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確定了大地蜥蜴王這次沒有撒謊,藍楓不由感慨道:「真是想不到,你居然比人類還狡猾!我們之前遇上的那些蜥蜴妖獸,可沒你這智商……」

    大地蜥蜴王說話九真一假,前面的內容全是真的,唯獨在禁元果的數量上說謊,若非藍山在這裡,恐怕藍楓還真的會被它騙過去。

    這傢伙不僅狡猾,而且是一個十足的影帝,那真誠的模樣,幾乎將藍楓騙過去了。

    聽得藍楓這番勉強算是誇獎的話語,大地蜥蜴王卻是自嘲道:「別拿我跟那些廢物比,我活了六百年,若是沒點手段,豈不是白活了?」

    六百年啊,就算是一頭豬,活這麼久,也該開竅了吧?

    「行了,別廢話,趕緊把東西交出來吧。」

    藍山對大地蜥蜴王的陳年舊事絲毫不感興趣,極不耐煩地催促道:「二十三顆禁元果,一顆也不能少。」

    禁元果對他沒用,不代表對別人也沒用,每一顆禁元果,都是足以吸引無數強者爭搶的寶貝。

    若是他們放出話去,恐怕一天不到的時間,便會有無數的強者上門而來,哪怕付出全部的身家,也要換得一顆禁元果。

    「能不能讓我留幾顆。」大地蜥蜴王嘴巴蠕動幾下,艱難地開口,眼中滿是祈求之色。

    「留什麼留?你都吃了幾百顆了,還不膩嗎?」藍山極不客氣地瞪了大地蜥蜴王一眼,撇嘴道:「趕緊交出來吧,少一顆,便用你身上的器官來抵!」

    頓了頓,藍山眼神不善地看著大地蜥蜴王:「要麼留命,要麼留禁元果,你自己想清楚。」

    藍楓則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大地蜥蜴王,對其求救的目光視而不見,任由藍山處置。

    經歷了無數事情的藍楓,可不再是當年那個菜鳥,面對可憐巴巴的大地蜥蜴王,沒有絲毫的心軟,儘管,大地蜥蜴王看上去真的很可憐。

    沉默了片刻,瞧著藍山愈發不耐煩的臉色,大地蜥蜴王終於還是妥協了。

    只見它艱難地提起猶如巨大石柱般的爪子,地面的爪印中,二十三顆橢圓形的黃果憑空浮現,那黃果體積不小,堪比成年人的拳頭,表面凹凸不平,還散發著嗆人的氣味,給人一種醜陋、難以入腹的感覺。

    然而這些扮相醜陋的果子,卻是擁有著神奇無比的功效。

    PS:謝謝書友「13802336088」打賞紅包,謝謝書友「Leo_laputa」打賞紅包! 瞧著藍楓將二十三顆禁元果盡數收進儲物手鐲,大地蜥蜴王眼中閃過一抹肉疼之色,旋即艱難地移開目光,沉聲說道:「東西已經交給你們了,現在可以放了本王了吧?」

    「先不急,我還有一件事要問你。」藍楓微笑注視著大地蜥蜴王,「據我所知,幾天前有三個神級中期人類強者攻擊你,你可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嗎?」

    聞言,大地蜥蜴王咬牙切齒道:「不就是為了禁元果嗎!」

    瞥了藍楓一眼,大地蜥蜴王燈籠般巨大的眼睛里浮現一抹恨意:「他們問本王要禁元果,本王不給,他們便準備硬搶。不過,他們也太小瞧本王了,就算他們三個聯手,也休想從本王手裡搶走禁元果。」

    在大地蜥蜴王心裡,對三位神級中期人類強者恨意,甚至超過藍楓與藍山。

    儘管藍楓與藍山搶走了它僅剩的二十三顆禁元果,但若是它沒有受傷,它根本不認為藍楓與藍山能夠對它造成威脅,而它之所以受傷,原因便是三位神級中期人類強者聯手偷襲它。

    「你是說,他們是為了禁元果而來?」藍楓若有所思,靜靜思索起來。

    眼看著藍楓完全沒有放自己離開的意思,大地蜥蜴王有些著急了:「你們答應過本王,只要本王交出禁元果,便放本王一命。難道你們想反悔嗎!」

    藍山眉頭一皺,惡狠狠地盯著大地蜥蜴王:「吵什麼吵,信不信小爺現在就宰了你!」

    「呃……」大地蜥蜴王演了一口唾沫,到了嘴邊的話,生生地咽了回去,有些畏懼地看著藍山,再也不敢出聲。

    惡人還須惡人磨,縱橫荒漠幾百年的大地蜥蜴王,在藍山面前,愣是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藍楓對藍山擺了擺手,旋即目光移向大地蜥蜴王,淡淡道:「我可沒說過得到禁元果就放了你。不過,想讓我們饒你一命,也並不是不行,前提是你再答應我們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大地蜥蜴王眼中浮現一抹求生的慾望,只要藍楓提出的要求不觸及它的底線,它絕不會拒絕。

    上下打量了大地蜥蜴王幾眼,藍楓不急不緩地道:「很簡單,成為我們的坐騎!」

    藍楓話音剛落,大地蜥蜴王眼中便湧出一股強烈的憤怒與屈辱,大聲吼道:「不可能!」

    在它眼中,人類是低等生物,妖獸才是高等生物,而它大地蜥蜴王,更是蜥蜴族至高無上的王,身份無比尊貴的存在,豈可成為人類的坐騎,供其驅使?

