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真是嚇死人了,這倆貨盡然以為自己長得很帥!

    此海選規則下來,一些人就不幹了,他們有著自知之明,不服的問道:「豈能與容顏論天資?」

    「滾!「那藍衣男子很顯然不打算理這群人,直接罵了句,那人聽了,立刻就灰溜溜的走了,要說跟他們對抗,那別提了,不可能了。

    一群人此時在心裡吐槽到,長得這麼丑,還敢去上界?不怕侮辱了上界嗎?

    其中最慘的莫過於丐幫的少主,喬無化了,他本來樣子並不醜陋,可是因為丐幫的行事方式,他的賣相就有點慘不忍睹了。

    幸好他聰明,不顧眾人的謾罵,來了一場脫舞秀,立刻恢復了容顏。

    再加上他的年齡與天資不弱,很快就通過了海選。

    輪到炎龍宇了,炎龍宇一個腳步踏上去,用手輕撫柔順的髮絲,使其看起來更加的飄逸,做出一個自以為很誰的樣子。

    對方看了炎龍宇一眼,在登記冊上寫道:「容貌尚佳,僅此本使!」

    這看的炎龍宇感到心碎,你心裡沒點逼數嗎?你拿出鏡子里來照一照,咱倆差距這麼明顯,你看不出來?

    當然炎龍宇也只能再心裡謾罵,挑選的標準以每個考核官的容貌為基礎。

    測量了炎龍宇的靈根與年齡,考核官高興了,因為發現了一個好苗子,這可以為自己增加很多的積分。

    炎龍宇知道自己的靈根為傳說的雷靈根,並且年齡剛二十多,算的上是剛出茅廬的人,已經有著大乘期的實力,這一點算的不錯。

    其實沈曼兒也能通過,她的天資不差於炎龍宇,可是因為一些緣由,她提前去了上界。

    這事還要從那次的魔戰開始,本來魔族敗退成為不爭的事實,可是不知為什麼魔族發起來瘋狂的反撲。

    整個時候隱世宗門也隱不下去了,紛紛出站,不過損失慘重,魔族人太強大了,不如說是魔族頂尖力量太出眾了。

    炎龍宇和沈曼兒也在儘力的幫助那些人抵禦困難,可是就在人族步步敗退的時候,只見天空泛起絢爛的漣漪。

    一隻巨大的舟從虛空中開了出來,那舟上繁華無比,眾人都看呆了,哪怕是魔族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這等震撼的實力,恐怕只有神明的力量才能使出。

    舟中下來了三個女子,每一個都有著傾國傾城的容顏,其中一人說道:「我感到神女就在附近!」

    看到下來的三人,眾人沒被他們的容顏都吸引,而是對他們散發出來的實力。

    這可是真正的神靈的力量,不是地面上的地仙那種偽仙。

    其中一女子,低聲淺語,念著令人聽不懂的咒語,可是卻沒有一人敢去打擾。

    因為眼前的人想要擊殺他們這些人,只不過是隨手之勞罷了。

    這是天空中升起來了一隻巨大的彌天大眼,周圍遍布了天道法則。

    於此同時整個天空變色,這是這片天地的力量,他憤怒了,因為他感覺到了不屬於這個天道下的力量。

    他要鎮壓,許多人抬頭望去,發現那麼強大的天道,盡然在那三個女子周圍徘徊,遲遲不肯攻擊。

    「不,」有人說道,「不是徘徊,好像是根本就接近不了她們附近!」

    那三個女子看到后,其中一女子說道:「去去破碎法則,妄想鎮壓我們!」

    隨手一擊,只見整個彌天之眼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傷口。

    於此同時天空中下起了紅色的血雨,彌天之眼褪去了,眾人感到了整個天道的悲鳴。

    炎龍宇和沈曼兒此刻感到非常震撼,可是突然只見那三個女子一同望向了沈曼兒。

    炎龍宇心中瞬間閃過了一絲不好的念頭。 和好

    魔尊聽了一愣,說道:「你能認出我來?」

    沈曼兒更委屈了,哭著說道:「我一直能認出你來,你卻一直把我往外推。」

    魔尊有些心疼,他一開始聽到炎龍宇這個名字,特別生氣,覺得曼兒心裡有別人。

    可是誰知道這個炎龍宇就是自己?

