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眾人也是在這一刻,全部站了起來……

    作者刀徒說:打賞滿1500逐浪幣,上架時間推遲一天(自12月1日起,日更四章保底,即推遲上架一天,公眾免費章節增加四章!)累積可疊加(如:滿1500逐浪幣后又滿3000逐浪幣,即推遲兩天上架,累積免費章節增加至八章!)刀徒知道,眾位土豪書友不在乎這點訂閱的幾毛錢,但是如果感覺《絕世天尊》好看的話,不妨給點打賞吧!刀徒萬分感謝!另:書友群327629138!歡迎你的到來! 短暫的數息時間內,葉天感受到葉離再度湧出的一大波靈力能量,然而卻已無暇躲避。

    最後,那些從葉離體內再度湧出的能量徹徹底底的轟擊在葉天的拳頭之上,葉天拳頭之內的骨骼也是隨之發出一陣清脆的碎裂之聲。

    眾人聽見這陣聲音,紛紛從椅子之上站了起來,他們一個個伸長了脖子,屏住了呼吸,靜靜地看著靈源台之上的動靜。

    沒有出乎眾人的意料,葉天的身形直接是倒飛而出,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之後,最後重重的跌落在靈源台的邊緣不遠處。

    隨後,在慣性的作用下,葉天的身形再度往靈源台邊緣滑去。

    愛上棄婦 眾人眼睛死死鎖定身形滑行而出的葉天,紛紛都已經斷定,葉天已敗。

    然而,就在葉天的身形看似馬上要掉落下靈源台之上,葉天的手掌的左手竟是狠狠舉起,然後對著靈源台的青石地板狠狠的砸了下去!

    五指垂直落地,隨著青石地面被砸出五個手指落下的洞,葉天的手指也是再度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骨折之聲!

    聽到聲音,眾人即將塵埃落定的心情再度緊張起來,他們目光再度轉向葉天那落在地面行上手指,竟是發現,此刻,那手指附近全都是殷紅的血跡!

    血跡沾染在青石地面上,顯得極為刺眼,然而眾人依然是不約而同的將目光轉向了葉天的左手。

    剛才和葉離對戰時,葉天用的是右手,現在右手骨骼寸斷,葉天卻是再度用左手在地上狠狠砸出一個五指洞!

    此時此刻,眾人望著葉天那伸都伸不直,卻依然堅定的插在五個手指洞內的手指,不禁都是打了一個寒顫。

    雙手骨骼寸斷,卻還死死抓住地面不鬆手,只為了不讓自己掉下靈源台,只為了不輸掉這場比賽!這樣的毅力,足以秒殺眾多同齡之人!甚至可以說是,所有人!

    而反觀另一邊,屬於攻擊方的葉離此刻卻也是不怎麼好受,他單手撐地,單膝跪地,嘴中淌著一根粘稠的血絲,臉色慘白的有些嚇人,看樣子,也完全不像是一個攻擊方該有的樣子。

    原本已經準備對結果下定論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止住了心中所想。

    有些甚至開始被葉天這一舉動感動,在場的所有人,試問自己,沒有幾個人能夠拍著胸膛說他自己能做到這一點!

    霍都看著那在靈源台邊緣處掙扎的葉天,早已經是忘記了自己裁判的身份,此刻也是一臉震撼的看著這個十五歲的少年。

    在眾人的注視下,葉天扣著地面的左手劇烈的顫抖著,但與此同時,身形也的確是止在了靈源台最邊緣處,並沒有掉下去。

    旋即,葉天狠狠咬了咬牙,眼眸之中閃爍著一抹晶瑩的光芒,不知道是因為陽光的照射,還是因為他此刻散發出來的這抹堅毅造成的。

    目光從自己的左手逐漸轉移到自己面前的地面上,旋即葉天的身體開始一點點向前匍匐蠕動。

    在匍匐了一段距離之後,葉天終於是將左手從那五指洞中抽了出來,然而那指頭之上,卻是滴落著一滴滴讓眾人膽顫心驚的殷紅血滴。

    葉天的左手慢慢離開地面,右手的臂彎支撐著地面,還有膝蓋,三個支撐點,讓得葉天那原本看似不可能站立起來的身體再度顫抖著站了起來!

