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現場上千名客人,都知道李成功是個極其jīng明的商人,否則也不會有今rì在全球商界的成就和地位,他既然出手,就絕不會無的放矢,難道那幅山水畫,真的和什麼寶藏有關?

    一時間,那原本在眾人眼中普普通通變的山水畫,頓時變的神秘起來,甚至有幾名富豪也動了心,只是他們也明白李成功的為人,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勢在必得,自己再怎麼動心,最終也爭不過他。

    李成功的突然插手,令黃小蓉和黃伯齊、天楓五郎和矮瘦倭國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同時心頭也泛起一抹苦澀,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名震全球商界的超級大富豪李成功,竟也會對這「山水畫」產生了興趣。

    「舅舅,李成功也插手了,事情不太好辦啊!」天楓五郎對那名矮瘦倭國人道。

    「五郎,不要擔心李成功,他的插手,應該只是出於一時好奇,應該不會花大價錢力爭。我們要關注的,是前面坐著的那一男一女,他們兩個,才是我們今天的主要對手!」矮瘦倭國人沉吟著道。


    矮瘦倭國人名叫天楓昌吉,是天楓五郎的長輩,同時也是天楓家族的第一高手,這次他跟隨天楓五郎來到港島,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那幅藏寶圖。

    「那一男一女,不知道是什麼人,對『藏寶圖』的興趣似乎也很大。回頭調查一下他們的底細!」天楓五郎yīn沉著臉道。

    「這件事情,我會安排家族的人進行調查。我們現在的目標,是那幅藏寶圖。無論如何,都要把它拿到手!」天楓昌吉道。

    「萬一……我是說萬一……」天楓五郎道:「萬一咱們爭不過李成功或者那一對男女,怎麼辦?」

    天楓昌吉冷哼一聲,雙眼微微眯起,旋即猛然睜開,眼中jīng芒一現而逝,一字一句道:「我們天楓家族想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誰擋路,誰就死!」

    他身上的殺氣瀰漫開來,身周的空氣為之一寒,天楓五郎首當其衝,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那個倭國老鬼子,好大的殺氣!」

    葉寒沒有去看天楓昌吉,卻也感受到了他突然升騰而起的殺意,看了黃小黃、黃伯齊一眼,心想你們拍不到藏寶圖也是一種幸運,否則今後麻煩肯定不會少,說不定連小命都會丟了。

    以那個倭國老鬼子的實力,絕對有秒殺他們的可能!(未完待續。) 儘管感嘆黃小蓉「卿本佳人,奈何為賊」,但葉寒並不希望看到她這樣一位天香國sè的少女香消玉隕,命喪在一個倭國人手中。

    而不讓黃小蓉得到藏寶圖,其實也是對她的一種變相保護。

    只是黃小蓉本人,或許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那兩個倭國人盯上了吧?

    「一千一百萬!」

    短暫的沉寂之後,黃小蓉再次舉牌。

    「一千兩百萬!」

    天楓五郎緊隨其後,毫不示弱。

    「兩千萬!」

    李成功似乎沒想到天楓五郎和黃小蓉會和自己打起了擂台,眉頭微微皺了皺,直接把價位抬到了兩千萬上。


    兩千萬,這個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了本次拍賣會上拍出的一些珍寶價格,一時間拍賣大廳內的客人開始sāo動起來,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李成功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心想這個價格,應該能震住其他兩位競爭者,讓他們知難而退了。

    兩千萬美金,算是自己支付給那位葉神醫的診金,應該足夠了吧?

    天楓五郎撇撇嘴,為了這幅藏寶圖,他可是從家族中帶來了整整一億美金,兩千萬的價位,還嚇不住他。

    「三千萬!」

    天楓五郎再次出口,喊出了一個令全場客人為之驚呼的價位。

    這個價格,令黃小蓉、黃伯齊臉sè微變,兩人面面相覷,心想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超出他們事先的預估了,這樣下去,恐怕他們這次帶來的三億華夏幣都不夠用,因為李成功肯定不會輕易放棄,那個倭國人也拉開架勢,似乎要全力一爭。

    「三千五百萬!」

    李成功又一次出聲,隨即向著天楓五郎那邊看了一眼,心頭微微有些怒意——在這港島的地界上,敢挑戰我李成功?這是作死的節奏!

    「一個比一個出手狠!」黃小蓉嘆了口氣,沮喪的對黃伯齊道:「二叔,我覺得我們希望不大了!」

    黃伯齊苦笑著道:「我看也是……小蓉,你直接喊出咱們能承受的最高價位,如果他們還爭……咱們就只能退出了。唉,希望能震住他們吧!」

    「我覺得肯定不行……」黃小蓉這麼說著,還是咬咬牙,高高舉起了手中的號牌,脆聲道:「四千五百萬!」

    四千五百萬美金,摺合華夏幣將近三億,如果成功,就創造了今天拍賣會的第一高價。

    天楓五郎的瞳孔驀然收縮,他在參加這次拍賣會之前,就已經作出了一番預估,有信心在五千萬之內拿下藏寶圖,只是怎麼也沒想到,半路上居然橫空殺出了兩個強勁的競爭對手。

    李成功倒還罷了,那是全球屈指可數的超級大富豪,幾個億對他來說根本不會傷筋動骨,可那個少女藉藉無名,她是從哪裡弄的那麼多錢?

