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田七葵想著…

    這幾天應該真的像秦哲所說的,忙的沒有時間休息吧…

    想到這裡,田七葵的心裡,便又起了波瀾。

    「漂釀姐姐…」毛豆掙開了陸庭歡的手,激動的朝著田七葵跑來…她一時的不察,被她撞得向後了幾步。

    「姐姐是不是病了?臉色好紅呀!」童言無忌,毛豆看到什麼,便也開口說了什麼。

    被毛豆這麼一說,田七葵更加不好意思,倒是陸庭歡看明白了些什麼,拉著毛豆陪著七喵去玩。

    因為知道向禕辰回到房間去休息了,田七葵也就帶著陸庭歡,毛豆還有七喵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玩耍,減少噪音。

    晚了一會之後,毛豆有些累了,便抱著七喵蜷在床鋪的一角睡著了。

    看到毛豆睡著,陸庭歡才收起了剛陪玩時候的笑臉,一本正經的看著身邊的女孩,問道,「你和大神分居?」

    陸庭歡本來覺得這是他們夫妻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不想唐突的問些什麼,但是想到自家哥哥對田七葵一往情深的模樣,忍不住開口打探道。

    「啊?」還沉溺在剛剛哄孩子心情中的田七葵,聽到這句話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別裝了,你們兩個人是不是…」陸庭歡眉頭皺了皺,聯想到之前田七葵一些比較反常的舉動,有了一個驚人的猜測…「假結婚??」

    「你怎麼知道?」田七葵聽到陸庭歡的話,整個人驚訝的差點叫出了聲音….「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胡說什麼…」

    田七葵冷靜下來,畢竟協議結婚這個事情,她確信只有兩個人知道…

    「天呢,竟然是真的…」陸庭歡根本就不相信田七葵後面的解釋,整個人還是沉浸在這個驚天的秘密中。

    「不是,當然不是真的,怎麼會是假結婚…」田七葵有些著急的百口莫辯…

    她可是簽了協議的,她要保障向禕辰和倪秋軒的感情不要遭到別人的破壞,所以她同妻的這個角色,一定要入戲…要相信自己…

    「我不信…如果是新婚的夫妻,怎麼會結婚後就分居?還有你明明之前和我說你還是單身,怎麼會轉眼就結婚呢?肯定是假的…」陸庭歡自認為說的頭頭是道。

    她心思著,田七葵應該是有什麼把柄被向禕辰抓在了手裡,因為看著向禕辰對她,是真的疼惜的緊…而田七葵卻似乎還是一臉狀況外的模樣。

    陸庭歡又想到了之前惡補的那些總裁小說,是不是她有了什麼病重的父母兄弟?不過沒聽說她有什麼親戚…

    想了半天的陸庭歡也沒找到什麼思路,但是假結婚這個事情,她確實無比的篤定,不過看到田七葵似乎有難言之隱的樣子,她便也沒有再去追問,而是選擇靜觀其變,如果真的是假結婚的話,她希望田七葵恢復單身之後,可以給她大哥一個機會。

    田七葵因為這件事便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看著毛豆睡著,便想著下樓買些菜來,準備晚餐。

    陸庭歡自告奮勇的提出跟著一起。

    田七葵想了想,看著毛豆睡得正想,還有七喵陪著,便也沒有什麼擔心。

    兩個人開著車,來到附近的超市,田七葵採購了一些向禕辰喜歡吃的菜…還有適合毛豆吃的蔬菜,便滿載而歸。

    陸庭歡帶著田七葵回到鳳凰灣,她本來想早點回家,但是看著田七葵買這麼多的食材,便忍不住想要留下來蹭飯的衝動。

    回到鳳凰灣之後,兩個房門還是關著的,估計向禕辰和毛豆都還在睡覺,田七葵鬆了一口氣,便開始在房間忙碌著。

    為了害怕切菜的聲音影響到兩個人休息,田七葵特意選擇了一些不用很複雜的的菜色。

    排骨湯,排骨已經切好,她只要過水就好了,還有魚已經宰殺過了,只要簡單的處理一下,先腌制入味就可以了。

    為了配合毛豆的口味,田七葵還在網上搜了一些適合小孩子吃的菜色,大部分都是炸食,想了一下,還是準備做個蒸雞蛋糕,好吃又有營養。 田七葵忙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時間差不多開始操作就可以了。

