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看到萊菲蒂有些動搖,心柔乘勝追擊,撒嬌道:“萊菲蒂姐姐,不要生氣了嘛,人家也不知道會”本來就很稚嫩的聲音,再配上故意撒嬌,讓萊菲蒂更加沒辦法對她發火。

    “哎……”萊菲蒂輕嘆口氣,對着星月道,“看在小柔給你求情的份上,就饒了你這次。以後如果再和人打架,記得儘量選在白天。”

    星月忙千恩萬謝,陪着笑道:“不敢了,不敢了。”

    萊菲蒂沒再理他,打個哈欠,轉身離去。

    看着萊菲蒂走後,星月對着心柔拇指高豎,誇獎道:“厲害!”

    心柔頑皮一笑,得意道:“這算什麼。現在知道爲什麼小時候闖了禍,受罰的只有你一個人了吧。”

    星月一翻白眼,乾笑道:“你該不會是連我娘也叫了姐……”

    “哪有那麼誇張啊!”心柔嗔怪的看了星月一眼。

    兩人言語間的玩鬧引得吉奧幾人都輕聲笑了起來,回想起不久前還在與利爾生死相拼,都有如同隔世的感覺。

    “謝謝你……”一個溫柔好聽的聲音傳來,星月回頭看時,見凝霜站在那裏,微微低垂着頭。

    凝霜早已脫去那身豔紅的新娘衣裙,洗去了所有裝飾脂粉,換回了原本的學院服飾。


    她的美貌原本就不是靠那些裝飾裝扮出來,反而是像現在這樣平淡隨意,更顯得清雅脫俗。看到她終於回覆原來的摸樣,星月忍不住衝口而出道:“你沒事就好。”

    凝霜淡淡一笑點頭,轉身離開。


    從醒來直到剛纔離開,凝霜在星月面前都表現得非常自然,沒有絲毫異狀。很明顯在星月吻凝霜的時候,她已經昏厥過去,因而現在纔沒有顯出尷尬。

    星月不知是輕鬆,還是失落,輕輕嘆了口氣。 怡姍來到星月旁邊,看着星月呆呆望着凝霜離開的摸樣,忍不住哧的一笑:“那麼耍帥的表演沒被她看到,心裏感覺挺後悔是吧?”

    星月痛苦的撓撓頭,拉着怡姍走遠了一點,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問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歡她了?”

    怡姍輕笑一聲,笑罵道:“廢話!不喜歡人家,爲什麼吃飽了沒事幹去人家婚禮上搗亂?”

    “可……”星月皺眉不解道,“可我不是喜歡小柔的嗎?”

    怡姍雙手插胸,想了一會兒道:“這應該是萱姨的功勞了。成天讓你保護小柔,又從小到大一直說讓你娶小柔爲妻,你現在血氣方剛,當然會信以爲真咯。”

    星月咧嘴乾笑了幾聲,回想起來自己對心柔的一些關心,大多都是她的情緒啊、身體狀況啊之類的,同樣的感覺也基本適用在自己的姐姐怡姍身上。只是由於自己和心柔兩人並無血緣關係,星月纔會對此誤以爲是男女之情。

    然而面對凝霜時,星月卻會去注意她的一切,任何的裝扮服飾、細微表情都會令自己印象深刻。最爲明顯的一件事就是,每當自己使用化血咒的時候,情緒就會立刻失控,而且極容易誤傷自己人。然而在那次面對凝霜的時候,自己居然能夠及時制止住失控的情緒,這是以前從未遇到過的。

    何謂兄妹之愛,何謂男女之愛,一直糊里糊塗的星月,此刻才總算徹底釋然。

    想起心柔,星月又緊張地問道:“小柔對我有沒有……”

    怡姍低聲一笑,不等星月說完,一指不遠處道:“喏,你看她最關心誰呢?”

    星月順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見心柔蹲在龍靈的旁邊,不斷替他擦拭着額頭上滲出的汗水,滿臉關切的神色。星月心中登時一陣輕鬆,伸了個懶腰,隨便找了張牀,躺倒便睡。

    好多天裏,只有這覺,睡得最爲安心。

    ··········


    似睡似醒之間,星月聽到了一陣陣嬉笑的聲音。睜眼起身時,只見心柔和龍靈正在玩一個極爲有意義的遊戲——疊蘋果。

    看了一會兒,星月發現了遊戲規則如下:五個蘋果疊在一起拿在手上,堅持住不能掉,掉了的要被另一個人彈腦門。

    你們倆敢再無聊一點嗎!

    翻開包紮的布帶,星月發現身上的皮外傷已經全部癒合,雖然還有不斷的脹痛傳來,但已經並無大礙。

    這麼快的恢復速度,星月忍不住沾沾自喜起來。

    忽然發覺不對勁,一個激靈,星月這才反應過來——龍靈受到了那麼重的一擊,此刻居然能坐起身來,還在有說有笑?

