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完全就不應該發生的……”

    “……”沒有說話,陌生人只是就那樣默默的站在旁邊。

    ……

    “你是誰?”不知過了多久,當天賜的情緒緩和一些後,他這纔打量起來身邊這個奇怪的陌生人。


    很普通的衣着,很普通的長相,站在人羣中就算憑空消失也不會有人注意到的那種。可是,就是這樣普通的一個人,在他的眼中,卻有着一種異樣的深邃。即便是眼前剛剛有個生命消失掉,在他的眼中,也沒有看到一絲的波瀾。

    “我是誰,這無關緊要,我感興趣的是,你是誰?”

    “我是誰……我應該是誰?”盯着靜靜躺在那裏的雪,天賜的心頭,涌上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茫然感。

    自己來到了這裏,但這個世界上,卻有着另外一個自己。


    兩個自己……如果這樣說的話,那個自己所熟知的雪,應該還好好的存活在真正屬於自己的空間吧?

    “你又是誰?”擡起頭,再次認真的打量着身邊奇怪陌生人的同時,天賜忽然發現了身邊環境的異常。

    不遠處,那個本應該早就逃之夭夭的小黃毛還待在那裏,一動不動,而他的姿勢,仍舊保持着飛奔的樣子。在看看周圍其他的人的情況,無一例外的,靜止了……

    時間……靜止了?!

    那雪?

    果然,背上的刀,仍舊刺眼,那微熱的血,已然停止了流動。

    “你到底是誰?”站起身,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陌生人,天賜的心中開始有了些戒備。這一切的異常,與眼前的陌生人絕對脫不了干係。

    “你,不屬於這裏。”沒有回答天賜的話,陌生人用手指了指周圍,“所有屬於這個世界的人,都應該沉睡的。”

    果然。

    只是,能讓整個世界沉睡的人?“你是誰?看樣子,你應當也不屬於這裏。”

    “告訴我,你來自哪裏?”仍舊沒有回答天賜的問題,陌生人直直的盯着天賜問道,“以你目前的狀況,你並沒有穿越時空的能力,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


    “如何做到,穿越時空?呵……”苦笑着搖了搖頭,盯着對方良久,天賜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你明明可以阻止的,爲什麼?”

    “阻止?爲什麼要阻止?”並沒有在意天賜的答非所問,輕笑了一下,陌生人一個彎腰就將匕首拔了出來。

    “你!”

    擺擺手,打斷了再次激動起來的天賜,陌生人一邊把玩着手中滴血的匕首,一邊說道:“你知道嗎,每個人都有着他自己的生命軌跡的。”

    “……”

    “而因爲你,卻改變了這裏所有人的生命軌跡。”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陌生人盯住了天賜的眼睛。

    “因爲我?”

    “是的,這一切,都是因爲你的出現所造成的。所以現在,你需要爲他們負起應負的責任來。”

    “你,你想怎樣?”忽然發覺陌生人的氣息有所改變,天賜的神經一下緊繃了起來。 第十七章 路人甲

    “想怎樣?你說呢……”將手中的匕首對着天賜比劃了兩下,陌生人淡淡的說道。

    “你想……打架?”注意到陌生人不太友善的表情,天賜往後連退了兩步,然而,隨即他又像想明白了什麼似的,釋然的搖了搖頭,“你是誰,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啊?”看到天賜露出一副毫不防備的樣子,陌生人忽然笑了,一開始肅然的表情蕩然無存,“沒意思,你真沒意思。”

    “我,陸仁嘉。”將匕首扔掉,拍拍手後做了個無害的表情,陌生人開始了自己介紹,“好了,現在,輪到你了。”

    “路人甲?”

    “對,陸仁嘉,怎麼了?”

    “路人甲……你路人甲?!那我還路人乙呢……”

    “我靠……”翻了翻眼睛,陸仁嘉捂住自己的額頭,鬱悶的解釋道:“大哥,我是大陸的路,仁義的仁,勇氣可嘉的嘉,好不好!”

    “哦?哦,不好意思,呵呵,看來我理解錯了。”歉意的笑了下,天賜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好了好了,不說這個,談談你吧,我對你的故事很好奇。”

    猶豫了一會,不過天賜隨後還是將自己的情況簡要的說了下,隨後,指着周圍的場景問道,“這些,都是你乾的吧?”

    “自然。”微微的點了點頭,一直緊盯着天賜的陸仁嘉忽然感慨的說道:“穿越到異界,億萬分之一的機率都讓你遇到了,哎,你說該講你是幸運呢,還是說你倒黴……”

    “呃……我想,應當算我是幸運的那一類吧。”

    “嘿,這麼說來,對於在異界的際遇,你應當是十分滿意的咯?”