    這一刻,眾人似乎都忘了時間的存在,忘了周圍環境的存在,所有的目光之中都只剩下了葉天一個人。

    甚至,在人群中,觀察著這一切的葉允此刻已經開始掩面拭淚,然而葉允身前的二長老葉蒙,也是沒有再斥責葉允,因為他也一樣,用一臉的震撼,看著那個十五歲的少年。

    葉濤也是雙拳緊握,儘管眼淚在眼眶之中打轉,但葉濤卻始終沒有讓它落下來,原因很簡單,葉濤知道,葉天的選擇,承載著太多期望和目標,而那些期望和目標,不僅僅是葉天一個人的,也是葉濤自己的!而柳璇卻已經是淚流滿面……

    「霍都!比賽已經結束,你怎麼還不判定輸贏?」

    就在眾人入神之際,那大長老葉戰此刻卻是有些著急的站著身子,指著霍都喝道。

    聞言,霍都也是將目光轉向了大長老,儘管屈於大長老的威嚴與氣勢,然而霍都還是顫著唇道:「稟大長老,比賽還未結束,勝負還未揭曉。」

    說完之後,霍都也不管大長老下一聲羞惱成怒的大喝,直接轉頭,再度目不轉睛的盯著葉天那一步步蹣跚走向靈源台中央的身形。

    霍都剛才之所以顫著唇跟大長老說話,並不是因為忌憚大長老,因為此時此刻對於霍都來說,內心那抹年少輕狂的熱血早已經被葉天剛才的舉動點燃起來,儘管只是一抹星星之火,然而此刻卻已經是燃成一片燎原之勢。

    在這樣的心境下,霍都還會顧及大長老的威嚴嗎?之所以顫唇,是被葉天的舉動徹底打動,此刻的霍都,心情就像沸騰的海一樣,波瀾壯闊!

    當然,此時此刻,在場的每一個人,想必都是這樣的心情,因為他們的舉動都不約而同的一致,剛才大長老的大喝聲,並沒有引起一個人的注意,並沒有吸來一個人的目光,因為,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此刻葉天的身上!

    大長老自然能分清形勢,儘管他此刻顯得焦急難耐,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如果做得太過分,他自己也知道後果,所以,最終的他還是無奈而焦急的站在原地,並未有所動作。

    此時此刻的葉天,拖著沉重的腳步,身形如同是一座大山一般沉穩且笨拙,然而卻是一座搖搖欲墜的大山,因為他連普通的走路都顯得一搖一晃,似是醉了酒,眾人卻知,那不是醉了酒。

    「來呀……」

    葉天的目光稍顯迷離,因為身體上傳來的疼痛和虛弱已經讓葉天連睜眼都顯得很困難,但是當葉天盯著葉離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目光卻是再度迸射出一道讓眾人心神一顫的光芒! 「來呀!」

    兩個字,聲音並不大,甚至因為帶著一抹顫抖而顯得虛弱。

    但就是這兩個字,卻讓眾人內心「轟」的一下,燃起了熊熊烈火!

    每一個人!每一個人都不例外,包括秦氏家族之中的秦焰和秦烈,還有秦家族長秦傲天!

    在葉天這兩個字落地的一瞬間,所有人的呼吸都加快了起來,甚至,他們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呼吸聲,已經傳入到別人的耳中。

    然而卻沒有一個人在意那些呼吸聲,因為此刻,所有人都不想錯過葉天接下來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每一個眼神!

