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滿意的點了點頭,張葉又將其他物事挨個拿起,都如法炮製的存放入了手鐲中。片刻后,還留在地上的,就只剩下那隻黑色袋子。

    剛拎起這黑色袋子,張葉突然停了下來。

    這黑色袋子也不知是什麼材質,當時任張葉撕拽,都無法打開,至今仍不知裡面放有什麼東西。當下張葉心中一動,立刻將神識放開,向黑色袋子上籠罩而去。

    在下一刻,張葉馬上發現,他的神識直透而入。這黑色袋子果然如他所想,是一個空間袋。

    不過這袋子里的空間並不大,只有二尺許方圓,裡面放著十多塊靈金,還有一沓符文。

    在見過手鐲里的二十多萬塊靈金后,對這些靈金,張葉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不過對那些符文倒是挺感興趣。當下他神識一動,那一沓符文立刻全都被取了出來,整整齊齊的出現在了地面上。

    「火彈符,清香符,這是…什麼符文?」張葉拿起這些符文,一張一張的辨認著。


    這些符文基本都只是最低級的符文,並不難辨認,並且這些符文一連幾張都是相同的符文,於是很快張葉便翻到了最後一張。但是這最後一張符文上面的丹砂筆跡很是奇怪,張葉皺眉看了半響,依然沒認出來。

    殘酷總裁的新婚逃妻 。」張葉搖了搖頭,便要將這些符文重新放入空間袋中。

    「咦,不對!」

    這時,張葉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忙將那最後一張符文又拿了出來,向上面的丹砂筆跡上仔細看去。

    「這不是符文,這竟然是…一張地圖!」張葉臉上慢慢露出了一種奇怪的神情。 這的確是一張地圖。

    不過這地圖卻是畫在一張符紙上,並且上面的曲線是用丹砂描繪,也怪不得張葉一時沒有辨認出來。

    在這張地圖上,看丹砂所描繪的輪廓,是一座高聳的山峰,其上雲霧繚繞,另外在山腰處特意點出了一個濃濃的丹砂紅點,像是在特意標識著什麼。


    「這地圖想要表達什麼?」張葉看了半天,卻是一頭霧水。

    這時,張葉忽然發現從山谷中的兩間石屋中,走出三個人來。他心裡一動,也不再去琢磨著地圖的含義,立刻將這些符文放入了手鐲里。

    原來,就在張葉整理身上物品時,不知何時,天色已經蒙蒙亮了。

    盯著那三人,張葉看到這三人在走到山谷邊緣的一處空地上,仰頭向遠處空中看了看,便在原地等待著。

    這情形跟當初來礦脈時何等相似。

    張葉忙悄悄的出了山谷,向那三人所在的地方走去,看模樣就好像也是從石屋中剛出來似得。

    「郝師兄還沒到啊?」走到其中一人身後,張葉輕聲的問道。

    那人詫異的扭過頭,略微打量了張葉一眼,也不說話,只是略微的點了點頭,隨即又轉過頭去。

    張葉卻是心中大喜,看來自己的運氣不錯,今天正是灰袍中年人接送挖礦弟子的日子。當下他也不再說什麼,站在旁邊也靜靜的等待著。

    天色慢慢大亮了。

    眾多挖礦弟子開始陸續從山谷石屋中走出,接二連三的向新礦洞走去。

    這時,一個黑點在遠處空中開始出現,這黑點迅速變大,赫然便是那飛行妖獸。灰袍中年人依然在妖獸背上昂然站立著,身後還有著三名前來挖礦的弟子。

    接下來就順理成章了。在將那三名新來的挖礦弟子交接給跑來迎接的黑袍弟子后,灰袍中年人問也不問的讓張葉四人站在妖獸背上,騰空向天凈宗飛去。

    飛行妖獸在天凈宗落腳的地方,依然是在引玉峰山腳下的青石台上。四人從妖獸背上跳下,灰袍中年人便二話不說的立刻和妖獸騰空飛去。

    「這位師兄,請問如何才能前去坊市?」其他三人互相之間好像也並不熟悉,在青石台上依然沒有交談,便要四散離去,張葉見狀忙向一人問道。

    「去坊市?」此人似乎還有事在身,顯得略微不耐,伸手往遠處的一座青翠高聳的山峰一指,道,「那裡是靈秀谷,通過谷內的空間塔,可以前往坊市。」

    說完,沒等張葉道謝,此人便匆匆離去。

    「空間塔?」張葉聽的並未多明白,但是見此人一副急匆匆的模樣,也只有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在得知了要前往坊市,就要通過所謂的空間塔,當下張葉按照此人所指的方向,快步向靈秀谷走去。