    “怎麼說呢,如果……如果我一直在這裏,到現在也應當只是一個碌碌無爲的打工者吧。”不經意間,注意到了腳邊的那個女孩,天賜的眼神立刻變得有些迷離起來,“我想,這,也許就是命運的安排吧……”

    “哈哈,哈哈哈……”似乎是聽到了最好的笑話一般,陸仁嘉突然大笑了起來,以至於最後,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你笑什麼?”不解於陸仁嘉突然變化的情緒,天賜有些不悅了。

    “哈哈,你、你相信命運?”

    “……”

    “你真的相信命運?”看到天賜並沒有回答,陸仁嘉再次追問到。

    “我……相信!”

    “真的?”

    “你?”命運……命運真的存在嗎?發覺陸仁嘉注視自己的目光發生了改變,天賜心中本來就不太確定的想法,再次迷茫了起來。

    “好,如果現在給你一個掌握自己命運的機會,你願意接受嗎?”

    “恩?什麼意思?”發覺陸仁嘉的表情越來越嚴肅,可他說的話,卻變得越來越飄忽,天賜,越發的覺得奇怪了。

    “好,這裏有個契約……”陸仁嘉一邊說,一邊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了一個比巴掌略大的黑色圓盒子,“如果你願意去掌握自己的命運,那麼,就在這上面按個手印吧。”

    黑色的盒蓋被打開後,裏面露出的,竟然是一種介於氣體與液體之間的乳白色粘稠狀物體。

    “這個?是什麼東西?”突然看到這種陌生的物體,天賜的心中一下子就有了一種警覺感。

    “來,來,來,在上面按個手印。”看到對方在旁邊並沒有行動,陸仁嘉一手拽住他的右手手腕,另一隻手託着圓盒就往上一推。

    奇怪的觸覺……尤其是在右手接觸到那種乳白色的粘稠體後,天賜的手心立刻傳來了一種清涼的感覺。

    在有些詫異的同時,天賜的視線忽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左手手腕。

    “你,你?”想起自己曾經因冒失所吃的虧,猛地抽回右手,天賜立即好好的渾身檢查了一番。還好,還好,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就在他剛想要鬆口氣的時候,卻看到一旁的陸仁嘉嘿嘿一笑的蓋上了盒蓋,隨後將他自己的右手按在了盒蓋上。

    本來一直平淡無奇的盒子,竟然在那一瞬間就開始閃耀出了乳白色的光芒,而彷彿是有感應一般,天賜的右手,也在同時散發出了那種淡淡的色彩。

    “下面又該你了,將手放在盒蓋上面。”把圓盒遞到天賜面前,陸仁嘉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並沒有對剛剛發生的一切做出任何的解釋。

    “陸仁嘉!你……”他是在玩弄自己吧!天賜的心中異常的氣憤。

    注意到天賜的情緒,陸仁嘉只是很不屑的一笑,隨手用手一指地上的女孩問道:“你想救她不?嗯?想的話,就不要那麼多廢話!”

    “什麼?還能救她?”被陸仁嘉突然冒出來的話給打擊到了,天賜一時間,竟然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自然。”彷彿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陸仁嘉老神安在的點點頭。

    “你是意思是,我只要依照你所說的去做,就能救得了她?”

    “廢話!我剛都說了,你啊,還真夠囉嗦!”

    看着陸仁嘉再次將黑盒子遞到自己的面前,天賜原本十分牴觸的心裏,開始有了一絲的猶豫。

    能救她嗎?真的能救他吧?眼前這個人雖然有些神經質,但是他的能力……如果真的能救的話,自己再怎樣,也是值得的吧?

    “你現在就可以救她嗎?”

    “我來救?那是自然的!”

    “那你先救她!”

    “我先救她?我先救她?!我爲什麼要救她?”

    “你救她,我就按照你說的去做!”