    沈曼兒突然擦了擦眼淚,說道:「炎龍宇,你這次太過分了,我說過,我不會輕易原諒你。」

    魔尊大人,也就是炎龍宇連忙道歉:「對不起,曼兒,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炎龍宇,我以為你喜歡了別人。」

    沈曼兒說:「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畢竟是你的幻境創造出來的,肯定和你的潛意識有關。」

    炎龍宇經歷了這些,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他認真思考了片刻,根據幻境打造的故事走向,試圖挖掘自己的潛意識。

    炎龍宇想到會出現這麼多跟自己想的一樣的人,是自己也不確定曼兒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

    而且魔尊的性格其實才是自己原本的性格,三殿下的性格是自己在曼兒面前的性格。

    也不能說是偽裝,只是在曼兒面前,下意識的會變得柔和一些。

    炎龍宇這才明白自己一直有的顧慮是什麼。

    擔心曼兒不喜歡自己原來的性格。

    可是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曼兒不僅認出了自己,還堅定的認為自己才是她真正的愛人。

    這讓炎龍宇很是感動,也忍不住埋怨自己,委屈了曼兒。

    炎龍宇將沈曼兒擁在懷裡,沈曼兒的委屈瞬間放大了數十萬倍。

    有的時候就是這樣,沒有人關懷,什麼苦什麼委屈,自己都能忍受。只要有人心疼,就一點委屈也受不了了。

    沈曼兒哭過之後覺得自己有些矯情。

    炎龍宇是沒有記憶的,做出來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

    但是還是好氣哦。

    炎龍宇說道:「曼兒,都怪我,不要生氣了。」

    沈曼兒說道:「我也是因為有記憶,還有女人的直覺,才會認出你的。你沒了記憶,其實也不能怪你。」

    炎龍宇心裡更不好受了,曼兒明明才是受了委屈的那個人,還要為自己考慮。

    炎龍宇嘆了口氣,摸了摸沈曼兒的頭髮,說道:「傻曼兒。」

    沈曼兒哼了一聲。

    兩個人享受著這片刻的安寧。

    沈曼兒突然想到:「我們這是在哪?」

    婚色動人:早安,小甜妻 炎龍宇說:「這是在你的夢裡。」

    沈曼兒有些疑惑:「我的夢?」

    炎龍宇說道:「我把你從天界帶回來了,可是卻發現你陷入了夢魘,險些走火入魔。所以我就直接進入你的夢境,想要喚醒你。」

    沈曼兒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炎龍宇說道:「等從夢境之中出去,我就帶你去享受生活,不會再被幻境影響了。」