    不過,在眾人這般反應之下,有兩個人卻顯得截然不同,一個就是大長老葉戰,另一個,則是此刻單膝跪地的葉離。

    葉離的目光原本不可思議的盯著那再度站起來的葉天,當葉天的身形走到他面前,並且說出那兩個字之後,葉離的頭一下子低了下去!就像是突然失去骨頭支撐的軟肉一般。

    而葉戰,臉上的焦慮之色更盛,此刻的葉戰目光轉向那低頭的葉離,卻也只是無奈的拍了拍椅子,卻一不小心拍在剛才他自己絆倒而摔碎的茶杯碎片上。

    血從葉戰手心滲出,他卻只是簡單而著急的擦拭了兩下,而後便是再度將目光轉向了葉離。

    霍都聽到自己身後的聲音,轉頭看去,卻是看見葉戰那流著血的手掌,以及那焦慮而著急的且盯著葉離的眼神。

    這一刻,霍都似乎明白了什麼,但是卻也並沒有說出口,因為比賽還沒有結束,勝負還未成定論,霍都作為裁判的責任就是,看誰能站到最後。

    出乎了眾人的意料,在葉離嘗試再度站起來的時候,身體起到一半,卻是再度重重的躺在了地上,最後,再也沒有一絲動靜。

    眾人震撼不已,葉離剛才明明是發起攻擊的一方,現在怎麼反而自己倒下了?

    然而明眼人一定看得出,葉離這一倒,不僅僅是身體支撐不住了,更重要的,是內心支撐不住了。

    兼職少奶奶 葉天的頑強和堅毅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當葉天再度堅強的站到他面前的時候,他的內心徹底崩潰了,因為他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依然沒能擊敗這個看起來連靈力第一段都不是的葉天!

    看到葉離再度倒下,葉天的目光卻依然是艱難的保持著一抹精光,因為比賽不到最後一刻,葉天就不會放鬆一絲一毫。

    終於,霍都朝著倒下的葉離走去,隨後對著葉離低聲詢問了一番。

    在霍都詢問的過程中,葉戰也著急的轉身吩咐身後的下人,不知道吩咐了一些什麼,幾個下人便是匆忙離去。

    霍都的低聲詢問持續了三十秒,葉離卻依然沒有絲毫動靜,而與此同時,葉戰剛才吩咐的幾個下人也是歸來,他們手中抬著一個擔架。

    霍都終於再度緩緩起身,正準備宣布比賽結果的時候,那幾個抬著擔架的人在葉戰的急聲催促下直接衝上靈源台,將葉離癱若無骨的身體放在擔架上抬走了。

    霍都見狀也是停止了宣布,旋即看了看那一臉難看之色的葉戰,而後再度將目光轉向了葉天。

    葉天此刻眯著眼睛,看似他已經完全沒有力氣睜開雙眼,但葉天還是用儘力氣擠出了一抹笑容。

    看到這抹笑容,霍都心有領會,旋即高舉自己的右手,大聲宣佈道:「這一戰,葉天勝!」

    聲音落下,盤旋在靈源台人群中許久,然而卻沒有一絲聲音,沒有祝賀聲,也沒有嘲諷聲,之前糟雜不堪的現場此刻靜的讓人有些可怕,此時此刻,就算掉落一根針的聲音,只怕都會顯得震耳欲聾。

    時間彷彿靜止,人群恍若定格,聲音消散之後,這裡一片寂靜……

    唯一有所動作的,是那已經離開這裡的葉離,和那幾個抬著擔架的下人。

    而就在眾人的呼吸開始急劇加速之時,那股熱血即將從心臟中噴涌而出之時,一聲壓抑許久的狂呼即將出口之時,讓人意外的一幕發生了。

    那站在靈源台上的十五歲少年,終是再無力氣支撐身體,那恍若一座大山般的身體,在眾人的狂呼聲即將到來之際,轟然倒下。

    「嘭!」

    肉體接觸青石地板,悶響聲迴旋在眾人的腦中,眾人那抹剛要出口的狂呼聲,再度沉寂而下。

    而葉濤見狀,卻是不再有絲毫遲疑,直衝靈源台,在霍都、葉鞘的幫助下,將葉天抬下了靈源台。

    「天兒,堅持住,不能睡,天兒!天兒!」

    葉濤抱著葉天,急速奔跑著,不顧眾人的目光,不顧柳璇的嘶聲痛哭,不顧巨喘的呼吸,不顧一切,就這樣,抱著葉天,喊著「天兒」,直衝向葉天的房間……

    屆時,眾人終於是回過神來,他們看著葉濤急速奔跑的背影,紛紛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沉默之中。