    琴風是擁有龍族血統的塞克爾家族成員,靈力本來就要強於常人。而且在那麼近距離,還是在龍靈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對他全力的一擊,能不死都讓星月驚詫不已,此刻竟然像沒事人一樣的在玩鬧。

    天哪,這是個什麼概念?

    星月震驚得連連搖頭,身體裏的蟒忽然道:“他便是我的轉世。”

    “什麼!”星月在心中暗暗一驚,不過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蟒是上古混沌時期便有的靈獸,他的轉世自然是要強得變態。

    不過還是有所不解,心裏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昨晚他輸靈力進入你體內的時候,我就已經發覺了。”蟒聲音略帶沉悶。

    星月奇怪道:“你不是正在找他嗎,現在找到了,爲什麼反而不開心了?”

    蟒輕嘆了一聲道:“現在時機未到。”

    星月心中不屑想着:“越老的傢伙是不是越愛裝深沉啊,什麼事都不願意說。”但突然纔想起來,這個住在自己意識裏的蟒可以窺探到自己的想法,頓時覺得一陣陣尷尬。

    蟒道:“你無需在意我。”

    星月只得訕訕一笑。

    起身來到了吉奧的病牀前,見他呼吸悠長,面色無礙,也放心了下來。

    背後兩人又是一陣嬉笑之聲,星月心裏突然一陣的不爽。

    心柔和星月可謂是同時變心。然而自己和凝霜是毫無下文,這兩人卻好似幾千年不見的情侶一樣親密無比。

    轉過頭來,對那兩個正在玩得不亦樂乎的天然呆,陰險一笑道:“這些蘋果是萊菲蒂老師最喜歡吃的,現在被你們完成這個樣子……哼哼。”

    龍靈嚇得連忙把蘋果收起來,放在旁邊的盤子裏,自我安慰道:“沒事的,沒事的,萊菲蒂姑姑不會因爲這種小事就發脾氣。”但看樣子已經冷汗直流,一點也不像沒事。

    星月和心柔同時奇道:“姑姑?”

    “恩,她是我的姑姑。”看着兩人驚訝的表情,一副不明就裏的樣子問道,“有問題嗎?”

    星月頗有深意的一笑,這才道:“怪不得萊菲蒂老師會那麼生氣。”接着一拍心柔的肩膀道,“恭喜你啊小柔,晉升成了他的小姑姑了。”

    心柔鼓起小嘴,朝着星月哼了一聲。然後轉頭看着龍靈,一副幽怨的神情。

    星月哈哈一笑,心裏不爽的情緒也登時消磨乾淨,大步跨出房門。

    剛一出門,他就被眼前的情形嚇了一跳。

    門外人聲嘈雜,他也是從剛纔就聽到了,但是卻絕沒有想到會人來人往得這麼密集,至少是平時來往人數的十倍以上。

    雖然知道學院後天就要舉辦慶典,但也沒想到陣勢這麼大。

    破空之聲傳來,星月下意識回身擋駕接住,是一顆透體通紅的蘋果。

    萊菲蒂秀眉高挑道:“這是你今天的做事的酬勞。”

    星月看了看,萊菲蒂此時已經在原本的長袍上多穿了一件類似圍裙的衣服,上面塵土不少。

    “恩,爽脆多汁,真乃是……”星月咬了口蘋果,想了半天想不出合適的詞,乾脆又轉移話題問道,“我今天做過什麼事嗎?怎麼就有酬勞了?”

    萊菲蒂將手中的掃帚一把扔過去,雙手搓拍着塵土道:“所以先給你酬勞,後做事。”

    舉着手裏還剩下半顆的蘋果,星月苦着臉道:“那現在退還給你怎麼樣?”

    萊菲蒂前走幾步,接過星月咬過的蘋果狠狠得咬了一口,雙眼一眯道:“不要跟我玩這套,現在幹活去!”

    一路上,星月都顯得很侷促,萊菲蒂看到後秀眉一挑道:“還害羞了?不用怕,我們是間接的,你的初吻理論上還在。”說罷咯咯嬌笑。

    星月低頭咕噥了句:“早就不在了”。

    萊菲蒂訝道:“沒看出來嘛。”原本是調笑的口氣,想了會兒忽然扭頭問道,“你該不會是趁着凝霜昏迷之後……”

    星月突然覺得自己氣血上涌,臉上發燙,肯定已經比猴屁股還紅。不禁感嘆:爲什麼女人的知覺都這麼變態的準啊?

    萊菲蒂看得出星月春心蕩漾的表情,嚴肅道:“凝霜並非普通人家的女孩,她還未出生,可能就已經被定過親事。她可能連自己的命運也無法掌控。我告訴你這些只想讓你在情根深重之前,早點死心。”

    “那假如我們兩個人情投意合呢?”星月摸着下巴,想象了下,這也並非沒有可能。

    萊菲蒂突然厲聲道:“這是身份的差別,並非什麼情意可以左右的!”

    星月呆立不動,身體猶如被雷擊中一樣,輕輕晃動了一下。

    若是隻有三大家族的人才有資格,那豈非永遠不可能和她有任何的結果?這是什麼破規矩,三大家族撐死了纔不到一百人吧,同輩的能有多少?這樣下去還不亂套了?既然不止三大家族的人,那麼還得具備什麼資格才能娶她?