    一旁的陸庭歡看著田七葵在廚房熟練的操作,感慨萬分,她也越來越佩服自己和哥哥的眼光,真希望可以把她娶回家~

    陸庭歡看了田七葵忙了半天,自己幫不上什麼忙,便拿出手機,無聊看看新聞。

    一條關於西蘭花的新聞,讓她著實有些驚訝。

    「七葵,西蘭花文學竟然將他們旗下所有的簽約作者,全部都轉到了咱們雜誌社的名下了。」

    陸庭歡一字一句的確認著新聞的內容,防止自己看錯…以至於聲調有些激動,自己都沒有發現。

    田七葵也有些意外,接過她手機,認真的看著令她詫異的新聞。

    新聞上表示,為了考慮到西蘭花文學網作家後期的發展,現將已完結作品和現有正在連載的作品全部的都轉讓到N.X的新網文頻道中,已經簽約的作者,未履行的合約,也需要在N.X繼續履行其餘的合約……

    聽上去有點強買強賣的意思。

    不過與此同時,倪秋軒也發布了一條微博,轉發了這條新聞,並且回應說,N.X願意接收所有的作家,並且會全力支持他們的發展,如果有作家對N.X的合作理念不認同,可以選擇解約,或者改簽其他類型的合約。

    倪秋軒的微博引起了網路文學界很大的反響。

    這條為微博,無疑向大家展示了兩個信息。

    第一,N.X雜誌社的網路文學,已經完全接手了西蘭花文學網,並且自己的網文頻道已經準備就緒。

    第二,就是N.X對所有作者的態度,接納和包容。

    按照以往,如果某一個雜誌社有了西蘭花所有的資源和這批『賣身』的作者,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心平氣和的解約,像N.X這樣願意放棄和接收的實屬少數。

    「七葵,你還厲害啊,本來只是去卧底談個解約而已,想不到現在把整個網站都給端了…」陸庭歡笑笑拍了拍田七葵的推了推他的肩膀,佩服的感慨道。

    「額…」田七葵對於這種褒獎還是有些無福消受。

    但是陸庭歡似乎並沒有準備放棄這個話題,一直打聽她在西蘭花文學都做了什麼事情。田七葵無奈,只能隨便說了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看著陸庭歡失望的神情,田七葵便知道,她在她這裡沒有得到什麼想要的信息。

    「難道你真的以為會像無間道一樣嗎?」田七葵笑著,她發現最近陸庭歡的腦洞真的很大,比起做編輯,她更適合做個作家。

    陸庭歡伸了伸舌頭,她確實覺得卧底這個事情是個很危險的工作,但是現在看到田七葵完好無缺的,精神飽滿的站在這裡,一點她預想中的擔心和刺激都沒有看到,難免有些失望,當然,她的心裡還是希望她不要有什麼意外。

    「當然不是了…只不過我以為會有一丟丟的小刺激。」陸庭歡伸出兩個手指攢在一起比劃著一丟丟的意思,解釋道:「比如…卧底身份在被發現的邊緣,我們英勇的田七葵女士,是如何化險為夷,力挽狂瀾的…」

    陸庭歡一邊說,一邊伸著手,一副指點江山的樣子,感慨萬千。

    「沒有,其實有學長在,並沒有什麼人為難我,西蘭花的員工人也都很好,就是不知道這次會不會波及到他們。」田七葵想到小美和鍾琳,總是心中有愧,還有韋子衡,為什麼會突然『畏罪潛逃』,也是讓她十分的不解。

    田七葵想到這裡,腦海中好像零星的浮現出了幾個畫面…西餐廳?牛排?果汁還是紅酒?向禕辰???畫面有些模糊田七葵搖了搖頭,沒有在繼續回憶。

    「不過這些員工以後要怎麼辦?西蘭花文學會賠錢給他們嗎?」陸庭歡也想到了這一點,她在陸家雖然不愁吃喝,但是偶爾也會聽周圍的人說,現在世道不好,工作難找這些話題。

    「不清楚…」她的話,正好打斷了田七葵的思路,她搖了搖頭,自己確實還沒有來得及問倪秋軒和樂陽,這些人的安排。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田七葵看了一下時間,便急忙開始準備晚餐。

    毛豆也醒了,田七葵便讓陸庭歡去幫著毛豆輔導作業。

    兩個人分工明確,各自忙碌起來。

    田七葵的動作很快,過了幾分鐘之後,房間里便傳來了一陣陣的飯香。

    飯菜上桌,田七葵本想敲門叫著向禕辰出來吃飯,但是想到他平時只要做好飯,不出一分鐘的時間就會出現的定律,田七葵決定等等看。

    果不其然,時間剛剛過了一分鐘,向禕辰便穿著一身家居服出現在了客廳里。

    他的頭髮有些蓬鬆,似乎是剛剛洗過還沒全乾,便急於睡覺的樣子,睡眼惺忪,但是看到桌上的食物,便精神了許多。

    他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食物,都是他喜歡吃的菜色,果然他的小妮子是愛他的,但是轉眸又看到了餐桌前的兩個人不速之客,整個人的好心情便少了一半。