    而有一人,卻是大袖一甩,冷哼一聲,旋即憤憤轉身離去,那人便是秦氏家族族長,秦傲天。

    在秦傲天離開之後,秦焰和秦烈兩個人也反應了過來,秦焰目瞪口呆,跟著秦傲天跑去,而秦烈則是一籌莫展,一臉疑惑之色,似乎很是搞不懂,葉天究竟是如何能夠爆發出如此之強的毅力的。

    然而,這個答案,不會有人告訴他,或許他終生都不會知道,在葉天心中,藏著一個多麼堅定的目標,那個角落裡,是葉天不斷舔舐的傷口,也是葉天不斷讓更加強大的動力!

    浪再狂,終會息;雪再大,終會止。

    秦氏家族離開之後,眾人雖然圍觀許久,卻也是紛紛離去了,只是他們離去時的心境,和來時的心境,已然驟變。

    他們對於葉天的印象變了,對葉氏家族的認知變了,甚至對未來的某一個強者的形象,也有了一個模糊的輪廓……

    這一戰,無疑是葉氏家族多年來,給人們帶來的最為震撼的一戰,也是讓人們心中對葉家多了一絲認知的一戰。

    因此,這一戰,無論是對葉天未來的人生,還是葉氏家族未來的走向,包括郾城未來的格局,都將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人群離開之際,有著葉允那心疼而又擔心的眼神、有著秦傲天憤憤不悅的神色、有著二長老葉蒙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有著大長老葉戰那焦急而又懊惱的姿態、有著眾人那截然一變的印象和認知……

    然而,這些都與葉天無關,與葉天有關的,就是生命是否止於此!

    葉濤抱著葉天,馬不停蹄,一路狂奔回到葉天的房間,將葉天放在床榻之上之後,葉濤直接對身後的柳璇喊道:「快去,快去藏寶閣,將那道淵老頭子請來!」

    面對葉濤急躁的吩咐,痛哭的柳璇也顧不得擦拭眼淚,當即說道:「可是,濤哥,那藏寶閣不是與我們……」

    「快去!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切代價!」

    葉濤打斷了柳璇的話,旋即他轉過頭,面目看起來甚至有些猙獰,赤紅著臉龐,大聲喊道。

    「族長,您別著急,我去請道淵,您和夫人好好照顧他。」

    見狀,霍都趕緊上前一步,先是用眼神安慰了一下被葉濤恐嚇到的柳璇,旋即趕忙說道。

    而葉濤也是不再理會他們二人,再度轉身,看著葉天,不斷撫摸著葉天的臉龐,時而眼神瞥見那骨折的五根手指,葉濤的心就如同被針扎一般,然而,即便事已至此,葉濤眼眶之中那一抹流轉的眼淚,始終都沒有落下來。

    「天兒,你一定要給老子堅持住,答應老子的,不許食言!你若食言,老子定讓你在老子這裡當十輩子兒子!」

    葉濤顫抖的手在葉天左手的五根骨折的手指上空緩緩移過,他躊躇再三,卻還是沒有摸下去,因為那已經斷了的五根手指看起來就像沒有骨頭一樣,讓人一看便覺心如刀絞。

    「老子沒能耐,不能振興葉家,你小子若不繼承老子的志願,誰來繼承?天兒,你一定要活下來……」

    說到最後,葉濤的頭緩緩低下,看似要埋在葉天的胸口上,然而葉濤卻始終沒有接觸到葉天一絲一毫,因為他擔心葉天的身體再度受到自己的擠壓而造成不好的後果。

    「天哥!天哥!」

    門外狂奔而入一孩子身形,赫然便是大叫著「天哥」的葉鞘。

    總裁強娶,女人,要定你 葉鞘入門后,直奔床邊,看著葉天沒有一絲動靜的身體,葉鞘一下子就飆淚而出,儘管平日古靈精怪,然而如今,卻也是孩童心境暴露無遺,來自內心最真實的折射,直接表現在了臉上。

