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游玄皓搖搖頭:「不必要,看他們都是冰系魔法師,這種爛大街的屬性幫不到我什麼,你才是最重要的主力之一。」

    蘇小璃剛「哦」了一聲,接著菜便上來了。

    「您好,冰海劍魚。」穿著一身才子儒裝的小二將一米多長的青瓷盤子端上,擺在餐桌正中,接著迅速轉身出了包間。不得不說,這家餐館以多元文化風格結合,卻是別有一番風味。

    小墨看著冰海劍魚肉反射的淡金色光彩,眼中閃耀著饞到不行的光。

    「玄皓哥哥,可以開吃了嗎?」小墨搖了搖游玄皓的手,渴求的目光撒了游玄皓一臉。

    蘇小璃偷偷把頭湊向葉瑞:「這兩個是不是戀愛了?」

    好久都沒有這麼近看蘇小璃,葉瑞臉上一下子多了一抹紅暈。「不……不是。」

    看著桌上散發縷縷香氣的清蒸冰海劍魚,四人吞咽了一口唾液,動起筷來。 面對白里透金、鮮嫩無比的冰海劍魚肉,四人顧不得自己的吃相,瘋狂地將盤中一米多長的巨大劍魚搜颳了乾淨。

    「嗝——」游玄皓現在倍感滿足,這幾年來,在乾雲仙門一直控制著食量,好久不曾吃得如此暢快淋漓了,「多謝款待了,小璃姐!待會兒咱就去找黃鳴吧!」

    蘇小璃聽罷搖搖頭:「黃鳴現在不在鑫都,他前些日子被煉魂工會派遣到風都去了。」

    游玄皓點點頭,自餐桌上拿起兩張紙巾,又把其中一張遞給小墨:「這樣的話,我們還得去找些其他的助力。」

    葉瑞問道:「現在應該還早吧,你說聖元之潮大約要到七月的。」

    游玄皓卻道:「我們需要一個月月來磨合,這段時間我們要一直待在這邊訓練,把實力發揮到最大。」

    四人盡皆陷入沉默,慢慢走出了海豐樓。

    「那麼……沒有黃鳴,現在想想要去哪……」游玄皓也有些迷茫,「要不去參觀參觀你們魔法工會?」

    「可以啊!我們工會雖然只是分部,卻異常宏偉,而且附近客棧很多,你們可以暫住這邊。」

    葉瑞擺手道:「住宿就不勞煩小璃姐費心了,我們已經在傭兵工會附近租了住房。」

    說到租房,葉瑞便覺得好笑。兩男一女一起租住了一間雙人房,結果客棧老闆就一直用玩味的眼光看向他們,弄得葉瑞渾身不自在。

    說來其實小墨只要回到游玄皓手臂上的蛇紋中,就完全沒必要佔據一張床,但游玄皓卻認為小墨也是人,也要享受生活,就把一整張床分給了小墨,自己徹夜在地板上打坐修鍊。

    葉瑞對游玄皓的做法感到十分敬佩,然而游玄皓卻並沒有想那麼多。小墨本來也想睡大床,而自己又想在冰涼之處修鍊,把床讓給小墨睡,簡直是一舉兩得。

    說話間,回到了魔法工會。

    「小璃,他們是你的朋友?」眼前一個身高不過一米六的白髮老者道。

    蘇小璃答道:「是的師父,他們都是我三年前遊歷蠻荒之眼的同伴。」

    「哦?你的同伴看起來都挺不錯的啊。」老者道,「不過就在剛才,我突然接到大帝到來的消息,接見了天冰皇室和斗木帝國派來的使節,他們現在正在裡頭觀賞景緻,你們來的不是時候了。」

    蘇小璃聽罷,正要說「那好吧,我們出去玩」的時候,游玄皓接了話:「那我們就去見見這些大佬吧,反正閑著沒事。」

    所有人都驚呆了。閑著沒事你妹啊!你要知道那是天冰皇族啊,一不小心說錯什麼那就是死字當頭的!

