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由於葉清依此行的目的早已被華夏國知曉,所以上官景龍早就派了修者暗中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根據這些探子的情報,昨天晚上葉清依所住的豪華七星酒店頂層套房似乎發生了劇烈的空氣波動,而後他們在走廊上發現了絲絲血跡。

    之後有人就見到凱特像是瘋了一樣衝出了酒店,消失在夜色下,最終下落不得而知。

    而第二天,那老管家派克就是開始四處查詢華炎的下落,在找到華炎以後也是消失在了滬海市探子的監視下。


    華炎坐在沙發上,摸着下巴久久沒有動靜,如此看來昨天晚上葉清依應該是跟凱特動手了,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動手。但結果顯而易見,凱特吃了大虧。

    “凱特該不會是把我當成情敵了吧?”華炎聯想到今天老管家派克第一時間來找自己,不由想到了這種可能,想來是凱特吃自己的醋才衝出了酒店。

    不過華炎此時卻是喜上眉梢,因爲如果他的猜測正確的話,那也就意味着凱特肯定是從葉清依那裏看出了不尋常,否則也不會把他當成情敵,這也就說明葉清依肯定流露出了對他的思念,否則凱特不會因爲葉清依而把他當成是情敵。

    “看來還沒等我出手,清依就已經關注上我了。”華炎忍不住笑道。

    “表哥,笑什麼呢?”華菲雪推門而入。

    華炎瞪了她一眼,道:“怎麼連門都不敲?”

    華菲雪知道華炎不會生她的氣,所以很是理直氣壯的說道:“誰說沒敲,快把這棟樓都差點敲塌了你都沒反應。”

    “好吧好吧,怎麼了?”華炎問道。

    “紅楓集團發來了邀請函,他們華夏區的總經理希望今天晚上能跟你共進晚餐。”華菲雪道。


    華炎皺眉道:“紅楓集團,哪個紅楓集團?”

    “就是你一直關注的那個查瑞能源公司的背後總公司啊!”華菲雪說道。

    “是她?”華炎一躍而起,這個查瑞能源公司就是葉清依這次來華夏國所管理的衆多公司之一,也是葉清依主要發展的企業之一,這些公司都隸屬於紅楓集團,而紅楓集團則就是整個葉家家族的資產。

    華菲雪笑諷道:“幹嘛這麼激動,去見表嫂啊?”

    “對,見你未來的表嫂。”華炎笑道,“馬上給我安排。”

    當天晚上,滬海市一家西餐廳裏,華炎穿着正式的西服,早早的就趕到了。

    沒多久,葉清依穿着一身綠色晚禮服也是準時到達。

    綠色的晚禮服就像是這餐廳的一道靚麗風景線,着實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就連華炎都看的目不暇接,因爲他從來沒有看到過葉清依如此打扮。

    “華總?”葉清依微笑着喊道。

    華炎一愣神,忙尷尬道:“不好意思,被葉小姐的傾城之貌給傾倒了。”

    “華總說笑了。”葉清依咯咯一笑,這一刻她就像是一個深諳世俗之道的商人,跟之前華炎所遇到的那個冷霜女子一點都不相像。

    面對葉清依如此大的轉變,華炎也是有些不太適應,乾咳兩聲後,華炎問道:“吃點什麼?”

    葉清依莞爾一笑:“都可以。”

    華炎點了兩份晚餐,而後跟葉清依寒暄了一番,雖然他已經知道葉清依此行的目的,但還是希望能跟葉清依多聊會。

    “聊了這麼久,還不知道華總是哪裏人?”葉清依笑問道。

    “J市。”華炎一直看着葉清依,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着。

    葉清依點點頭,道:“聽說J市可是不少歷史文化名人的故鄉,想來華總也是書香門第吧?”