    陸庭歡似乎感覺到了那充滿敵意的目光,整個人莫名了慫了起來,往著毛豆的身邊靠了靠,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吃飯吧!」田七葵並不知道向禕辰的敵意在哪裡,只是以為他有些起床氣,便遷就著拉著他坐到身邊,為他添飯和湯。

    向禕辰就雖然心中不悅,卻還是坐了下來,拾起筷子開始吃飯。

    看到向禕辰動筷子,一旁的三個人才緩緩的開動,莫名又一種一家之主的感覺。

    這種認知,讓向禕辰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一餐很快結束,除了向禕辰的表情管理不太好之外,對於田七葵的廚藝,陸庭歡和毛豆都是讚不絕口,意猶未盡。

    陸庭歡在這裡白吃白喝,便主動提出幫忙洗碗,田七葵看她太過熱情也不好意思拒絕。

    而向禕辰則趁著兩個人不注意的時候,把毛豆拉進了自己的房間。

    因為向禕辰已經見過了幾次面,雖然他不愛笑,但是毛豆對他也並不排斥,所以被向禕辰叫道后,便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後。 「小傢伙,你今天要在這裡住下嗎?」向禕辰怕嚇到了毛豆,已經很努力調整了自己的語氣,但是聽上去還是有些威懾力。

    「嗯嗯嗯…」毛豆側著腦袋點了點頭,一雙大眼睛乾巴巴的看著他,似乎在等著向禕辰接下來的話。

    「你平時在家是自己睡嗎?」向禕辰看著毛豆點頭賣萌的樣子嘴角揚了揚。

    「是的,毛豆已經是大孩子了,可以自己洗澡澡,睡覺覺。」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向禕辰嫌棄自己麻煩把他攆走,所以毛豆故意說了一下可以『自力更生』的話。

    「那你今天晚上是不是也可以自己睡?」向禕辰聽到毛豆說自己能夠睡覺,十分滿意。

    「可以…」毛豆點點頭,而後繼續說道:「不過,七葵姐姐說,她可以和毛豆一起睡。」

    毛豆提起七葵姐姐,小臉洋溢著笑容,但是向禕辰的臉卻黑的要命。

    他收拾了一下情緒,決定還是應該和小孩子講講道理,萬一他聽得懂呢。

    向禕辰這樣想著,便繼續開口說道。

    「毛豆,你已經是大孩子了,大孩子就應該自己一個人睡覺,不可以讓別人陪的…不然會被其他的同學笑話的。」向禕辰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毛豆為難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的話起了作用。

    此刻的似乎在做著什麼艱難的決定,想了半天之後,開口說道:「可是…我平時都一個人的,就今天這一次,我讓七葵姐姐陪我,不會被笑話的。」毛豆理不直但是氣卻壯的說道。

    「咳咳咳…」向禕辰準備下點猛葯了:「但是你已經十歲了,如果你今天和她住在一起的話,我明天就去學校告訴你的同學們,說你十歲了還不敢一個人住…」

    「可是,可是…」毛豆瞬間覺得委屈的不得了,但是礙於自己是一個小小的男子漢,眼淚在眼眶裡轉來轉去,也倔強的不肯留下來。

    向禕辰看著一個十歲的小男孩,在自己買面前強忍眼淚的模樣,覺得自己一點的過分…咳咳,只是有一點而已。

    「這樣吧,你答應今晚自己睡的話,我以後還會允許你過來看七葵姐姐,這個交易這麼樣?」向禕辰再次退了一步,如果小傢伙願意自己住的話…那麼晚上小妮子就只能和他睡在一起了,這樣想的話,毛豆過來也不是讓人無法容忍。

    「這樣….」毛豆聽到向禕辰的話,睜著水汪汪的眼睛,咬著嘴唇,好像在做什麼很艱難的決定。

    「怎麼樣?」向禕辰說道這裡,自己都不免覺得自己有些好笑,平時談著上億項目的他,竟然在這裡和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因為睡覺的問題討價還價。

    「那我們拉鉤。」不知道是向禕辰長相不容易讓人信任,還是毛豆覺得協議更能給他帶來安全感,經過了艱難的決定,他還是伸出了自己的小手,等著向禕辰接下來的動作。

    向禕辰看著毛豆期待的目光,然後伸出了自己的,拉住了他的小指,毛豆勾住之後,一本正經的說道:「拉鉤,一百年不許變。」

    「嗯,不許變。」向禕辰挑眉笑了笑,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讓門外的忙碌的田七葵,莫名覺得有點冷。

