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瞬間,不光魔功的運轉看的一清二楚,就連他們體內的靈力流蘇以及庫存量都看的透明白!

    這倆人運轉的根本就不是吞天魔功!魔尊功法,那是給這種小玩意們用的嗎?

    至於實力嗎……江北雖然心中不太清楚,但是也看出來了,倆人明顯傷勢還未痊癒,大概在合谷五階初期左右,距離他們那半步闢海境的巔峯差的還是有些多的。

    饒是這樣……

    兩個合谷五階的強者,還是魔修,也足夠他們這羣人喝一壺的了吧?

    魔修和魔修之間的戰鬥,那他還能越級挑戰了嗎?江北不由得期待了起來,甚至自己的手已經開始有些發抖了,現在他纔是合谷三階,這境界足足被人家甩了兩條街,得加點了吧。

    再看看剩餘的怒氣值,六萬七,不急,先刷刷再看。

    只希望到時候老哥別亂來又拉仇恨了就行……

    “滅霸哥!他們來了!”突然,小藤龍的聲音傳到了江北的耳中。

    江北咧了咧嘴,這玩意可能還不知道人家可能已經發現他了呢,還在這樂呢?

    而那一男一女,也緩緩朝着這邊走來,近了,更近了,終於,已經快到了江北所規劃好的範圍內!

    甚至江北只用眼睛都能看到他們掌心之中那濃濃的黑色霧氣了。

    “弟弟,這姑娘長得很好看。”江南神色淡然的說道,甚至還不緊不慢的點上了一根菸。

    “這姑娘是血魔一族的,你確定要劫走?”江北有點無語了。

    “哦……血魔?那是個什麼玩意?還是算了吧,我看走眼了。”江南撇了撇嘴,有點可惜的意思。

    片刻之餘,江北的身體也是爲之一振。

    “三炮弟弟,差不多了,哥!上,你來攔住他們去路!”江北直接喊了一嗓子。 而聽聞江北的話音,瞬間所有人都動了起來!小藤龍那龐大的龍身也是瞬間飛騰起來!

    “嗷嗚~”

    震天一般的龍吟聲,頓時響徹這登山路!

    與此同時,小藤龍用身體構建而出的陣法也消失了,爲首的江北一躍而出,直接攔在了這兩人面前。

    而江南也是順勢來到這兩人身後!小藤龍巨大的龍身盤繞在身體之上,就這麼看着他倆。


    江北點上一根菸,很好,現在是他裝逼的時刻了。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江北直接朗聲喝道,一隻手掐着腰。

    這倆人瞬間瞪大了眼睛,滿臉震驚的看着江北等人,看得出來,他們很迷茫。

    爲什麼,一個區區的合谷三階的選手還敢出來攔路?再看看後面那個摸着大光頭,盯着他腰間的男人,那聖子也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涼,合谷四階的?

    這都是什麼路數?

    還有那盤踞在山體上的奇形怪狀的東西,看起來是龍,但是也就是個合谷四階的啊,至於那攔路人身後的那些姑娘,直接便被這聖子給無視了,戰五渣。

    而這萬魔宗的二人臉色也隨即由震驚變成了釋然,甚至……還有些鄙夷和嘲諷。

    就這麼淡淡的看着江北,像是在看一個跳梁的小丑一般。

    江北也是睜大了眼睛看着這二人,這劇情,是不是不太對勁啊,他們怎麼一點都不害怕呢?是不是哪裏有點問題啊。

    這不對啊,這特麼就兩個合谷五階的,裝什麼裝?

    想到這,江北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好像是有點道理,人家是兩個合谷五階的,咱們這邊是兩個合谷四階的,應該是不太行。

    但是吧,這事情搞的又有點扯,今天,打!肯定是要打的,不然還能給他們都放跑了?

    那葉靜蘭也就是單挑過了這萬魔宗的聖女,至於那造化門的什麼白師兄,還有紫雲宗的那位,已經是被那孤生聖子給殺了的。

    那麼……儲物戒指,或者儲物袋,是吧?肯定是多!

    下一刻,只見江北深吸了一口煙,鼻子嘴巴往外吐着煙霧,而江南,也是適時的又點上一根,淡淡的靈霧往外飄着。

    那魔門聖子有點懵,這路數,他沒見過。

    一口煙吐出去,江北猛地上前一步,面色狠厲,周身黑光涌動,雙眼不自覺的變得通紅起來!

    就這麼緊緊盯着那魔門聖子!

    臆想之中的那魔門聖子被自己的王霸之氣震退數大步的劇情並沒有出現,人家就還那麼淡淡的看着自己。

    很煩,這是個不好嚇唬的強者。

    “老子跟你說話你沒聽到嗎?這山,這樹,都是我家的,想上山,掏錢!”江北冷笑着喝道。

    這大言不慚的話說出來,孤生更迷糊了,這山是他家的?咱能不能要點臉?

    之前上山的時候也沒人過來攔路啊,他剛剛說啥?掏錢是什麼意思?

    “靈石!靈石都交出來!聽不懂嗎?就特麼這智商還當魔門聖子呢?”江北持續鄙視的看着孤生喝道。

    來自孤生的怒氣值+666

    來自血女的怒氣值+622

    江北笑了,他終於笑了,這一刻,來的是那麼不容易,很久沒有人能提供一波六六六了,倒是這女的,叫什麼血女?