    華炎笑着搖搖頭:“那倒不是,小時候家境很普通,父母很小就去世了。”

    “哦,不好意思。”葉清依道。

    “無妨,不過葉小姐不用左一句華總,右一句華總,喊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就叫我華炎就可以了。”華炎道。

    葉清依笑道:“上次在R國真是不好意思了,還以爲你是故意的,沒想到我跟你的未婚妻還真是很像。”

    “葉小姐說笑了,說到不好意思,應該是我要道歉纔對,若不是葉小姐,只怕我現在還在R國監獄坐着呢。”華炎笑道。

    “你也不要左一句葉小姐,右一句葉小姐稱呼我了,叫我清依就可以了。”葉清依道。

    華炎微微抖動一下眉毛,道:“真的?那我以後可就直接稱呼你清依了。”

    兩人相談甚歡,不一會兒葉清依就是將話題轉移到了生意上來。

    “我研究過華能企業的新能源,不知道華總……呃,不好意思,又客套了,不知道你是從哪弄到那麼多資源,貌似地球上這類資源都掌握在各國**手中。”葉清依問道。

    華炎找個舒服的姿勢半仰在椅子上,笑着回答道:“這可就是商業機密了,不過我也是很好奇,清依,你這個年紀應該還是讀書深造的年齡,怎麼家裏就讓你出來掌握這麼大的企業?” 葉清依抿一口紅酒,微笑道:“年齡不是問題,你不也是這麼年輕就創下了這麼大的公司嗎?難道在華夏國,男女尊卑觀念還這麼濃嗎?”

    “清依你這可就是在挖苦我了,我怎麼可能是重男輕女的人,只是覺得你一個女孩子年紀輕輕就遠赴重洋掌管這麼多公司,未免也太辛勞了一些。”華炎笑着解釋道。

    “好像你還沒有回答我先前的問題。”葉清依微笑着看着華炎。

    華炎苦嘆一聲,道:“你真想知道?”

    “雖然是商業機密,但是我想你應該不會隱瞞我吧?”葉清依辦一個鬼臉道。

    “要知道你我兩家雖然沒有仇怨,但怎麼着也是競爭關係,商場無父子,再好的關係也得明算帳。”華炎道,但轉而又是轉變了口風,“不過既然是清依你想知道,告訴你也無妨。”

    “真的?”

    華炎點點頭:“我這些資源,都是在華夏國內陸的原始森林裏找到的。”

    “如今社會如此發達,難道華夏國還有沒有被開發的原始森林?”葉清依明顯不信道。

    “要知道,有些地方可是很神祕的,什麼喜馬拉雅山雪怪,百慕大密雲,威尼斯水怪等等,這些可都還是未解之謎。”華炎道,“不是我們沒有開發,而是我們沒有辦法去解讀這些傳說,所以華夏國有些地方還處於不對外開放的區域。”華炎解釋道。

    葉清依笑道:“莫非華炎你有能力進入這些地方?”

    “清依你這麼問可就有點強人所難了,再解釋下去,只怕我華能公司過不了幾天就要倒閉嘍。”華炎哈哈大笑,喝下一口紅酒就不再解釋了。

    葉清依報以一笑,不再追問。

    “清依小姐可是家中獨女?”華炎問道。

    “是,父母都在歐洲,華夏國這裏的家族企業也只有交給我來打理了。”葉清依道。

    華炎盯着葉清依,半天都沒有說話。

    若不是葉清依的實力到現在他也摸不透,只怕他早就強行控制住葉清依,開啓她的靈識,讓她恢復前世的記憶了。

    “怎麼了?”葉清依不解的看向華炎。

    華炎笑着搖搖頭,道:“我似乎喜歡上清依小姐了,怎麼辦?”

    葉清依一怔,半晌才質疑似的說道:“你應該只是想起了你未婚妻而已,千萬不要把我當成她來看哦。”

    “或許是吧。”華炎猛地一口灌下酒杯中的所有紅酒。

    “不如我們出去走走吧。”葉清依提議道。

    華炎看看已經吃過的晚餐,笑問道:“之前這頓飯算是生意場上的會談,那麼我可不可以把這次邀請,當作是你我之間的一次約會?”