    兩個人達成了友好協議之後,向禕辰便帶著毛豆走出了房間,陸庭歡正好在門口準備離開。

    向禕辰禮貌的和她點了點頭…田七葵想要送陸庭歡下樓卻被向禕辰攔了下來。

    陸庭歡也沒糾結,親了毛豆一口,便飛快的離開了門口。

    陸庭歡前腳剛剛離開房間,後腳毛豆便拉著田七葵的衣角說道,「姐姐姐姐,我晚上要自己住。」

    向禕辰突然發現毛豆是一個很有契約精神的孩子…這邊才和向禕辰拉鉤約定,那邊便馬上執行起來。

    聽到毛豆的話,田七葵不覺得有些奇怪,之前小孩子明明吵著鬧著要住在一起的,現在怎麼突然又改變了主意?

    「為什麼自己住?」田七葵有著疑問,自然也問了出來。

    「因為…額…」毛豆聽到田七葵問他的話,不禁有些遲疑,他看了看向禕辰,有些欲言又止。

    毛豆覺得被漂釀姐姐知道自己都快十歲了,卻還是不敢一個人住,的確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想到這裡,毛豆便挺了挺胸脯,努力做出一副男子漢的模樣,解釋道:「毛豆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可以一個人睡了。」

    毛豆說完看著田七葵臉色的變化,讓他誤以為是姐姐因為他是大孩子而感到高興,便繼續說道:「七葵姐姐,毛豆不僅可以自己睡覺覺,還可以自己洗澡澡。」

    說話間,毛豆便跑進房間,拿出自己的小背包…這時候田七葵才發現原來他的背包里除了書本外,竟然還裝上了一套睡衣…這孩子是有備而來啊!

    毛豆沒等田七葵反應過來,便拿著自己是睡衣,朝著浴室走去。

    「哎,你等下…」田七葵看著小短腿的毛豆跑起來飛快的樣子,又無奈又好笑。

    「我幫你洗澡。」田七葵一邊快步的跟在後面,一邊說道。

    「不行….」兩個人聲音,一前一後的傳來,讓田七葵看了前面,又看了後面,不解的看著兩個人。

    「小孩子要聽話…」田七葵對著前面的毛豆說了一句,然後又轉身對著向禕辰說道:「他還是個孩子,怎麼能自己洗澡呢,太危險了。」

    「那….我去…」向禕辰雖然不情願,但是卻也覺得田七葵說的在理,畢竟這孩子還不到十歲…

    向禕辰說著,便邁著步子,跟了上去。

    看到是向禕辰過來,毛豆也沒有怎麼拒絕,畢竟這都是和他拉過鉤的叔叔…

    毛豆想著兩個人便一起乖乖的去到了浴室,田七葵看著這一大一小的背影,莫名又一種一家三口的既視感。

    如果以後,她有了家庭和孩子,是不是也會像現在一樣,即使吵吵鬧鬧,卻還是覺得溫馨和快樂。

    「擦…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田七葵想到這裡,皺了皺眉頭,今天的自己是怎麼回事… 浴室外的田七葵胡思亂想,浴室內的向禕辰也並不安穩。

    毛豆雖然已經快十歲,但是洗澡貪玩,卻是每個孩子的天性。

    向禕辰把他帶進來,便自己站在一旁,讓毛豆一個人沖水洗澡…

    他的想法很簡單,保證他安全就好。

    剛開始的毛豆,的確很乖,但是洗著洗著,就會有意無意的弄了一些水到向禕辰的身上。

    而向禕辰對著毛豆的這種小心思,也只是皺了皺眉,並沒有說什麼,但是後來,毛豆就越發的過分,搞得向禕辰一身全部都是濕漉漉的…

    一大一小的兩個男孩,就這樣在浴室里大鬧了半個多小時,才從裡面出來。

    田七葵一直坐在客廳,看到向禕辰整個家居服都濕了,不覺有些意外。

    「這是你洗澡還是他洗澡?」田七葵看著向禕辰狼狽的模樣,竟然覺得有些好笑。

    「我先回房間洗澡。」向禕辰將毛豆推到了田七葵的身邊,便朝著自己的卧室走去。

    田七葵接過小傢伙,看著洗白白的糰子,心生喜歡,不過更喜歡的是這傢伙竟然可以欺負到向禕辰說不出話來,她真的很像和他好好的交流一下。

    「走吧,姐姐幫你吹頭髮。」田七葵拉這嫩白的小手,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