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生產不出來呀!還有就是,生產摺扇也需要費用,杜府真心窮,沒錢呀!

    李將軍也清楚,府上真的揭不開鍋,沒多餘的錢採購原材料,真心沒辦法。


    至於摺扇上的字、畫,別逗了,陛下書法極品,誰敢在陛下面前瞎寫瞎畫。”

    李君羨狠狠鄙視了一眼杜荷。

    你丫的白天,賺了上萬兩銀子,現在告訴本將軍說手上沒錢,那不是胡扯嗎?

    氣呀!

    李君羨氣憤之極!

    陛下要的是杜荷書寫的詩詞,拿個光板扇回去,那不找罵嗎?

    “杜荷,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陛下想要你書寫的那些詩詞扇子,啥字、畫也沒有,

    本將軍交不了差,當然,介於製作扇子需要成本、費用,適當給點銀子是應該的。”

    嘿嘿!

    有錢好辦呀!

    只要李二付錢,要多少有多少,反正皇宮裏有的是錢。

    呵呵!

    “李將軍,給錢就好辦了。不過,先說好價錢,別到時候賴賬。有字、有畫的摺扇,

    市場價是200兩銀子一把,給陛下個優惠大酬賓,只收100兩銀子。陛下賺大發,

    長安懶人此時名聲大振,字如千金,有錢也買不到,陛下大佔便宜!”


    噗!

    剛喝到口裏的茶水,李君羨一口噴出來。

    媽蛋!

    100兩銀子,還賺大發!


    丫的!

    是搶人好不好!

    搶的人還是陛下,膽子賊大啊!

    “杜荷、杜二少,那可是陛下要,真要收那麼貴嗎?”

    “貴嗎?李將軍,你也知道市場行情,優惠一半的價格還嫌棄,天理何在?”

    “那個,杜荷,咱倆商量下,要不便宜點?”

    “李將軍,一把扇子才收陛下一兩白銀,真心便宜,再便宜,我真的要破產了。

    將軍心中也清楚,萊國公府上沒啥收入,那幾百畝地,由於乾旱、水災,顆粒無收。

    細農生產出來的糧食,還不夠百姓吃呢?

    幾個月前,我下令免了細戶的租金。問題是,租金免了,府上沒收入來源,不好辦啊!”

    叫窮?

    誰不會呀!

    現在是貞觀七年,大唐的經濟有所好轉,皇宮內有錢,既然有錢,就來救濟一下吧!

    “那個,杜荷,真不給陛下面子?”

    “李將軍,千萬別亂說,誰敢不給陛下面子,那不是找死嗎?咱們不是有困難,擺事實。

    陛下是一代聖君,總不會與我這個草民計較那麼一點小錢錢,要相互諒解呀!” 晁慕晴這一聲撕心裂肺的痛吼,聲若利劍,幾可穿金裂石,泣血而啼,悽慘至極。

    那漆黑的人影驀然頓住了,輕輕揚起的陰風拂開了他額前的亂髮,一張令晁慕晴無比熟悉,卻又無比陌生的臉龐,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那是一張佈滿了煞氣的滄桑面孔,眼眶之中是一片烏黑,沒有任何其他色彩,冰冷邪異。猙獰的傷口布滿了整個臉龐,結成一道道肉疤,隨着呼吸而上下起伏,如同無數噁心的肉蟲在爬動,格外滲人。

    然而就是這張面孔,讓晁慕晴日思夜想,輾轉反側,無比懷念,時常淚流滿面,不能自已,心如刀絞。

    他一去數年,將偌大的家業就這樣突兀地拋給了她,而在這數年當中,她從一個青澀的少女被迫轉爲一個冷毅剛強的繼承人,更是要把自己僞裝成一個男人。

    因爲她的父親從沒有對外宣佈她的身份,只有家族中的人才知道,而因此她纔不夠心狠手辣,不夠堅毅果敢,纔會被逼迫,纔會被欺壓,纔會被徹底地轟出家族,依靠親密無間的侍衛和陌路相逢的唐凱保護。

    這幾年間,她吃了無盡的苦,受了無盡的難,心中的苦悶只有她自己最爲清楚,那看似陽光溫暖的表面下,隱藏着一顆嚮往自由的玲瓏之心,隱藏着一顆傷痕累累的脆弱之心。

    這一切,都在看到面前這個男人——前升龍城主,幾年前失蹤的升龍一脈首領,她的父親晁正和後,徹底的爆發了。

    “爹啊…”晁慕晴淚流滿面,悲慟欲絕,她倏爾狂性大發,拼命掙扎,竟直接將邪靈崩飛了。

    晁慕晴極速奔行,帶起錯亂的殘影,如同悽嘯的悲風,向着那個呆怔的人影狂奔而去。

    晁正和怔怔地看着這個幾乎癲狂的女子,怔怔地看着她向自己飛速靠攏,和悽苦的悲鳴一起,和淒涼的嘶叫一起。

    他輕輕地擡起一隻手掌,似是在迎接她的到來,只是…

    “噗!”

