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王安陽皺眉,疑惑的看著裴燁:「裴先生,隊……呃,那個傅小姐沒有跟您在一起嗎?」

    傅芊芊就是隊長的事情,現在他還沒有得到傅芊芊的首肯,所以,他現在還不能暴露了她的身份。

    裴燁的臉色微變:「沒有!」

    「呃,可是,她給我打電話說讓我來這邊,說是她會直接趕來這裡的,按理說,她這個時候早就該到了呀!」

    傅芊芊在這之前曾給他打過電話,說是她會跟王安陽一起行動,可是……她並沒有跟王安陽在一起。

    沒有看到傅芊芊,王安陽意識到了什麼。

    「她不會是去找白蔻了吧?」

    裴燁兩步上前,單身抓住王安陽的衣領:「告訴我,如果她們兩個會見面的話,應該在什麼地方?」

    王安陽仔細的想了一下之後,拍著大腿道:「孤兒院,就是那個希望孤兒院!」

    得到了地址之後,裴燁便往孤兒院趕去,在去的途中,他給傅芊芊打去了電話。

    與此同時,傅芊芊剛剛抵達孤兒院廢墟。 剛要下車,傅芊芊的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傅芊芊目光灼灼的看著馬路對面雜草叢生的孤兒院廢墟,她閉上眼睛,腦海中閃過無數畫面。

    屍體,遍地裴家護衛隊成員和黑鷹突擊隊員的屍體。

    她要的只是白蔻的命,不想造成一場屠殺。

    而吳名……還在白蔻的手裡等著她救,再遲……就來不及了。

    再睜開眼睛,手裡的手機還在響,她便把手機掏了出來。

    看了一眼手機屏幕。

    上面顯示著裴燁的電話號碼。

    看到這個號碼,傅芊芊的眸子微動,按下了接聽鍵。

    「喂,芊芊~~」裴燁熟悉的低沉嗓音帶著急促的語調從話筒里傳了出來。

    「是我!」

    「你現在在哪裡?」

    傅芊芊的目光看著前方的環境,淡淡的說:「孤兒院廢墟!」

    裴燁:「你是不是去見白蔻了?」

    「嗯!」

    「芊芊,你現在那裡等著我,我馬上就到。」

    傅芊芊輕輕一笑:「這是我跟白蔻之間的事,我想親手解決。」

    「什麼意思?芊芊,你先不要衝動,等我過去,到時候……」

    不等裴燁說完,傅芊芊不慌不忙的打斷了裴燁的話:「裴燁,裴家護衛隊的命也是命,他們都是媽生父母養的,你不需要帶著他們來為我送命,更何況,我今天也不一定會死。」

    「傅芊芊……紫車,我們兩個之間還有三年的約定,現在三年的時間沒滿,你是要毀約嗎?」

    「那我可能無法遵守約定了!」

    裴燁急急的又道:「你要想想爺爺,你現在是他的孫女,他那麼疼你,你難道忍心讓他白髮人送黑髮人,從此傷心孤獨嗎?」

    想到傅老爺子,傅芊芊的心裡酸澀了一下。

    「我是意外佔了傅芊芊的身體,本就不是他的親孫女,或許……我的離開會讓傅芊芊重新回到這具身體里。」

    「芊芊,你不能這麼自私,你不是說過,等今天的事情過後,你會告訴我一個秘密嗎?」

    傅芊芊輕輕勾唇:「如果我沒有死的話,我就會告訴你那個秘密,所以,你耐心等待好嗎?」

    說罷,傅芊芊便將手機掛斷了,順手將手機關了機。

    將手機扔在了副駕駛座上,她把副駕駛座上的手槍和彈匣子彈全部拿了起來,然後,她離開了車子,緩緩的朝廢墟中走去。

    走了幾步之後,傅芊芊的腳下出現了一塊已經看不出原來模樣的門匾,依稀可看到『希望』兩個字。

    剛走了兩步,傅芊芊便看到旁邊的雜草叢中有人冒了了頭,並端起了一把槍,準備朝她射擊。

    傅芊芊看也不看一眼,直接舉起手中的槍朝對方射了一槍。

    伴隨著一聲槍響,對方舉槍的手被射中,槍掉了下來。

    這時,某一處又有人朝她舉槍,傅芊芊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槍,又是一槍,打中了對方的手。

