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現在這樣躺在床板上不能動也沒有人說話,就好像是一個廢人感覺讓他覺得心中十分的煩躁。

    聽到他這麼說,蘇葉努了努嘴:「既然答應你的,我肯定會做到的。」

    「剛剛有人跟著你一起過來的?」莫星河突然問道。

    「你聽到了?」蘇葉有些詫異,這傢伙的耳力是真的不錯,剛剛蘇戟送她距離洞口還是稍微有點兒距離的,說話聲音也並不大,僅僅是兩個人可以聽到的範圍,沒想到他居然會聽到。

    「嗯。」莫星河輕聲應了一聲,倒是沒說別的。

    蘇葉怕他誤會,解釋道:「剛剛的人是我小叔,他不放心我。不過你放心,他肯定和今天追殺你的人不是一夥的,也並不知你在這裡。」

    說著,她又確認般的點點頭道:「你儘管放心好了。」

    「我,似乎沒說什麼吧?你做賊心虛呀?」莫星河有些好笑的偏頭看向蘇葉調侃著。

    「你才做賊心虛!」蘇葉瞪向他,這傢伙真的很煩人。

    雖然利益當前,蘇葉也還是很後悔跟他「狼狽為奸」。

    她就不應該救他,這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給自己找罪受嘛!

    「哈哈哈!」見到蘇葉逐漸失去控制,快要發火了,莫星河心情很好的笑出聲來。

    他真的太喜歡看她生氣的樣子了,眼睛不大但是瞪的溜圓,鼓著嘴讓他想起來之前在河裡面撈起來的一條圓狀的魚,看起來便很有喜感。

    他做為毒醫,除了採藥制毒配藥之外,對於人皮i面具這種東西的製作也是擅長。

    是以,他對蘇葉的臉稍加端詳,便清楚她其實五官生的端正,骨相是好的,只是因為體內有蠱毒發作的原因,身體變得異常肥胖,導致了她皮相的不好。

    可她若是可以瘦下來,再加以一些他調配的葯,他可以保證她皮相也會恢復的很好,皮膚光滑緊緻。

    這種人一般都是如何說來著?

    奧,很有潛力的潛力股。

    不過這些,他都還沒有和她講。

    蘇葉才不知道他心裏面在想些什麼。現在的她只能夠聽到莫星河的大笑。

    這男人真的好欠揍呀!

    蘇葉在心中這樣想著。

    當然,想著的同時還用眼刀子剜了他一眼。

    這幅神態落在莫星河的眼中,卻是顯得她有點憨,凶倒是不凶。

    「你別這麼看我,看的我更想笑了……」莫星河清咳一聲,忍不住笑著說道。

    蘇葉沒好氣的看著他,「笑吧笑吧,笑死你,傷口再開了的話我可不管你啊!」

    「別,恩人我錯了!」莫星河立刻認錯,臉上卻是笑的開心。

    「閉嘴吧你,如果你不想被餓死的話!」蘇葉惡狠狠的說道。

    一邊說著,她一邊將系在兔肉上的草繩給解開。

    「你這半天是去捉兔子了?」莫星河費力的用胳膊撐起身體靠在山壁上看著蘇葉挑眉問道。

    「沒,撿的,說不定是有毒的,就為了毒死你。」蘇葉沒好氣的說道。

    這個人很煩,她覺得這傢伙的每根頭髮絲都在嘲笑她。

    笑什麼笑!怎麼就那麼喜歡笑呢!

    雖然吧,笑起來還挺帥的……

    但是她會為色所迷嗎?會嗎?

    當然不會了!

    「給我吃的?」

    「不是給你,難不成是給狗?」蘇葉看著他笑的十分欠揍的模樣便想懟。

    「汪?」莫星河挑眉,直接叫了一聲。

    蘇葉整個人都楞在那裡了,手裡的兔子肉都險些沒拿住給掉地上。

    她真的無fu(話)ck(可)說!