    倒是個非常有趣的名字,看着就不是什麼善類,怪不得是血魔一脈的人啊……

    “你知道我是魔門聖子?”那孤生雖然動怒了,但是就這麼看,還真是跟之前沒什麼兩樣。

    江北心裏給他點個贊,這小子不光是實力行,這心智也不錯,有句話咋說來的,天塌地陷什麼心不亂的,可能人家現在就是這個樣。

    喜怒於無形!

    非常的生猛,這是個猛男!

    “呵呵,我不光知道你是魔門聖子,我還知道你是萬魔宗的聖子孤生,但,你可知我是誰?”江北叼着煙,一臉淡然的說道。

    來自孤生的怒氣值+611

    江北:???

    我好像沒說啥吧,他怎麼又生我氣了呢?不過這種情況是大家都喜歡的,怒氣值眼瞅着要飈起來了。

    不愧爲猛男!好小子,我沒看錯你!

    那孤生的臉色終於有些繃不住了,也就是他現在有點心悸這攔路人腰間的東西,他有一種直覺,他的褲帶裏,絕對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滿臉陰沉的看着江北。

    “你是何人。”孤生沉聲道,聲音低沉,但是大家都能聽到。

    但是,雖說他是萬魔宗的聖子,所知曉的人甚少,不過還是有知道的吧,這幾人知道了他的身份並不奇怪。

    奇怪的是……他並不認識這些攔路的人!

    江北把剩下的一個小菸頭朝着前面一吐,也滾到了那孤生的腳下,滿臉鄙視的看着孤生,冷聲喝道:“孤生!見到本座竟敢不跪!”

    孤生:???

    現在這萬魔宗的聖子可真是滿腦袋黑人問號了,怒氣值嗖嗖的往上飆,腦袋上都直冒煙。

    江北明白,人家是這輩子可能都沒受過這麼大的委屈,可是他都委屈成這樣了,他怎麼還不動手呢?

    有點怪,當然了,江北並不知道這孤生是忌憚他腰間的東西。

    江北的腰間能有什麼?肯定是那把小騷騷啊!


    再說此時的局面。

    倒是那血女有些嘲弄的看着孤生,被一個合谷三階的人這般辱罵,他竟然還能忍得住?倒是再看江北的時候有些笑意了。

    而江北卻是挑了挑眉,給了那血女一個小眼神,你很不錯,非常的會審視奪度。

    但是這還不行,刷一個人和刷兩個人的感覺是不太一樣的。

    “血女,我跟他說話就沒跟你說話呢?見到本座!爲何還不跪!”江北再次喝道。

    而那血女的笑容瞬間凝固,雙眼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江北,隨時,她都能撲上來。

    尼瑪的,你敢讓老孃跟你跪?

    來自血女的怒氣值+250+250+250

    來自孤生的怒氣值+250+250+250

    很好,江北笑了,大家都很喜歡循環提供,你別一下直接氣死,我還能安穩發育。

    想到這,江北覺得還是把小騷騷給掏出來吧,在嚇唬對方的同時也能讓自己心安一點。

    “不交錢,也不跪,難道……是想死?”江北冷笑一聲,隨後猛地把小騷騷拔了出來。


    如他所料,那孤生的瞳孔瞬間放大! “呵呵。”江北冷笑着。

    果然,這倆人是有點見識的,看得出來自己手中的這是神器,非常的棒,不用他再解釋了。

    “孤生,你可知,這是何物?”江北把小騷騷往手裏一下下的拍着,又點上根菸叼在嘴裏。

    山峯吹動着他的黑袍,和那面白如玉的臉龐,燦爛的笑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特麼……簡直就是地痞流氓的既視感啊!

    作爲堂堂的萬魔宗聖子,好的靈寶能少見了嗎!就連他的內甲都是上級靈寶!

    但是這把短劍……雖然看起來不起眼,孤生卻是直接看出來了,這特麼就不是靈寶!這很明顯是神器!到底是什麼等級的神器他卻分辨不出來。

    非常的可怕。


    未等孤生回答,江北便主動地舉起小騷騷搖了兩下,“瞅着沒,神器,這可是神器。”


    什麼財不露白,什麼不能炫富,在這一刻,全都被江北拋棄了,既然他們並未如他所料的傷勢痊癒,那今天,很可能還能把那枚魔核給剩下。

    先用自己的財力給他震懾住!

    在江北看來,這孤生八成是會這麼想的,自己這種富家公子,肯定是有點底牌的,他根本就不敢亂來!

    “神器……”孤生沉吟着,而臉色也徹底的冰冷了下來,擡起頭,雙眼怔怔的看着江北那還帶着燦爛笑容的臉,冷聲問道:“閣下是何人?明知我二人身份還要如此行事。”

    怒氣值+222+222+222

    江北笑了,怪不得是魔門聖子,氣性是有點大,“呵呵,本座江北,江家小少爺是也。”

    “弟弟,你怎麼能罵人呢?”一直站在這二人身後的江南終於忍不住了,一根菸都抽完了,弟弟還在那沒完沒了的,不知道在那幹啥,直接幹翻了不就完事了嗎?

    而那孤生和血女也是猛地回過頭來。

    “別看我,我是他哥,江家的大少爺。”江南擺了擺手,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江家……”那血女倒是沉吟了一下,愣是沒想出來哪個大家族富有到如此地步還是姓江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