    「伯父,您別難過了,天哥一定能挺過去的!」

    葉鞘一邊哭著,一邊看著葉天斷了的五根手指,一邊擦著淚,一邊顫抖著說道。

    葉濤未理會葉鞘,依然低頭,只是那背上一陣陣抽搐,看起來極似是哭泣,不過最懂他的柳璇卻並未打擾他,反而是靜靜地站在一旁。

    因為柳璇知道,這麼多年來,葉濤背負的太多了,承受的太多了,最終無奈之下將所有包袱都遞交給了兒子葉天,如今兒子成了這般模樣,葉濤如果真的哭泣,倒也算是一件好事,最起碼淡化了內心的自責,宣洩的多年的積鬱。

    然而,葉濤這般抽搐只是持續了片刻之後,卻是赫然直起身子,那眼眶雖是通紅,卻已然沒有一滴淚水。

    「濤哥……」

    被葉濤突然的舉動驚了一驚,柳璇喊道。

    「璇兒,看好咱們的兒子,我出去一下。」

    穿書後我成了大佬的小太陽 葉濤目光盯著門外的某一處,眼眶之中一片赤紅,聲音低沉的說道。

    聞聲,柳璇自然而然追問道:「濤哥要去哪裡?」

    然而葉濤並沒有再回話,直接衝出門外,不知去了何處。

    柳璇看著葉濤離去的背影,只好再度將目光拉回到葉天身上,旋即坐在床邊止不住的抽泣著。

    葉濤衝出房門之後,方向很單一,目標很明確,是大長老葉戰的房間!

    一路上沒有絲毫停歇,到了大長老門外之時,葉天不顧侍衛阻攔,一腳踹開那房門。

    大長老在側屋聞聲趕來,看到來勢洶洶的葉濤感到大事不妙,當即便欲阻止。

    然而葉濤不顧一切,直衝向側屋的床榻,手掌已握成拳,靈力甚至外現,腳步越來越開,由走變為跑。

    葉戰見狀,頓時一臉恐慌,那葉濤的目標竟是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葉離!

    頓時,葉戰飛速凝出靈力,一個箭步沖至葉濤面前,阻下了葉濤。

    「你要幹嘛?」

    葉戰也毫不客氣,根本不拿葉濤當族長看,直接是厲聲質問道。

    葉濤卻並未看他一眼,拳頭依然對準那床上的葉離,儘管使盡了力氣掙扎,卻也掙不開通幽境中期的葉戰的控制。

    「若還要臉,就留人以餘地,也好讓自己有退路可走!」

    掙扎無果,葉濤目光狠狠地轉向葉戰,咬牙切齒的一字字說道。

    聞聲,葉戰卻無言以對,葉離在對戰時做了什麼,他比誰都清楚,而曾經是通幽境後期的葉濤現在雖然實力衰退,然而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旋即葉戰也是緩緩放下了剛才那副緊張嚴厲的姿態,沉默許久后說道:「事已至此,我也無他法。」

    葉濤注意到了葉戰臉上的一抹無奈之色,旋即也似乎是明白了一些東西,看起來,葉離使出那樣的手段,並不是葉戰指示的。

    旋即葉濤也是再度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葉離,而後再度對葉戰說道:「他若再如此傷我兒,我不管他是誰,必殺之,你若攔,就攔個日日夜夜!」

    葉戰聞言,也是無話可說,他知道葉濤的意思,就算是保護葉離,也不可能做到片刻不離身,眼看著現在的葉天和葉離已經能打成平手,甚至葉離不使用那一招的話,葉天已經完勝了葉離。

    所以葉戰自然也明白,一旦葉天和葉濤父子真心想讓葉離死的話,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葉濤話說完后,也不待葉戰表態,當即便是狠狠一甩手,憤憤離開了葉戰的房間。

    離開了葉戰的房間之後,並沒有對著葉天的房間行去,而是對著另外一個方向跑去,那方向,正是葉氏家族的大門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