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玄龜說道,然後他便行動而來起來,真的撒開腳丫子,向著剛才那道靈光墜落的地方沖了過去,

    「哎,」

    姜凡嘆了一口氣,也撒開腳丫子向著玄龜追了過去,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那片樹林前面,樹林裡面,是一個大坑,數百丈範圍內的樹木都倒了下去,大坑之中還冒著煙呢,

    當姜凡與玄龜小心的走進樹林,來到那個大坑前,往大坑裡面一看,卻是大吃一驚, 除了姜凡與玄龜之外,還有人知道神隕之地深處的秘密,並且通過那道空間裂縫進入大荒靈界,

    這讓玄龜很吃驚,要知道,神隕之地可不是什麼善地,乃是大凶之地,如果不是很了解這一方地域的人,進入這一方凶地,下場會很凄慘,

    神隕之地外圍那一馬平川的血色大地便不是那麼容易通過的,白天與晚上有又不同,種種兇險,讓神靈都要卻步,

    要不是在萬載之前,玄龜曾經來過這裡,知道這裡的虛實,冒然闖進神隕之地,他就是有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但是,那人卻成功進入了大荒靈界,並且墜落在了一片山林之中,砸出了一個大坑來,將方圓數百丈範圍內的山林夷為了平地,

    姜凡與玄龜都很好奇,自然是要過去看看,當他們來到大坑旁邊,向大坑之中望去的時候,卻是大吃一驚,

    只見大坑之中,躺著一艘早已破破爛爛的靈舟,而靈舟旁邊,竟是盤坐著一個光著身子,一絲不掛的少女,

    「這……」

    那潔白而又晶瑩的肌膚,那一頭垂到腰間的青絲,還有那絕世的容顏,完美的曲線,這一切,讓姜凡有一種鼻血狂噴的衝動,

    「你們……」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盤坐在靈舟旁邊的女子猛的張開了雙眼,當她看到姜凡與玄龜的時候,頓時驚叫了起來,

    「糟糕,」


    玄龜一把拉著還愣在哪裡的姜凡,直接便退進了樹林之中快速遠遁,

    「下流,無恥,該死,」

    那名少女被姜凡與玄龜看了個精光,頓時羞憤欲絕,直接從洞天之中取出衣服穿上,而後向著姜凡與玄龜殺氣騰騰的追殺了過去,

    「尼瑪,才剛剛進入大荒靈界,就遇上這樣的事情,我該笑,還是該哭,」

    姜凡無奈的說道,他萬萬沒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他的腦海里,思緒都停頓了,那名少女的身子出現在了他的年腦海之中,

    「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玄龜一臉鄙視的說道,都將人家看了個光光,還在扮清高,這小子真的是欠扁啊,

    「唰,」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璀璨的劍光從天而降,直接便向著姜凡當頭劈砍而下,

    姜凡腳步一動,向旁一閃,避過了那道劍光,

    那道劍光擦著他的身子劈了過去,劍光落下,劍氣擴散開來,一棵棵大樹瞬間便如同烈日下的冰雪一樣,化成粉塵,消散了開來,

    「好凌厲的劍氣,」

    玄龜嚇了一跳,

    「殺,」

    一聲大喝在天上傳了下來,那名少女殺氣衝天,正從天上落下來,手中神劍一揮,璀璨劍光立時便從劍上沖了出來,那是實質化的劍氣,無堅不摧,只要被這道劍氣掃中,無論是姜凡還是玄龜都會被斬成兩截,

    「哪裡來的瘋婆娘,」

    姜凡雙腳在地上一踏,整個人衝天而起,躲過劍光,而後如同一頭蒼鷹般,向著那個少女猛撲了過去,

    玄龜卻是摸出了那隻葯鼎,直接將葯鼎擋在了身前,那道劍光劈砍在葯鼎上,被葯鼎擋了下來,

    「嗡,」

    少女一震手中的神劍,一道道荒紋立時便從神劍之上湧現而出一股更加強大的劍氣波動浩蕩了開來,

    「孔雀開屏,」

    少女揮動手中神劍,她彷彿化成了一頭神禽,道道劍光閃的姜凡眼睛都花了,一時之間,就是姜凡都判斷不出少女那一劍才是真正的攻擊,

    姜凡一發狠,管他真招假招,直接一拳打了出去,強大的力量直接震散了其他劍光,一隻金光璀璨的拳頭,直接砸在了那把神劍的劍身之上,

    少女只覺得手上一震,驚呼一聲,手中的長劍立時便脫手飛了出去,手腕都被震裂了,有鮮血從手上滲了出來,

    「怎麼可能……」

    少女難以置信,她腳踏奇步,腳下有荒紋在湧現,快速躲避了開去,對方這一拳之威,竟然強大到了這種程度,這難道就是傳說之中的一力降十會,

    只要力量強大到了某種程度,任你荒術蓋世,都難以佔到任何的便宜,遇到這樣的對手,絕對不能硬碰,

    「吼,」

    姜凡怒吼一聲,整片山林都震動了起來,

    少女如驚弓之鳥一樣,瞬間便退了開去,

    「小子,你既然都把人看光光了,我看,你們兩個也很般配,不如乾脆成親好了,」

    玄龜笑著說道,

    「成親,」

    姜凡與那名少女聞言都愣住了,

    「無恥,」

    少女又羞又怒,她右手一伸,那把被震飛開去的神劍立時便向她飛了回去,被她一把握在了手中,一股強大無比的劍氣波動從那把神劍之上浩蕩了開來,


    那把神劍沾染了少女的鮮血之後,內部的荒紋竟然有復甦的跡象,這對姜凡與玄龜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你們都該死,」