    “我靠!拉倒吧!”似乎被天賜的話給刺激到了,二話不說,陸仁嘉再次上演了一出全武行的戲,強行將他的手按在了盒子上。

    “你!你!你……”想要掙脫,卻發現根本無力反抗,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手被按在了盒蓋上面。天賜的心中,那個火啊。

    就在他心中的怒火騰騰的往上冒,即將要爆發的時候,他卻看到陸仁嘉的身上突然閃現出了一圈已經不再陌生的白光,而陸仁嘉的身體,也因那層白光,逐漸變得模糊了起來。

    “你……”注意到那層白光脫離陸仁嘉的身體後,陸仁嘉瞬間老去的軀體,天賜一下子啞口了,而他心中的怒火,也在那瞬間凝固了。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活生生的人,站在自己面前飛速的老化!看着眼前的一切,天賜完全的呆住了,即便是隨後那層白光慢慢的涌入自己的體內,他都絲毫沒有覺察到。


    “你這……”打量着眼前這個一下子就變得風燭殘年般的老人,天賜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分明剛剛還是個風華正茂的小青年啊!

    “不要說了……”無力的擺了擺手,將那個又恢復到正常模樣的黑盒子交到天賜的手中後,陸仁嘉微喘了一口氣,“從現在開始,你就接替我管理這個世界了,我……相信你。如果,你想毀滅這個世界,那就……”

    時間……並沒有等到陸仁嘉把話說完,他就化爲一陣白光消逝於虛無之中。

    ……

    “我……我靠,這,真的假的?!”足足楞了近半分鐘,周圍傳來的一陣喧譁聲,纔將他的神識給喚了回來。

    四周,一切的一切都恢復了,正在飛速逃跑的小黃毛,遠處驚慌失措的人們,以及,身邊的地上仍舊靜靜躺在那裏的雪。

    “這是……怎麼一回事?”握了握自己手中的那個的黑盒子,它,是確確實實的存在着的。

    緊緊的盯着手中這個黑色的盒子,天賜忽然覺得它有些刺眼了,刺眼的提醒着他,剛剛的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即便如此,它還是給人一種如夢如幻般的感覺。 第十八章 領略時空

    輕輕的旋開盒蓋,在蓋子打開的瞬間,又是一道白光,直接射入了天賜的腦海,而與此同時,一個聲音也在他的心底響了起來。

    “似乎我轉交的太過匆忙了,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交代……哎,沒辦法,時間不多,只有採取這種方法來跟你交流了。我的名字……叫……叫什麼來着?哎……哎……年代太久遠了,我自己都想不起來了,算了算了,你就記住我叫路人甲得了吧。嗯……知道你現在一定充滿了疑問,簡單的說吧,我是這個世界的時空守護者,負責守衛你現在所位於的這個世界,當然,這以後就是你的責任了。”

    “我靠!這都是什麼東西啊!”四處看了下,並沒有陸仁嘉的身影,聽着他在自己心底的聲音,天賜覺得非常的莫名其妙。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自己,就這樣隨隨便便的成了什麼世界的守衛者?這是什麼陷阱吧!

    隨手將盒子扔掉,天賜本能的想躲得遠遠的。可惜,天不遂人願,那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小盒子在落地一瞬間就消失了,而在同一時刻,他的手中,再一次出現了那個剛剛被他遺棄的東西。

    不信邪的天賜連續試了兩次,可惜,同樣的結果……

    “哈哈,現在的你是不是很想把那個時空寶盒給扔掉?”這個時候,陸仁嘉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不用再試了,沒用的,我都試了幾百萬年了,直到今天才有能力扔掉它!哈哈……你,就老老實實的留着吧,哈哈……”

    “我靠,陸仁嘉,你這個傢伙還沒死?”握着手裏丟不掉的盒子,聽着那直接傳入腦海中的煩人聲音,天賜鬱悶的都要怒火中燒了。

    “死了,自然死了,現在跟你交流的,只是我殘留的一縷魂魄而已。恩,沒多少時間了,就不跟你廢話了,好好聽着了。其實啊,成爲時空守衛者也不是壞事,很多人想當還當不上呢。呃……說點好處吧,首先,你可以擁有無盡的生命,也就是說,長生不死,怎麼樣,夠誘人吧?”短暫的停頓,發覺天賜在聽到這個後不僅一點欣喜的表情都沒有,而且怒火還呈現出上升的趨勢,陸仁嘉立馬繼續說道:“其實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掌控這個世界的時空,回到過去也好,前往未來也行,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怎麼樣,厲害吧?哦,差點忘了,提醒你一點,雖然在這個世界裏你最大,但也不要玩過火,一旦這個世界滅亡了,呃,你這個守護者自然也就掛了。好了,就說這麼多吧,時間也不夠了,我解脫了,至於你……哎,在將來無盡的歲月裏,多保重吧。”

    “我靠……”聽到這裏,天賜徹底的無語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這樣的人還叫守護者?這樣不負責的人?他怎麼當上的?

    呃……好像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就當上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