    「你們怎麼了?中暑了?」游玄皓見除了小墨外個個面露難色,笑道,「你們不去,我去了。」

    說罷就要進工會大殿內層。

    葉瑞趕忙拉住了游玄皓的手:「游兄不要開玩笑了!你與皇室並無關係來往,這樣冒昧前去必然會出事的!」

    游玄皓哈哈大笑起來:「這麼關心我?可惜小葉你是個男的,不然我可能一不小心就被你攻略啦!放心,我保證不會有事,有膽量的,與我同往!」

    聽到游玄皓如此肯定的語氣,蘇小璃和葉瑞便只好一同進入大殿內層。至於小墨么,一直都摟著游玄皓的手臂不說話,只是好奇地到處看。

    走進古典大氣的長廊,游玄皓就開始了推想。

    三年前,大陸各地便開始流傳賽特帝國和斗木帝國將發起戰亂的小道消息,而游玄皓有幸參與了天冰帝國皇室南北劍王的酒會,也大致猜到天冰與斗木之間離兵戎相見已經不遠的實際情況。不久前的邊境之戰,便是兩國全面開戰的前兆。

    然而皇室為什麼會帶斗木帝國使節到這裡來,恐怕皇室是有目的的。示威?不,哪怕將鑫都所有興盛之所介紹一遍,天冰作為五大國中的弱國,根本無法通過這種方式對斗木造成威懾。而南北劍王要是都從邊境回到這裡,那就很可能代表著兩國要進行和平談判了。這樣也更能解釋斗木帝國派使節來的目的了——至少招降之類的肯定不現實。

    雖然這和自己的前程毫無關係,游玄皓卻想藉此機會在天冰皇室面前把自己推銷出去,以得到皇室的各項支持。

    「玥兒公主,南北劍王殿下,還有開掛大表哥,你們應該在這裡吧!」游玄皓自言自語道。

    沿著長廊走到一個巨大的花園,游玄皓四人看到了天冰皇室的成員與斗木使節。

    一個帶著皇冠,身著藍色鑲金袍子,看樣子只有三十歲左右的藍發中年男子摸了摸一個高挑藍發少女的頭,笑著說了些什麼,接著藍發少女把男子的手拿開,臉上滿是傲嬌之色。兩個穿著棕色便裝的中年男子與一旁的褐發道士有說有笑,而最邊上還坐著一個高大的年輕男子,卻是一句話也不說,折著花枝。

    游玄皓認得其中一大半的人。那兩個棕衣的男人,自然就是南北劍王了,一個長得俠氣十足另一個卻長得十分醜陋,誰南誰北一目了然。藍發女孩自然就是天生麗質的上官玥兒了,三年多時間不見,面容是越來越精美出塵了,一身天藍色百褶裙將完美的身材體現出來,游玄皓越發覺得移不開目光了。那個坐在草地上不說話的就是位列二級統帥之右的上官決城。剩下不認識的倆人,是什麼身份自然就清楚明白了。

    「哇!玄皓哥哥快看,這裡好漂亮啊!」小墨猛烈地甩著游玄皓的胳膊。

    游玄皓笑著點點頭,趕緊「噓」了一聲,他可不想讓出場變得這麼尷尬。然而聲音卻已傳到了那群人的耳中。

    上官玥兒一眼就看到了穿著樸素的游玄皓,一種模糊的記憶湧入心頭。

    玄霜大帝先開口了:「你們是這裡的魔法修士?」

    游玄皓接道:「尊敬的玄霜大帝,我們各來自不同的地方。我身旁這位美女魔法師蘇小璃就是這裡的,這個公子哥叫葉瑞,還有剛剛打擾到你們的這位,是我妹妹,叫小墨,而我是一個無業游民,名喚游玄皓。」

    「游玄皓?!」上官玥兒、上官博、上官朔和上官決城都做出了驚詫的表情。

    北劍王曾派人打聽游玄皓的下落,認為他是可造之材,希望他能到鑫都皇家學院深造修鍊,結果游玄皓就如同人間蒸發一般,毫無音訊。

    如今這個當初設法打敗上官決城的傢伙又出現了,還是穿著如此樸素,還是擁有著一雙充滿智慧的藍色眼眸。

    上官玥兒看到游玄皓,很是開心:「阿皓,沒想到能在這裡遇見你!北劍王叔叔說完全打聽不到你的消息,還以為你出事了呢!」

    游玄皓微笑著道:「闊別三載,不知玥兒公主這幾年過得可好?」話剛說完,游玄皓就有點後悔說出這句話了。她可是公主啊,怎麼可能過得不好!