    繞過那座青翠高聳的山峰,張葉便來到了靈秀谷。

    剛一走入山谷中,張葉就立刻明白了什麼是空間塔。

    只見在山谷中,建造著一座高大的石塔,這石塔並不華麗,通體都是青石所造,足有上百層之高,光塔基就有數百丈方圓,給人一種極為樸實厚重的感覺。

    而張葉立刻又發現,雖然在石塔入口處不斷有天凈宗弟子進出,但是在塔外的空中,也有許多弟子御器飛行,從不同的塔層中飛進飛入。

    皺眉看了一會兒,張葉邁步向石塔入口處走去。

    跟藏經殿和靈工殿一樣,石塔一層也有接待的櫃檯。這櫃檯比靈工殿的更長,後面正站立著二十多位白袍弟子,在接待著絡繹不絕上前的同門。

    而這些人手中,也都拿著一塊潔白色的玉牌。

    張葉心知那玉牌便是靈玉牌,暗想道:「怎麼好像在天凈宗內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到這靈玉牌?」當下走到一處人少的隊伍後方排隊。

    很快,張葉便來到了櫃檯前。

    「你要去哪處坊市?」櫃檯后的白袍弟子隨口便問道。

    「請問最大的坊市是哪一處?」張葉首次來空間塔,對這一套流程完全陌生,當下反問一句道。

    「最大的坊市是萬凈坊。」這白袍弟子奇怪的看了張葉一眼,「你要去萬凈坊?」

    張葉立刻點頭。

    白袍弟子「嗯」了一聲,伸出手來,似乎在等張葉將某種東西交給他。

    張葉愕然的看著他。

    「你是新入門的弟子吧?」見狀,白袍弟子忽然笑了,見張葉點了點頭,又笑道,「你既然沒有靈玉牌,那隻能用靈金支付傳送費用。傳送到萬凈坊,來回一共需要十塊靈金。」

    張葉一翻手,馬上從手鐲中取出了十塊靈金,遞了過去。

    白袍弟子接過,略微一看,便將靈金收入了腰間的一隻黑色袋子里,接著取出一塊青白色的玉牌,遞給張葉道:「這是你能使用空間塔的憑證,在回到宗內后,要將這玉牌重新交還回來。」

    這玉牌比張葉在靈工殿內得到的那塊略小,但是其他卻是一模一樣。張葉伸手接過,翻看了一下後放入手鐲中,心道:「如果一直沒有靈玉牌,不知還能領取到幾塊這種青玉牌。」

    只聽白袍弟子接著說道:「傳送到萬凈坊的空間陣,在空間塔的第一百一十二層,也就是塔頂的那一層。」看了張葉一眼,又道:「如果你無法御器飛行的話,塔內有樓梯,你可以沿著樓梯進入塔頂。」

    張葉聞言怔了一下,接著稱謝一聲后,便離開了櫃檯。

    一百多層的樓梯,對張葉來說自然是毫不費力。於是片刻后,張葉便來到了空間塔頂層。

    在攀登塔層時,張葉發現在每一層,都會有一個通往外面空中、洞開的石門,同時除了中央的大廳外,還有圍繞大廳呈環形的幾間至幾十間石室。


    每一層都是如此,張葉料想,在那些石室里,便是通往不同坊市的空間陣。

    而在這石塔頂層,除了一個向外面空中洞開的石門外,便只有一間石室。兩者瀕臨極近,不過數丈距離。也就是說,在塔頂根本沒有什麼大廳。

    此時在石室旁,正盤坐著一名黑袍長須的中年人。這中年人雙眼緊閉,好像正在調息,對張葉登上頂層,似乎沒有任何察覺。

    正在張葉輕咳一聲想要開口詢問時,這長須中年人忽然道:「你只需進入石室,走入空間陣,便能傳送到萬凈坊。」說完,再無任何聲息。

    隨身空間:神醫小農女 ,想要問的更清楚些,但是看這中年人好像已經睡著了的模樣,當下只有將疑問咽回到肚子里。

    心中腹誹之下,張葉只有無奈的走向石室,推開半掩的石門,抬腳走入了石室中。 「這就是空間陣?」張葉剛走入石室,便是一呆。

    只見在石室的四角,分別矗立著一根合抱粗細的石柱,這石柱通體潔白晶瑩,也不知是何材質所造。從四根石柱的頂端,正不斷散發著一道呈直線的灰色霧氣,向石室中央匯聚。

    而在石室中央處,是一片圓形的灰色漩渦,其中霧氣翻滾,根本看不透徹。

    張葉雖然對空間陣一無所知,但是這一看之下,立刻意識到,石室中央這霧氣漩渦,多半就是傳送空間陣。


    往前走上幾步,來到漩渦邊后,張葉腳步緩了一緩,似乎有些遲疑,接著立刻邁開大步,走入了漩渦中。

    只覺渾身一涼,張葉還未來得及看到漩渦中的景象,卻覺得眼前緊接著一亮,已是身處在了一處陌生的地方。

    這陌生的地方仍是一間石室。

    不過這石室要寬敞的多,並且布局跟塔頂那間截然不同。這石室四角並無石柱,但是在頂壁上,鑲嵌著一條更為潔白晶瑩的矩形石條。這細長的石條橫貫頂壁中央,而從石條到地面,豎立著一面足足有三丈高、兩丈寬的灰色「鏡子」,「鏡子」中灰色霧氣繚繞不定。