    晁慕晴瞬間停下了步伐,悽豔的鮮血濺滿了她秀美的容顏,溫熱滾燙,浸溼了她的衣衫,散發着腥甜的氣息。

    “滴答…滴答…”

    赤紅的血珠一滴一滴地打落在地面,讓地面綻開了殷紅的鮮花,又如獰笑的鬼臉,在嘲諷着她的天真。

    “怎麼…會…”

    她不可置信,緩緩地、僵硬而機械地垂下了頭,看向身前,那沾滿了鮮血的乾枯手臂,以及…

    被徹底貫穿了右肩的唐凱。

    “天…真…”唐凱呼吸粗重,精神萎靡,冰冷的汗水混合骯髒的血水,流遍了他的全身,如同一個血人。

    他早在晁慕晴飛奔向晁正和時,便知道大事不妙了。晁正和現在正爲顧鵬所控制,已經沒有人性可言了,完全喪失了理智,便如同那一旁呆傻的邪靈。

    所以晁正和根本無法認出自己的女兒,他只會遵從顧鵬趕盡殺絕的命令,將他們全部擊斃。

    唐凱順着晁慕晴柔嫩的身體滑落,緩緩地癱倒在地,將她的白衣全部染紅了。

    他瞳孔無神,眸光渙散,身體軟綿的如同一灘碎肉,已經沒有半分力氣支撐住了,服下去的丹藥幾乎都不能夠轉化成藥力,稀少的靈元在邪氣的壓迫下都難以進入。

    在這種狀態下,即使他的肉軀再強橫,丹藥再多都於事無補了,無數的創傷都難以癒合,殘餘的靈氣連一處創傷都無法包裹,流血汨汨而下,很快浸溼了大部分的地面。

    “可惜啊,可惜。本想看一場父殺女的好戲,卻不曾想又是被你給破壞了,你讓我應當怎樣對你好呢?我的僕人?”顧鵬搖頭嘆息,拍着巴掌走到唐凱身前,一腳就要將他踹飛。

    “砰!”

    只是拳腳到肉的悶響過後,飛出去的並不是唐凱,而是晁慕晴。她鮮血噴濺,身體瑟縮,橫空而過,重重地砸落在十幾丈外的地面上,痛苦地蜷曲着身體。

    “你們兩個人,還真是有意思啊,你救他他救你的,可是給我上演了一出無比精彩的大戲啊!”顧鵬嘖嘖稱歎,繼而面色瞬間轉陰,“只是,這又有什麼用呢?還是老老實實地躺着不要動,讓我來送你們一程吧!當然,要給我留下你們的身體!”

    顧鵬看向晁正和,淡淡道:“去,殺了他們。”

    晁正和麪孔僵硬,低頭看去,一掌斜插,就要終結唐凱。

    “不!”

    晁慕晴痛呼,不顧一切地衝了回來,趴在了唐凱殘破的軀體上。

    晁正和的動作戛然而止,乾枯的手掌停在晁慕晴的玉背之上,一個眼珠大小的血洞赫然出現,鮮豔的血漬緩緩淌出,流經了晁正和發黑的之間,散發着滾燙的溫度。

    晁正和迷茫地擡起手掌,鬼使神差地將指尖的血液送到了口中,輕輕地舔了一下,然後便怔在原地,不再動彈了。

    “你在幹什麼,我說的話你沒有聽見嗎?”顧鵬殺機涌現,黑雲劇烈的翻騰,凜冽的邪氣如同寒風涌過,冰寒刺骨。

    晁正和僵硬地扭轉頭顱,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顧鵬,而後又將那沾染了晁慕晴鮮血的手放在了口中,狠狠地咂了一口。