    然而公主的回答出乎意料:「當然不好啊!家裡沒人陪,學校裡面凈是一群不求上進、天天就只知道糾纏我的智障公子……父親和叔叔們都日理萬機,時常到前線去,根本不會來陪我……」

    說到這,上官玥兒臉上出現了一絲委屈。

    玄霜大帝咳嗽一聲,道:「玥兒啊,這話可不能一概而論,你景叔我可是每星期都來看你一次的。」

    「皇帝叔叔你比他們還過分,爸爸和北劍王叔叔雖然很少陪我,但是對國事十分盡心儘力,而皇帝叔叔你在斗木帝國侵犯我國疆土之時,還抽時間來陪我,這是國君的過失……重點是來了也不過是寫詔書,根本就不是一心一意陪我!」

    上官三兄弟一時都說不出話來。

    的確,南北劍王都全心全意致力於邊防,留下小弟上官景在皇宮重點處理其他朝事,各忙各的,都沒能好好考慮上官玥兒的感受。上官決城上了前線,玄霜大帝現在都還沒有子嗣,因而也就沒有什麼合適的人可以陪玥兒公主了。

    還是上官決城移開了話題:「游玄皓,好久不見了,不知三年下來,修為如何了?」

    游玄皓搖搖頭:「在天澤將帥面前,不敢炫耀,玄皓現在不過五十一級大帝而已。」

    「五十一級?!」南劍王道,「沒想到小兄弟你修鍊如此之迅速!決城也只剛達到五十級而已,看來當初真沒看錯人啊!」確實,二重大宗到大帝,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三年時間雖然不算短,但游玄皓畢竟現在還只有十八歲啊!

    北劍王也道:「你這小子確實是天才,現在才十八歲吧,就已經達到五十一級了,這可是我聞所未聞的。決城可是比你大了一歲啊!」

    游玄皓道:「是決城兄忙於戰事,所以讓我領先了。我身旁的這位葉瑞兄弟,與我同齡,也已達到了五十級,如果我是天才,他也差不多了。」

    葉瑞卻對游玄皓的說辭感到一絲尷尬。游兄啊你就凈謙虛,原來從沒看你這麼謙虛過……是,你就比我高一級,可是你同時還是築基期的仙道修士啊!

    接著玄霜大帝說道:「如若你們各位樂意,今晚可以來參加宴會,就在魔法工會舉辦。」

    「啊,那太好了!」蘇小璃興奮地道。看看身旁的人都還沒做聲,瞬時覺得有些尷尬。

    游玄皓和葉瑞同時道:「謝陛下!」

    小墨聽了眾人的對話,向游玄皓問道:「他們是專程來請我們吃飯的嗎?」

    游玄皓滿臉溫柔的笑意,點了點頭。小墨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女孩子,像自己的妹妹一樣——不過是身材比較成熟而已。

    游玄皓接著道:「陛下,兩位殿下,那我們就先不打擾你們了,我們也去到處轉轉。」

    「等一下!」上官玥兒道,「咱們一起轉啊!我們也是剛來沒多久的。」

    「貧道也是這麼想的。」站在一邊的道士終於說話了,「各位今日有緣相遇,能一同賞景倒是再好不過。再者,貧道想確認一件事,關於葉瑞公子身份的事……」

    葉瑞握緊拳頭,臉上的笑容凝固了。 「哦?岐淵道友這話是什麼意思?」玄霜大帝一臉吃瓜群眾相地問。

    岐淵道人一臉陰笑,看向故作鎮定的葉瑞:「斗木帝國朗天九年,帝國二皇子葉子塵因盜取禁書闖蕩江湖被追回,軟禁在奎木宮,后被其逃出,復尋回,於是奎木宮特設七重咒印,然而最終仍被已經廢掉的桓王放走,消失江湖三年多之久。」

    「皇子偷盜禁書,本是為修鍊,但皇族規矩不得不遵,況攜書逃走,沒有皇子的做派,兩次逃離皇宮。大帝卻極其思念二皇子,命令四處找尋,得知最後出現的地點是在天冰帝國境內,特派貧道來,願以一年休戰,換天冰帝國全力找尋。若一年內不能尋得,斗木帝國便將全力發動大戰。」

