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畢竟是同門師兄弟,所以葉隨風並不想動手,只能給他們說明利害關係。 然而結果沒有想到的是,孟慶文卻給陳東陽與陳東昇使了一個眼色,兩人會意,靈階四品中期的氣勢展露無遺,立刻對羅烈大打出手。

    雖然,陳東昇與陳東陽被葉隨風的話給驚到了,但耳聽爲虛;畢竟羅烈的樣子太過年輕,所以兩人也是不太相信葉隨風的話。

    而孟慶文也是在賭,賭葉隨風不敢對自己下手,怎麼說自己都是古劍派代掌門的兒子,謀害同門師兄弟,在古劍派沒有人能保得住葉隨風,而且葉隨風也會被古劍派通緝,永遠的活在驚恐的殺戮當中。

    羅烈眼皮一跳,再次使用祕法,靈階九品巔峯的氣勢,一掃全場,不過兩個回合下來,陳東陽與陳東昇喉嚨一甜,直接吐了一口鮮血。

    看着羅烈逼近,兩人都是有些惶恐的看向孟慶文與葉隨風。

    “葉師弟,羅兄我們知道錯了。”這時,孟慶文眼看大事不妙開始求饒。

    本來孟慶文就感覺到羅烈不簡單,沒想到還是低估了這麼多,得到葉隨風與羅烈的默許,孟慶文很快就帶着陳東陽,陳東昇幾人灰溜溜的走了。

    “就這樣把他們放走了?不怕他們以後再來找麻煩?”羅烈看了看一邊的葉隨風問到。

    “孟慶文是代掌門的兒子,而東陽東昇也是門派的重要弟子,他們都殺不得。”葉隨風只好無奈的向羅烈解釋。

    “那你的那個段師妹是怎麼回事?”羅烈一臉八卦的着向葉隨風笑到。

    “段師妹是我們掌門的獨女,哎,不說這個了,羅兄我們接着趕路吧!”葉隨風嘆了口氣,並沒有繼續往下說的意思。

    既然葉隨風不想多說,羅烈自然不好多問,畢竟這是葉隨風的私事,而接下來大家就又開始上路了。

    “孟師弟,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孟慶文幾人沒有離開多遠,陳東昇就拖着依舊還在昏迷的季若陽問到。

    “把他弄醒,我先問問他那湯到底是什麼回事?”孟慶文看了看昏迷中的季若陽,又看了看一邊的陳東昇吩咐着。

    接到孟慶文的吩咐,陳東昇直接拖着季若陽來到一小河邊,二話不說,直接把安季若陽的頭往河中一按。

    “嗚嗚……咳咳咳……孟師哥,這是什麼回事得手了嗎?”季若陽醒來,正好看到孟慶文就直接問到。

    邪王帳暖,愛妃請入 得手,得手,得手個屁,你是怎麼辦事的?連下個藥都下不好。”孟慶文拍着季若陽的腦袋說到。

    “孟師哥,你可要相信我呀!你給我的那藥,我可是全放下去了,可是一滴不剩。”季若陽一臉委屈的解釋。

    “好了,這事反正也已經過去了,就先這樣吧!”孟慶文看着一臉真誠的季若陽,也沒有多說怎麼。

    “孟師兄,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不能就讓他們這麼逍遙法外吧!” 美女總裁愛上我 ,季若陽接着問到。

    “事情那裏有那麼簡單!我不會就這樣放過他們的,去打聽一下,我們來之前被羅烈殺死的那些人,哼,我們拿他們沒有辦法,就不相信沒有人可以收拾得了他們。”孟慶文一臉陰沉的看向幾人。

    聚雲峯 ,古劍派,清雲閣。

    聚雲峯,這裏也是古劍派的駐地,跟着葉隨風走了,近一半個多時辰的小路,終於來到了一個小院。

    走進院子,就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正拿着酒杯獨自與天對飲。

    “師尊遵照您的吩咐,我們已經把林師妹給平安帶回來了。”葉隨風與林青山見到男人鞠躬着說到。

    “嗯,很好,做得不錯。”中年男人看了看葉隨風兩人揮了揮手。

    “想必你就是林嫣兒吧?像,真像,和你母親長得真像,感覺差不多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中年男人起身走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嫣兒說到。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林嫣兒也是女扮男裝,但中年男人卻是一眼就認出了林嫣兒。