    難道那少女也堅信那山水畫就是藏寶圖?可她的信心是從哪裡來的?自己之所以知道藏寶圖的秘密,是來源於爺爺的一份遺言,而這份遺言,一直被家族列為最高機密保存著,可那少女又是從哪裡知道的這個秘密?難道她的先人,也和倭軍侵華時期的那樁秘案有關?

    天楓五郎的腦袋裡,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大大的問號,對黃小蓉、黃伯齊兩人,也格外的關注起來。

    「五千萬!」

    天楓五郎察顏觀sè,知道黃小蓉雖然喊出了四千五百萬的價位,卻已經到了她能夠承受的極限,再高的價格,她肯定難以拿出來了,於是直喊到了五千萬上,決心一舉把她擊退。

    「唉……」

    果然,天楓五郎話音剛落,無奈的嘆息聲就從黃小蓉和黃伯齊的口中發出,兩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沮喪之sè。

    從這一刻起,這場競拍他們就被排除在外了,也就是說,那幅他們極想得到的藏寶圖和他們無緣了。

    葉寒也注意到了黃小蓉兩人的沮喪,無聲一笑,心想你們退出更好,免得那兩個倭國人事後找你們麻煩。

    「吳老闆,麻煩你再過去和李先生說一聲,只要他把那幅山水畫給我拍到手,我保他無病無疾的活過百歲!」葉寒想了想,又對吳鷹翔道。

    葉寒這麼做,也是擔心李成功關鍵時刻「掉鏈子」,不捨得花大價錢把那藏寶圖拍下來,決定再給他增加點動力。

    像李成功這種超級富豪,年齡越大,就越珍惜自己的生命,自己保他活過百歲,對他來說無疑具有著巨大誘惑力,現在的問題是,就看他信不信任自己的醫術了。

    「葉神醫,這個……你的醫術……真的能讓人活過百歲?」聽了葉寒的話后,吳鷹翔先是一怔,隨即眼中流露出一抹狂熱。

    「嗯,我師父今年已經一百二十歲了,依然身體健康,無病無疾。靠的是什麼?就是他自身的醫術!不過他現在獨身一人,雲遊四海去了,不然我就給你引見一下他老人家!」葉寒隨口扯了個慌,不過以他的醫術,想讓某人活過百歲,還真不是什麼難題。

    吳鷹翔搓著雙手,「嘿嘿」笑道:「葉神醫,不如你讓我活過百歲,我替你拍下那畫,如何?」

    葉寒「哈哈」一笑,拍拍吳鷹翔的肩膀,道:「吳老闆,這件事還是交給李先生去做吧!憑咱們的關係,以後你有什麼病疾,直接找我就行,我還能不給你醫治?你又何必花這麼一大筆錢?」

    「葉神醫說的是……」吳鷹翔一聽葉寒這麼說,頓時放下心來,笑呵呵的走到李成功那邊,再次把葉寒的話帶給了他。


    和李成功聊了幾句后,吳鷹翔回到葉寒身邊,笑道:「成了。李先生說,那幅畫包在他身上。無論多少錢,他都一定幫葉神醫拿下!李先生還說……請葉神醫一定說話算數!」


    葉寒笑著點頭。

    「……五千萬!這幅查爾斯家族收藏的華夏山水畫,目前108號客人出價五千萬美金,有沒有更高的?有沒有?……」

    拍賣師聲嘶力竭的大聲煽動著現場客人的情緒,希望有人再喊出高價,然而五千萬的價位似乎已經到了頂點,黃小蓉那邊偃旗息鼓,就連李成功那邊也似乎沒了動靜。

    天楓五郎坐在那裡,臉上已經流露出勝利者的笑容,似乎那幅夢寐以求的藏寶圖,已經落到了他的手裡一般。

    女配是軍嫂 ,只要得到那筆寶藏,我們天楓家族,必將進入全球頂級家族行列!

    「五千萬一次……五千萬兩次……五千萬三……」

    就在拍賣師將要喊出「五千萬三次」、手中的小木槌即將落下時,李成功終於再次舉牌。

    「六千萬!」

    李成功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直接加價一千萬,同時也把現場的氣氛推向了一個高cháo。

    「八嘎!那個李成功,大大的壞!」

    天楓五郎和天楓昌吉交換了個眼sè,心裡暗罵一聲,斜眼看著一臉風輕雲淡表情的李成功,恨不得衝過去一把掐死他!

