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灰衣劍客將劍向前推送,試圖逼退石達開,被石達開雙手夾住,小腿一擡起,正中膝蓋,石達開的一腳,何等勁力,一擊命中,勝負已分,灰衣劍客吃痛,連手中劍都撒了。

    石達開將誅仙劍遞給張禾,笑道:“我劍法不如你,但我其實是拳師。”

    灰衣劍客道:“練了一輩子劍,沒想到輸在拳師手上。”

    石達開笑道:“我這身劍法也不壞也,不知多少人將我當中劍客,最後被我騙到袖袍裏按住打一頓。對了,這劍我拿走了。”

    灰衣劍客道:“不行。”

    石達開道:“說的好好的。”

    灰衣劍客道:“說着玩的,不能當真。”

    石達開道:“反正你說了。”將誅仙劍與絕仙劍都給了張禾,瞬間沒了影子。

    那灰衣劍客向張禾道:“你把兩把劍都放下。” 那灰衣劍客讓張禾將兩把劍放下,張禾左顧右盼,把四周都看了幾眼。

    “我說的是你。”那灰衣劍客道:“我看你能步入丹勁,也是遇着了極大的機緣,你去吧,我不傷你。”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拳師?”張禾笑道:“其實我剛纔看看周圍,是想確認一下週圍沒人,不過你要是乖乖地走的話,我可以不傷你。”

    灰衣劍客笑道:“就算你是拳師,我也不怕,剛剛不過是不小心着了道,要是再比一次,我有把握贏剛纔那個人,你信不?”

    張禾道:“就是你倆加起來也贏不了我。”

    灰衣人大笑:“不說了,比劃兩下吧。”

    張禾道:“等等,我先準備。”

    張禾從儲物袋取出諸界守護者護住周身,也沒拿諸界毀滅者,就拿着絕仙劍示意灰衣劍客可以開始了。

    灰衣劍客仗劍逼近,張禾鼓足了妖力,準備將灰衣劍客手中劍震飛,兩劍相交時,張禾只感覺手裏一軟,身上的力氣彷彿打到了海綿上,被卸掉了八九分,剩下的一兩分,被那灰衣劍客一引一帶,偏移了重心,張禾幾乎跌倒。

    灰衣笑道:“不比了,把劍放下,咱們各走各的的。”


    張禾道:“不成,剛纔疏忽了,再來一次。”張禾心中奇怪,怎麼兩劍相交,也能破了重心?張禾以前看過《龍蛇演義》,知道兩人比拳的時候,可以一沾手就根據對方肌肉的反應“聽”到其用力的方向,瞬間破了重心,但是兩劍相交,是摸不到肉的,難道也能“聽”出端倪來?

    張禾想着,這次不管你怎麼用力,我就緊緊握着劍,看你怎麼辦,示意那灰衣人可以開始。

    灰衣劍客仗劍逼近,和剛纔一模一樣地游過來,兩件相交,張禾的劍脫手。

    張禾卻沒有失望,而是感到極大的開心!

    自己是血丹巔峯的妖怪,手中劍能被凡人打掉,如果自己有了那凡人的巧勁,豈不是可以將元始天尊的武器打掉?

    那灰衣劍客卻不耐煩了,看着面露淫笑的張禾道:“嗨嗨,想什麼呢,劍我拿走了,再見啊。”

    “不行。”張禾道。

    “還比?”

    “不比了,”張禾道:“我要拜你爲師。”

    “沒空,走了啊。”那人道。

    “等等,”張禾道:“我沒問你同意不同意,跟我走。”

    灰衣劍客還沒反映過來,就被張禾手臂化成樹藤捆了幾十圈,扛起來就走,誅仙劍和絕仙劍也被張禾收進了儲物袋。

    張禾回頭跟那藍衣和紫衣劍客道:“我會好好待師父的,你們回吧。”

    那兩人呆了一會,反應過來,向張禾追來,被張禾施放了重力術,跑了幾步就跑不動了,張禾拿出撥浪鼓一陣猛搖,一陣風託着找和尚去了。

    張禾本有妖力,又有撥浪鼓加速,跑了一段,卻被人追上了,那人正是石達開。

    “啥事啊?”張禾道。

    “你大爺的,錢還沒還我呢。”石達開道。

    張禾回過神道:“我有沒趕你走,是你自己跑了的,該行爲已經嚴重違法了協議,錢不給了。”

    石達開道:“你想訛我?”

