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王文志的腿劃出一輪紅月,兩條腿撞擊在一起,這次王文志佔了一點上風,貝希摩斯退了兩步。

    “看來這次還真遇到有意思的事了。”貝希摩斯舔着嘴脣。

    “少他媽裝叉了,你要真牛逼可以去挑戰第二階層的人。”王文志活動着手腕,“在我這個第三階層的人面前裝逼,真是越裝越傻嗶。”

    “我只是說你有意思,可沒覺得你有資格當我的對手。”

    “那就來揍我啊!崩月腳!”

    就在王文志的腳即將踏中貝希摩斯的額頭時,貝希摩斯身上噴發出黑色的螺旋形魔力,然後他膨脹了起來。

    龍捲風一樣的魔力氣旋散去後,出現在王文志眼前的是一個和霸王龍有些相似,渾身長滿骨刺的巨大不明生物,它像霸王龍一樣用後肢直立行走。和剛纔的魚一樣,這頭生物也大的欠扁。

    “你們在身高上自卑也不能變的這麼大啊?”

    霸王龍的腳掌踩了下來。

    “罪滅纖華!”

    怪獸的體表被劃出一道大口子,那傷口對於人類,甚至對於大象來說都很致命,但面前可是頭12公里長的未知生物,這傷口對那東西來說真的不痛不癢。

    見到怪獸要反擊,辛澤劍連忙仗着速度爬升到對流層,這麼遠的距離很容易躲開怪物的水柱。

    所有攻擊手段都試過一遍了,實在拿這怪物沒辦法。思考片刻後,辛澤劍將茜賽莉雅放了出來。

    “你又想幹什麼?”茜賽莉雅沒發現這裏是高空,剛一出來就往下墜,辛澤劍連忙抓住她的一隻腳。

    “放開我!我自己會飛!”


    茜賽莉雅發現所有的力量都回來了,但是體內有一股未知的力量,這股力量將她和辛澤劍的左手連接起來。

    “你想幹什麼?”

    辛澤劍指指下面:“這個東西你認識嗎?”

    茜賽莉雅向下看了一眼,立刻變得嚴肅起來:“這是…利維坦!?你在和惡魔作戰嗎!?”

    “我也不想啊,可能是我太有魅力了吧?各種各樣的敵人總會自己跳出來。”

    “這是第二階層的怪物,我不是它的對手。”

    “那你還是回去吧。”辛澤劍擡起左手。

    “不行!”茜賽莉雅凝聚起一柄金色的光之劍,“在邪惡面前逃跑不是我的風格!”

    “你知道它的弱點嗎?喂喂喂!你怎麼衝過去了!?這個蠢女人!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辛澤劍只好跟了過去。

    茜賽莉雅召喚出的是一柄雙手劍,她將劍舉過頭頂,身後向孔雀開屏一樣出現上百柄同等規格的劍,這些劍先是飛上高空,然後從利維坦頭頂垂直落下。

    “接受神聖之刃的洗禮吧!罪惡之徒!”

    聖光劍雨和利維坦的鱗片擦出金色的火花,視覺效果很贊,但實際效果卻低的可以忽略不計。

    利維坦的大尾巴再次扇過來,茜賽莉雅像王文志一像直接衝上去,辛澤劍又在心中喊了一句這個傻女人,衝過去將她拖走。

    呼——————

    單是尾巴扇出的風就差點把他們吹走。

    見茜賽莉雅還想衝,辛澤劍都想給她一巴掌了。

    “你這女人沒一點智商嗎?就知道硬碰硬?”

    “那你有辦法?”

    “實在打不過就跑唄,幹嘛要和它玩命?”

    “不能放任這等惡魔在世間隨意行走,我一定要殺了它!”

    “那好,你去殺吧。”


    通常,這種性格的人都存在一種逆反心理,辛澤劍本以爲自己故意這麼說,這個女人就不會上了,但茜賽莉雅還是舉着劍義無返顧的衝了上去。

    “我服了!”

    茜賽莉雅身周出現一個藍色的大天使虛影,天使的動作與她完全同步,第二騎士控制着天使在利維坦的鱗片上劃出一道道傷痕,冰涼刺骨的透明血液四處飛濺。

    利維坦一扭身,和腰圍對等的大嘴向茜賽莉雅啃來,這可是6公里寬的嘴,以第二騎士的速度根本躲不開。

    “大姐,真服了你了!”

    茜賽莉雅被辛澤劍撞飛出去,她眼睜睜看着那個人消失在巨口中。

    女騎士的心中浮現出自己都無法理解的情緒,在這種情緒中,她身上的天使變成了四翼,天使的造型和長劍也變得更加華麗和有氣勢。


    “焚————星劍——————”

    茜賽莉雅喊得嗓子都破音了,她和天使的劍撕裂着空間一同劃過利維坦的身軀。

    這一擊終於產生了實質性的傷害,利維坦的身上的傷痕像峽谷一樣深,噴出的血液讓人聯想到海嘯,方圓數公里都在下着冰冷的血雨。

    “罪滅纖華!”