    這時,全場的氣氛都變得僵硬了。 錯惹腹黑上司 各自有著各自的打算。

    「這個斗木帝國的皇帝竟然為了一個兒子願意休戰一年?不,絕不可能如此簡單,斗木皇室一定是在拖延時間做更完美的侵略謀划……」游玄皓大腦飛速運轉:「而這老道士所說的二皇子,恐怕就是葉瑞無疑了。」

    為什麼遇到葉瑞時,他擁有著能讓平民百姓害怕的徽章,卻沒有多少錢財?為什麼他裝作普通公子卻清楚地知道斗木皇室禁地關押了黑龍?現在都說得通了。

    而上官三兄弟則飛快地思考著對策。

    不論斗木皇室真正目的是什麼,如果眼前這個十八歲步入大帝級的天才公子哥就是葉子塵的話,所謂一年休戰恐怕就不存在了。哪怕斗木皇室是有意要拖延時間,要是計劃落空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發動戰爭了……

    等等!如若是刻意拖延,為何岐淵真人又要在皇室眾人面前拆穿?是因為還有其他拖延的方式?還是單純的為了浪費我們這幾個月的停戰時間?

    葉瑞則期望著最後一絲逃脫的機會。岐淵只見過葉子塵兩次,如今自己的面貌變化了不少,如果能以自己的口才說明自己不是葉子塵,那就再好不過了!可是,這幾乎是做不到的。

    而此時在場最開心的恐怕就是蘇小璃了。「我竟然認識了皇子這種級別的人?!天哪,一直沒看出來啊!小葉弟弟以後我們就是最好的朋友啦!」

    岐淵看著大夥的反應,先是仔細端詳了葉瑞一陣,接著便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貧道眼睛不好,認錯了人,還望這位小兄弟勿要怪罪了!」

    彷彿誤會完全解除了一般,上官三兄弟和葉瑞都鬆了一口氣。

    游玄皓卻已知道了岐淵真人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了。

    「小葉,看來今天晚上你不能單獨行動。」游玄皓逼音成線,悄悄對葉瑞,不,應該說是對葉子塵說道。

    玄霜大帝便接道:「呵,既然是場誤會,那就不要再提了。我們繼續欣賞景緻便是!」

    游玄皓卻道:「那還是不打攪陛下你們的雅興了,我和小葉他們記起來還有要緊事,就先失陪了。」說完帶著葉瑞、蘇小璃和小墨便要走。

    南劍王也大致猜到了岐淵的意思,知道葉瑞現在在這裡註定是尷尬的,也道:「那你們就去忙吧!晚宴大約在六點舉行,記得一定要來哦。」

    游玄皓眾人點點頭,迅速離開了魔法工會。

    ……

    冰海公園,碧舒亭。

    「所以,葉皇子你就不要繼續隱藏身份了。」游玄皓道。

    葉子塵嘆口氣:「唉,如此一來我還是沒能逃離皇室么?」

    蘇小璃好奇道:「說來小葉你偷禁書跑出來到底為了什麼啊?」

    葉子塵道:「我不喜歡皇室的生活。我一直想闖蕩大陸各地,奈何沒有資本。我能這麼早修鍊到五十級,並不是努力這麼簡單,與禁書有很大關係。至於是什麼書,大家就先不要問了。」

    游玄皓又道:「今天那個岐淵的表現,讓我看明白了幾點。第一,他是在看天冰皇室聽到葉皇子被找到消息后的反應,確定天冰皇室希望長期休戰的想法。第二,他是想告訴小葉,你逃不脫被抓回去的命運,現在不抓你只是想與天冰帝國達成休戰一年的協定。第三,上述一條表明,斗木帝國在侵略戰爭上出現了策略上的漏洞,需要一些時間修改——當然,絕對不會是一年,一年只是個幌子,想要發動戰爭隨時都可以。」