    “葉師叔,您認識我母親。”林嫣兒有些疑惑的看着中年問到,說着有些不自然的往羅烈的身邊靠了靠。

    “我不但認識你母親,而且我們還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同門師兄妹。”中年男人一臉慈祥的看着林嫣兒感嘆了一句。

    “哦 。”林嫣兒應了一聲,這些事情林嫣兒自然是不怎麼知道的,先不說當時林嫣兒才幾歲,就是洛河城到這聚雲峯的距離,葉如山與林嫣兒見過幾次面,就是葉如山自己都能記得清清楚楚。

    “嫣兒這兩位是?”這時,葉如山看了看站在一邊的羅烈與趙妖妖問到。

    對於林嫣兒的排斥反應,葉如山是見怪不怪。

    畢竟這也算是與林嫣兒的第一次見面,有這種反應很正常,但林嫣兒往羅烈身邊靠,這本能的反應就說明,林嫣兒很信任這個人,兩人的關係定不一般。

    “在下羅烈,見過葉前輩。”羅烈自然明白葉如山的意思,禮貌的主動的打起了招呼。

    “我叫趙妖妖,也見過葉前輩,還有我是他的夫人。”趙妖妖也是不甘寂寞的跳出來自我介紹,說着還指了指一邊的羅烈。

    “哦,竟然是這樣子,看你們們與嫣兒的關係應該不錯吧!你們與嫣兒是怎麼關係。”葉如山一聽趙妖妖的話接着問到。


    “嫣兒姐姐是羅烈哥哥的大夫人,我是二夫人,這關係自然是不錯了,連這你都看不出來麼?”趙妖妖不以爲意,有些鄙視的看着中年男人。

    “真的是這樣子嗎?”葉如山一聽,趙妖妖的解釋老臉頓時一黑,接着看向羅烈問到到,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凝重。

    “葉師叔,您不是說我爺爺在這裏嗎?怎麼就您一個人?”看葉如山反應,沒等羅烈解釋,這時一旁的林嫣兒就看着葉如山問到。

    說實話,先不說趙妖妖那裏要怎麼解釋,就林嫣兒自己這裏都解釋不清楚,在說這些私人關係,林嫣兒感覺也沒有向葉如山解釋的必要。


    “嫣兒你爺爺在房間裏躺着呢,跟我來吧!”葉如山說着,就帶着羅烈與林嫣兒來到了一個房間裏。

    看着牀上滿頭白髮蒼蒼的老者,林嫣兒仔細看了看,撲過去抱着老者哭到:“爺爺,怎麼會這樣?你怎麼會這樣?”

    “嫣兒,爺爺快不行了,以後爺爺都不能在照顧你了,所以你以後就留在古劍派,跟着葉叔叔吧!你葉叔叔不但是你母親的師兄,還是你父親的結拜兄弟,有你葉叔叔在你身邊,爺爺也是可以放心了。”老者面色蒼白,聲音有些虛弱,而且很沙啞,感覺下一秒就會嗝屁一樣。


    “爺爺,你先不要說話,爺爺你有救的,你一定有救的,我讓公子給你看看,相信你一定有救。”林嫣兒有些慌亂的看着羅烈。

    “林老前輩,晚輩多有得罪了。”羅烈向前看着老者拱了拱手。

    老者微微點頭,得到認可羅烈把手伸入被褥。

    當羅烈靠近時,老者的眼神突然散發出異樣的光芒,但老者沒有說話,就只是一個勁的盯着羅烈看。

    看着老者黑色的丹田,就像是一個無形的黑洞一般,完全的被黑暗給淹沒,而非常令羅烈意外的是,老者的丹田中,竟奇蹟般的保留了一絲生機。

    一股真氣,竟然依舊在老者的丹田之內保持着,這應該是老者爲什麼能活到現在的原因。

    一絲元氣慢慢的注入老者的丹田,然而這元氣就像是牛入大海般,沒有了任何的生息,老者的情況也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羅烈臉色頓時一變。

    “白小生,這是什麼回事?爲怎麼沒有任何的作用?”羅烈依舊保持着這樣的姿勢,一邊輸送着元氣,一邊向混元空間裏打白小生問到。

    “沒有用的,你這是浪費元氣,他的丹田盡毀,真氣無法儲存,丹田是一切的開始,也是一切的結束;就像是無根之水,你已經救不了他了,他現在其實已經是一個死人,也可以這麼說,只是那股真氣的支持,才活到了現在,不過……”白小生解釋說到。

