便一命呼嗚了,那暗淡的雙目還倒映著具具骨骸、當悲慘之極。

    「哼,還想傳送話語,簡直是痴心妄想!」

    秦烈看見這靈光頓時爆射出了一抹寒光,舉起了右手,一抹刺眼的金光在食指上爆閃而出,一股毀滅天地的威壓瞬間散出。

    「啾???」

    這抹金光呈現圓柱體,向著天際橫衝而去,追趕著前一道靈光。

    王毅看見這一幕頓時暗叫不好,揚手一拋,渾身上下散發出了一股無法抵擋的荒古霸氣,只見王毅手中殺劍陣陣響起,便如同流星一般,劃破天際,向著那圓柱體的金光飛射而去。 看著那渾身肌肉的光頭好無警惕的走進來,莫名的,眾人居然沒有了開始那份讓窒息的壓力。

    「咦,傑克,你還活著啊,不錯,不錯……是他們救的你?」那光頭大大咧咧的走到了傑克面前,一臉驚訝的表情道。

    「是的,是的,猛牛哥,我還活著。」傑克一臉諂媚,點頭哈腰的笑道。

    「活著就好,這些人是什麼人?」光頭大大咧咧的在鄒子川等人身上掃了一眼問道。

    「他們……他們是傑克的遠方親戚……」

    「遠方親戚?」光頭一臉驚奇的看著傑克,似乎不相信這個答案。

    「是的是的,遠房親戚,嘿嘿……對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傑克連忙岔開話題。

    「這個……是……挺複雜的……總之挺複雜的……這艘殺人蜂宇宙飛船從現在開始不能升空,在這裡先等著消息吧……」

    「不能升空……」傑克一臉驚訝的表情,在黑星球,從來都是自由升空的,數百年的時間從來沒有限制過升空。

    「就這樣了,你們下去,這艘宇宙戰艦我們接管了,對了,你趕快去看看你爺爺,只從外太空發生戰爭之後,你爺爺這些天一直都不說話,整天抬頭看著天上,哎……去吧……」

    「我爺爺……那我先去了,謝謝猛牛哥,讓您的手下別碰蜂神的主控光腦。」

    「知道了,去吧,你的這些遠方親戚最好聽話點,最近很亂,我也沒法保證每一個人的安全,很多事情,我也做不了主,總之,注意一點就是了。」光頭拍了拍傑克的肩膀,嘆息了一聲道。

    「謝謝猛牛哥,我先回家了。」

    那光頭點了點頭,大步朝殺人蜂的主控室走了進去,顯然,他是要去的這艘宇宙戰艦的控制權。

    ……

    看著那光頭消失在通道裡面,花豹兵和歐陽雄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見鄒子川一直都保持沉默,也不敢採取行動。

    「走,先看看傑克的爺爺去。」

    「對對,先看看我爺爺去……」傑克小心翼翼的看著周圍荷槍實彈的彪熊大漢。

    「走……」


    當一群人從宇宙飛船的艦橋上走下來之後,包括鄒子川在內的人都是一臉驚嘆的看著這座城市。

    這是一座由宇宙飛船修建的城市。

    在小徑上行走,幾乎看不到任何建築物,所有的建築物都是宇宙飛船和一些飛行器,其中,還有遠古時代的龐大機甲搭建的建築物。

    一切都充滿了神奇。

    這是一個鋼鐵金屬的世界,除了宇宙飛船和一些飛行器之外,到處都是腳手架和懸浮板工程車,看起來,這裡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工地。

    不過,這個巨大的工地顯然處於停工狀態,到處都顯得無比的荒涼,很少看到有人在走動,更多的是那些荷槍實彈的大漢在巡視著周圍,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窒息的壓抑……

    傑克在這個地區似乎很熟悉,一路除了加速步行,還邊和路過的人點頭打招呼。

    「你爺爺住在哪裡?」鄒子川問道。

    「這K區,哪裡是黑星球最擊中的居住區,我爺爺住在養老院……我……我沒法養活我爺爺……」傑克臉上露出了一絲慚愧的表情。

    「你的經濟來源是什麼?」鄒子川很好奇這顆黑星球的生活方式。

    「我就是在蜂神宇宙飛船上面維修設備,薪水只夠糊口……」


    「嗯,那殺人蜂宇宙飛船的經濟來源是什麼?」鄒子川繼續深入道。

    「在黑星球,有兩個大型組織,這兩大組織保障著黑星球最基本的食物和工資,我……我是屬於最低級的維修工……」

    「那麼,兩大組織又是靠什麼經濟來源維持?」

    「這個……其實……我不是很清楚,據說,主要是走私武器,還有出賣一些開發的新技術來獲得資金。」

    「嗯。」

    鄒子川沒有再問,很明顯,傑克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在黑星球處於社會的最底層,根本問不出什麼秘密來。

    不過,鄒子川的觀察力無比的敏銳,他已經察覺到了這顆星球的上空密布著戰爭的烏雲,從那些全副武裝的彪熊大漢出現開始,鄒子川就發現事情非常的複雜,因為,那些彪熊大漢的打扮雖然一樣,但是,使用的制式武器卻是兩個型號,這說明,那些彪熊大漢和空中飛行的光炮堡壘隸屬於兩個勢力。