    幾百年的認知,讓得它骨子裡瞧不起人類,哪怕是死,也不可能成為人類的坐騎。

    只要不觸及它的底線,它可以答應藍楓任何要求,但很顯然,成為藍楓與藍山的坐騎,不僅觸及了它的底線,而且還踐踏了它的驕傲。

    它,高傲的蜥蜴族王者,死也不會答應。

    「為什麼不可能?」藍楓眉頭微微皺起,不善地盯著大地蜥蜴王,「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不答應,那我們便只能將你當場宰殺了!」

    面對殺人無數的大地蜥蜴王,藍楓可不會有一丁點手軟。

    大地蜥蜴王不知哪裡來的力量,居然以重傷之軀,重新站了起來,它揚起驕傲的頭顱,聲若驚雷:「要殺便殺,本王縱使死了,也絕不會成為人類的坐騎!」

    無論多麼貪生怕死的人,心底都有著自己的堅持,更何況大地蜥蜴王這般驕傲的存在。

    它是蜥蜴族的王,是高貴的神級中期妖獸,不是卑微的坐騎,更不接受人類的驅使。

    「那你就去死吧!」藍山頓時被大地蜥蜴王的態度激怒了,腳掌一踩,毫不猶豫揚起那堪比神器的拳頭。

    「等等。」

    藍楓忽然阻止了藍山,旋即臉龐露出一抹詭笑:「大地蜥蜴王,你的意思是,不同意成為人類的坐騎,但,如果成為神獸的坐騎呢?」

    神獸,乃是妖獸中最尊貴的存在,它們擁有著高人一等的血脈,生來便擁有強大的實力,並且隨著年齡增加,哪怕不修鍊,實力也將自然而然地達到神級。

    藍楓那位便宜大哥洛加爾,本體便是一頭神獸,若非其修為被族中前輩封印在天級巔峰,恐怕洛加爾早就已經突破到神級了。

    紫睛金剛猿族、虛凰族等,無一不是神獸種族,也因此,即便它們的數量極少,可它們的實力,卻依舊駕凌於無數的妖獸種族之上。

    大地蜥蜴王雖然是神級中期妖獸,可它本身卻只是一頭普通的蜥蜴妖獸,只是因為多次服用禁元果,不斷純化自己的血脈,這才使得它無數次突破血脈的極限,生生修鍊到神級中期層次。

    因此,大地蜥蜴王是神級妖獸,卻算不上神獸。

    或許它的後代,未來有可能繼承到它體內經過無數次純化的血脈,成為那尊貴無比的神獸。

    「神獸?」大地蜥蜴王怔了怔,燈籠大眼中,有著一絲疑惑。

    「不錯,神獸!」藍楓肯定地點了點頭,「當然,我說的不是我自己,而是……」

    話到此處,藍楓將目光投向了藍山,意思不言而喻。

    藍山則是不解地看著藍楓,旋即有些嫌棄地道:「哥,你確定要讓它做我的坐騎?」

    感受到藍山嫌棄的目光,大地蜥蜴王有些蒙了,堂堂蜥蜴族的王,居然被人嫌棄了?