    “不過怎麼?能不能乾脆一點,別吞吞吐吐的能不能一口氣說完。”羅烈沒好氣的說到。

    “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見,也不很清楚,不過你倒是可以試着先恢復他的經脈,然後想辦法,牽動他體內的那一絲殘留的真氣,這樣或許還有救,不過這也說不準!”白小生無奈的攤了攤手說到。 古劍派,清雲閣。

    一絲清涼的元氣,從老者手臂的位置注入,老者的經脈,就像是乾渴的大地,瘋狂的吸收着久違的雨露,經脈也慢慢的恢復了青春的活力。

    這一刻,老者的頭髮,也像是得到溼養一般,慢慢的恢復了黑色,皮膚也恢復了生機,老者好像瞬間就恢復了三十多少的樣子。

    這奇蹟的一刻,令站在一邊的葉如山等人都是一臉震驚。

    而林沖天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羅烈,不過羅烈的臉色卻慢慢的變得發白。

    看着老者體內那一股近在遲遲的真氣,但又無論如何都不能接觸到,羅烈有一種預感,那就是隻要自己一放手,老者很有可能就會立即死去。

    霸道女神愛上我 嫣兒,有什麼話,現在就和你爺爺說吧,我可能也無能爲力了。”

    羅烈臉色蒼白,頭上也慢慢的冒出一滴滴的虛汗,看着林嫣兒的樣子,羅烈還是勉強的推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如山你們都先出去吧!我和嫣兒兩人有些話要淡淡。”老者也發現了不對勁,嘆了口氣,看着葉如山等人說到。

    不過現在的聲音卻是鏗鏘有力,完全沒有了之前病態的樣子。

    “羅烈哥哥,嫣兒姐姐與他爺爺還有話要說,要不要妖妖扶你出去?”看着葉如山等人離開,而久久沒有動靜的羅烈,趙妖妖一臉不解的問到。

    “妖妖,我的手現在不能拿開,你先出去吧!林老前輩,抱歉,我的手一拿開只怕……”羅烈看了看趙妖妖,接着看向老者一臉無奈的解釋。

    “爺爺,沒有關係的,公子是嫣兒的丈夫,爺爺不在的這段時間裏,一直都是公子在照顧着我,有怎麼事情,爺爺你就只管說着好了。”林嫣兒也看着老者解釋說到。

    “哦,原來是這樣,不錯不錯,嫣兒你的眼光還真不錯,不過就是這皮膚真的白了些。”老者哈哈的笑了笑。

    其實就在羅烈近身的時候,老者就敏銳發覺羅烈的不尋常,而羅烈不遠千里與林嫣兒來到古劍派,這一點就足以證明,羅烈與林嫣兒的關係匪淺。

    但看仔細觀察發現,林嫣兒臉上還有薄薄的汗毛,雖然面色堅毅,卻還有幾分稚氣。這分明是還爲破身表現,這關係就讓人有些耐人尋味了。

    “林前輩,這皮膚是生活環境各方面的因素,從小就這樣,哈哈哈……”

    羅烈只好無語的打了一個哈哈,這和皮膚有怎麼關係,皮膚白些不好麼。

    “爺爺你走後不久,嫣兒自己去採藥遇上了強盜,是公子救了我,之後我們就一直在一起生活,而且在公子的幫助之下,嫣兒現在已經是玄階九品後期了。”

    看老者還是不太相信,林嫣兒只好把事情的經過,大致的和老者在解釋了一遍,接着林嫣兒就展開了自己的氣勢,影像憑空出現,一個深藍色的影像出現,影像的人體上還有九個閃亮的星點。

    “果然是玄階九品後期,這纔不到三個月吧,嫣兒你就從玄階五品巔峯,修煉到了玄階九品後期。”老者有些驚訝,畢竟在沒有怎麼資源的情況下,這是非常不易的。

    “嗯是的,而且公子在不到兩個月是時間,就從黃階突破到了玄階九品巔峯,想必不日就能突破靈階了!”林嫣兒看來看一邊的羅烈,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不到兩個月,就從黃階修煉到了衝擊靈階的地步,老者眼中光芒大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羅烈,同時臉上洋溢出了久違的笑容。