    「而小葉呢,岐淵不揭穿你,不代表不抓你回去。我們還要參加晚宴,那麼抓你就是晚宴之後。」

    葉子塵和蘇小璃都點點頭,明白了游玄皓的意思。小墨卻完全不懂游玄皓在說什麼,搖著游玄皓的手臂要求解釋。

    游玄皓耐心地告訴小墨這些人類的心機太複雜不必理解……然後就把小墨收入了蛇紋中。

    「話說小葉你也真是背運啊,這麼簡單就被找到了。」

    「還不是游兄你,偏要去見什麼天冰皇室!現在倒好了,不去晚宴也不行,我倒想立馬逃離天冰帝國。」

    蘇小璃笑道:「哎呀,有我們在,還怕他岐淵道士一個人?姐姐幫你打跑他!」

    葉子塵看了一眼蘇小璃,瞬間感覺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

    「岐淵是金丹期修士,想要戰勝是很難的。」葉子塵仔細思索道。

    游玄皓卻不贊同:「我魂道仙道靈道三修,實力已是虛丹中期左右,小葉你大帝級也抵得上一個虛丹,而小璃姐不僅達到了大帝級,還有著光明的屬性,實力應該不比我差多少。只要做好謀划,還是有機會擊敗岐淵的。如果這都不能做到,那麼蠻荒之眼的旅程就不要提了。」

    「小璃姐今晚上到我們這邊來住,岐淵一定會找過來,然後我們這樣這樣……」

    ……

    葉子塵敢發誓這是他這麼多年參加過的最尷尬的宴會。

    除了下午見到的天冰皇室和岐淵真人,魔法工會的主要領導階級成員也都在座,而游玄皓、蘇小璃、葉子塵和小墨(因為游玄皓深知女孩子都是吃貨,所以特意將她放了出來)自覺地坐在最邊上,聽著一群中年男子稀里嘩啦扯這扯那,三句不離國家大事。

    上官玥兒隨後坐到了游玄皓旁邊,與游玄皓有說有笑起來,而游玄皓另一邊的小墨一心則只顧著吃,根本不管別人在做什麼。蘇小璃給她的師父敬了酒,然後就看著一旁狼吞虎咽的小墨,心情愉快地慢慢吃著牛排。

    全場最尷尬的無疑就是葉子塵了。蘇小璃雖然也時不時對他微笑,說上兩句,但葉子塵一直都無法躲開坐在對面那個岐淵真人詭異的眼神。

    最後晚宴以北劍王發酒瘋一不小心打傷魔法工會副會長結束。

    游玄皓將意猶未盡的小墨收入右臂蛇紋中,正準備離開,上官玥兒拉住游玄皓,告訴他這兩天北劍王會離開鑫都,而自己一家和玄霜大帝都將留在皇宮,並將一塊鑲金的令牌交給游玄皓,讓他在次日早晨到皇宮裡來陪她。

    游玄皓當然是毫不猶豫地收下了令牌。雖然玄霜大帝覺得此事非常不妥,但在玥兒公主的撒嬌下也不得不同意,不過他還是謹慎地在令牌背面刻上了「游玄皓專用」五個字。

    離開魔法工會,游玄皓一行人就直接回到了傭兵工會附近的客棧。

    客棧老闆見又是這兩個男人帶了一個女孩來,女孩卻不是原來的那一個,不由向游玄皓和葉子塵投來敬佩的目光。

    葉子塵只好假裝沒看到老闆的表情,快速上了樓。

    「哇哦!你們這裡還挺寬的嘛!」蘇小璃道。

    游玄皓笑道:「兩男一女睡一塊就是要房間大一點嘛!喂,小葉你不要臉紅好不好,這在開放的西方觜火大帝國很流行的!」

    葉子塵對游玄皓的想法十分不能接受:「游兄你這麼開放就去找別人好了,不要禍害純潔的我。」

    游玄皓卻道:「好好好,你純潔,那就做一個單純的小屁孩,別打小璃姐的主意!」

    「游兄你……胡說什麼……」葉子塵感覺自己被看透了一樣,有些不知所措。

    游玄皓哈哈大笑:「你表現得這麼明顯誰看不出來你對人家有意思啊!三年多以前就看你思想不單純了,今天宴會時你看向小璃姐的眼神中那種溫柔已經出賣了你。小璃姐,你說是吧?」

    葉子塵一句「去年買了個表」如鯁在喉,小聲道:「我擦,游兄你出賣我!」

    蘇小璃卻湊了過來:「小葉弟弟的心思我知道的哦!要想追我就要不懈努力哦,要求不高,七年內達到七十級的聖尊,我就做你女朋友!」

    葉子塵聽到蘇小璃的話,高興得差點跳起來:「真的?!太好了,小璃姐你註定是我的人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