    “別鬧了。”葉清依披上披肩,拿着自己的包就是站了起來。

    華炎也沒有繼續調笑,付完賬就是和葉清依一起走了出去。

    已經進入深冬的滬海市外面的風格外的大,華炎脫下外套披在葉清依身上,而後又忍不住一隻手攬住了葉清依曼妙的腰肢,而葉清依只是稍微扭動了一下身體,想掙脫但最終還是沒有反抗,就那麼半邊身子靠在了華炎的身上。

    遠空突然煙花綻放,絢麗無比,將滬海市的夜景映照的更加美麗。

    “華夏國的新年到了啊。”葉清依突然道。

    華炎一怔,腦海中一蕩,這一刻才突然想起來再過兩天就是除夕了,離家多年,竟忘了華夏國這個最傳統最隆重的節日。而這也將會是他回地球后所過的第一個新年。

    兩人漫步在外灘路上,看着四周的匆忙走過的人羣,心中都有一種過客的想法,就好像這世界上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一樣。

    “聽沒聽過一首歌。”華炎突然問道。

    “什麼?”

    華炎擡頭看向那漫天煙花,道:“是很久以前的一首老歌,兩個人的煙火。”

    葉清依搖搖頭:“沒有聽過。”

    “你的愛那麼多,怎麼會不明下落,誰分開就逃脫,千萬別陷入太多。你的愛比一個大城市的人還多……”華炎默默的唱了起來,溫柔的聲音在外灘岸邊響起。

    葉清依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說什麼,任由華炎攬着她,靜靜的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葉清依似乎有些累了,終於從華炎的身上離開,不過隨即她就是感受到了一股寒流,那是因爲一直靠着華炎身上,早已熟悉了華炎的體溫,陡然一離開便是感覺到了不適。

    “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家了。”葉清依淡淡一笑,就是要轉身離開。

    華炎一把抓過葉清依的手,道:“我送你。”

    葉清依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當華炎把葉清依送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了。

    “不用送了,就到這裏吧。”葉清依衝華炎的點點頭,將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還給了華炎,而後就轉身走了。

    華炎目送着葉清依離開,直到葉清依的身影消失在酒店大廳盡頭這才轉身離開。


    不過華炎沒有發現的是,在他離開後不久,遠處一片樹木後閃現出兩道身影,其中一人正是失蹤了的凱特,而凱特的身邊則站着一個和他同樣高大的歐美中年男子。

    “叔叔,就是他!”凱特死死的盯着華炎離去的方向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中年男子瞥了華炎離去的方向一眼,而後又看了一眼酒店頂層,道:“不着急,先去見見清依。”

    “叔叔,你千萬不要對清依出手。”凱特忙驚慌道。

    “放心,我不會傷到她的。”中年男子不耐煩的看了凱特一眼,他這個侄子實在是太莽撞了,被華夏國的修者盯上了居然都不知道,要不是他剛好也來到了華夏國碰到,只怕這侄子的麻煩就大了。


    而凱特之所以會失去蹤影,正是因爲被這叔叔給帶走了,沒能讓凱特去找華炎的麻煩。

    凱特搖搖頭,尷尬的解釋道:“叔叔,我不是怕你傷到清依,而是怕清依傷到你。”

    “什麼?”中年男子瞪了凱特一眼。

    “我說的是真的,派克說清依的實力已經可以和教皇比肩了。”凱特解釋道。

    中年男子一呆,半晌纔將目光從酒店頂層轉移到華炎離去的方向,良久過後才道:“那好吧,我們先去會會那個華炎。”

    對於這一切都不知曉的華炎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別墅,但是剛一進門就是發現客廳裏擺放了不少的食物,還有各類的煙花炮竹,都是無煙環保的。

    “這是要做什麼?”華炎問道。

    正忙乎着在牆上貼掛“福”字的關悅佳等人當即回答道:“不知道要過年了啊,總得喜慶一點。”

    這時劉晴和柳馨走上前,笑着伸出手道:“老闆,都快過年了,你還沒給公司員工發放新年福金呢。”

    華炎一拍腦門,感嘆道:“唉,真是做老闆不知道老闆的辛苦,還以爲坐在辦公室等收錢就可以了,誰知道還有這麼多開銷。”

    “別轉移話題,快發獎金!”華菲雪也是跑過來湊熱鬧道。

    隨着華菲雪的腳步,於靜等人不是華能企業員工的小丫頭也是紛紛衝了上來伸手給華炎要壓歲錢,一羣女孩子當場就是把華炎給圍在了中央,似乎只要他不交錢就要把他衣服都給扒了一樣。

    “隊長,我們也要!”陸柏和追風也是跑了過來湊熱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