    這傢伙死皮賴臉真可謂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臉皮這東西對他來說彷彿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行,算你狠。」蘇葉抓著手中的兔子肉去到堆積著東西的角落,拿了個盆打開將肉放進去。

    還好,還算是乾淨。

    「你在這兒待著,我去打點水,順便摘些葉子去。」蘇葉對著莫星河叮囑,說完便提著木桶往外走。

    想打幹凈方便能喝的水,她就要往遠點走,現在天已經是黑了,她要趕緊去才能早些回來。

    她一天除了那點兒果子之外就沒怎麼吃過東西了,身上也沒什麼力氣了,早些忙回來才能更好的休息。

    「讓銀靈跟著你。」 婚婚欲睡,總裁老公太心急 ,可行事上卻很靠譜。

    雖說是交易,但他卻不會真的讓女孩子深夜涉險出去只為了給他果腹。

    有銀靈在就是保障。

    「不用了,我自己就……」

    「去,銀靈過去。」蘇葉話還沒有說完,莫星河便直接讓銀靈過去,連推拒的機會都不給她。

    「行吧……」蘇葉微微側頭,快走出去了才用很小的聲音說道:「謝謝……」

    莫星河聞言只是微微挑眉,並沒有說什麼。

    看著她離開了,莫星河垂眸,低垂的睫毛將眸底的陰霾掩蓋住。

    他伸手拿過放在身側的淡綠色液體,低聲呢喃:「不是說就這些了么?」

    他的聲音低低的,若是蘇葉在這兒看到他這完全陌生的神色,定然會覺得,這和她認識的莫星河簡直是判若兩人。

    ……

    山上不易下山快,蘇葉到了山下,分辨了下路口,根據記憶找到最東邊的山下,山上有泉水往下流著。

    只是才靠過來,蘇葉便覺得這邊清涼清涼的。

    「呼……」蘇葉將衣服下擺給挽起來,雖然踩的是草鞋,蘇葉還是將鞋給脫了下來,關著腳坐到了旁邊的石頭上,將腳泡在小河裡面。


    真舒服呀!

    蘇葉喟嘆一聲。

    這兩天走路走的太多了,雖然說皮糙肉厚的,腳卻還是磨出了水泡,蘇葉也不敢動。

    主要還是這個草鞋真的太不舒服了,她得想辦法弄個好穿的鞋才行。


    蘇葉對自己的手藝還是非常有自信的,只是巧婦難無米之炊。

    是時候想想辦法了,畢竟背靠著莫星河這顆情緒點大樹,活著既然不成問題,那麼就得要想辦法好好活下去了,生活質量得上去。

    泡了會兒腳,用上面的水接著把臉抹乾凈,清爽一些之後,蘇葉又接了一桶水,提著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蘇葉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好像有人在後面跟著她。

    她繼續往前走著。

    突然!

    她猛的回頭!

    可是身後什麼都沒有……

    「奇了怪了……」蘇葉嘟囔一聲,卻是加快了腳步,纏在蘇葉手腕上的銀靈倒是沒什麼反應。

    天色太黑,蘇葉也沒有低頭,若是她能低頭往下看看銀靈,便能看到小傢伙眼底明顯的輕蔑。

    蘇葉急急忙忙的往回走著。

    突然,前面路口出現了幾個人。

    是女生。

    蘇葉看著她們,略微挑眉。

    這時候她後面也圍上來了幾個女生。

    女生。

    嗯……一群嬌小的女生。

    想必這就是跟在她身後的人吧。

    蘇葉看著她們嬌小的身子,眼底帶著戲謔。

    雖然她們有打群架的氣勢,但跟她相比真的是矮出來不少,實在起不到震懾的作用。

    相反,有點好笑。

    不過很快蘇葉就笑不出來了,被幾個人圍著,太陽穴開始陣陣刺痛。

    她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腦袋裡面衝出來了一般。

    她的眼前彷彿也變得模糊不清。

    「嘶……」她眉心緊蹙。

    她的眼前變得越發模糊,好像出現了其他的畫面。 「髒東西,滾開!」

    「我們才不要和你這個醜八怪一起玩呢!」

    「死胖子,身上都是餿味!」

    「咦,她好像從來都沒有洗過……」


    「胖的就像一頭豬一樣,身上也都是豬味兒……」

    「我們離她遠一些吧!」

    「才不要,這麼髒的人我們得給她好好的洗一下呀!」

    「對哦對哦,我們這麼善良的人。」

    噗通一聲,是重物落水的聲音。

    「不要!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