    張禾道:“就是訛你怎麼了,他都被我捆成糉子,你覺得你比他強的多?”

    石達開道:“真心訛我?”

    張禾道:“想讓我把錢還你也行,你要幫我個事。”

    石達開道:“說吧。”

    張禾道:“我剛剛強迫他成爲我師父,想向他求個散功的法子,把丹勁散在全身,回到化勁,等會我逼他寫出來,你幫我看看有問題沒。”

    石達開道:“這倒不難,我也懂劍,等會就幫你看看。”

    張禾向那灰衣劍客道:“聽見了沒,等我我要逼你啊,你做好心理準備。”

    灰衣劍客道:“我去,多大個事啊,我以爲搶雞蛋呢,放我下來,我這就給你寫。”

    張禾驚道:“不用逼就寫啊,要不逼你一下意思意思,你向上老虎凳啊還是啥的就跟我說。”

    灰衣道:“不用不用,那紙筆來我就寫。”

    張禾道:“真的假的?”

    石達開道:“真的。”

    “爲啥?這不是獨門絕技麼?”

    灰衣劍客道:“這成爲獨門絕技,不是因爲我不肯傳,是因爲我苦苦傳了,徒弟卻練不成,眼看就要絕傳了,要是你能練成,我感激你全家八輩祖宗。”

    張禾的心立刻涼下來了,原來是這玩意不好練,不是因爲人藏着掖着啊。但是既然人家答應寫出來,那還是勉強試試吧。

    幾人到了張禾和和尚原來住的旅店,一進去就看見了和尚。

    “過來!”張禾道。

    “好啊,你還敢回來,你竟然騙老衲,你說旅店欠費了,老衲回來交錢,才知道被你騙了。。。”

    張禾不等和尚說完,揪着和尚的耳朵便道:“我跟你說過啥,誰買都不賣,多錢都不賣,說過沒?”

    和尚道:“好像說過。”

    張禾道:“錢。”

    和尚摸出十兩銀子道:“就只能分你這些了,我也賣了不多。”

    張禾問石達開道:“你賣了多少?”

    石達開道:“二十五兩。”

    張禾氣得吐血:“早知道就不帶你回來了,我以爲怎麼着也得萬把兩銀子,這騷和尚他媽的。”

    幾人說話的時候,那灰衣劍客已經要了紙筆,正在奮筆疾書。

    石達開拿了銀子,便要告別。

    張禾道:“等等,你還答應幫我看看對不對呢,而且劍法我又不是很懂,你得幫我解釋。”張禾嘴上這麼說,其實是因爲現在繁體字還認不全。。。

    灰衣劍客道:“有我在還要他解釋,瘋了吧你。”

    張禾又驚又喜:“師父,您有空啊?”

    灰衣劍客道:“嗯,我指點你三日吧,能學會十分之一我就燒高香了,學不會我也沒辦法。”

    張禾道:“那別寫了,還寫啥呀,您直接指點我不得了?”

    灰衣道:“屁,我不是指點你劍法,是指點你怎麼看懂我寫的東西,這需要三天,你想練成劍法,三十年都不一定夠的。” 灰衣劍客留了大約五千字,指點了張禾三天便離開了。

    期間張禾將這五千字重新抄寫一遍,因爲還是認不全繁體字。

    接着石達開離開,和尚也讓張禾帶着自己寫的書信去找馮子材去了,張禾寫的字少半邊,這點馮子材也聽說過。

    接着張禾就宅在旅店裏開始散功了。

    其實在散功的時候,張禾也有些不安,因爲武者從丹勁練回到化勁,在境界上是一種退步,只不過這種“退步”正好適合藉助寶劍之銳而不限制於自身力量的劍客。現在張禾要將血丹的妖力散在全身,搞不好就真的退步了,那時候可是連綠丹都沒有了。

    先散一點試試吧,張禾按照灰衣劍客傳授的法門,用身體的扭動配合着有規律的音節來震盪自己的妖丹,一個上午的震盪,大約散了百分之一的妖丹。

    張禾感到驚喜!