    張葉方才正是從這面「鏡子」里跨出來的,顯然,這面「鏡子」也是一處空間陣。

    見空間陣傳送兩邊如此迥異,張葉略一沉吟,已是發現了一絲端倪。

    很顯然,空間陣是屬於陣法的一種。這種陣**效很是奇妙,能忽略兩地之間的空間距離,通過陣法便能跨越空間,實現直接到達。

    空間陣雖然兩邊情形不同,但是張葉還是發現了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兩處陣法中都充斥著灰色霧氣,而這些霧氣也都是從那潔白晶瑩的石質狀東西上發出。

    「看來那潔白晶瑩的東西,才是整個空間陣的關鍵所在。」張葉立刻想道。

    推開石門,外邊卻是一處安靜的庭院,並無張葉想象中的有天凈宗弟子看守。這讓張葉不由感到很奇怪,萬凈坊是天凈宗開辦的最大坊市,通往這裡的空間陣竟然會無人看守,這實在有些不合情理。

    「咦?」

    剛走出石室,張葉忽然發現,在門旁,正有一位黑袍長須的中年人盤坐在一個石台上,動也不動,毫無聲息,似乎正在閉目養神。

    對於張葉的出現,這長須中年人沒有絲毫的動靜,彷彿根本就無察覺,就跟在塔頂石室旁的那長須中年人一模一樣。並且張葉隨即發現,這兩位黑袍長須的中年人,不但是這種死寂般的氣質,就連長相面貌都極為的相似。

    眼見這長須中年人眼睛都不睜開一下,張葉也不便打攪,忍下心中的詫異,向庭院外走去。

    萬凈坊是天凈宗開辦的最大坊市,也是歷時最為久遠的坊市,據說從天凈宗開派以來,萬凈坊就隨之被開辦,直到如今。

    經過數千年的發展,萬凈坊早已成為方圓萬里內最繁華的坊市之一。

    在如今的坊市內,並不單單隻有天凈宗的產業,其他或大或小的宗派,甚至身家豐厚的散修,也都在坊市內創辦了自己的產業。

    這些產業種類繁多,當鋪、典籍鋪、靈藥店,乃至酒樓和客棧,都一應俱全。

    不過在這些產業中,最大的店鋪自然是天凈宗所開辦的千靈堂。

    只要是與靈脈境有關的靈藥和靈物,在千靈堂內幾乎都有出售。如果在千靈堂內還無法買到想要的東西,那其他店鋪基本也就不用去了。

    並且據說在千靈堂內,還有對七竅境有用的極品靈藥,不過這也只是眾人的耳聞,還從來沒修士親眼見到過。不由從這種猜測中,已經可見千靈堂在坊市中的地位了。

    張葉現在就已經來到了千靈堂。

    千靈堂在萬凈坊內的名氣實在太大,也實在太好尋找了。只需隨便在街道上拉住一人問「坊市裡最大的靈物店鋪在哪」,便立刻能得到答案。

    在萬凈坊最繁華的中央地段,那座最高大最豪華的建築,便是千靈堂了。

    「閣下想要買些什麼?靈藥還是靈物?」張葉剛走入千靈堂,便立刻有個一襲青衣的少年迎上來,滿臉微笑的招呼道。

    見這少年出言不凡,張葉不由打量了這少年一眼,接著他的瞳孔立刻微微一縮。

    這名不過是千靈堂迎客夥計的少年,竟然是丹田竅期修為!

    不過轉念一想,張葉便又釋然了。萬凈坊是天凈宗開辦的最大坊市,而千靈堂又是萬凈坊中最大的店鋪,由此天凈宗對千靈堂自然頗為的看重,以丹田竅期修為的外圍弟子做夥計,也能說得過去了。

    不過由此可見,千靈堂果然名不虛傳!

    張葉心裡的期望不禁大為增加,千靈堂里,多半會有養神木出售。

    「如果我需要頂級靈物的話,你是否能做主?」張葉沉吟一下的問道。

    「頂級靈物?」青衣少年顯然吃了一驚,搖頭道,「這個只有掌柜才能做主。」

    這少年顯得頗為機靈,接著便道:「閣下請稍等一會兒,我這就去告知掌柜。」說完,立刻轉身向大廳裡面跑去,很快就消失在了絡繹的人群里。

    千靈堂的大廳很寬闊,足有上千丈方圓,在一排排的櫃檯前,不下千名修士在挑選著各種靈藥和靈物,顯得頗為嘈雜。

    張葉正興緻盎然的四處打量著,忽見那青衣少年從人群中快步走來,來到張葉身旁,笑道:「有請閣下前去二樓,掌柜正在包間里等候。」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