    顧鵬怒氣勃發,飛身上前,一腳飛踹,將晁正和狠狠地踢飛了,堅硬的身體擦着地面劃出了很長的距離。

    “看來果然還是試驗品,有必須修正的需要。罷了,這一次就讓我親手來終結你們吧!你們應當感到榮幸纔是。”顧鵬已經非常不耐煩了,他幻化出一張漆黑的大手,將唐凱和晁慕晴都囊括在內,狠狠地拍了下去。

    就在他剛剛拍落的一霎那間,他忽然聽到了一個幾乎微不可查的聲音,來自於呆怔已久的晁正和。

    “晴…兒…”

    顧鵬的手掌突兀地停在了半空,不可思議地看向了晁正和,眼眸瞪圓,呼吸都不順暢了。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還有意識?”他似乎很是詫異晁正和目前的情況,甚至超過了要擊斃唐凱和晁慕晴的慾望。

    “晴…兒…”晁正和痛苦地蹲了下去,渾濁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晁慕晴。

    晁慕晴艱難地擡起了秀首,已經逐漸冰涼的血滴胡亂地抹在臉上,非常的悽慘而猙獰。

    晁正和猛然挺身而起,暴虐的殺意直衝霄漢,他大步甩開,瘋狂地衝向顧鵬。

    “賊…放….晴兒…”

    他語言不順,但是卻很清晰地表達了自己的意志,在晁慕晴受到生命威脅的時候,他終於恢復了自己的意識,要拯救女兒。

    “這個狀態,可不太好啊…”顧鵬絲毫不懼,摸着自己的下巴,諷刺的看向晁正和。

    晁正和飛快的腳步突然停滯了,眼眸中流露出了巨大的痛苦,狠狠地栽倒在地,匍匐在顧鵬的腳下,全身顫抖不停。

    “你對我父親做了什麼?!”晁慕晴咬牙撐起身體,怨毒地目光幾乎要射穿顧鵬的瞳孔。

    他眉頭微微一皺,隨即一掌拍飛了晁慕晴,冷笑道:“我做了什麼你當然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的是,接下來,你也將享受和你父親同樣的待遇便是。只不過,研究方式需要改進,你很榮幸,可以成爲我下一個重要的實驗品。”


    唐凱已經昏死在了地上,完全沒有了意識,呼吸微弱。顧鵬連看都沒有看他,直接越過了他的身體,緩緩地走向晁慕晴。

    “你們即是父女,那麼在某些地方必然有着相似之處,這爲我提供了很好的素材,在你父親那失敗的原因,我一定要在你的身上找到。”

    隨即,他打了一個響指,一個猙獰的人面肉盤從地底竄出,發出雜亂淒厲的咆哮,向着晁慕晴飛快地遊動而去。

    “放了…晴兒…”晁正和嘶啞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他渾身上下都在痙攣,艱難地爬起,一掌拍下,將那人面肉盤粉碎了。

    “混賬東西,你還敢起來!”顧鵬徹底大怒,高躍而起,一腳重重落下,將晁正和兇狠地砸進了地面中,幾處軀體被生生的撕裂了,漆黑的液體從他的身上噴涌而出。

    “你們這些人,真的是很煩人啊。給我接受懲罰!”顧鵬變得十分暴躁,濃如墨雲的黑氣從他的身上擴散,邪惡冰冷。

    晁正和慘嚎,身體各處竟幻化出了無數黑雲,在瘋狂地啃噬他的軀體,漆黑的體液四濺,悽慘無比。

    晁慕晴痛苦吶喊,卻連站起來的體力都沒有了,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袍,淚水將臉上的血漬沖刷的更爲凌亂,悲苦無助。

    “然後是你!”顧鵬目露邪光,一隻漆黑的大手探出,將晁慕晴渾身上下的衣服都撕碎了,露出白皙柔嫩的妙軀,然而幾道紫黑色澤的拳腳印記和皮肉撕裂的血痕,讓這具曼妙的軀體增添了無窮的淒涼。

    足球修改器 ,雙眸赤紅,飛速地走向晁慕晴,似有火焰在他的身上燃燒,已經快要遏制不住了。

    只是,就在他的大手要掐住晁慕晴的玉頸時,一片乳白色的靈氣突兀地涌了出來,像是突破了空間的封鎖一般,從蒼穹的各處蔓延聚集,將漆黑的邪氣都掃蕩了。

    與此同時,一個仿若來自異時空的聲音,冷漠地響了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