    「藍山,眼光放低點,在你實力還沒提升上來之前,一頭神級中期坐騎,完全夠用了。」藍楓哭笑不得,然後耐心地勸道。

    藍山撇撇嘴,無奈地道:「那好吧,哥,這次我聽你的。」

    「等等,本王可還沒答應呢!」

    大地蜥蜴王連忙插話,瞧著藍楓與藍山的目光移了過來,它遲疑了一下,旋即有些懷疑地看著藍山:「你真的是神獸?敢變回本體證明一下嗎?」

    由於此地隔絕元氣,因此,大地蜥蜴王感受不到藍山的元力氣息,自然也不能確定藍山的身份。

    不過,只要藍山變回本體,大地蜥蜴王就能分辨藍山到底是不是神獸。

    畢竟,青州大陸雖大,但神獸的數量與種類,卻是極其有限,想要在它面前矇混過關,可不容易。

    「變回本體?」藍山攤開雙手,聳了聳肩,「從『古』伯伯將一枚太虛道格融入我體內之後,我就只能保持人形,根本變回不了本體,唉,這件事我也很煩惱啊……」

    哪怕他早就覺醒了獨屬於神獸白虎的傳承記憶,可他依舊無法變回本體,否則,若是它以本體施展嘯震山河與破山,威力起碼暴增一倍。

    大地蜥蜴王卻是不信:「變回不了本體,如何證明你是神獸?」

    聞言,藍山眼眉一挑:「雖然變回不了本體,但我依舊有辦法證明自己的身份。」

    只見藍山的指尖緩緩劃過另一隻手掌,那傷口之處,一滴流轉著淡淡金色光暈的鮮紅血液緩緩飄起,抬頭看了大地蜥蜴王一眼,藍山指頭輕輕一彈,那一滴血液頓時射向大地蜥蜴王,與此同時,藍山的聲音緩緩響起:「反正你都成為我的坐騎了,這滴血液,就便宜你了……」

    神獸血液,是藍山唯一能想到的證明身份的辦法。

    即便被固定成人形,可藍山本質上依舊是一頭神獸,他體內的血液,自然也是神獸血液。

    大地蜥蜴王將信將疑地注視著藍山,猶豫了一下,最終張口將那一滴神獸血液吞了下去。

    「這辦法,真的沒問題嗎?」藍楓看了藍山一眼,有些擔心。

    「放心吧,哥,絕對沒問題!」藍山十分自信地說道:「按照傳承記憶的記載,這傢伙吞服了我的血液之後,血脈將會進化,運氣好的話,甚至會提升不少的實力……」

    兩人說話間,一旁的大地蜥蜴王,龐大的身軀猛然倒地,並狠狠抽搐起來,在地上翻滾,蛇頭一般的臉上,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

    「啊……」哪怕被藍山打得重傷不起都未吭一聲的大地蜥蜴王,此刻卻是發出一道刺耳的慘叫聲。

    藍楓愕然地注視著這一幕,懷疑地看向藍山:「藍山,你確定真的沒問題?」

    聞言,藍山訕訕一笑:「咳,確實沒什麼問題,只不過,這過程可能會有點痛苦……」

    豈止是有點痛苦,此時的大地蜥蜴王,簡直痛不欲生,彷彿整具身軀數之不盡的細胞在同一時間被破壞重組,那種痛入骨髓的感覺,足以摧毀一個人的意志,將人活活逼瘋。

    「既然敢懷疑我,就得付出代價。」藍山避開藍楓的目光,嘴裡小聲嘀咕。

    藍楓哭笑不得,剛想說話,目光卻是立即被大地蜥蜴王身上的變化吸引了過去,只見大地蜥蜴王那光禿禿的背上,赫然分裂出兩道巨大的血口,血口附近的肉塊劇烈地蠕動著,一雙白色的肉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著,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便長到十丈的長度。

    抽搐半晌,大地蜥蜴王才漸漸安靜下來,那一雙巨大的肉翅,也是緊貼在地面上。

    「成了!」藍山嘿嘿一笑。

    被折騰得奄奄一息的大地蜥蜴王,儘管看上去十分疲憊,可依然掙扎著站了起來,然後前蹄跪倒在地,聲若洪鐘地恭敬喊道:「主人!」

    藍楓疑惑地看著藍山。

    「那個,其實我在那滴血裡面附加了一道主僕契約。」藍山乾笑一聲,有些尷尬,又有些得意,「它想進化成功,就必須簽訂主僕契約,否則,那滴血不僅幫不了它進化,反而會成為致命的毒藥……」

    藍楓嘴角抽了抽:「所以,它不僅成了你的坐騎,而且還是最卑微的奴僕?」

    PS:謝謝書友「孤傲不可一世」打賞紅包! 藍楓揉了揉頭:「算了,不管這些了。大地蜥蜴王,你先起來,我還有一件事要問你。」

    聞言,大地蜥蜴王看了藍山一眼,一動不動。

    「看我幹什麼?我哥問你話呢。」藍山不悅道:「以後記住,我哥的命令,就等於我的命令。」

    大地蜥蜴王點點頭,旋即站起身來,恭敬地對藍楓說道:「大人想問什麼?」

    「別緊張,我的問題很簡單。」藍楓笑著說道:「你在蜥蜴沙海呆了數百年,堪稱此地的地頭蛇,想必對這一帶應該十分熟悉了,你可知道,沙城之中的情況?」

    藍山也是好奇地看著大地蜥蜴王,這傢伙在沙城外呆了幾百年,肯定多少了解一點沙城的情況。

    沙城,究竟有著什麼樣的秘密,又存在著什麼樣的危險,以至於成為青州大陸三大禁地之一?