    沈曼兒也有些怕了,這幻境的走向真的是讓人琢磨不透。

    沈曼兒心說,以後不能選擇這種奇怪走向的幻境了。如果選這種,那背景就選在現代,起碼不會像這種玄幻背景這麼強大。

    炎龍宇看出了沈曼兒的心思,說道:「就這一回,你還沒怕呀?」

    沈曼兒說:「有什麼好怕的?說到底不過是一個幻境。」

    炎龍宇點了點頭,說道:「看你這麼感興趣,那以後就由你創造幻境吧。」

    沈曼兒驚喜的說道:「我也能做到嗎?」

    炎龍宇說:「你也不想想,你也是有靈力的人。」

    沈曼兒這才想起來,之前在異世大陸,自己還修鍊過。

    不過在幻境呆了這麼久,沈曼兒好多記憶都模糊了。

    沈曼兒心想,如果是自己創造的幻境,那肯定是甜甜的風格。

    反正不會像炎龍宇那樣對自己這麼狠。

    沈曼兒想到兩個人也不能一直呆在夢裡呀,但是又想到幻境里那些糟心的事,又不想出去了。

    炎龍宇也看出了曼兒的擔憂,說道:「曼兒,一切有我。」

    沈曼兒其實從炎龍宇恢復記憶開始,就有了安全感,現在聽炎龍宇這麼說,自然更沒有什麼可擔憂的了。

    沈曼兒說:「我相信你。」

    炎龍宇也不想在夢境中久留,怕會對曼兒造成傷害。

    雖然自己的出現,已經讓曼兒的夢魘得到解決。

    炎龍宇先出了夢境,見沈曼兒即使在夢裡,也已經很平和了。

    於是也沒了擔憂,低聲喚醒了沈曼兒。

    沈曼兒很快醒了過來,見到自己在魔界,才相信自己沒有做夢,炎龍宇終於想起了自己。

    沈曼兒很是高興,自己被困在天界那麼多天,天帝一直給自己禁足。

    就算不禁足,沈曼兒也不知道哪裡是哪裡,一走出門就迷路。

    這些天可把沈曼兒給憋壞了。

    沈曼兒自由了,就想著出去浪一浪。

    沈曼兒說:「炎龍宇我們出去玩吧,自從來了這裡,我就沒好好玩過。」

    炎龍宇知道是自己的錯,連忙答應了。

    魔尊叫來侍衛,吩咐到:「天帝再來,就說我不在,回來了再去找他。」

    沈曼兒之前顧及著魔尊,不敢問天帝和魔尊到底有什麼恩怨。

    現在有了機會,可得趕緊問一問了。

    魔尊帶著沈曼兒坐上他的坐騎,打算去遊山玩水。

    沈曼兒說:「天帝為什麼明明知道我和你結婚了,還非要讓我嫁給他兒子?」

    沈曼兒覺得這個世界太亂了,神仙和神仙之間差著幾百歲很正常,但是在沈曼兒看來就是差輩了。

    魔尊說道:「天帝就是好面子,非要我去求他。放心吧,你和三殿下那個儀式是假的。」

    沈曼兒這才放下心來,又問道:「那三殿下和嗣月真的和你長的一樣嗎?」

    炎龍宇說:「只有在你眼裡是一樣的,在別人眼裡,就是完全不同的三個人。」

    沈曼兒說:「這幻境還挺有意思。」

    豪門:和總裁私奔的日子 炎龍宇露出了苦笑,這幻境可把曼兒害苦了。

    曼兒這會已經不在意了,反而覺得這幻境挺有意思。

    不了解曼兒的就會以為曼兒這個人大氣,不記仇。

    其實真正了解沈曼兒的,才會知道曼兒根本不把這些放在心上,所以很快就會忘記。

    炎龍宇很喜歡曼兒的性格,樂觀,堅強。

    炎龍宇也曾經和曼兒提過,曼兒笑的一臉得意。

    她說:「你懂什麼,這就是我們民族的優良品質–艱苦奮鬥。」 隨心

    沈曼兒特別有覺悟的和炎龍宇說了特別多的大道理。

    炎龍宇表示,自己一個異世大陸的人,其實聽不太懂。

    但是這話炎龍宇沒敢說出口,畢竟沈曼兒一直以為自己是和她一個時代的人。

    沈曼兒說了一大堆話之後,還習慣性的加了結束語。

    「所以說,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是堅強的,只是在沒有遇到困境的時候,無法體現出來。」

    炎龍宇點頭附和。

    沈曼兒覺得自己這鍋雞湯熬的特別香。

    這些話,其實沈曼兒自己是覺得非常有道理的,所以她講給了好多人聽。

    盛世狂妃:傻女驚華 但是大多數人是不喜歡別人給自己講道理的,因為別人覺得自己都懂。

    沈曼兒到是不在意,反正自己說痛快了就好。

    自己也不是一個話多的人,遇到想說話的時候,自然是要多說幾句。

    沈曼兒和炎龍宇坐在一隻大鳥背上。

    這隻大鳥是魔尊的坐騎。

    沈曼兒有些好奇,問炎龍宇這是什麼鳥。

    炎龍宇說:「這是大雕。」

    沈曼兒對這樣的鳥不是很感興趣,毛茸茸的小寵物才是沈曼兒的心頭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