    以傅芊芊的身後,要打死他們輕而易舉,但是,她並沒有打死他們,而只是擊中他們的手而已,讓他們沒有辦法再開槍。

    隨著傅芊芊漸漸的走到孤兒院的中央,傅芊芊已經擊中了六個人。

    當站在曾經的廚房外,廚房的牆桓已經被曾經的那場大火燒的漆黑,而在一截牆壁之後,傅芊芊看到有人在那裡,傅芊芊剛想要舉起槍,白蔻的聲音陡然在牆壁後面響起。

    淺婚深愛 「你是想殺死自己的戰友嗎?」

    隨著白蔻的聲音落下,傅芊芊看到白蔻拖著一個人,從牆壁的後面走了出來。

    而被白蔻拖著的人,便是吳名。

    看到吳名,傅芊芊的臉色微變了一下。

    而吳名看到傅芊芊時,眼中露出了慌張之意,臉上還有著幾分羞愧。

    白蔻笑吟吟的看著傅芊芊手裡的槍:「吳名他在聽說我要改變行動地址之後,不惜冒險想要通知你,還真是你手下一條忠心耿耿的狗啊。」

    豪門斗:幸福悄悄到 傅芊芊冷冷的眯眼:「把他放了。」

    「把他放了?他背叛了我,你卻讓我把他放了,你不覺得這種要求太可笑了嗎?」

    「你怎麼樣才肯把他給放了?」

    白蔻陰險的看著傅芊芊:「條件嘛,當然是很簡單,你把你手裡的槍扔了,我就放了他。」

    吳名聽到白蔻的這個條件,一雙眼睛驟然瞠大,因為他的嘴巴被膠布封住,他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然後沖傅芊芊用力搖頭,讓她不要答應白蔻的條件。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傅芊芊果斷的將自己手裡的槍扔到了兩米外的地方。

    「現在,我已經把槍扔了,你可以把吳名放了嗎?」

    見傅芊芊果斷的扔了手裡的槍,白蔻嘲諷的看著手裡的吳名:「沒想到,你還有點用處!」

    說罷,白蔻舉起手裡的槍,毫不猶豫的朝傅芊芊的左腿處和左腹各開了一槍。

    吃了白蔻兩槍的傅芊芊,迅速因為身上的槍傷,無力的單膝跪在地上。

    看到傅芊芊被白蔻擊中,吳名痛苦極了,他掙扎著便要掙脫開白蔻的手,白蔻嫌棄的看著他,直接將他往旁邊一推,推到了隊員的手中:「將他給我扔的遠遠的,不要再讓我看到他!」

    「是!」

    等吳名被帶走了,白蔻笑吟吟的看著痛苦跪在自己面前的傅芊芊:「我把吳名送走了,怎麼樣?我還算遵守約定吧?」

    傅芊芊臉上的血色盡褪蒼白一片,但是,一雙眼睛卻極冰冷的盯著白蔻的,即使她此時狼狽至極,仍不掩她渾身散發出的氣場,使得白蔻的心頭微顫。

    「白蔻,我現在真的後悔,後悔當初我為什麼要帶你去見院長。」

    白蔻面帶嘲諷的譏笑出聲:「是啊,當初你還真是蠢,引狼入室這麼多年,現在才發現。」

    「你怎麼能這麼心狠!」傅芊芊憤怒的一字一頓:「院長和孤兒院的所有人,他們都當你是他們最親的人,可是……你居然給了孤兒院一場大火,連最疼愛你的院長都燒死了。」

    白蔻訝異了一下:「呀,這件事原來你已經知道了呀,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

    「你為什麼要對孤兒院放火?這所孤兒院是你曾經生活的地方,你為什麼要下這樣的狠手?」

    「因為什麼?」白蔻猙獰著臉,直勾勾的望著傅芊芊的眼睛:「當然是因為你呀,你知道嗎?如果不是你的話,他們所有人原本都不用死的,都是因為你!」

    「我?」

    「對!」白蔻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明明我很優秀,可就因為有了你,我處處都在你之下,而他們也總是捧高你,踩低我,說我是萬年老二。」 「明明是你自己技不如人,你卻將這一切過錯都歸結在我身上?」

    「對,就是你!」 春風一度共纏綿 白蔻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瘋狂來:「明明我們兩個資質差不多,憑什麼你處處比我厲害,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就是他們最仰幕最崇拜的人,而我不管怎麼努力,都不及你,就因為你有第六感,那本來就不是人該有的能力,所以……你就該死!」

    傅芊芊失望的看著白蔻:「說到底,你是因為嫉妒,白蔻,難道你一直就不明白為什麼你會一直在我之下嗎?」

    「還能是因為什麼?因為你有第六感,我沒有!」白蔻嗤之以鼻。

    「那是因為,你沒有我努力,人不會天生比別人厲害,你休息的時候,我在讀書,你早上還沒起床的時候,我已經在晨練,我比你付出的努力多,自然比你的能力更突出。」

    白蔻不耐煩的打斷了她:「行了,傅芊芊,你就不要再說你的那些大道理了,你現在已經死到臨頭了,還要對我說教,你的那一套,我早就已經聽膩了。」

    頓了一下之後,白蔻緩緩的將手裡的槍舉了起來,對準了傅芊芊的額頭。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看著白蔻對她舉著的槍,以及對準自己的槍口,傅芊芊淡淡的一句:「第三次了。」