    胡思亂想了會兒,星月感到自己口脣乾澀,強行嚥了一口唾沫,神色中包含了強烈的不滿,賭氣的道:“假如我一定要娶她呢?”

    萊菲蒂秀眉禁皺,知道若不給他點希望的話,這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嘆了口氣道:“除非你在三年後可以成爲龍翼聖堂騎士。”

    星月也不傻,雖然成爲龍翼聖堂騎士也是自己努力的目標,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要想達成這個目標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心中更是不服:“爲什麼?利爾娶她就可以立刻舉辦婚禮,而我娶她就要達成這麼一個無法完成的目標?”

    萊菲蒂一個巴掌拍過去,怒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喜歡?你都可以爲她那麼拼命,爲什麼不能爲了她去試着完成這個看似很難的目標?想要簡單的辦法嗎,我告訴你。現在立刻去那些主城門口跪倒,讓那些生不出兒子的城主認你當乾兒子,你就有資格去娶她了。這樣夠簡單了吧,以你的性格,你會去做嗎!”

    萊菲蒂言語激動,知道此時若不罵醒他,必然要鑄成大錯。

    前半句猶如當頭棒喝,將星月罵得一陣陣清醒,知道了自己剛纔說的那些賭氣的話沒有絲毫作用。然而說到後半段時,星月只覺得一呆,忙開口追問:“你剛纔說什麼?城主的乾兒子就有資格娶她?”

    萊菲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怒極反笑道:“我在說氣話啊孩子,你不會聽不出來吧?北方大陸的城市雖多,但有資格和三大家族通婚的,也只有東華城、御武城、耀月城等幾個大城市的皇室纔有此資格。而且很可惜的是,這些城市的城主都已經有了繼承人……”

    聽到耀月城這三個字的時候,星月忽然深深嘆了口氣,面露悲色,對着萊菲蒂老師道:“老師您說得對,我不應該自暴自棄。”

    緊接着眼神中包含着無盡的失落道:“我……想一個人靜一會。”

    萊菲蒂接過星月手中的掃帚,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說罷轉身走開。

    望着萊菲蒂的背影走遠,星月微微舒了口氣。

    表情由沮喪轉爲興奮,情緒由失落變爲充滿期待。如果不是怕萊菲蒂突然回頭,星月肯定會如同昨晚利爾那樣仰天大吼。

    “老師,真對不起。我不是想故意騙你,只是……我想偷懶!” 星月哼着小調,連蹦帶跳的走在龍翼城的大街上。今天天氣轉陰,外面極爲涼爽,因而街上要比往常更爲熱鬧。

    因爲心情愉悅,連平時不愛湊熱鬧的星月,此刻看到周圍這些店鋪商販、雜耍賣藝之類的地方,都覺得很有意思,不斷的來回張望着。

    逛街的樂趣是第一次感覺到,但是需要支撐起這種樂趣的最關鍵東西,就是星月現在最爲緊缺的——錢!

    看着兜裏相依爲命的兩枚金幣,星月非常不希望將它們拆散,不過咕咕亂叫的肚子告訴星月,這個玩意不能吃!

    “夥計,三個包子,一道紅燒鯽魚,一壺茶。”星月來到一間場面不算太大的酒樓坐下,以極爲節省的方式要了今天的午餐。

    飯菜上齊,星月吃了一口魚肉,雖然鮮嫩爽滑非常好吃,但卻由於做得太好,而將魚腥味掩蓋得極爲淡薄,讓酷愛魚腥味的星月感到美中不足。

    一邊吃着,一邊不斷喃喃道:“給我來條生的該多好啊!”

    吃飽之後,星月伸了個懶腰,覺得全身甚是舒暢,而且沒有了以前那種吃完飯就想睡覺的感覺,看來靈猿決的作用還是非常有效。

    招呼打雜的夥計過來,遞給他一個金幣,夥計連忙收走道:“我這就給您找錢。”

    星月喝着茶,無聊之下看着周圍吃飯的人,越看越覺得有些怪異。

    吃飯的這幾十號人裏,幾乎各個手裏都是非刀即劍。龍翼城的衛兵就在外面巡邏着,雖說龍翼城並不限制人帶兵器,但如果放眼望去,有一大半人都帶着兵器……肯定不是什麼正常的事吧?

    夥計正好拿着零錢過來,星月隨口問道:“喂,這些人怎麼都好像要尋仇一樣,各個兵刃在手。”

    夥計上下打量着星月,認出了他的服飾,知道他是龍翼學院的學生,雖然沒帶着兵器,但也必定是有實力的人,陪着笑解釋道:“你還不知道嗎?他們都是去城東參加擂臺賽的。”

    星月好奇問道:“擂臺賽?什麼東西?”

    星月一直以來白天都沒有什麼精神去管別的事情,只知道睡覺,所以對這個自己呆了一個多月的城市基本上還是一無所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