    少女怒了,她將神劍交到左手,然後右手一翻,她的手中立時便多出了十幾顆赤色的靈珠來,沒一顆靈珠之上,彷彿有有一層赤色的火焰在繚繞,

    沒有猶豫,揮手間,少女手中的那十幾顆赤色靈珠立時便飛了起來,分別向著姜凡與玄龜砸了過去,

    與此同時,那十幾顆赤色靈珠猛的綻放出了璀璨的靈光來,內部有荒紋湧現,而且荒紋炸了開來,就像是十幾輪小太陽出現在了虛空之中一樣,

    「赤火雷珠,快躲,」

    玄龜忽然驚叫了起來,他認出了這種赤色靈珠,這是大荒之中的強者,以大神通,採集到天上的雷火,然後祭煉而成的一種雷珠,

    這種赤火雷珠一顆就能夷平一座小山,十幾顆雷珠同時炸開來,恐怕就是一座大山都要被轟成渣,

    「什麼……」

    姜凡聞言也是變色,他立時便施展九天神翼,衝天而起,

    「轟隆隆……」

    那赤火雷珠炸了開來,雷火肆虐,整片山林瞬間便被夷為了平地,大地在沉降,亂世橫空,一個大坑出現在了地面上,一股狂暴的氣息,瀰漫在了虛空之中,

    方圓數千丈的山林化成了劫灰,姜凡雖然躲避了開去,但是依舊被那股浩蕩開來的強大力量震的氣血翻滾,嘴角滲出了一絲血跡,

    只見虛空之中,一道道雷火撕裂了虛空,毀滅的氣息令附近的生靈惶恐到了極點,

    這種赤火雷珠的威力很驚人,姜凡見到這一幕,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暗自慶幸,

    「收,」


    這時,玄龜卻是不閃不避,直接祭出了葯鼎,一股吞天之力從葯鼎之中浩蕩而出,直接將那些向自己砸來的赤火雷珠收進了葯鼎之中,

    葯鼎內傳出了一陣風雷之聲,但是很快便沉寂了下來,鼎中出現了幾顆赤色的靈珠來,

    「你……」

    少女見到這一幕,震驚到了極點,竟然有人可以收走自己的赤火雷珠,這還是她出道至今,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

    「多謝了,哈哈,」

    玄龜看著少女,大笑了起來,這可是赤火靈珠,內蘊天地雷火,就算是劈天境界大成的強者,要是被轟中,也要一命嗚呼,

    「唰,」

    就在少女震驚的同時,姜凡卻是向著少女沖了過來,大手一伸,直接向著少女抓了過去,他的掌心之中,有荒紋在隱現,一股荒力瞬間便籠罩住了一方虛空,

    「九天神翼,你是青族的人,

    少女腳步一動,腳下荒紋湧現,立時便如同行雲流水一樣,瀟洒無比的飄到了十幾丈外,讓姜凡一擊落空,

    「咦,」

    姜凡有些意外,這個少女的身法很獨特,

    「小子,要不要我幫忙擒下她讓她當你媳婦,」

    玄龜叫了起來,他躍躍欲試,似乎隨時都可能出手,

    「可惡啊,」

    少女聞言,頓時便氣的滿臉通紅,身子都在顫抖,自己何曾受到這樣的侮辱,她恨不得將那玄龜撕成碎片,

    「這個主意不錯,」

    姜凡聞言,一本正經的說道,他年紀雖然還小,但是,在大荒,像他這樣的年齡的年輕人早就成親了,


    「你們……」

    少女氣的渾身顫抖,

    姜凡一步一步向著少女逼去,能知道神隕之地深處的秘密的人,絕對不簡單,他覺得自己很有必要擒下這個少女,然後問出其來歷,

    而且,這個少女的身上,應該有不少的好動西,能闖過空間裂縫,進入大荒靈界,也足以說明這個神秘少女的不凡了,

    一想到這裡,姜凡便興奮了,在他的眼中,神秘少女彷彿變成了一件絕世荒器,

    「別逼我殺你們,」

    少女的臉色變得冰冷無比,她掃了一眼姜凡與玄龜,惡狠狠的說道,特別是姜凡,那傢伙的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這讓她感到無比的厭惡,

    「哈哈,想要殺我們,你還沒有那個資格,」

    玄龜聞言頓時便笑了起來,

    「那也不一定,」

    少女右手一翻,一件東西便出現在了她的手上,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隨即從她手上的那件東西上瀰漫了開來,

    「什麼……」

    玄龜頓時大吃一驚,這件東西令他心神震蕩,這個少女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有這樣的東西, 「這是……」

    當玄龜見到那少女手中的東西的時候,頓時大吃一驚,那是一個黑色的人偶,人偶的身上流轉著一種金屬的光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