    「什麼第三次?」

    傅芊芊:「你是第三次……用槍指著我了,白蔻,你就這麼恨我?」

    白蔻陰沉著臉:「對!你還真是好運,我第一次拿槍對著你,你死了,可你卻借著別人的身體重新活過來了,第二次,我雖然沒機會開槍,可我請來了高人為你超渡,你居然又奇迹般的再一次站在我面前,但是,這一次,我定要你魂飛魄散。」

    傅芊芊淡然的看著白蔻:「你就這麼確定,你能殺得了我?」

    白蔻滿臉嘲諷:「傅芊芊,以你現在的樣子,你以為……你還能逃得了嗎?王安陽和裴燁現在恐怕都已經成為槍下亡魂了,沒有人會再救你了!」

    「哦?是嗎?」

    這時,白蔻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白蔻皺眉看著手機上的號碼,是她派去在王安陽回程途中襲擊王安陽的手下。

    「嘖嘖,消息這就來了。」白蔻接聽了電話:「喂,是不是任務完成了。」

    「隊長,王安陽他一直沒有出現。」

    「什麼,沒有出現?怎麼回事?」白蔻的臉色倏變。

    「不知道,我們一直沒有等到他。」

    白蔻黑著臉掛掉了電話。

    王安陽難不成是走了其他的路?

    可是……秦杭就在那附近,那條路是必經之路,他沒有去那裡去了哪裡?

    正要問著間,她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是夜叉的一名手下打給她的。

    「你們隊長呢?怎麼是你給我打電話?」

    「白隊長,我倒是想問問你,你為什麼出爾反爾,讓你們黑鷹突擊隊的人偷襲我們?」

    「什麼?偷襲?」白蔻不明所以:「我什麼時候派人偷襲你們了?」

    「有個叫王安陽帶領的黑鷹突擊隊的人,難道不是你派來的?」

    白蔻:「……」

    王安陽……王安陽居然帶著黑鷹突擊隊的人去了平湖秋葉。

    「那你們隊長現在怎麼樣了?」

    「我們幾十個人現在就只剩下六個,都不同程度受傷,凝霜姐還中了槍,白隊長,兩面三刀,你玩的好啊,我們以後走著瞧!」

    說罷,對方便掛了電話。

    白蔻整個人不敢置信的看向傅芊芊。

    她生氣的向傅芊芊質問:「是你做的是不是?是不是你讓王安陽去的平湖秋葉?」

    傅芊芊暗暗的鬆了口氣。

    看白蔻生氣的樣子,平湖秋葉那邊應當沒事。

    「是!」傅芊芊直接承認。

    「既然如此,直接殺了你,就太便宜你了!」白蔻咬緊牙關,沖身側的手下喝令:「你們全部都給我過來。」

    待人過來后,白蔻意味深長的說:「你們還不知道吧,這位可就是前黑鷹突擊隊隊長紫車,後來變成了傅芊芊,你們想不想嘗嘗這位前黑鷹突擊隊隊長的味道是什麼樣的?現在……我給你們機會,你們給我好好玩了她,第一個上了她的人,回去之後,我給他升職!」

    那些圍住傅芊芊的黑鷹突擊隊隊員們,全部都是白蔻的心腹,聽到白蔻這麼說,一個個看向傅芊芊的時候,眼睛里都透著一種侵略的光芒,還有著赤果果的谷欠望。

    隨著白蔻的話音落下,他們全部都看著傅芊芊躍躍欲試了起來,一個個朝他圍攏而來。

    看著傅芊芊被自己的手下包裹起來,很快,她就會看到傅芊芊被他們羞辱到極致的樣子,想想她的心裡就興奮了起來。

    眼看他的其中一名手下就要觸到傅芊芊的肩膀,原本跪在地上的傅芊芊突然抬起頭來,手指在領口摸了一把,突然一道銀光閃過,伴隨著一聲慘叫,觸到傅芊芊肩膀那個人的手腕被傅芊芊一下子劃破了手腕,挑斷了他的手腕,捂著自己受傷的手腕往後倒退。

    隨後,另外兩個想要抓住傅芊芊的人,分別被傅芊芊劃破了手腕和肩膀。

    待大家反應過來,卻發現,傅芊芊的手裡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匕首來。

    前黑鷹突擊隊隊長的威名,大家還是聽過的,見傅芊芊的手裡多了一把匕首,雙眼中盛燃著火焰,他們被他威懾的氣場嚇到,一個個後退了兩步。

    白蔻不敢置信的看著傅芊芊的手。

    沒想到,她的手裡竟然還有武器,剛剛她已經確認過,她的身上明明已經沒有武器了,怎麼會還有一把匕首?

    白蔻毫不猶豫的朝傅芊芊射擊,見白蔻朝自己舉槍,傅芊芊迅速躲開,躲到了一名隊員身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