    辛澤劍從怪物身上鑽出一個洞。

    “你、你還活着?”茜賽莉雅飛到他身邊,想看看他有沒有受傷。

    “這叫什麼話?一開始我就是從它嘴裏逃出來的。”

    “哼,沒死就好。”

    辛澤劍這才注意到利維坦的慘狀:“這是你做的?好厲害…”

    “它快不行了,你自己了結它吧。”茜賽莉雅收起劍,身周的天使也隨之消失,“還在等什麼?還不把我關回去?”

    “從沒見過這麼變態的要求。”

    辛澤劍真把她關了回去,氣的女騎士大罵“混蛋”。 冥月之鐮和貝希摩斯的前爪撞擊在一起,貝希摩斯後退了半步,而王文志則被打飛了。

    他已經切換成了天將形態,這一人一怪獸已經殺了紅眼,招招都見血。

    深紅的妖力和紫色的魔力融爲一體,王文志高舉鐮刀。

    “主人,這招叫什麼名字好呢?”

    “懶得起名字斬!”

    視覺效果誇張的一擊過後,貝希摩斯的左前爪被斬落在地。

    王文志也被貝希摩斯抓住破綻,一頭撞在腰上,窮奇天將再一次飛了出去。


    就在貝希摩斯的前爪以誇張的速度再生時,王文志也從土中爬了出來,他飛到貝希摩斯眼睛的高度。

    “冥月,你應該沒有使出全力吧?”

    “主人,你使用的力量越強,距離第二階層就越近。雲姐是非常反對你進入第二階層的,所以我一直壓抑着自己的力量。”

    “那個女人懂什麼?我王文志雖然打過不少敗仗,但絕對不會輸給自己!”王文志豪邁的說,“冥月,把力量提升到極限吧。”

    “主人。”

    “如果你相信我的話。”

    “我相信你。”

    窮奇戰甲的雙翼炸掉了,托起王文志的是一對光之翼,左翼深紅,右翼紫色。

    王文志的眼睛也變成一紅一紫。

    “冥月。”

    “主人?”

    “我一直覺得你很煩。”

    “…”右側的光翼如水一般波動起來。

    “因爲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看待你。我無法將你看做武器,但你卻和我一直並肩作戰。我無法將你看成人類,但我對你的感覺卻越來越說不清。”

    王文志將鐮刀高高舉起,貝希摩斯也在醞釀着滔天一擊。

    “也許到達第二階層後,我會變得越來越不像自己,也許真如那個女人所說,我會與整個世界爲敵…但我知道,那時唯一能和我並肩作戰的,也只有你。”

    “主人,即使以世界爲敵,我也與你並肩作戰。”

    “直到,永遠。”兩個聲音和在一起。

    鐮刀揮下,雲寒露給王文志的玉佩上出現了三道纖細的裂紋。

    貝希摩斯被黑色的魔力包裹着,它正要對眼前的小蟲子發動最強一擊,卻發現那隻蟲子居然消失了。它發現下面有紅紫色的光,於是低頭看去,竟發現那道光是從自己身上冒出來的。

    貝希摩斯龐大的上半身軀緩緩滑落,將地面砸出一個盆地,身軀的斷口沒有噴出血液,而是不停冒出紅紫色的光芒。

    “你行啊,”貝希摩斯合上了眼睛,“下手夠狠的。”

    利維坦也倒在了地上,它就像一個灌滿水的氣球,身體扁扁的,癱在地上一動不動。

    辛澤劍純屬撿漏,因爲利維坦已經被茜賽莉雅一劍斬的半死不活。

    他熄滅了指尖的光芒:“媽的,從今以後說什麼也不出國了。”

    “混沌決擇倒下了嗎?倒下的竟然是混沌抉擇嗎?兩隻老虎打敗了他們?今天究竟發生了多少匪夷所思的事?這恐怕是黃金獵人爭奪賽中,參賽選手中最強的一屆了。”

    高大的機器人從金字塔附近的土中爬了出來,露出身下的蓋婭。蓋婭抖着身上的土環視四周,她找了很久,卻依然沒看到天蠍機甲,於是撅着嘴走掉了。

    辛澤劍和王文志都堅信自己贏定了,尤其是王文志,正幻想着自己成爲億萬富翁後的美事。

    “呵呵呵呵。”他傻笑着。

    “我靠,擦掉你的口水,攝像機正拍着呢!丟不丟臉啊你!?”

    兩人乘着懸浮車進入競技場,下車後,王文志將盒子扔給工作人員。裁判檢查後,用雙臂比劃了一個叉的造型。

    “這不是第四項比賽中要尋找的寶藏。”伊蒂婭對觀衆解釋道,“兩隻老虎並沒有完成第四項比賽。”


    王文志的傻笑定格了,他的這一表情在獵人中廣爲流傳,曾一度成爲經典。

    “你們是不是弄錯了?”辛澤劍拿出指示板,上面的箭頭正指着裁判手中的盒子,“你看!”

    這時蓋婭騎着一匹機械馬回到賽場。

    “其實你們拿到的是假貨,”伊蒂婭解釋道,“科學至上是一個接觸到真正寶物的隊伍,蓋婭在很短的時間內將寶物和電子地圖破譯了,並製作了一個假的寶物。”

    工作人員檢查完蓋婭拿出的盒子後,做了一個OK的手勢。

    “恭喜科學至上,贏得第四個項目的勝利!”

    辛澤劍有一種讓人當猴耍了的感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