    因爲妖丹散了百分之一的時候,張禾感覺到體內的那股煞氣卻有了一絲能夠被琢磨到的跡象,這是從來沒有過的。

    以前的時候,那股煞氣都是情緒受到刺激的時候被動流轉,從來都不能主動控制的,現在,張禾卻可以用自己的意念引着那股若有若無的煞氣來流轉了。

    也許這就是關鍵,震散了血丹,反而能夠讓那股煞氣凝結成丹,那就是煞丹了。


    接下來的九天,張禾除了吃飯睡覺,就在旅店裏震盪內丹,化去了十分之一的血丹,這時候張禾已經確定:自己就要結成煞丹了!

    血丹散開一些之後,那股煞氣就不再是若有如無的煞氣了,而是有一股明顯的煞氣,可以被意念引導着流轉,但是這股煞氣有什麼用呢?張禾決定試試。

    張禾出了旅店,走在這清代的小鎮上,並沒有電視裏看到的那麼多商販,街上很冷清,只是有一兩個小攤子。

    張禾一路西行,出了小鎮,拿出撥浪鼓加速,一陣風託着上山去了。

    張禾取出諸界毀滅者,加那股可以被控制的煞氣加在手臂上,手臂變成了淡黑色,一股黑色在周圍飄散着。

    張禾自從被玄水洗眼,目力驚人,看得出這條手臂的周圍,其實多出了一些細小的符文,這些符文加在手臂周圍,張禾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加強了。


    張禾收了寶劍,發現剛纔站立的地方周圍大約五米,地上的綠草的枯掉了。

    張禾還不知道的是,煞氣的凝結最重要的不是本身實力的增強,而是那股威壓,那是高階修行者面對低級修行者所有的一種威壓,還未交手,就在壓得你喘不過氣來,一旦交手,就是超水平發揮。

    大家都聽過這樣的故事,一個女人看到孩子從樓上摔下來,然後奔過去抱住了孩子,後來很多運動員去做實驗,發現無法達到那女人當時的速度。

    這就是超水平發揮,那股煞氣,可以保證張禾每次都超水平發揮。

    現在張禾還不知道,只是以爲自己本身的實力得到了增強,當然,那股蔑視天下的氣勢,他也感到了。

    這時的張禾,已經確定了散功是散對了,妖丹的力量散化在全身,反而給了那股煞氣凝結的機會。

    張禾這次回到旅店,三月沒有出門。

    三個月後,已經到了秋天。

    秋天是最感傷的季節,人們感到冷,卻依舊穿着單衣,在微風蕭瑟中行走在街上,忽然看到小鎮中的旅店上方,憑空出現了一朵黑雲,那朵黑雲籠罩在旅店上空,不是雲彩的模樣,卻漸漸結成了一個佈滿了奇怪的符文,圓的不能在圓的規整圖形。

    就在人們惶恐不已,以爲老天爺要滅絕人類的時候,那個奇怪的圓形卻開始流轉開來,引得天上的雲彩都旋轉起來,漸漸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的中心就是那個旅店。

    漩渦越轉越快,中心是深黑色,周圍卻色彩斑斕,一個一個奇異的圖形向漩渦的中心涌去,隨之被吞噬。

    。。。。。。

    旅店裏面的張禾完全沒有察覺到外面的驚慌,而是慢吞吞地收了功,結成了,終於結成了!

    現在張禾完全將自己的妖家血丹散在全身,那股煞氣得以凝結,形成了一個鴿蛋大小的黑色內丹,停留在丹田之中。

    張禾看得分明,那個黑色內丹,也就是煞丹,卻不是像妖丹那樣的實質內丹,而是像凡人武林高手練到最高境界所結成的那種氣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