    聽得藍楓的問題,大地蜥蜴王眼中莫名地閃過一抹忌憚,砂石摩擦般的聲音從它嘴裡緩緩傳出:「我雖然從未進過沙城,但裡面的情況,我卻知道一點。」

    藍楓眼睛一亮,頗為期待地道:「說來聽聽。」

    大地蜥蜴王深吸一口氣,凝重道:「大概一百多年前,荒漠中突現一場威力恐怖的沙塵暴,蜥蜴沙海處於沙塵暴的中心,由於沙城附近隔絕元氣,甚至連沙塵暴也能消除,我便下令讓所有手下退居於此,也是在那個時候,混亂中,我很多手下都不小心闖進了沙城。具體進去了多少,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絕不止一萬,而最終,只有一個,僥倖逃了出來……」

    一萬頭蜥蜴妖獸,看似很多,實際上只是蜥蜴族很小的一部分。

    「逃出來了一個!」藍楓眼睛越來越亮。

    「從那個倖存的手下嘴裡,我大概了解到一些沙城的情況。」大地蜥蜴王繼續說道:「沙城內部,是一座巨大無比的迷宮,裡面的通道,四通八達,很容易迷失在其中……」

    藍楓點點頭,有關於沙城是一座迷宮的傳聞,他也聽說過,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除了這點呢?」

    『迷宮』的事情,藍楓早就知道了,他希望聽到一些新的東西。

    「還有就是……沙城裡面,有人!」大地蜥蜴王有些不確定地道。

    藍楓一怔:「人?」

    大地蜥蜴王點點頭,眼中同樣閃過一抹不解:「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我那手下就是這麼說的。沙城裡面,不僅有人,而且有很多很多人,這些人比普通人更高大,還騎著鐵騎,猶如死神的軍隊,所過之處,寸草不生,血流成河。我一萬手下,在短短半柱香內,被屠戮一空,唯一倖存的那個,還是從屍體堆里僥倖逃出來的……」

    「死亡鐵騎?」藍楓眉頭微微皺起,「傳說中的死亡鐵騎,也是真的?」

    沉默了一下,大地蜥蜴王說道:「應該是真的,我那手下,應該還不敢騙我。不過,那並非什麼死亡鐵騎,而是一群肉身無比強橫的人類,並且數量不可估計。」

    聽到大地蜥蜴王這麼說,藍楓反而略微鬆了一口氣。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如今既然知道了沙城裡面存在著人類,而有關於沙城的種種傳聞,都是裡面的人類搞出來的,藍楓反而沒那麼擔心了。

    「肉身再強,還能強得過藍山嗎?」藍楓臉龐露出一抹笑容,他很清楚,人類的肉身極限是天級巔峰,達到這個級別之後,哪怕修鍊得再刻苦,也終生都沒有絲毫寸進,這是整個青州大陸的鐵律,而藍山,肉身強度絕對十分恐怖,甚至能夠仗著強大的肉身,與一紋神器硬碰硬。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肉身強度分為七階,人類的極限是六階巔峰,而藍山卻是快接近七階中期了。

    藍山咧了咧嘴:「真希望早點碰上他們,看看誰的肉身厲害點!」

    顯然,藍山也對自己的肉身強度有著極強的信心,在隔絕元氣的情況下,恐怕連神級後期強者都不是他的對手。

    大地蜥蜴王震驚地看著藍楓與藍山,然後臉色一白,聲音有些惶恐地道:「主人,你們要進沙城?」

    不等藍山開口,大地蜥蜴王便著急地勸道:「不要進去,那地方太危險了,千萬不要進去!」

    藍山不滿地看著大地蜥蜴王:「危險?不危險我還不去呢!」

    「不是,主人,您聽我說。」大地蜥蜴王急得團團轉,腦子飛速地轉動起來,「我絕不懷疑主人您的實力,若是單打獨鬥,我相信,那些傢伙絕不是主人的對手,可他們人多勢眾,真要打起來,絕不會講什麼規矩……」

    它與藍山之間簽訂了主僕契約,作為藍山的僕從,藍山死了,它也得跟著受死。

    大地蜥蜴王心裡有些崩潰:「為了活下來,才與主人簽訂了主僕契約,結果還是免不了一死嗎?」

    如果怎麼都免不了一死,那它簽訂主僕契約還有什麼意義?

    堂堂蜥蜴族的王,神級中期妖獸,此刻卻是幾乎被藍山玩兒壞了。

    藍山絲毫聽不進大地蜥蜴王的勸告,反而有些叛逆地說道:「少廢話,小爺說進就進,豈能半途而廢?」

    「這……這……」

    大地蜥蜴王急得頭上都快冒汗了。

    這時,藍楓終於看不下去了,嘆氣道:「你啊,也別太悲觀了,事情的結果,也許沒有你想象中那麼糟糕。畢竟,如果沒有一點自保的手段,我們又怎麼敢輕易進入凶名赫赫的沙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