    一路走來,鄒子川不得不驚訝於這顆星球雄厚的戰爭儲備,從腳手架和停靠在地上的懸浮板可以推測出來,這裡的任何一艘飛行器都是不是荒廢的,斑駁的只是外表而已。

    顯然,這裡正在執行空中管制,任何飛行器都不能在空中飛行。

    估計外太空的一些監控設備都被強制收回。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隨著朝城市裡面深入,開始出現了戰爭破壞的痕迹,雖然有著明顯的人工清理痕迹,但是,爆炸和激光炮轟擊的殘骸碎片依然到處都是,顯得無比的觸目驚心,很多地方大塊大塊暗紅色的血跡更是證明了這裡曾經發生過殘酷的地面戰爭……

    而這個時候,武裝部隊也越來越密集了,開始出現了一些機甲在宇宙飛船之間來回走動執行任務,哪怕是普通的武裝部隊,都是身著輕甲,手持大口徑的激光槍,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不過,讓人欣慰的是,這些武裝分子對鄒子川他們這種沒有武器裝備的人並沒有過分為難,只是目光都很警惕……

    「到了。」

    經過了無數的宇宙飛船的底部,一群人終於走到了一艘巨大的宇宙飛船下面,鄒子川的身體突然停住了,如同一座雕塑一般死死的盯在面前的這個龐大大物,這個龐然大物實在是太大了,如同一座山脊一般一眼看不到頭。

    戴爾!

    卡門帝國的母艦,戴爾宇宙飛船。

    戴爾母艦長達十公里,是卡門帝國唯一的一艘母艦,火控強大,配置先進,這艘母艦在一次正常的巡航之中莫名其妙的失蹤了,當時被列為人類最大的懸案,大部分的人類都把這次失蹤時間歸結於人類未知的文明……

    在鄒子川的大腦裡面,幾乎有著人類聯盟所有母艦的資料,而這艘戴爾更是印象深刻,因為,在很多歷史書刊裡面都記載有這艘母艦消失的傳奇事迹。

    戴爾已經漆成了黑色,但是,鄒子川依然能夠一眼就辨認出來,因為,這艘母艦有做一個非常特別的造型,在它的如同雪茄一般的尾翼兩邊,各有一個半月形的艙房,在艙房的頂部,有一個凸起的半圓型旋轉炮塔,這兩座炮塔設計非常巧妙,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射擊,有一個十字架形狀的軌道可以調整炮塔的方位,這對於一艘笨重的母艦來說,這個設計無異於增加了極大的防禦能力,而不用完全依賴宇宙戰艦和主炮來打擊靠近的突擊艦群……

    戴爾母艦坐落在一個巨大的公園裡面,公園裡面有著一些修建成型的灌木,還有厚厚的綠草,沒有巨大的樹木,在公園裡面,三三兩兩的一些老人正在活動著,如果沒有周圍一群荷槍實彈的武裝部隊煞風景,倒也是其樂融融……

    「這就是養老院?」花豹兵目瞪口呆的看著這艘綿延十里,一眼看不到頭的宇宙飛船,一臉的不可思議。

    「是的,這裡集中著整個黑星球所有的老人,這艘母艦裡面的除了主引擎被關閉之外,武器系統被解除,其它的所有設施都一切正常,其中類似於彈藥艙之類的艙房都被改裝成了房間,可以容納同時容納五十萬人在裡面生活,當然,裡面只生活有十多萬沒有依靠的老人,這艘母艦有出入口一百二十多個,劃分成五十多個區域……」

    「五十萬人……」歐陽雄張著嘴巴何不攏來了。

    「五十萬不算多,這可是一艘十公里長,高二百多米,擁有的房間不計其數,哪怕是再多住點人也不稀奇,只是,一艘造價驚人的母艦居然改裝成了養老院,真是暴殄天物啊……」花豹兵一臉疼惜的表情道。

    「有什麼暴殄天物的?修建一座可以居住五十萬人的城市造價肯定要比一艘母艦代價更高昂。」鄒子川淡淡道。

    「對,還是鄒大人有遠見,這母艦,賣也賣不出去,還不如用來住人,走,從這道門進去就可以到我爺爺居住的地方了……」

    在傑克的帶領下,眾人走到了一個標註著「C401區」的升降機邊進入了母艦的第二十三樓。

    從透明的升降機裡面步入這龐然大物的腹內,眾人不禁再一次驚嘆這艘母艦的恢弘雄偉。

    除了鄒子川之外,無論是花豹兵還是歐陽雄他們,從來沒有進入過這種巨大的母艦裡面,看也只是在圖片上,或者是全息影像,運氣好點,可以在太空之中通過宇宙飛船的舷窗看到,但是,和這種近距離的接觸,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這是一個全金屬的建築物,明亮的燈光之下閃爍著後現代的光澤。

    首先是一道二十多米的金屬通道,通道寬十幾米,沒有什麼華貴的裝飾,卻很大氣,走出通道后,是一個恢弘雄偉的大廳,至少數千平方米,中間有一根巨大的金屬柱子,這巨大的空間顯然是一個活動室,有著一些健身器材,還有很多座椅,一些老人或坐或躺的聊天,氣氛一派祥和……

    「爺爺……爺爺……」突然,傑克一臉激動,大步朝一個老人奔了過去。

    而與此同時,鄒子川也看到了那個正在閉目養神的老人,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因為,他認識這個老人……

    ……

    PS:魚死網破的慘叫一聲:「我要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錚錚、錚錚???」

    王毅的殺劍快如閃電,千米之地,瞬息就到,殺意凜冽、寒如冰雪,不僅如此還帶著一股荒古霸氣,鬼神不侵、萬物皆碎。

    「轟!!!」

    這殺劍與秦烈的金光猛地撞擊在了一起,頓時發出了一聲巨響,像是晴天霹靂,當空炸響,其聲撼天震地,傳遍八方。

    「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