    ”嫣兒我看你應該沒有破身吧?”老者春光滿面,但卻一臉正色的問到。

    “爺爺,你問這個幹怎麼?”林嫣兒一臉通紅的低下頭。

    “嫣兒,還有羅烈,我現在告訴你們,你們千萬可要記住。以你們現在的修煉速度,在幾年之間到達聖階應該不難,在嫣兒達到聖階之前,你千萬不能破了她的身,否則嫣兒的修煉境界,就會一落千丈;所以你們就先忍忍吧!而且進入聖階之後,容顏就可以常駐減緩衰老!沒有什麼事的話,就算五六十歲,都有希望保持着這樣的容顏。”老者一臉正色的看向羅烈。

    “嗯,林前輩這個爲師和我說過,這也是嫣兒至今還是清白之身的原因。”羅烈列了咧嘴,一副你懂的表情笑了笑。

    老者非但沒有反感,反而很是欣慰的看着羅烈點了點頭,也就是心照不宣吧。

    林嫣兒這才明白羅烈的良苦用心,一臉懺愧的看着羅烈,沒有說話。

    “嫣兒是一個苦命的孩子,從小就跟着我受苦,好在嫣兒從小就很懂事,但羅烈你可知道?嫣兒身上揹負着我們全門上下,幾千人的血海深仇?所以羅烈你以後可要好好的對嫣兒,不然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我們全門上下幾千孤魂也不會放過你,本來我是不抱希望了;不過現在我在你們身上看到了光芒,既然你們有這個能力,那麼這仇就一定要報,一定得報。”老者看着羅烈一臉沉重的吩咐到。

    “林前輩放心,嫣兒既然跟了我,今生我羅烈定然不會負了嫣兒。”羅烈一臉堅定的看着老者,這也算是一種承諾吧。

    然而林嫣兒以前的家世,竟然這般龐大。這一點,確實是讓羅烈有些始料未及,全門上下幾千人?這得是多大的世家,多大的門派呀!

    “既然,你都口口聲聲說嫣兒是你的人,那就不要在叫我怎麼林前輩了,直接叫我一聲爺爺吧。”老者着看羅烈,滿意的點了點頭。

    “爺爺……”羅烈也不墨跡張口就來,而一邊的林嫣兒,這會正小臉通紅,跟個小媳婦似的沒有說話。

    “好好好,羅烈可聽說過丹藥門?”老者燦爛的笑了笑,接着又看向羅烈問到。

    “嗯,有所耳聞。”羅烈點了點頭。

    “我就是丹藥門的前任門主,在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名聲撅起,人稱丹醫聖手――沐劍峯。這個名字,當時也是名震江湖,三十多歲就成功進階聖階,可以說衝擊化境,都大有希望,事事難料,事事難料啊!”老者回憶着過往給羅烈兩人講述了一遍。

    嫣兒本來姓沐,叫沐星語,因爲這沐姓非常少見,爲了躲避敵人的追殺,才改名換姓改成了林嫣兒。

    而沐劍峯也從此隱姓埋名,從此民間也多出了一位神醫,有的人稱之爲林神醫,有的人稱之爲林老頭。

    “在我年輕的時候,一次機緣巧合之下,救了一個受傷的老者,老者可能是看着我們投緣,也或許是出於救命之恩,就送了我一半張寫滿字體的獸皮,雖然我看不懂上面的字,但是我知道,這東西一定非常的重要!”說着老者就從衣服裏拿出一個獸皮。

    打開一看,竟然是密密麻麻的中古漢字,接着,羅烈的眼前就開始漸漸的變得模糊,然後就沒有了意識。

    “公子,你沒事吧。”林嫣兒輕輕的搖了搖羅烈。

    “嫣兒他不會有事的,應該只是太累脫力了,休息一下就好。”老者微微的笑了笑,笑得很開心很開心,滿臉都充滿了希望。

    “爺爺……”接着,屋裏就傳來了林嫣兒的嘶吼聲。

    “嫣兒,你別傷心,聽你爺爺的話,你以後就留在古劍派吧!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葉叔叔也一定當是親生女兒,一樣對待你的,不論發生任何事,只要還有葉叔叔一口氣在,就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葉如山看着林嫣兒安慰說到。

    葉如山等人聽到林嫣兒的嘶吼聲,就衝了進來,老者也恢復原來那般蒼老的模樣,而羅烈也是不醒人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