    不過天楓五郎也知道自己只能是想想了,這裡是港島,是李成功的大本營所在,自己要是在這裡敢動李成功一根毫毛,就算有舅舅這等大高手在,兩人今天也別想走出這個拍賣大廳了。

    神祕老公晚上好 七千萬!」

    天楓五郎惱怒之後,立即就還以顏sè,家族給他準備的一億美金,他還沒有用完,還有希望再爭一爭。

    「八千萬!」

    李成功也似乎鐵了心要和天楓五郎爭一爭。

    「九千……不,一億!」

    天楓五郎本來想喊九千萬的,可轉念一想,萬一李成功喊出個一億來,自己豈不是沒了一點機會?與其這樣,倒不如自己先喊出一億,發出最後一搏!

    只是當他喊出「一億」這個數字的時候,聲音顫抖,臉sè發白,不自禁的就緊張起來,一旁的天楓昌吉見了,不由暗暗搖頭,心想你這個樣子,豈不是被對手一眼看出已經沒了底牌?

    果然,李成功何等jīng明?看到天楓五郎一副快要崩潰的神態,心中冷笑,慢悠悠的道:「一億一百萬!」

    「呼……」

    李成功多喊出的那一百萬,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下子擊潰了天楓五郎,天楓五郎如同被放了氣的皮球,緩緩在座位上癱了下去。

    「舅舅……」天楓五郎的聲音帶著哭腔,低聲道:「完了……藏寶圖……完了……」

    「哼!一點小小挫折就成了這樣?沒出息!」天楓昌吉的雙眼中閃爍著厲芒,沉聲道:「坐起來!像個男人一樣坐直了!我們天楓家族的男人,流血不流淚!」

    「是的舅舅,我錯了!」天楓五郎坐直了身體,道:「可是那藏寶圖……」

    天楓昌吉拳頭握了握,骨節間發出「啪啪」的清脆響聲,一字一句道:「藏寶圖,早晚都是我們天楓家族的!」

    兩人低聲交談,用的又都是倭語,也不怕被別人聽去。


    李成功的一億一百萬喊出之後,現場再沒有人叫價,等拍賣師手中的槌落下后,這次競拍宣告結束,查爾斯收藏的那幅山水畫,最終歸屬李成功所有。(未完待續。) 李成功拍下藏寶圖,葉寒也暗暗鬆了口氣,向著黃小蓉和天楓五郎那裡分別看了一眼,心想你們爭來爭去,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圖會歸我所有吧?

    藏寶圖是最後一件拍賣品,它的競拍成功,也代表著今天的拍賣會結束。

    拍賣大廳里的上千名客人,紛紛起身準備離開。

    吳鷹翔哈哈笑著,引領著葉寒向李成功那裡走去,而李成功也站起身,向這邊迎了上來,雙方見面之後,李成功主動伸出右手和葉寒握了握,說道:「葉神醫,幸不辱命,那幅畫,我替你拍下來了!」

    「李先生,讓你破費了!」葉寒笑著道。

    李成功微笑搖頭,道:「哪裡哪裡,聽吳老闆說,葉神醫是第一次來港島?呵呵,我正愁著沒什麼禮物可送,現在拍下這畫贈送給葉神醫,算是我的一點小小心意吧!」

    吳鷹翔道:「兩位,現在是中午了,咱們找個地方吃飯,有什麼話,慢慢談如何?我請客!」

    李成功道:「吳老闆和葉神醫遠來是客,我作為地主,這個客當然應該由我來請,吳老闆就不要和我爭了!」

    「那好,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吳鷹翔笑道。

    三人在拍賣大廳內聊了幾句,隨即在李成功的邀請下,一起去港島一家著名的大酒店吃飯。

    天楓五郎和天楓昌吉是最後兩個從拍賣大廳里走出來的,天楓五郎受到競拍失敗的打擊,臉sè難看,心情很不好。

    天楓昌吉看著葉寒和吳鷹翔坐進李成功的專車裡,目送著龐大的車隊疾馳離開,忽然拍拍天楓五郎的肩膀,道:「五郎,振作起來,那藏寶圖,我們依然有機會……」

    「嗯?」

    天楓五郎驀然抬頭,看到舅舅天楓昌吉木然的表情里,竟透出一絲得意的冷笑。

    …………

    港島某五星級大酒店,葉寒、吳鷹翔、李成功三人圍坐在某包間的餐桌前聊天敘話,餐桌上滿滿的都是jīng美酒菜。

    席間,李成功因為有病在身,滴酒不沾,吃飯也以素食為主,而吳鷹翔和葉寒兩人倒是什麼都不忌,白酒紅酒都喝了一點。

    吃飯之時,三人很默契的誰都沒有提及治病的事情,飯後一起到李成功居住的別墅做客時,李成功這才說起自己所患的病症情況。

    李成功得的是偏頭痛病,這病聽起來沒什麼可怕,但發作起來卻是痛苦難當,據說嚴重時甚至能要人xìng命。李成功患偏頭痛病已經有幾年時間,這期間每隔兩、三個月就會發作一次,頻繁的時候一、兩周就會發作一次,每一次發作,李成功就會被折磨的yù生yù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